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不二人选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别跟我说,我不想听!”

    咬牙切齿的低吼从典雅的小套房门内传出,正要牵狗外出散步的邻居吓了好大一跳,连忙搭电梯下楼。

    “安若轩,安小姐,同样的话我要跟你说几遍?尚家人都不是好东西,尚熙爵更是狼心狗肺的负心汉!你如此掏心掏肺的对他,他就用分手两个字跟你说拜拜,就当作你们从前的浓情蜜意全是狗屁,甚至分手不到满月,他就大剌剌宣布要娶姚天娜那名恐怖的女人为妻,这么简单明了的事实摆在你眼前,你为什么就是看不穿、看不透?还傻傻的自个儿往火坑里跳,你是中了蛊还是中了邪?天下的男人眼蟑螂一样多,你为何非要挑姓尚的,你、你、你──”到底“你”什么,江采瑜已经说不出来,因为她气到眼前一片黑。

    太过激动容易导致缺氧,她现在就是这样。

    “采瑜,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我──”被人骂得狗血淋头,却一点反击能力也没有。因为安若轩心知肚明,好友说的一点也没错。

    正因为没有错,她才会受创更深。

    “你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生活,摆脱那男人的阴影,你何苦又自找麻烦?他出意外、他失忆,都是老天爷惩罚他的负心,就算他一辈子都是没有记忆的傻瓜也跟你无关啊!”用力的坐下来,江采瑜恼怒地抓抓长发。

    真是气死她了。

    “熙爵车祸失忆,不记得过去曾发生的事情,他现在待我就像从前一样好,或许──”安若轩支吾地帮他说话。

    “若轩,你看过鸵鸟没有?”江采瑜截断她的话,扫向她的眸光像刀锋般犀利。

    “我当然看过。”动物园里非常多。

    “我想你也看过。”狠狠瞪她一眼,江采瑜的声音猛然拔高八度,逼得安若轩用手掩住耳朵。“既然你看过,为何没有心生警惕?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跟鸵鸟又有何两样?明知道有危险,却宁愿把头埋进土里当作听不见看不见!是,没错,尚熙爵现在待你跟从前一样好,但你有没有想过未来呢?倘若有天他恢复记忆,到时又把你狠狠抛开,你该怎么办?你可以撑过去吗?不!我相信尚熙爵只要再离开你一次,你肯定会崩溃!”

    安若轩沉默下来。有时候好朋友太了解彼此,太真实的话反而会伤人。江采瑜的话,她的确无法反驳,可是──

    爱情就是这么回事,不是吗?

    明知道爱上那个男人很危险,女人还是不顾一切、飞蛾扑火的去爱;明知道那个男人的心像永不靠岸的船,女人还是痴痴开盏灯等着他回来。爱情若真能用理智去控制,就不是真正的爱情了。

    太现实、太务实,不就变成供需关系而已吗?

    这不是她的爱情观,不是……

    “采瑜,我明白你的意思。”面对好友的咄咄逼人,安若轩的声音变得微弱。

    “既然知道,你就更应该明白回头是岸的道理。”不管怎么说,曾经深深伤害过若轩的尚猪头,她永远不会原谅,她绝不赞成他们再走到一块儿。

    傻若轩就是付出太多,才会落得遍体鳞伤的下场。这一回,无论如何她也要保护她,不让她再做飞蛾扑火的蠹事。

    “你说的下场我全都想过,可是──我仍深深爱着熙爵,我……我怕错过这一回,我跟熙爵永远都不可能了,我不要老了以后抱憾入土……”

    “若轩,你想得太严重了。”江采瑜不以为然的摇头。“你只要熬过最难熬的这一段,时间能冲淡一切的。”

    “不!我自己的个性我最清楚,它只会变成我心底永不结痂的伤口,不会随着时间冲淡。”安若轩斩钉截铁的说。

    固执!

    “若轩──”听见她的回答,江采瑜直想叹气。

    “采瑜,”安若轩扬起美睫深深望住她,眼眶里泪水凝聚。“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能得到你的支持啊!”

    “你做任何事我都能支持你,就是这件事,我没办法!”皱起眉,江采瑜不妥协的别过脸。

    “采瑜!”

    “别用这种希冀的眼神看我,我现在心软就是害你,我绝不做推自己好友入火坑的事情。”她坚持,望着安若轩难过的模样,她重重叹口气,“若轩,为何你就是执迷不悟呢?”

    执迷不悟……

    是吗?是她执迷不悟?!她只是想好好爱一个人,不想去计较,单纯的爱一个人而已,这样就是执迷不悟吗?

    “我明白了。”垂下美睫,安若轩黯然地拿起皮包起身。“这是我一个人执意做出的决定,以后我不会再拿熙爵的事来烦你了。”

    “若轩!”江采瑜想握住她的手却被她躲开。

    “我先走了。”

    “安小姐,你今天比较晚喔!”

    安若轩走进厨房,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桌刚烤好的小饼乾和蛋糕,甜甜的香气弥漫。

    “因为有点事……”她惊讶地看向高婶。“高婶,今天有客人要来?”

    “是呀!夫人和──”话到嘴边忽然顿住,高婶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表情。“少爷没跟你提起吗?”她还以为依少爷和她的亲密度,应该说了才对。

    提起什么?

    “不,熙爵他什么也没和我说。”安若轩挤出笑容回答,纵然高婶的态度令她很不安。

    “这样啊……”高婶不着痕迹地蹙了眉头。

    既然少爷没提,就代表少爷不想说,那她这个做下人的似乎更不应该多嘴。更何况……

    更何况今天姚天娜也会来,诡谲的三角关系肯定会更复杂吧!

    “高婶,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吞吞吐吐的反而更令我难受。”安若轩还是保持脸上的笑容,心中却已浮现不祥的预感。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夫人想来看看少爷而已。”高婶状似忙碌地在白瓷盘上排列手工巧克力燕麦饼干,目光迟迟不敢迎上她的。“姚天娜也会一起来。”

    听见姚天娜三个字,安若轩的心狠狠一震,但她掩饰得很好。“就这样?”她语气轻松。

    “……”

    “很正常呀!做母亲的想来看儿子没什么好在意的。”安若轩故作无事的系上围裙。

    “她们是来和少爷讨论婚事的!”再也隐忍不住,高婶脱口而出。“尚夫人不希望婚事再拖下去。”

    果然!

    安若轩系围裙的动作僵住,全身血液凉透,就连一直挂在唇边的微笑也无法继续保持。

    她就知道内情没有那么简单,若只是单纯来看熙爵,高婶不会一脸为难,难以启齿的模样。

    可她真正在意的不是姚天娜来讨论婚事,而是!

    “熙爵知道她们的来意吗?”垂下眼睫,安若轩轻声反问。

    “少爷知道。”

    “什么时候知道的?”

    “应该接到电话通知的时候就知道她们来意。”高婶回答得很小心。

    高婶的回答,她无言了。

    是她错听吗?可她真的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眼眶一阵发热,泪水模糊眼前的世界。

    他怎能这样狠心?口口声声说爱她、最喜欢的人是她,却又同时计画着和姚天娜的婚事,在他心里,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难道只是在玩弄她吗?

    而她竟又傻傻的落入他的温柔陷阱。

    好友的警告言犹在耳,想不到立即应验到她身上,她真的觉得好悲哀。

    “安小姐,你别哭呀!我想少爷他自有打算,不会放你不管的。”见她掉泪,高婶慌了手脚。

    “他当然有打算,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可好呢!”她的声音冷,却比不上自己心冷。安若轩将围裙放到椅上。“高婶,我先走了,既然姚天娜今天要过来,我也不方便留在这里。”

    “走?你要走去哪里?”高婶急急拦住她的去路,深怕她这一走就永远不会回头。“你留下来吧!”

    少爷人呢?在这么紧急的时候少爷人在哪里?!

    “我留下来做什么?”伤痛的泪水悬在眼睫,安若轩唇瓣扬起一抹自嘲的笑。“留下来自取其辱吗?难道我丢的人还不够?”

    为了熙爵,她不惜背弃好友的忠告,一意孤行的结果却得到这种可悲的下场,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安小姐,你先别走,最起码给少爷一个解释的机会。”高婶仍是挡在门口不肯让开。

    “不用解释了,他就要娶姚天娜,答案非常简单明了。”安若轩的声音极为平静,身侧紧握成拳的小手却不住颤抖,泄漏她心底的激动。“我和熙爵很久以前就已经结束了,是我自己傻,自己看不开。”

    “安小姐……”

    “高婶,麻烦你让我走,你硬把我留在这里,只是让我更难堪罢了。”深吸口气,她轻声拜托。“请你让我保留最后一丝尊严吧!”

    “少爷、少爷!”惊天动地的喊声从楼下传到楼上,高婶紧张兮兮的冲上楼,剧烈的脚步声让整幢别墅几乎为之震动。

    “高婶,怎么?你不在厨房忙,怎么跑上来了?”打开书房门,尚熙爵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涨红的圆脸。

    “少、少爷,我……”太久不曾运动,高婶因为奔跑而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有话慢慢说,我在听呢!”他挑眉。

    “没有时间慢慢说了,安小姐走了,不会再回来了!少爷您快去追她吧!”深吸口气,高婶一古脑把话说完。

    “我不明白,”她的话说得没头没脑,尚熙爵倏然眯细黑眸。“你说若轩走了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她为何要走?”

    “她知道今天夫人和姚天娜要来和少爷讨论婚事,所以她很伤心的走了。”

    “她知道了?”相对于高婶的焦急,尚熙爵的反应异常平静。

    “少爷?”

    “事实是这样没错,到目前为止,这仍是无法改变的事。”他强调“目前”两个字。

    但只是目前。

    “少爷,这就是您的回答?”高婶愣一下,旋即忘情的抓住他的衣袖。“少爷,安小姐是真的真的很爱你,她为你牺牲好多,拜托你去把她追回来吧!要不然你们两个都会后悔的!”

    明明是那么相爱的人哪!为何结局却是如此?

    “为我牺牲?高婶,你说的话越来越诡异了,我和她认识才短短不过两个月,就算她真的爱我,也不到牺牲的地步。”尚熙爵拧眉。

    他没要抛弃小南瓜呀!他不是会轻易放手的男人,只不过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他有他的顾忌。

    “少爷!您跟她认识不只两个月……”见到他俊颜微变,高婶话到嘴边硬是吞了回去。

    “你要我去追她,但追回来又如何?”他淡淡反问。这件事他自有打算,但现在他还没办法有任何行动。

    “少爷,您真打算就这样放弃?她这一走,可能就永远永远从您的生命中消失。”顾不得自己的身分,高婶激动的反问,不明白尚熙爵心中的顾忌。

    永远……这个词会不会太过沉重了?

    他想笑却笑不出来,他真的会失去她吗?一想起再也看不见她的恼、她的笑,胸口有种莫名的疼蔓延,让他无法再维持表面的轻松。

    “少爷?!”

    “小南瓜……”垂下俊眸,他喃喃念着对她的亲匿称呼,眼前浮现她甜腻的笑。

    “少爷!”见他仍站在原地不动,高婶更急了。所谓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少爷,快去追她,别让自己后悔呀!”高婶急喊。

    别让自己后悔……心里有个声音隐隐在呐喊。若让安若轩走出他的生命,会是他这辈子最懊悔的一件事。

    心乱如麻,打乱自己原有的计画,忍不住低咒了声,尚熙爵脚跟一旋急奔下楼。才打开大门,他欲踏出去的脚步一顿,俊颜微变。

    “咦?是你!”尚夫人正要按电铃的动作停下,她笑颜灿灿地看着许久不见的儿子,身后跟着浓妆艳抹的姚天娜。“你要去哪儿?”

    安若轩用力抹去泪痕,一路踉踉跄跄地往前狂奔,难堪的情绪狠狠吞噬她残存的自尊,从来不曾像现在如此不堪过。

    为了爱情,她不顾一切,所以才会天真的以为,她的付出迟早会有代价。熙爵还是会爱她的,就像从前一样,她是他捧在掌心最疼爱的小南瓜。

    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真是蠢得可以!

    她不再是他最疼爱的小南瓜,只是他在结婚前最后一次放纵的玩乐对象,他可以一边跟她在床上软语呢喃,一边决定和姚天娜的婚期。

    她以为他是爱她的,所以在听见尚熙爵说出那声喜欢,她整个人融化心软,她忘记后果、忘记他是个有婚约的人,忘记……他已经不爱她、他们早已分手……

    什么都忘记了!

    天空乌云密布,平地传来一声雷,豆大的雨滴从天而落,倾盆大雨将她浑身淋得湿透。

    好蠢!真的好蠢!

    一个人一相情愿的爱情,真的好蠢!

    天雨地滑,安若轩没注意路面坑洞,狼狈绊倒在地,脚踝喀一声传来剧痛。

    脚好痛!却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

    安若轩跌坐在地,发丝黏住苍白的颊,她伤心的掩面痛哭起来。

    她站不起来了!这一回,她真的站不起来了。

    真的不行了。

    “天娜,快跟熙爵道歉啊!告诉他以后你不会这么任性了,要他原谅你吧!”尚夫人慢条斯理地拿起手工巧克力燕麦饼干,不忘频频对姚天娜使眼色。

    “熙爵,上回是我不对,是我太任性,你可别生我的气喔!”纵使心中一百个不愿意,姚天娜还是摆出柔顺忏悔的模样,她轻轻覆住他的手。

    漂亮的眼瞳冷冷望住她的,尚熙爵旋即移开目光,她所说的话、所装出的虚伪表情,看在他的眼底只是更加令人生厌。

    窗外一片暗黑,看起来像要下雨了,不知道小南瓜怎么样了?她不说一声的就走,想必是很伤心吧?

    可她为何不来问他呢?

    “……”见他连看着自己都不肯,姚天娜总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她娇颜微变,抬眸瞥向尚夫人。

    “熙爵,天娜在跟你道歉呢!你一句话都不吭,是不是太没有绅士风度?”尚夫人将一切全看在眼里,她有些不满的说。

    听见尚夫人的话,尚熙爵终于回头,仅是很冷淡的回应一声。“嗯。”敷衍至极。

    他的态度彻底激怒姚天娜,她悻悻然收回玉手,美眸倏然眯细。

    “熙爵,我都已经道歉,你还有什么不满?我并不觉得我的所作所为罪大恶极,让你连原谅都如此勉强!”

    毕竟是从小捧在掌心呵疼的千金大小姐,姚天娜受不得一丝一毫的委屈,更何况姚家和尚家是世交,他怎能如此目中无人?!

    不看她的面子,也得看她父亲的面子吧!

    “……”

    “若是你真不想原谅就算了,反正我也不希罕!”姚天娜尖锐地说。

    她的挑衅成功了,这一回尚熙爵不再沉默以对,从他薄唇吐出来的话字字冷漠。

    “既然连你自己都不希罕,又何必要我原谅?”

    “你──”姚天娜秀眉一挑,大小姐脾气濒临爆发边缘。

    他肯定是故意气她的,肯定是!

    眼看气氛又陷入僵持,尚夫人按按太阳穴,心中暗暗责备姚天娜好几遍。他不高兴,她撒撒娇就好了嘛!何苦非跟他硬碰硬不可?吃亏的人一定是她自己呀!

    “瞧瞧你们,说没两句又要吵起来,跟个孩子一样,”尚夫人连忙跳出来打圆场。“都是要结婚的人,有话好好说,别斗气,嗯?”

    “尚伯母,你也看见了,不是我无理取闹,是他欺人太甚,他──”

    “不是要讨论结婚的事吗?有啥东西要讨论的,快说一说吧!”冷冷地打断姚天娜毫无意义的抱怨,尚熙爵面无表情的开口。

    他很想努力装出配合的模样,真的很想,最起码把表面功夫作足,无奈一见到姚天娜,他的理智神经瞬间爆裂。

    “尚熙爵,你──”他用这种口气讨论分明想活活气死人,明摆出一副极不耐烦,随时想起身闪人的模样,好似她姚天娜非他不可,狠狠黏住他一样。想追求她姚天娜的男人不计其数,他怎能……

    她气得直想尖叫。

    “也好、也好,我们就直接切入正题吧!”尚夫人握住姚天娜的手,要她克制自己的脾气。熙爵肯谈算是好事,肯谈就代表事情已有结果。倘若他连谈都不肯,姚天娜才是该哭吧!

    “至少先决定订婚的日期,这样我们也好找餐厅和决定宴客名单。”尚夫人笑说。

    “随便,要明天也可以。”尚熙爵耸了耸肩,摆明无所谓。

    是无所谓,权宜之计罢了。

    他的回答让姚天娜快气炸肺,她重重一哼,别过脸。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如此马虎?最起码也得挑挑日子。”尚夫人也有些不高兴了。

    “日子由你们决定吧!只要通知我哪一天,我会到场。”尚熙爵的目光投向窗外。

    咦?!倾盆大雨。

    豆大的雨滴飞溅窗面,让窗外的世界变得模糊一片,他心中的不安感更甚,开始觉得连故作无事的坐在这里都是种折磨。

    他的脑海里满满都是既倔强又脆弱的小南瓜。

    “这算什么?当自己是客人吗?”姚天娜再也隐忍不住,尖锐的质问。

    “若不满意,你有权取消婚约。”挑起一道浓眉,尚熙爵薄唇竟扬起一丝诡谲的笑意。

    她若肯想通更好,省得麻烦。

    “可恶!你──”就算再迟钝,也感觉得出他在逼自己了,姚天娜不甘心地狠狠瞪他。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再吵下去,什么结果也没了!”尚夫人头疼的轻喊。

    她早该知道熙爵不会如此乖顺听话,是她轻忽了。

    “接下来订婚后你们的居所也是个问题,这间房子离市区太远,另一幢别墅正在装潢,你们自己决定要住在哪里。”

    “这还需要讨论吗?当然是分开住。”尚熙爵墨黑色的眼瞳望住姚天娜,嘲讽的眼神毫不掩饰。“你住你的,我住我的,我俩生活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干涉谁的生活。”

    “尚熙爵,你少欺人太甚,这么不甘愿,干脆毁婚好了!”姚天娜忍无可忍,她怒吼。

    “我不会毁婚,因为那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承诺,但,姚天娜,请你记住一点。”尚熙爵倏然起身,扬在唇瓣的笑有股莫名的寒意。“话若是从你口中说出来,那结果又不一样啰!”

    这男人……心机好深沉。

    他不断、不断逼她,自己却置身事外。

    他的话击溃姚天娜最后的防卫,她震惊地望住他,好不甘心。

    没想到她用尽心机,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他狠心至此,原以为当上尚太太是指日可待,却发现……

    “恕我告退,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话里不带一丝温度,尚熙爵脚跟一旋,头也不回地离开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