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不二人选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前。

    “总、总经理,等等。”清脆的低喊从电梯内猛然传出,尚熙爵直觉停下脚步,正好看见一抹娇小的身影用十万火急的方式向他冲来。

    “小心!”尚熙爵眼明手快地扶住她冲势过猛的身子,无奈她还是一头撞入自己胸怀。

    唉……

    “对、对不起。”意识到做了什么蠢事,安若轩涨红脸,急急后退,却赫然发现她不听话的长发缠住总经理大人的西装钮扣。

    哦喔!

    在人来人往的大厅,一堆人好奇地朝他们的方向望过来,刹那间,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总、总经理大人,如果解不开的话,把它剪断好了。”安若轩又急又窘,她从口袋摸出小剪刀。

    挑挑眉,尚熙爵充满兴味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你刚才叫我什么?”

    总经理大人?!呵!有趣。

    “咦?”终于意识到自己说出啥蠢话,安若轩僵硬地站在原地,像是石化了。

    “安若轩,这么美丽的长发若一刀剪了,你难道不心疼吗?”手中是像猫毛般柔软的长发,尚熙爵很有耐心地慢慢解开缠住钮扣的发丝。

    “总经理……”这一回,安若轩没有说出“大人”两个字,她只是怔怔凝睇眼前的俊颜,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

    总经理居然记得她的名字?!

    “你迷糊莽撞的性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改掉?”薄唇勾起一丝笑意,眩惑安若轩的眼。

    打从这名小女人进秘书室上班开始,他就已经注意到她的迷糊和可爱。

    “对不起。”安若轩惭愧的低下头,心中暗暗咒骂自己好几遍。

    真是笨到极点!每次都在总经理面前出糗。

    “好了,不用剪刀也是能解决的不是吗?”尚熙爵挥挥西装,又笑了。“安若轩,你的脸好红,好像小苹果。”

    “总经理……”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害她结巴。

    “你有男朋友吗?”忽地,尚熙爵附在她耳边,用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低语。

    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安若轩只能拚命摇头。

    打从她进尚氏集团工作的第一天,她就被风度翩翩的尚熙爵迷住,就算只是担任秘书室里的小助理,但可以每天见到他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你长得这么可爱,没有人追求你?”尚熙爵神情难辨,像是不信,语气里逗弄她的成分居多。

    还是用力摇头,细白的颈子都快被她摇断了。

    有人喜欢她吗?她没注意也没感觉。她的思考模式十分单纯,眼底只看得见总经理大人一个人。

    她只看得见他,只喜欢他。

    “真的?”尚熙爵很故意的又问。

    “嗯。”这一回,安若轩换成用力点头。

    “那么下班后,我们两个人去约会吧!”

    走出庙门,已是彩霞满天。

    安若轩扬睫望着眼前橘红色的夕阳余晖,开心的笑痕跃上唇边,轻风拂过她的及腰长发,露出清丽白皙的侧颜,浓密长睫下,美眸弯弯。

    “在想什么?”冷不防,一双健壮的手臂从身后牢牢圈入她纤细的腰身,将她纳入怀里。

    “秘密。”回眸睇他一眼,故意调皮不说,安若轩眼瞳里映满他俊逸非凡的脸庞。

    “真不乖。”惩罚性地轻啃她柔嫩的红唇,尚熙爵大手将她搂得更紧。

    “情人双双到庙来,不求儿女不求财……”忽地,安若轩若有所思轻喃出声,用几不可闻的声音。

    这是情人庙两旁的对联,她看在眼里,心底激起不小的涟漪。

    “神前跪下立个誓,谁先变心谁先埋。”尚熙爵帮她把话说完,换来她惊讶的眸光。

    “我看到了。”他很老实的说,俊颜似乎带着无奈。

    没事两行对联贴在那么显眼的地方,不是摆明要他表明立场吗?!

    “哦?”安若轩皱皱鼻尖。

    “怎么?你的表情好似有话要说?”尚熙爵眯眸,俊颜故意警告性地贴近。

    唉唉!真是不可爱的表情!每当她不服气或是另有想法,她就会出现这种表情。

    “没有,我没有话要说。”摇摇头,安若轩笑了,轻甜的笑容眩惑了他的眼,却藏不住她眸底的不信任。

    谁教她爱上的男人是如此优秀,只要作为他的女朋友都会心不安哪!她确信自己可以爱他很久、很久,而他呢?他也可以吗?

    她眼底的不安他看见了,他叹气,十指与她紧紧交扣,黑眸坚定地望入她的。

    “神前跪下立重誓──”他话说得极缓,充满赌咒的味道。“谁先变心谁先埋。”这是他对她的真心啊!却不知道该如何让她相信。

    谁先变心谁先埋……

    他的话声不轻不重落在她心版,安若轩倏然扬睫,有些难以置信的望住他。

    他可知道这句话说出口有多沉重?并非可以随随便便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啊!此话一出就像誓言,她是真的会相信。

    “我向来言出必行。”尚熙爵平静地重申。

    如果能够的话,他希望把她永远留在身边不要放开,他几乎已经可以笃定,她是他这辈子唯一想要的女人。

    “……”

    “唉~~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你。”每每看到她倔强的表情,害他又想叹气了。

    他到底该如何做,才能让她相信呢?

    “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会记得你曾经这样说过。”好半晌,安若轩才慢吞吞开口。

    “我不会不要你。”语气带着不悦,他不高兴地紧紧抱住她,嗅进她身上独特的香气。

    老是说这种气死人的傻话,难道在她心里,他真是那种狼心狗肺、花名远播的臭男人吗?

    “如果……如果有一天……”

    “不会有那么一天。”浓眉微蹙,尚熙爵轻轻截断她的话。

    “可是──”他的承诺并不能抚平她心底的不安,安若轩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越是幸福,她心中的不安就越强烈。

    “乖,听话,”紧贴着她的唇,尚熙爵轻声诱哄。“相信我,我不会不要你。”

    滂沱大雨。

    安若轩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落在窗面的水珠模糊了窗外的世界,花园里,蜷曲地面的黄色小花被大雨打得好狼狈,就像她的爱情。

    没有人告诉她,一个男人对爱情的承诺可以保值多久。

    两个月前他们才在花园里栽下南瓜种子,说好要一起看着它长大,他说过的话犹在耳边,却已经不具任何意义。他不再关心她的近况,天天早出晚归,有时候她一个人孤伶伶在客厅等他到凌晨,也等不着人回家。

    他变了,这间屋子里不再有他的气味,她明显感受到他的心已不在她身上,总是不断响起的电话破坏了他们爱情的平衡点,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在在证明他有了别的女人。

    身后的桌面上,放着一本摊开来的杂志,杂志里是尚熙爵带着美艳女伴参加各式宴会的照片。

    那女人她认得,甚至见过好几次面,在她面前,姚天娜毫不掩饰对熙爵的兴趣,甚至不忘在她面前炫耀自己高贵的出身、和熙爵才是真正天造地设的一对。

    熙爵每日早出晚归,真的都是为了姚天娜吗?

    他若不再爱她可以直说,别把她一个人丢在大屋子里胡思乱想,这样好残忍。

    窗外的雨还是在下,仿佛在替安若轩而伤心。她回头望了眼墙上的挂钟,丧气的颓下双肩。

    凌晨三点十分,他今天应该又不会回来了吧!安若轩额面轻靠在冰凉的落地窗,泪水无声无息滚落。

    那么他应该也忘记今天是他们在一起满两年的日子吧!

    不行!她的头好晕,连站起来都没有力气。

    安若轩跪坐在地上,不断不断深深吸气,下腹传来剧痛,一颗豆大的冷汗自额角滑落。

    申立研说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不能太劳累,要多休息,这本来是值得开心的消息,谁知道她连亲口告诉熙爵的机会都没有。

    她见不着他的面呀!就算碰了面也没机会好好说话,因为他总是匆匆离开。

    从昨夜开始,她就一直不太舒服,到现在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下腹不断传来收缩的剧痛,让她的心里好害怕,偌大的房子里空无一人,强烈的无助将她吞噬。

    苍白的小手拿起无线电话,安若轩按下熟悉的数字键。

    “喂?”接电话的是熟悉的女声,安若轩胸口狠狠一揪,心顿时凉了半截。

    “请问熙爵在吗?”硬是定下心神,安若轩涩涩地开口,泪水已经在眼眶里凝聚。

    “熙爵在洗澡,我帮你留话吧!”

    洗澡?!空白一片的脑海已经不愿去想他们是什么关系,又为何熙爵在这种奇怪的时刻洗澡,对方的语气千娇百媚又如此自然,仿佛她才是尚熙爵的女朋友。

    她若是熙爵的女友,那她算什么?!

    拿着电话的手在抖,安若轩已经分不出究竟是心比较痛,还是身体比较痛?还是──

    都已经麻木了?!

    “喂喂喂?有人在吗?”

    “我是安若轩,麻烦你帮我转告熙爵,我人很不舒服……”话到后来,安若轩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不让自己哽咽出声。她不想在那个女人面前示弱,就算自己早已一败涂地。

    “原来是若轩,我是天娜!你放心,我会帮你转告熙爵。”姚天娜热络的回答,再笨的人都听得出语气里的得意。

    “谢谢。”挂下电话,安若轩趴在床沿崩溃的痛哭失声。

    另一头,姚天娜嘴角的笑好不得意。她赢了!

    “你拨电话给谁?”身后忽地传来低沉的男声,尚熙爵从浴室走出来,他扣上衣扣,微湿的黑发让他看起来充满男性魅力。

    “没什么,只是打给立研。”一抹心虚从姚天娜绝美的脸庞疾闪而逝。

    “半夜两点,这种时间打给立研?”尚熙爵眯细黑眸,直觉其中有鬼。

    “大家都是好朋友,聊聊天下犯法吧?”姚天娜笑咪咪的转移话题,甜美的笑容掩去邪恶心思。“都清洗好了?”

    “嗯。”尚熙爵眉心微蹙,是毫不掩饰的厌恶。“没想到张经理会喝得这么醉,吐了我一身,衣服全毁。”

    “可能他开心吧!今天他是主角不是吗?”姚天娜起身,正想千娇百媚的挽住他的手却被他躲开。

    动作停在半空中,姚天娜的表情顿时有些僵硬。

    “你在做什么?”他冷冷的问。

    “我只是想挽着你……”她说得好无辜。

    “姚天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玩些什么小把戏,藉着姚尚两家合作的机会,你不断对外放出风声说我们在一起,我不阻止你,你倒得寸进尺。”他毫不掩饰戳破她的伎俩。

    “你──”

    “不管你小动作再多,我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他非常言简意赅的表明立场。

    这阵子他为新商圈的案子忙得焦头烂额,要不是他自信和小南瓜的感情够坚深,他担心连小南瓜都会被八卦杂志不实的报导影响。

    “我到底哪里不好?让你非喜欢那只丑小鸭不可?”他的话太过直接,刺伤她的自尊,姚天娜质问。

    “你很好,只是我不爱你。”尚熙爵心平气和地回答。

    可恶!她很好,只是他不爱。那干脆颁发一张好人卡给她好了!他尚熙爵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

    “我今天要回去一趟,你自己回去吧!”穿上外套,尚熙爵淡淡开口。

    “我一个人回去?”姚天娜不敢置信地扬高音量。

    “我要回去陪若轩。”这些日子以来冷落她了,他心中非常过意不去。一心只想着等这阵子忙过,再好好的陪伴她、弥补她。

    “你──”话到嘴边忽然顿住,姚天娜一改常态,非常赞成的点头。“嗯,你回去陪她也好。”

    她的转变让人狐疑,尚熙爵忍不住多看她一眼,却没有多想。

    “我先走了。”他头也不回的关上房门。

    房内,姚天娜缓缓绽开一抹残酷的笑容。她一直都知道申立研喜欢安若轩,所以稍早之前她故意拨电话给立研,要他去察看安若轩的情况。在这种三更半夜的诡异时间,不知道当熙爵看见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是什么反应?安若轩恐怕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吧!

    她太了解尚熙爵,这件事,他绝不可能善了。

    绝不可能。

    “你不信我?”

    形同陌路的相处足以将人逼疯,安若轩终于再也受不了,她泪眼婆娑地望着尚熙爵的背影,心中满是委屈。

    在他的无情冷落之后,她没有怪他,他反而怀疑她的清白!对方不是别人哪!是他的好友申立研,难道他连自己好友都不信任吗?

    “你要我如何信你?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又搂着你,你要我如何信你?”尚熙爵深不见底的黑眸里一片冰寒。

    他如此信任她,她又是拿什么来对待他的?!

    当他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为的就是想要见她一面,没想到看见的竟是──

    申立研和她在房间里,而他正解开她的衣领!

    “我晕过去了,立研只是让我的呼吸舒畅一点,就是这样而已。”她受伤的喊。

    “你晕过去了?”尚熙爵冷哼,仿佛她的借口十分可笑。当发现背叛自己的竟是好友跟爱人,这份愤怒更难平息。“这么巧,你一晕过去,立研就及时赶到?!他怎知道你不舒服?再说你人不舒服,为何不是找我?而是找立研?难道在你心中,立研比我更适合照顾你吗?”尚熙爵犀利的反问。

    他居然还敢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

    她当然有找他!可他呢?!在她难受痛苦的时候他人在哪里?正和姚天娜缠绵俳恻!

    他没有解释今晚的去处,倒反过来说她的不是……作贼的喊抓贼!

    说到孩子,他还不知道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多么讽刺可笑呀!现在的她,却连这句话也说不出口。

    “我不知道立研为何会出现,我绝对没有找他。”泪水浮现眼眶,安若轩一字一字缓缓的说。

    “那你们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啰!连电话都不用打,他就知道你身体不舒服。”尚熙爵毫不掩饰话里的讥讽。

    “尚熙爵,我对你问心无愧,犯不着被你羞辱!”小手在身侧紧握成拳,安若轩咬牙道。

    “我只是要事实!”

    “我说的就是事实!”

    “不然你老实告诉我,申立研那天究竟对你说了什么?为何你一直说不出口?!”见她掉泪,尚熙爵心中隐隐不舍,他别开头不看她。

    “……”

    “老实告诉我呀!既然你们之间清清白白,坦白告诉我也无妨吧!”他低吼。

    敛下美眸,安若轩数次欲言又止。

    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一旦说出口,他和申立研多年朋友就甭做了!她不想当这种红颜祸水、千古罪人。

    “怎么不说话?”尚熙爵面无表情。

    “他没说什么,只是询问我的身体状况。”好半晌,安若轩涩涩开口。

    “你说谎!你把我当成笨蛋吗?当时你们绝不是询问身体状况那样简单!”尚熙爵粗声反驳,愤怒燃尽他的理智。“到底有什么话非隐瞒我不可?说啊!”

    他只要一个事实,为何这么难?!

    蒙上阴影的爱情他不要!他不要有疙瘩的爱情!他要的是绝对的坦诚,只是这样而已……

    只要她肯坦白,什么都好说:反之……

    只能说他无能为力。

    他的怒火震落她的泪水,安若轩咬紧唇,沉默。

    他要她如何说?说申立研跟她告白?说申立研不介意她肚里的孩子,愿意照顾她一辈子,只要她看破离开他身边?!

    “算了,我们分手吧!”她的沉默让他心冷,尚熙爵大手一挥,扫清桌面上所有东西。

    既然她不肯说,那就什么也别说了。

    哐啷一声巨响,破碎一地的酒瓶就像她破碎的心。从他口中吐出“分手”两个字,让她最后连替自己辩驳的机会都没有。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从今而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你和我到死不相往来。”尚熙爵背对着她,字字句句如此用力。

    “你要我走?你不信我?”他的话粉碎她最后的希望,她泪眼蒙眬的看着他。

    “别用这种百般委屈的声音和我说话,我不会再受你可怜兮兮的假象蛊惑,先背叛我的人是你,而且是我亲眼所见,我这么爱你,你却──”他的话倏然顿住,全身力气像被掏尽了。

    “你走吧!所有的一切我不追究,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宽容……以后,就算我们再见面,就当作不曾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