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三十三年后,不可法
作者:中原五百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观主的清冷淡然的语声自三十三重天兜率宫响起,犹如天河水泛开,渐渐荡漾在整个仙界。
  众神众仙都闻知了。
  东方持国天王暗道一声,“霸气。”
  他心里有些庆幸,还好跑得快,否则岂不是在南天门就撞见观主化身,受了池鱼之殃。
  随后他拍了拍满面冷肃的王灵官的肩膀,传音道:“听说真武大帝下界去了,其实你也可以下界去。”
  王灵官一脸不解,“我受大帝之命守卫通明殿已经有千年,如何能私自下界?”
  东方持国天王不禁摇头叹息。
  三十三年后,那便是天界的三十三天,观主要真打上灵霄殿,你老兄怎么挡得了。
  不过他也知王灵官是个直神,职责所在,不会顾虑其他的。
  只能言尽于此。
  持国天王回到南天门,路上见到北天门有些晃荡,运起法力看过去,只见得北天门下界有一股魔气冲天,魔气中有一灯长明不灭,韵味悠长。
  他又心道:“真是多事之秋,乖乖,得寻个退路了。”
  另一边雷声普化天尊率雷部众神抵达兜率宫。
  “臣等护驾来迟,令陛下受惊了。”
  大天尊淡漠的语声自兜率宫传出,“朕无事,你们退下。”
  雷声普化天尊等神稍作犹豫,领命缓缓告退。
  兜率宫中,大天尊对着虚空一声冷哼,周围生出一股竹叶清香,这三十三重天,清幽冷寂的兜率宫,竟飘起紫色的竹叶。
  这是紫竹林的竹叶。
  清风荡漾,竹叶缱绻,似苦海波澜。
  何以观自在紫竹林的竹叶能飘荡在三十三重天兜率宫?
  大天尊冷淡道:“观自在当真是无处不在了。”
  原来观自在法入甚深精微之境,连兜率宫都能被她法意浸透了。
  观自在的声音自虚空响起,清妙动人。
  “太上不可见,灵山无处不在,贫僧还差得远。”
  大天尊捻起一片紫色的竹叶,问道:“他呢?”
  观自在的声音带着一丝清灵,亦有笑意,“如今可见,三十三年后,不可法。”
  大天尊低沉道:“这么说,三十三年里,他仍是可敌的。”
  “大天尊若存此想,便难以与之敌。”
  清香消失,竹叶飘零落地,亦无影无踪。
  大天尊瞧着八卦炉消散的位置,沉思不语。
  …
  …
  前次观主一掌拍碎南天门,这次观主化身上界,取走兜率宫,大天尊刚刚树立的威望大减,众神虽然仍旧忠心,可是对大天尊的权柄仍旧产生了质疑。
  至于天庭众仙,幸灾乐祸固然有之,亦不乏心怀忐忑,观主行事霸烈,跟过去似乎不大一样,往后主宰天庭,不知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大天尊。
  他们的担忧自有其道理,毕竟任谁坐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都会成为权力的化身,而非原来了。
  想当初,大天尊也不是今天这个模样。
  至高无上的权力,若失去了掣肘,便如泛滥的天河,难免引起灾难。
  赤脚大仙私下去见了长眉祖师。
  这祖师,高坐云端,见得赤脚大仙前来,推出一个云团,赤脚大仙唱了个大诺,方才坐下,说出心下的担忧。
  他是打算下界投奔观主的,所以为此担忧顾虑。
  长眉祖师闻言笑道:“观主何曾变过,至于观主是什么样,不过是世人的看法。变的是世道人心,而非观主。”
  赤脚大仙略有明悟道:“道兄之意,莫非是我们原本对观主的认识,也并不对。”
  长眉祖师洒然道:“天界众仙羽化飞升,多是籍了观主之力,那时汝等看观主,自是传道解惑之人。可观主何曾传道解惑,不过是就在那里而已。只是汝等见山非山,见水非水。而今山依旧是山,水依旧是水。”
  赤脚大仙道:“道兄意思是观主上天界后,当与大天尊不同?”
  长眉祖师轻轻一笑道:“天地始终为一元会,共十二万年九千六百年,待得终了,我等俱是土灰,又有如何不同呢?”
  赤脚大仙闻言,心内戚戚然,“道兄如此说,当真令人凄切,不知可有解法?”
  长眉祖师摇摇头,那赤脚大仙所坐的云团飞了出去。
  赤脚大仙再回首,只见得白云渺渺,如何还寻得到长眉祖师踪影。
  他叹息一声,随即往广寒宫去,只为长眉祖师一句话,戳中了众仙心里最难面对的事,都说成仙后,长生自在,可是比诸永恒大道,不过还是一瞬罢了。
  此事过去唯有太上、佛陀可解,如今太上、佛祖俱不在,唯有观主方有可能解开。
  人间仍是得去。
  赤脚大仙离开后,白云深处,长眉道人摇头低叹,轻轻道:“道友,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前,你也问过我这句话。”
  长眉之下,清寂的眼眸泛起泪光。
  他不禁又道:“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他还会再来问我,我又何必落泪?”
  长眉道人悠然叹气。
  此界是大能的试验场,几乎将此界众生都囚在这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之中了。
  能解脱离去的,每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这届的紫微帝君和泰山帝君,倒是运道好。
  真武大帝下个纪元也有机会。
  只有他,历经十八个元会,仍是瞧不见脱离的希望。
  此等寂寞,广寒亦如是。
  …
  …
  人间北海,一轮明月缓缓升起,照散魔气凝聚的黑雾。
  那一灯长明,原来是月。
  大海一片银白。
  海上生明月,潮水共生,如有墨客骚人,自然是诗兴大发。可是此时北海冷幽清寂,海鸟绝迹,人踪全无。
  自那散去的魔雾中,海面忽然剖开,吐出庞大无匹的元气,天、地、山、泽、水、火、雷种种异象,借由这些元气显形,一股沉甸甸的威压,惊天地泣鬼神,向世人昭示它的存在。
  一名眉清目秀的黑衣道人,披头散发地从剖开的海平面走出,背后是那一尊明月,同时他也仰望天上的明月。
  轰轰轰!
  海浪滔天。
  黑衣道人忽地踏着海浪,化为一道无声无息的影子冲向了天界北天门,转瞬破门而入,直达广寒宫。
  赤脚大仙正到了广寒宫外,忽地背后冒出一股凉气。
  此时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