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一)Freedom周年庆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年的冬天,家里的气候出奇的暖和。善芷打电话跟纪信开玩笑时说“我家里暖和得要命,如果你来一定可以适应,你一定会喜欢的,很热闹的。“

“那不是看不到雪了,我还指望着你给我带把雪回来呢!”

善芷回来时,依旧在火车上睡得昏天暗地。每次坐车总是习惯睡觉的。这次也不例外。火车到达许昌时,醒过一次,许昌,这个名字让她觉得熟悉。她总是喜欢研究一些地域或省份名。像广水、孝感、玉林、陆川……她并不想去研究这些城市的历史,只是这些名字让她觉得新奇,这些是她以前从未听过的东西,它们都可以成为一个人的名字,像《可可西里》的导演陆川。只有像宁波、乌镇、丽江,这些才会让她觉得历史和沧桑。在火车站的人海里远远的看到纪信,她突然才想起:今年回家还是没有见到弦任。甚至连他的消息都没有。

在月台上,他看到了沈楠凉。目光相对的那一刻,他觉得这种目光较之前一次已大有不同。柔和的像一片港湾,依旧是那么深。他看人时,永远都是那种紧锁的状态,像是有很大的问题在困扰着他。深不可测。嘴角上扬的微笑在风中平稳的摇曳。他突然想起一个月前电视台上的那则新闻“宏俊集团副总沈楠凉先生将在明年退出该公司董事会,沈楠凉在接受记者访问时也表明有意经营自己的公司,在加盟宏俊集团之前,他就已经是上华房地产公司的老板……”纪信低下头以避开他的目光。善芷第一次见到他:黑色的皮衣,嘴角上扬的微笑,像风一样吹入她的眼睛,清凉在那一刻撞醒了她心底那种原始的印象。经过他身边时,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直到她清醒的明白“不是弦任”。他身上的气质跟弦任不同。弦任是干净的。而他身上的这种气质是复杂的,有男子气概,活力的同时也有一股优雅的魅力,让他整个人显得成熟而又略带一股抑郁。

四年的生活让她渐渐习惯了这个城市的状态。浮躁中萌动着一股无穷的动力,正像她自己:冲动、易怒,但她一直隐藏的很好。所以在这个躁动不安的繁华城市里,她是很难静下心来去做事的,但是日益渐新的观念让她在这股浪潮下焕发着自己的活力。她喜欢新奇。这个城市很快可以迎进一股浪潮,在这股浪潮翻一个滚的时间就会悄然消失在下一个浪的腹中。你不追逐,你就不会明白钻石的价值。

FREEDOM集团三十周年庆典将在三月二十八日晚上隆重举行。善芷在看着那份请柬发呆。 “阮松绮小姐,阮松绮小姐,怎么就没有江善芷小姐呢?”她为自己的异想天开傻笑了一下。

“阮经理,明天要参加舞会了。”

“你代我去吧,我明天要参加我表妹的婚礼,我已经跟老板打过招呼了。”

这个不易的机会终于让江善芷有一点点相信幸运,同时更加坚信了她的生存理念:达尔文对我来说没有用,我更相信创造和改变。

当善芷穿着白色的晚礼服站在纪信面前时,纪信有一种走星光大道的错觉。而善芷正是这万道星光下的天使,静谧、高贵。他突然很害怕,害怕善芷会一去不回。他太熟悉这个地方,也太熟悉那种环境了。人的心会像酒吧里的镁光灯一样迷失。纪信低头吹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似乎将所有的担忧一口气全排出体内,抬头抿了一下嘴唇看着善芷。

“像个天使。”

她只是笑了一下。

“对,是天使,纪信,你要相信我是天使,无论任何时候。”

“OK,YOU ARE SO BEAUTIFUL”

她在心底默默的对自己说“江善芷,你要加油,这就是机会。谁是幸运儿,就看你的手。你必须要改变,因为有很多人在看着你。”

纪信只是将她送到门口,她很惊讶纪信的驾驶技术。下车前好突然犹豫了下。

“纪信,”

“噢,怎么了?”

“没有,回去时小心开车。”

纪信摸了一下她的头顶,虽然他比善芷小,但在善芷面前,纪信却显得像哥哥“知道了,别紧张,你会是最棒的。”

她看着纪信的车尾灯消失在茫茫车海中,直到那两束尾灯不再见,一路向北的方向上什么都没有了。她向北舒了一口气后,转身进入了会场。

她用的依旧是“阮松绮”的名字。当这三个字在大厅上空跌起时,很多双眼睛都射向她,像无数的镜头。她突然觉得很孤独,无依无靠的境界让她产生一种绝望的感觉。她又一次想起家的温暖。正是这种温暖变成一种压力,为了未来过上好日子的压力。她想起纪信,想起那些一起撑过来的日子,心情也在那一刻镇定下来,脸上很自然的溢上笑容,白色的泡泡晚礼服越发显得她像一个高贵的天使。她突然明白:在这种场合,没有了阮松绮,她不会有什么作为的。阮松绮就是她的包装纸。亮丽,有一定的市场。

在红地毯的尽头正是那个让她见了就会想到姜弦任的宏俊企业集团的副总沈楠凉。她毅然告诉自己:弦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六年前就已经没有了。现在是竞争,姜弦任给不了你这些,因为他连一滴叫做“爱”的东西都没有给你。她在柳海远的面前停下,上帝给了她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

“总经理……”她微微颔首,举手投足间流露着上流社会应有的高贵和优雅。

“应该是江善芷小姐吧!”柳海远并没有刻意去打量眼前这个出众的女孩子,“江善芷”这个名字是他刚从李民秀那里得来的,但如此出众的员工还是让他惊讶。

“是的,很高兴你还记得。”

“那里,这么漂亮的名字,让人印象深刻,人如其名啊!”

“谢谢。”

她在心底感谢上帝把柳海远这只狼推在她的面前。

“这位是宏俊集团的副总沈楠凉,ELIVS。”

善芷很吝啬的并没有去握手,只是很温雅的鞠躬打个一下招呼。

“这位是宏俊集团的老总千金路莘莞,也是很有个性的时装设计师。”从路莘莞的穿着,很好的验证了这一点――独出新颖的斜裁,青黄色的镜面色,让她有一种脱颖而出的光鲜感。新款的范思哲耳环,也彰显了她的家庭身份――广州最大的珠宝和服饰商行。出于对这些头衔的好奇,江善芷又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五官小巧玲珑,有一种南方女子的婉约,但并不秀气。看到她的外貌,不会给你眼前一亮的感觉,这种五官随处可见,所以,已经习以为常了,通俗点说就是大众脸。但她身上的时尚和艺术元素让她总是有几分高贵,像小时候看童话书中的公主。

“宏俊集团的千金、宏俊集团的副总”她突然觉得这是一种微妙的关系。简单的会面,她就离开了。她深谙于“欲擒故纵”这个游戏规则。

整个会场中最让她有安全感的还是FREEDOM集团企划室的室长李民秀。这个在江善芷第一次进FREEDOM集团撞到的男人,教会了她很多东西。

她第一次明白原来这种环境有这么多规矩,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地站在这里的。那些繁琐的礼仪,她根本就搞不清楚。她看着李民秀的示意“左手拿叉,右手拿刀,因为右手的力气会大一点。对,就这样,轻轻地切,不要割到盘底,更不要切出声音。对,轻轻地切”

“吃饭的时间,胳膊的上臂不要离开身体,不要大幅度的移动!女孩子吃东西要慢,更不要太做作,嚼东西时不可以让人听到声音,总之,要斯文!”

“这是轩尼诗,是一种洋酒,这里有红酒,这个是1929年的红酒,还有香槟,香槟给人一种甘甜的感觉,红酒是一种醇香,而洋酒多多少少都有一种酒气在里面!女孩子可以喝红酒,美容!”

“站要有站相,坐要有坐相。微笑,最好的尺度是露出八颗牙齿。好极了,照目前发展下去,你很快就会成为奥黛丽•赫本的!”

“在这种场合,矜持点总没有坏处!”

“……”

外表干净与那些人完全不同。她一直都相信他。但她依旧没有跟他说实话,这似乎成为她的一种习惯。在李民秀眼里:江善芷,二十三岁,广大中文系毕业,英语四级,朋友不多。来广五年,理想是幼教。为人自信乐观。这是李民秀对她的印象。他对江善芷的评价一直都很高。因为她身上没有那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阴影。没有心计,很单纯,纯得像一把慢慢从空中撒落下来的雪花。她的眼神里就写着简单,是一种纯真的素颜朝天的清新感。。

舞会并不尽人意。她认识了黎成焕的千金――黎颜。在善芷眼里,她像十八世纪,欧洲宫廷的贵妇人。整个舞会,她一直在笑,而且对人非常和善。穿着大方而整洁。她是一个举止优雅、无可比拟地“安娜•卡列宁娜”。

公司董事长的千金柳海美,也是财富时报的CEO。还有路宗盛的千金,宏俊集团董事长的独女……所有的这些人都比她出色。她突然觉得向上走的路很难,几乎就是一条笔直的。要在百花丛中称王,对她们来说易如反掌。而她像极了一棵酸枣树。在舞会上她尽力让自己出挑,但那种带刺的性格又削掉了她的媚态,这让她有几分邪恶的高贵,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感觉。她只与李民秀跳了一支舞,甚至连柳海远的邀请她都拒绝了。

镁光灯打在她身上时,她看到沈楠凉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眼神在灯光下有一种温柔的稳重,唇边的高脚杯让他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绅士。上唇半月形的胡须让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成熟男人的稳重和洒脱。“宏俊企业集团的副总”,这是她对他的所有了解。他身边会变换着出现舞伴。从黎颜、路莘莞一直到柳海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