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不二人选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娜,你的个性要改一改,不然难保不会让煮熟的鸭子飞了。”尚夫人执起薄如蛋壳的白色瓷杯,语重心长地开口。

    “熙爵跟你说了什么吗?”姚天娜脸色微变,不满地嘀咕。

    “不!他什么都没说,正因为什么都没说,我才担心。”尚夫人皱眉。

    “……”

    “既然你一心想嫁给他,当然多少得依着他的性子,你明知道他不喜欢你任性而为,你在他面前也收敛一点嘛!”

    “我已经很依着他了,他不喜欢我发脾气,我就不发脾气,他要赶我走,我也走了,我不懂他还有哪里好不满意!”姚天娜负气嘀咕。

    “趁着熙爵的记忆尚未恢复,我想你们的婚事赶快办一办吧!免得夜长梦多。”犹豫了一阵,尚夫人放下瓷杯。

    “尚伯母也是这样想吗?”姚天娜大喜,这句话正中她下怀。

    抬眸看着她迫不及待的娇颜,尚夫人忍不住又是叹气。

    “天娜,你母亲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我一直是站在你这边的,可有些事情只有我努力没用,你自己也得费费心神。”熙爵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儿子,他喜欢什么样个性的女孩子她会不知道吗?天娜若不肯改改脾气,她担心就算失忆,也很难哄熙爵娶她进门。

    “我会改,我也很努力在改了。”姚天娜不开心的噘唇。

    老是要她改脾气,她并不觉得自己的脾气到底哪里差了!

    “天娜,你有没有想过,倘若有天熙爵恢复记忆,东窗事发怎么办?”这个忧虑已经在她心里很久,趁现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她终于有机会问出口。

    “尚伯母,我不懂你这句话的意思……”姚天娜的笑容顿时有些僵。

    “天娜,枉费我如此疼你,在我面前,你也打算说谎吗?”挑挑眉,尚夫人语气难测的问。

    “……”

    “熙爵会和安若轩分手,一切都是你在幕后主导,一手策画布下陷阱不是吗?”尚夫人又问。

    或许她偏心天娜,但她不是笨蛋,当然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并不单纯。要不然依熙爵的性子,爱安若轩如此之深,他不会狠心绝情到这种地步。

    虽说狠心绝情,也不知道是对安若轩狠心,还是对他自己狠心?!

    “尚伯母,我──”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全被她看在眼底,她还自以为天衣无缝。

    “女孩子为了所爱的男人耍点小手段无可厚非,换作是我,或许也会做相同的事情,但做了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决心。”尚夫人静静看住她。“倘若有天熙爵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

    “他不会知道的。”这句话问得姚天娜有些心惊。依熙爵的个性,一旦知道是她在背后搞鬼,她的下场肯定会很惨很惨。

    “事情没有绝对。”尚夫人摇摇头。

    “就算他知道又如何?安若轩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说不定到时我已是他的妻子,我坚持不离婚,他能拿我怎么办?”咬着唇,姚天娜死鸭子嘴硬。

    闻言,尚夫人沉默下来,垂眸看着杯内的茶,嘴唇微抿。

    这女孩,一直口口声声说喜欢熙爵,却一点也不了解他的性子。他若是知道,就算那时她已是他的妻子,他也不会善罢甘休,就算她出面也无能为力。

    “尚伯母,我想起还有点事,先走了。”这顿午茶让她食不下咽,姚天娜拿起包包,起身。“我改天再来拜访。”

    “我会帮你和熙爵约好时间,到时再一块儿去看他吧!”

    “好。”姚天娜点点头,像是迫不及待的转身离开。尚夫人的话让她心惊胆跳,一颗心惶惶不安起来。

    “天娜?”申立研讶异地喊,“你怎么在这里?”

    听见熟悉的呼唤,正沉浸自己思绪里的姚天娜抬起头。“立研?”

    “你怎么会在尚家?熙爵不是搬出去了?”申立研笑问。

    “我来拜访尚伯母,她约我一块儿喝下午茶。”她勉强挤出笑容。

    “原来如此。”申立研了解的点点头。“我是来和尚夫人讨论熙爵的病情。”

    “立研,熙爵他──真的会好吗?”姚天娜不确定的问。

    若是不会好,那就别好了,这样她也放下心中一块大石。

    “这种脑部的创伤,谁也说不得准,不过我听尚夫人的形容,熙爵痊愈的机会还是很大。”他笑。

    “哦!那是会好啰?”姚天娜绝美的脸庞浮现一丝恼色。

    言下之意,不就是要她一辈子睡不安稳,随时随地担心他会想起?!

    “怎么了?看你的表情,似乎不太希望你的未婚夫恢复记忆?”

    “我有这样说吗?申立研,你可别胡乱猜测,他是我未来的丈夫,我当然希望他痊愈。”像是被看出心思,姚天娜老羞成怒的反驳。

    耸耸肩,申立研对她尖锐的口气不以为意。他不是第一天认识姚天娜,早习惯她说翻脸就翻脸的个性。

    “话说回来,申立研,你没事干嘛鸡婆?好端端的介绍什么鬼看护给熙爵,不是摆明找我麻烦吗?照顾熙爵的事应该交给我做就好了。”姚天娜没好气的质问。

    “我介绍看护给熙爵?”申立研一愣。

    “不就是你,不然会是我吗?”姚天娜越想越闷,气恼地扭头就走。“懒得跟你说了,我已经跟发型师约好时间,没空在这里和你穷蘑菇!”

    “天娜!等等……”想叫住人,无奈她装作没听见。申立研沉默下来,斯文的俊颜若有所思。

    他并没有帮熙爵请看护啊!事实上,打从熙爵出院后他们就不曾连络过,毕竟当初曾发生那件事,纵然他失去记忆,但他自己心中多少有疙瘩。

    看护……

    喃喃重覆姚天娜说的话,忽地,一个念头闪过他脑海。

    难道是她?!

    “尚先生,你这样一直盯着我,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再也受不了一直紧随自己身上的目光,安若轩终于受不了的抬头问。

    “没有。”漂亮的黑眸定定看了她三秒,他回答。

    没有?!他的没有分明就是有!无论她躲到哪里,他紧盯的灼热眸光让她打从心底不自在,她怀疑就算把自己埋进土里,他如影随形的目光也能穿透土层攫住她。

    “你到底在看什么?”他的眼神非常直接近乎无礼,仿佛她是从火星来的外星人,让他想要好好仔细观察研究一番,如此的盯视就算再好脾气的人都会动怒。

    “看你。”这一回,他又非常老实。

    “我?!”

    “嗯,就是你。”尚熙爵若有所思的道。

    “我怎么了?”放下手中的杂志,安若轩挺起胸膛问。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的吻很熟悉?”尚熙爵问得很认真,不像开玩笑。

    安若轩心底猛地一跳。

    “并没有。”她别开脸,语气冷硬。

    拜托!那件事就当作没发生过,别再提起吧!她已经非常懊悔……

    “但我觉得有,”她的反驳对他而言一点意义都没有,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只是熟悉,而是非常熟悉。”

    “那是你的错觉。”她冷笑。

    “我看要印证是否是我想太多,最好的办法就是……再试一次!”尚熙爵薄唇勾起诡谲的笑意,好看到没天理的俊颜逼近她。

    “你疯了吗?”见他似乎打算付诸行动,安若轩吓得几乎惊跳起来,整个背紧贴住沙发。

    “我是怪物吗?你的表情真不讨人喜欢。”尚熙爵没好气的说。

    看她一副受惊的表情,她以为他是吻人狂吗?要不是她的吻像是能触动他内心的某个角落,他也不会说出这种奇怪的话来。

    真的好熟悉呀!仿佛他们曾经如此亲密……

    “尚先生,我是你的看护,你说出这种话可视为性骚扰喔!”安若轩语气连自己听来都显气虚,何况是他?

    不能再让他吻她了!再这样放任下去,事情的发展肯定会超出她的掌控,这完全脱离她的预料啊!

    “性骚扰?!”尚熙爵轻哼两声,对她的回答极有意见。

    他不喜欢她这样说,仿佛他俩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不过严格论起来,依他们相处的短暂日子,的确是有点熟、又不太熟……

    “小南瓜……”顿了下,他忽然这样唤,换来安若轩震惊的目光。

    “别那样叫我!”安若轩低吼,像在抗拒什么。

    “为什么不行?”才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好些了,现在又开始水火不容。叫她小南瓜有啥不好?他觉得她很适合这个称呼呀!全世界大概没有人比她更适合这个称呼了。

    “没有为什么,就是别这样叫。”她瞪他,眸光好复杂。

    他从前就是这样叫她的,他这样唤会让她迷惑又心软……她绝不允许自己再次沉沦。

    “不管,我就是要这样叫。”抗议无效!她处处爱反对,他不禁怀疑她根本就是为反对而反对。

    “你──”他的蛮横霸道让她气结。

    “小南瓜……”

    她不回应,用沉默表示抗议。

    “小南瓜,虽然跟你相处没几天,但不知为何,我心里竟有种好想爱你的感觉,尤其是在吻过你之后这种感觉更强烈……”尚熙爵没有隐瞒,诚实的说出自己的感觉。

    或许是当初看见她时,就有预感自己会喜欢上她,所以他才故意处处挑她毛病,想要藉此消除这种感觉。

    但事实证明,他果然深深受到她的吸引,就算内心再抗拒也没用。

    “尚先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是告白吗?安若轩倏然睁圆美眸,她脆弱的心脏已经承受不起更多的刺激。

    他怎能若无其事的说出这种话扰乱她的心绪,太不负责任了。

    “我说……我好想爱你!”尚熙爵毫不避讳地重复。

    “尚先生,我跟你很熟吗?”用粗鲁的语气捍卫随时可能陷落的心,安若轩反问。

    “严格说起来……不熟。”他非常老实。

    “既然不熟,你──”

    “可是我就是想爱你,这种感觉非常强烈,连我自己都想知道为什么。”尚熙爵皱眉,眸光幽闇。“就像你跟我初识,就知道我喝咖啡的喜好一样,或许这就是缘分不是吗?”

    他一向不是宿命论者,可是他的感觉让他不得不这么想。

    眸光落在桌旁已冷的咖啡,安若轩无言了。

    这不是所谓的缘分,而是两人早已不需言明的默契,可是她不能说……

    尚熙爵长指轻轻抚过她柔美的唇线,直接道:“就让我爱你吧!小南瓜。”

    “小南瓜。”

    “……”

    “超可爱小南瓜。”

    “……”

    “坏脾气又任性小南瓜。”

    “……”

    “不可爱又倔强小南瓜。”

    “尚先生,我有名有姓,才不是什么南瓜!”终于忍无可忍的放下手中的抹布,安若轩咬牙瞪他,虽然自己也明白这个瞪视没有多少杀伤力。

    打从那天收下他亲手雕的南瓜小灯笼,两人又情不自禁的接吻后,小南瓜这个封号就如影随形的跟着她,想摆脱都摆脱不掉。

    还莫名其妙说要爱她!简直……简直……

    “我不喜欢你叫我尚先生,”无视她的惊呼,尚熙爵大手一捞,将她娇小的身子搂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我喜欢听你叫我熙爵。”

    “尚先──”

    “熙爵。”他异常坚持。

    “我想不出要这样叫你的理由,而且你不觉得我们太过亲密了吗?”想奋力站起,偏偏力气输人。

    “一点也不,我觉得我们这样再自然不过……”他可以感觉到她也为自己心动,两人之间的感情张力如此明显,她不可能毫无所觉!

    “尚先生──”

    “叫我熙爵。”

    他的热气轻轻吐在她雪白的颈项,扰得她无法专心,后来更过分的轻咬她的耳珠,欺负她的意味浓厚。

    好吧!她投降,谁教她孬。

    “熙爵……”身体窜过一道酥麻,安若轩咬住唇,小声的唤。

    可恶!坏人!

    “对嘛!这才听话呀!”

    尚熙爵薄唇勾笑,好看到没天理的俊颜充满魅惑,近距离望着她,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炙烫的唇再次吻住她。

    安若轩没有推开他,她发现自己根本无力抗拒。

    “真奇怪,我发现吻你会上瘾呢!”紧贴她的唇,尚熙爵低语,墨黑色的眼瞳深深望入她的。“好想就这样吻你一辈子。”

    “胡说八道,不跟你说了。”心在狂跳,因为他不经意的一句话。安若轩仓皇起身想逃,不料双脚还没着地,娇躯又一次落入坚实的男人胸膛。

    “想跑去哪里?”尚熙爵大手圈得很紧,口气是明显的不悦。

    “我桌子还没整理干净……”她想挣扎,无奈抗议微弱。

    “我说过,你是我的看护,不是小女佣。”他不以为然的制止。

    “这屋子那么大,光靠高婶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我帮她一点忙也是应该。”她小声回答,全身绷紧。

    她有种错觉,她快变成大餐被人一口吞下肚了。

    “你真爱做家事,”尚熙爵没好气的嘀咕。“好吧!等我们忙完,你再去。”

    “忙?!”听见他这句话,她全身寒毛全都立正站好,她咬咬唇,语气有丝不确定。“我们有啥好忙的?”

    “当然有。”扬在唇瓣的笑顿时变得暧昧而诱惑,他附在她玎边低语。“我要吃小南瓜。”

    吃小南瓜?!

    轰一声,安若轩俏脸烧红,几乎是跳下他怀抱,逃开几步远。“什、什么小南瓜?!”她结巴。

    “你那是什么反应?像见到恶鬼一样。”眯起黑眸,尚熙爵不满意的说。“过来。”他招手。

    用力摇摇头,安若轩后退和他拉开距离,以策安全。

    是呀!她当然是看到“饿鬼”,想把她一口吞下肚的“饿鬼”。

    “只是吃小南瓜嘛!何必大惊小怪?借我啃一口又没关系。”尚熙爵慢吞吞的起身,一步一步朝她靠近,害她觉得自己像被大野狼逼进角落的小红帽。

    若落入他掌心,肯定不是啃一口那么简单,保证连骨头都不剩。

    “没有小南瓜这道菜。”安若轩贴着墙壁往门口移动,小心戒备。

    “明明就有,就在面前,看起来非常可口。”尚熙爵还是在笑,感觉像是垂涎三尺。

    “没有!”

    “有!”

    这男人、这男人……真的被大野狼附身了。

    “你真要吃南瓜?”犹豫了下,安若轩认真的反问,像是豁出去了。

    “当然。”咦?听她的语气,打算认命献身了吗?这样也好,他也省力。

    “拿去,你的小南瓜!”只见安若轩小手一翻,不知从哪儿真变出一颗圆滚滚的小南瓜,放到他面前。“看要生啃还是沾酱油,随便你!”

    被耍了!害他白高兴一场。

    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小南瓜,尚熙爵有些咬牙切齿。

    “这鬼东西从哪儿变出来的?”会不会太神奇了?随时随地都能变出南瓜?

    “你不是要吃小南瓜吗?”安若轩无辜地眨眨眼,看在他眼里就像在挑衅。

    “此瓜非彼瓜。”他咬牙道。

    他要这种南瓜干嘛?放在桌上都嫌占位子,肯定是她今天早上又去南瓜园摘的。改天他一生气起来把南瓜园改成莴苣园,看她还能玩出什么把戏,哼!

    “就只有这种南瓜喔!”安若轩朝他摇摇长指,一副要小朋友乖乖听话的模样。

    “谁说的?还有另一种……”黑眸倏然眯细,尚熙爵眼明手快的一抓,将正想逃向门口的安若轩抓回怀里,把她扑倒在柔软的地毯上。

    “抓到你了。”尚熙爵笑得得意,像奸计得逞的坏人。

    饿狼扑嫩羊的尚熙爵正想大快朵颐,不料头顶却传来杀风景的咳嗽声。

    “咳咳咳咳……”

    又是谁来破坏他的好事,想吃甜美的小南瓜真有那么难吗?

    “咳咳咳……”

    尚熙爵没好气的抬眼,看见高婶满脸通红的站在门口。

    “少爷?夫人打电话找你……”

    “熙爵,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久才来接电话?”拿起话筒,电话那一端传来尚夫人关切的询问。

    “没事,只是在玩南瓜而已。”皱皱眉,尚熙爵回答。

    “南瓜?!”尚夫人对他的回答感到一头雾水。

    “妈,你突然这么急着找我有事?”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话锋一转。

    “其实也没什么,想知道你后天有空吗?”尚夫人笑问。

    “后天?”

    “嗯,我想去看看你。”尚夫人话说得很小心。

    “妈,这个话题我们不是上回讨论过了,给我一点时间静一静,等时机到了我就会回去。”

    “是,我是答应过你,可却没说我不能去看儿子吧?”

    “妈,这──”听见她的说法,尚熙爵无端端感到烦躁,仿佛她的出现会发生不好的事。

    “熙爵,你自己想想,你搬过去有多久了?这些日子除了简短两三通报平安的电话,几乎没跟妈连络,你是妈的宝贝儿子,妈去看看你也无可厚非吧!”尚夫人动之以情。

    身为母亲的人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拒绝吗?

    “妈,你想来就来吧!”终于他点头应允,不过他的心真的很不安啊!

    “那好,我等会儿就去告诉天娜,我们要一块儿去。”

    “天娜?”他的眉头瞬间拧紧。

    真好!他都已经忘记有个恼人的姚天娜,不!应该说他打从潜意识里拒绝想起。

    反正遗忘的事情那么多,不差这一个。

    “当然要告诉天娜,人家可是一直惦念着你。”尚夫人兴高采烈的回答,像是期待已久。

    “天娜上次已经来过了。”眯细俊眸,尚熙爵语气微冷。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她去找过你,但你们不欢而散不是吗?”尚夫人不以为然地说:“熙爵,再怎么说天娜都即将是你的妻子,你要对她好一点才是。”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只要一听见姚天娜是他未婚妻的事,他的胸口就有股莫名的烦躁难以平复?倘若他真的打从心底如此厌恶她,当初又为何允诺要娶她?

    “我跟天娜去看看你,顺便讨论一下婚事,若是有了初步决定,我再跟姚家那边说仔细,我想他们也会很开心的。”

    “……”

    “至于你也别再生天娜的气了,我也念过她,她说她会改,以后不会再给你添麻烦。”

    敛下眸,他还是沉默以对,眼前浮现安若轩清丽的脸庞。

    姚天娜、姚天娜……

    卡着姚天娜在中间,他得好好想一想。

    “熙爵,你怎么不说话了?”迟迟等不到他回应,尚夫人轻声问。

    “你想听什么?”他反问。

    “听你的意见。”

    “若是要问我的意见,我根本不想娶姚天娜。”他言简意赅地道。

    “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你现在突然反悔,姚家会善罢甘休吗?你有没有想过失去姚家这个生意伙伴,在商场是多大的障碍?”尚夫人动之以理。

    “……”

    “总而言之,天娜你是非娶不可。”

    “那么我已无话可说。”尚熙爵的语气里听不出情绪起伏,有点阴冷的味道。

    已经摆明赶鸭子上架,还有他讨价还价的余地吗?又何必假意问他意见?

    “你能想通最好,因为你这场意外,这桩婚事延宕够久了,是该给对方交代的时候。”尚夫人做结论。

    说穿了,她担心夜长梦多。

    “你们后天什么时候到?”既然母亲一再相逼,他也该好好面对这件事了。

    “我们中午就到。”听到正面的答覆,尚夫人悄悄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她对天娜也能交代过去。

    “随便你们吧!”

    他极讨厌这种不得不做、任人摆布的感觉!而且是非常讨厌。要不是对方是他母亲,他会以为她是天娜收买来当说客的!

    不知道是他多心吗?!总隐隐嗅到一股阴谋的味道。

    挂下电话,尚熙爵俊颜阴郁的回到房间,这件事相当棘手,他必须深思熟虑后才能做出最后决定。姚家是条大虎,看似友好其实早做好蚕食鲸吞尚氏的准备,一个没处理好,后患无穷……

    他到底该如何做才能两全其美,又能让自己全身而退?

    “怎么了?你的脸色好难看。”感觉身后有双眼睛正灼灼看着自己,安若轩回头,他阴鸷难看的俊颜让她小小吃了一惊。

    她曾看过这个表情,那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尚熙爵一个箭步用力抱住她,力道之大,像要把她揉入骨血里。“小南瓜,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对你的感觉却像是认识一辈子了,很奇怪不是吗?”

    “我──”安若轩想否认,但才刚开口,便被他伸指堵住唇。

    他希望她能一直待在他身边,但如今眼前有重重阻碍,他担心事与愿违呀!

    “尚先生……”被他如此用力抱着,安若轩连挣扎的念头都没有。

    “就说叫我熙爵了。”他声音微哑地道:“告诉我,你也是喜欢我的吧?”他逼视着她,不容她逃避。

    他心底已有了盘算,她总得给他个明确的答覆。

    望着他期盼的眼神,她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无法否认她爱着他的事实,想起高婶说的话,她的眼眶都泛红了。她终究还是不得不投降啊!

    她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他满意地轻笑,低头覆住她的唇,就像给予她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