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不二人选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雨还在下,滂沱大雨仿佛要洗尽她所有的委屈,安若轩不知道掩面哭了多久,直到一把黑伞遮住她的天空。

    她反应慢了好几拍才抬头,望入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你──是你……”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视线,朦胧了让她心痛的俊颜,安若轩怔怔看住他,不敢置信。

    “当然是我。”看她可怜兮兮的跌坐在地,像无人疼爱被遗弃的小猫,尚熙爵叹气。

    好笨的小南瓜。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正开开心心的讨论婚事吗?开心的决定要订哪间餐厅、开心的决定……

    哪天要步入礼堂。

    “因为你在这里。”黑眸底是像大海般深沉的颜色,他理所当然的回答。

    因为她在这里,所以他在这里……

    这男人不该留在世上的,会是个可怕的祸害。明明她该恨他,却又因他这简单的几个字而暖了心。

    “你不相信?”一把拉起她,尚熙爵将她冰冷的身躯搂进怀里。“你不相信我的话?”

    “对于你,我真的已经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这个男人已不是她所认识的尚熙爵,他变得好可怕。

    “为了你,我丢下震怒的母亲和即将成为我妻子的女人,而你却不相信我?”尚熙爵挑挑眉,表情是毫不掩饰的嘲弄。“我不在意婚期是订在哪个鬼日子,也懒得理到底有多少人会来参加婚礼,甚至连婚后的新居在哪儿我都不介意。我脑中满满都是你,担心你在这个该死的下雨天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又笨手笨脚的让自己受伤,而你却怀疑我?”

    讨论婚事只是权宜之计,他不希望在没有筹码的时候得罪姚家,只是这样而已,他不是说过要她相信他?!

    唉~~他可是一片赤诚呀!

    他的神情如此认真,看不出一丝虚伪,安若轩看着他,突然觉得好迷惑。他不像在说谎,字字句句敲进她心坎里,说明他的在乎,可是──

    他还是要结婚的人啊!他还是会娶姚天娜,他又怎能这样说得理所当然?

    他怎能?!

    “若轩,你先安静听我说,别急着反驳。”尚熙爵大手轻抚过她柔美的轮廓。“给我一段时间,如果娶姚天娜是我不能逃避的责任,也只是目前而已。”

    “我不明白。”眯起充满水气的美眸,安若轩摇摇头。

    言下之意,除了名分,他都肯给她吗?

    可这样的爱情,她不要啊!既然结婚就要忠诚,她是真的这么想的。

    “你迟早会明白的。”事情在还没有明确之前,他只能这样含蓄表示。

    “我不要不忠诚的爱情……”顿了三秒,安若轩轻声道。

    “小南瓜?”

    “我不要,我想姚天娜也不要。”

    “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尚爵熙不悦的眯细黑眸。

    她想到哪里去了?!

    “我不要残缺的爱情。”虽然她爱他爱得很用力,甚至是用尽所有的力气,但不代表她就爱得很卑微。他怎能希望自己娶姚天娜的同时,她还会继续留在他身边?

    这样的做法会不会太过自私?她不可能一辈子藏在阴影下不见光啊!

    “小南瓜──”

    “这样的爱情,我不要!”眼底咬着泪水,她执拗地说。

    “……”她的想法是单行道,死脑筋吗?他还以为自己说得很明白,只是“目前”而已,他会拿出等价条件,让姚家愿意放弃这桩婚姻。

    这件事他已经吩咐下面去做了。听说姚家对尚氏集团的某购物中心极有兴趣,若没意外的话,就算那个购物中心是可观的摇钱树,他也愿意割爱,只要──

    只要他能和小南瓜在一起。

    但这件事目前还在极保密阶段。一来他怕泄漏风声,姚天娜跑去父亲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让姚董再心动也只能为宝贝女儿放弃;二来,他担心意图太过明显,姚家乘机狮子大开口。

    他所有一切、一切的盘算都是为了小南瓜呀!她可知道这一点?

    她只要乖乖信任他就好,其他天塌下来有他扛着。

    “我很明白、我很懂,我知道你是在意我的就够了。”安若轩扬起美睫。“就当作我们有缘无分好了。”

    她到底懂什么、明白什么了?!笨南瓜!他刚刚说的话都是对牛弹琴吗?!

    他不要她走!他不准!

    “小南瓜,我不会放开你的。”发现跟她说再多道理也没用,她都没听进去,尚熙爵恼了,用极任性霸道的方式宣告,“反正我不许你离开我身边。”

    一个女人在爱情里可以有多傻,保证是男人无法理解的地步。明知道这一头栽进去会是万丈深渊,女人也能掩住自己的眼睛、耳朵当作看不见、听不见。

    白色窗外是艳阳高照的好天气,经过一夜大雨的洗礼,今天的天空显得特别蔚蓝,金色阳光细细碎碎地洒在安若轩白皙清丽的脸庞,她浓密的长睫颤了颤,缓缓睁开美眸。

    身旁男人睡得正沉,大手横过她的纤腰仿佛在暗示自己的所有权,她看着他沉睡的俊颜许久,终于轻手轻脚下床穿衣。

    严格论起来,她可以荣登全世界最笨女人榜首,不论她去意如何坚定,说得多斩钉截铁,她还是留下来了。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笨蛋!

    “若轩,真的是你?!没想到我还能再看见你!”

    听见身后不会错听的惊喊,安若轩倒热咖啡的动作停下,她回头,发现申立研正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

    “立研……”惊讶的人不只是他,安若轩也很惊讶,她拿住杯子的手微抖,眼神透露出一丝惊慌。

    “当姚天娜质问我为何替熙爵请私人看护时,我就觉得狐疑,到底是谁会用看护的名义接近熙爵身边,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你!”申立研激动的跨近一步,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热络。

    “我、我不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遇见申立研,安若轩表情不太自然,过去种种回忆掠过脑海,她悄悄后退一步,纤腰抵上橱柜。

    “那天你在医院不告而别,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人海茫茫找不到你,我好怕有天会听见有关你不幸的消息。”申立研健臂一伸抱住她,紧紧的。

    “立研……”安若轩全身僵直,想挣脱却无法,怕太过激烈的反应会伤害到他。

    他也是真的关心她呀!

    “幸好你平安无事。”他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立研,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安若轩垂下美眸,和申立研共处一室让她不安。他太关心她了,他的关心超出一般朋友的界线,这样不好,真的不好。

    “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很好,没什么大碍。”耸耸肩,她略显急切的打断他的话,眸光不自觉溜向厨房门口。

    好想逃开这里。

    “你要多留下观察几天才对,你身体不比一般人,需要特别调养,更何况在发生那样的意外之后,更不该这样不告而别。”申立研语带责备,抱住她的手不肯放开。

    “……对不起。”咬住唇,安若轩低声道歉,硬是想办法从他的怀中挣脱。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无法再像从前一样将他当成朋友。

    “别跟我道歉,身体是你自己的。”申立研深深望住她。“你把长发剪了。”在他的记忆里,她的长发是她最宝贝的东西。

    因为熙爵最喜欢她长直发的模样!一股熟悉的怒火自他胸臆间升起。

    “剪短了,比较清爽好整理。”直觉摸摸耳边的短发,安若轩挤出笑容转移话题。“你找熙爵?”

    “我来找你。”摇摇头,申立研简单俐落的回答。

    “立研……”他的答覆堵住若轩所有的话,笑容凝在唇边。

    “我好想见你。”这一回,他更坦白。

    安若轩沉默了。除了沉默,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应。“立研,你是知道我的,我不可能……”好半晌,她终于又涩涩的开了口。

    她当然明白申立研对她的感情,可他曾是她和熙爵最好的朋友啊!这份感情何时悄悄变质?最后变成不定时炸弹。

    “如果熙爵对你很好,我会把这份感情深埋心底永不说出口,还能不被你们发觉。可是他没有,他把你的付出当作理所当然,他看不见你的眼泪、听不见你的呐喊,既然如此,我当然有权利追求你。”

    “立研,别说了!”为什么他要说出这样的话?为何他非要破坏这份友谊不可?明知道他一旦说出口,他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为什么不能说?!在他如此狠心对待你之后,难道你还没醒吗?明知道不会有结果,你还是一样执迷不悟吗?”申立研恼怒的问。

    被说中痛处,安若轩泪水缓缓在眼眶里凝聚,却忍不住自嘲的笑出声来。

    “若轩──”

    “别说了,真的别再说了。”深深吸口气,她扬眸瞅他。“别让我们连当普通朋友都不能。”

    “这就是你的回答?你宁愿继续留在他身边?”他狠狠皱眉,像是无法谅解。

    “嗯。”她没有任何犹豫。

    “你──”申立研原本还要说什么,却被清冷的咳嗽声打断。

    安若轩和申立研不约而同看向门口,冷不防看见尚熙爵似笑非笑的俊颜。

    两人脸色微变,不确定他到底听见多少。

    “早安,两位,我打扰到什么了吗?”淡淡的笑意跃上尚熙爵唇边,却有股阴冷的味道。

    他太安静了。

    就她对他的了解,这是风雨欲来的前兆。当初他们在分手前的日子,尚熙爵也是这样的态度,安静得像只欲反扑的狮子,危险而沉静。

    安若轩将热咖啡放在他面前桌上,她不安地绞着素手,像是有话要说。

    “怎么了?小南瓜?”缓缓从书本中抬起俊眸,尚熙爵语气难测地问。

    同样的呼唤,如今听来却失去从前的亲匿,一如夜晚他的拥抱,那样冷冰冰的。

    “熙爵,我──”他肯定有听见什么,她心知肚明。只不过他不问,要她如何解释?还是就跟从前一样,他吝啬给她解释的机会。

    “嗯?”

    “关于那天立研……”

    “立研?”敏锐地挑出她的语病,尚熙爵挑眉。“我不知道你认识他。”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的态度让她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安若轩咬住唇。

    “你们认识很久了?”这一回,他反问,平静的俊颜教人猜不透心思。

    “嗯。”

    “那就奇怪了,根据其他人的说法,我和申立研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他刻意强调‘很好’两个字。“我还以为只要是他的朋友我都见过,可我记得非常清楚,你说过你我并不认识。”

    “其实我们并不熟……”她做最后挣扎。

    “那更奇怪了,既然只是普通朋友,他为何抱你,还用那种情人久别重逢的方式?!”他的声音冷到足以将人心冻结成冰。

    他果然看见了!

    “熙爵,事实不是你看见的那样,只是……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解释。”安若轩心一跳,脸上血色褪尽。

    这一幕,好眼熟,一年前,也是同样的情景。

    “就直接解释。”他冷冷截断她的话。

    当他绞尽脑汁想要解决和姚天娜的婚约时,他却发现小南瓜与申立研关系匪浅,这教他情何以堪?

    别说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他是失忆不是呆子,申立研那种拥抱、那种眼神,绝不是对待普通朋友的方式,只差没有深情热吻了!

    他讨厌被当笨蛋!他只要一个事实,却发现……

    没有事实,只有更多的谎言。

    “熙爵──”不安的泪水涌进安若轩的眼眶。

    “我是失忆,不是笨蛋,我也痛恨有人把我当成笨蛋耍。”微微一笑,尚熙爵的俊颜顿时显得有些阴沉。“你不会这么做吧?亲爱的小南瓜?”

    “我没有耍你。”挺起胸膛,安若轩回答。

    这句话,她说得理直气壮。

    “我也希望你没有,毕竟我是那么喜欢你。”尚熙爵起身,长指轻抚过她柔美的轮廓。虽然自他冰冷的指尖她感受不到任何柔情。“喜欢到就算要我付出再多代价也在所不惜。”

    “……”

    “别骗我,小南瓜,我痛恨有人不坦白、不坦率,尤其是你。”尚熙爵轻轻在她颊边印下一吻,却冷得她打从骨子里泛寒。“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有事情瞒着我或欺骗我吗?”他语气丝滑的问。

    他要的很简单,只是事实两个字。

    “没有。”不管他再问几回,她都是同样的回答。

    她爱他掏心掏肺、用尽全力,怎可能欺骗他?从前没有,现在亦然。

    “没有?!”尚熙爵微微眯细黑眸,唇瓣笑容更显诡谲。“我会记住你说过的话。”

    “……”

    “妈,我有件事要麻烦你。”拿着话筒,尚熙爵清冷的眸光落在窗外。“想请你帮我调查一个人。”

    “调查?!”对于儿子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尚夫人一头雾水,连要责备他对天娜无礼的事都给忘了。“我又不是调查局,要我调查什么?”尚夫人没好气的咕哝。

    “人是你请来的,当然由你调查背景再好不过。”

    “人是我请的?”尚夫人微愣。“高婶怎么了?她向来表现良好,不曾犯过大错。”

    “不是高婶。”尚熙爵简短的回答。

    “不是高婶?那没有其他人了。”

    “还有你请来照顾我的小看护,还记得吗?”他很忍耐的提醒。

    “胡说,我哪有请小看护照顾你!人明明是你自个儿请的,可别又栽到我头上来,我还想问你好端端的做啥请看护?找天娜照顾你不就好了,既方便,又能增进你们两人的感情。话说回来,你那天的态度真是太过分,连我都看不下去,再怎么说天娜也是女孩子,你这样要她的脸往哪儿搁?”尚夫人不满的碎碎念。

    “看护不是你请来的?”有关天娜的话完全没听进耳里,尚熙爵只听见最重要的那句──

    她并没有帮他请看护。

    “可她的说法并不是这样……”敛下俊眸,尚熙爵喃喃自语。小南瓜来的那一天,她所说的话,他记得一清二楚。

    “熙爵,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尚夫人皱眉,她方才说的话,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应该没有,他的思绪已经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没事,我记错而已,”没有心情再继续聊下去,尚熙爵匆匆收线。“妈,晚安。”

    “你到底是什么人?”

    清晨,安若轩悄悄踏入尚氏别墅,环顾这熟悉的环境最后一回,她轻轻上楼,原以为会看见沉睡中的尚熙爵,不料打开门正好迎上他深沉如海的黑眸。

    “熙爵……”听见他的问题,安若轩心头微跳。熟悉的俊颜依旧,此刻却倍感陌生。

    该来的,总是会来呀!

    “你不是我妈请来的看护,我打去看护中心也问不出你的资料,你到底是谁?”尚熙爵冷冷质问,犀锐的眸光仿佛要看进她灵魂深处。

    该死的,他是如此喜欢她呀!

    自从失忆以来,他对周遭的人都没有一丝好感,唯独小南瓜,她轻易地便掳获他的心,他是真的想倾尽所有给她。他不曾想过自己会如此对一个人眷恋不舍,明明相识不久,却让他认真看待这段感情,想呵护、想灌溉,最后却发现──

    这是一场骗局!

    不甘、愤怒、受伤的情绪紧紧纠缠,在他胸臆间纠结燃烧。

    直到现在,他仍不肯相信她是为了他的身分地位而接近他,因为她坦率澄澈的眼神让他不愿意这么想。可除此之外,他想不出任何解释!想不出她处心积虑接近自己的理由。

    “熙爵,我无法解释,可是请你相信我对你并无恶意。”泪水慢慢在眼眶凝聚,她轻声开口。

    “你要我如何相信,在你对我撒了漫天大谎之后?”硬是狠下心肠,尚熙爵平板的反问。

    爱得越深,伤害越重;爱得越深,恨也越深,对于感情强烈的他,他是真的这么想。

    “我曾害过你吗?”他的话深深伤到她了,安若轩泪眼婆娑的问。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他冷冷截断她的话。

    “我不会害你!”

    “我曾经不只一次问过你,到底有没有瞒着我什么,你的回答我记得很清楚,结果却是残酷的可笑。现在我不想听这些废话,我只想知道你接近我有何目的?”尚熙爵看住她的黑眸一片漠然,让人心惊。

    “我只是想照顾你。”晶莹的泪珠悬在眼睫,安若轩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回答。

    这就是她唯一的目的。

    在得知他车祸失忆的消息后,明知他俩的感情已经结束,她仍毅然决然地来照顾他,不为旁的,只是为了能再见到深爱的他而已。

    就是这样而已。

    “说得倒是很好听,我看是为了我的钱吧?”薄唇噙着一丝冷笑,尚熙爵语气嘲弄,现在的他无论她如何解释都难以平复心中被欺骗的怒火。“你以为勾引我爱上你之后,就能飞上枝头做凤凰吗?”

    好……狠!

    “我从没这么想!”他尖锐的言词对她是种羞辱,安若轩愤怒地握紧拳头。

    她若真是为了钱在他身边,她就不会答应他的要求,当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大笨蛋!

    “是吗?我倒觉得你就是这样想的。”尚熙爵挑眉。

    “既然你已经对我有成见,又何必问我?我的回答对你而言一点都不重要,不是吗?”难忍屈辱,安若轩含泪反问。

    “那就告诉我实话呀!”她的泪水拧痛他的心,仿佛他是罪大恶极的坏人,却也让他更加恼怒,恼怒都已经到此地步,她还是能深深影响自己。

    该死的!

    “我说的就是实话!”鼓起最大的勇气,安若轩喊回去。“我没有骗你!”

    “你说你接近我,就是为了照顾我,既然我们从前素不相识,非亲非故,你内不会太好心?若真要对我撒谎,麻烦也真实一点,我会真的相信你!”

    他很想相信她!真的想!

    “……”

    “怎么不说话了?无话可说吗?”他咄咄逼人。

    “……因为我爱你。”不知过了多久,久得让尚熙爵以为她不会再开口,她才幽幽低语。

    “什么?”

    “因为爱你,所以我不计后果想再见你一面,却没想到弄巧成拙。”泪水再也隐忍不住,悄悄滚落颊边,安若轩垂下美眸。“我不该来的。”

    来,只是伤得更重而已。

    “你在胡说什么,说什么爱我?”尚熙爵难掩震惊,她这声爱在他心底烙下深深的痕迹。“我们不是不曾认识吗?这是你亲口说的话呀!一下认识、一下陌生,把我当成笨蛋耍吗?别以为我丧失记忆,就能将我玩弄在手掌心!”

    亏他是这么认真的想着他们的未来,宁可冒着跟姚家反目成仇的风险,也要给她一个交代,结果……

    可笑!

    “是你说过,就算我们再见面,也要当作素不相识,我只是遵守你的话而已。”安若轩望住他的美眸好空洞,低低切切的声音像在控诉他的无情。“我只是照着你的话去做,我不懂到底错在哪里!”

    她只是希望他爱她呀!真有那么难吗?!

    “安若轩,你──”她的话震惊了他。

    “我这么爱你,为什么你就是不肯信我,为什么……”悲伤过度的安若轩已经无力再说什么,她含泪转身。

    不爱了,不想再爱了,她也无力再爱了。

    我这么爱你,为什么你不信我?为什么……

    似曾相识的话在他脑海浮现,让他头疼欲裂,记忆中的女人模糊成形,像极了一个人……

    是她?!

    忽地,楼梯口传来细微声响,尚熙爵冲出房门口,正好看见摇摇欲坠的安若轩,他想也不想,直觉以身体护住她,双双跌下楼梯。

    失去意识的刹那间,一句誓言跳入他脑海──

    神前跪下立重誓,谁先变心谁先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