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二)沈楠凉=弦任?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结束的很晚,已经没有出租车可拦。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沈楠凉摇下车窗,很平静地看着她。

江善芷对这个“陌生”人的邀请觉得不可思议。她只知道他是宏俊集团的副总沈楠凉,而且恍惚中还会让她想起姜弦任“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谢谢了!”

沈楠凉可能看出了江善芷的心思,因为陌生而显得担忧,他暗自觉得好笑,想用玩笑来打破这种沉闷的场面“听说女士夜晚出行必备的三宝:一双丝袜,一把防身刀和一个优秀的司机,看目前的情况,你应该只少了第三件,上车吧,江善芷小姐,已经很晚了,很难叫到出租车的。我的身份应该是一张很安全的通行证,如果你明天消失了,各大报纸都会刊登出的我照片,我可不想成为明天早报的头条!”

这句话很熟悉。她想起来了,沈楠凉是在模仿辛德勒:“是抄袭辛德勒的话?”

“看来遇到对手了,对,人生需要三宝,一个高明的医生,一个宽容的牧师和一个聪明的会计!”

“看来你的人生很完美了!”

“呵呵,没有,我至今还没有找到一个宽容的牧师,中国只有神明!”善芷被他的话逗笑了,但还是有些尴尬的上了沈楠凉的车,她觉得车里的空气都有几分死寂。

“善芷小姐是北方人吧?”

她还是第一次在深夜里乘坐陌生人的车,眼睛似乎无处安放,她不想去看沈楠凉,那样她会更多的在想姜弦任现在在什么地方,现在她已经觉得心很痛了。为了避免失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思绪随着不断闪现的车灯而变得飘忽不定,她很简单地回答沈楠凉的问题“是啊!”

她的回答从来都是中规中矩,缺乏活力。在她眼里,老板就是教科书――统一的封闭式回答。

“来广州多长时间了?”

“四年了。”

前方车辆打过来的近光灯在沈楠凉眼里跌落,又有新一轮的追逐进入他的眼睛里,他在心底默默地问自己“四年,很长的时间,四年前我在什么地方?我刚从美国回来,那四年前也应该见面了!”想到四年前,他还是有些感慨的。转念一想,他又庆幸没见面。因为他不想让江善芷看到那些他自己都不想拥有的回忆。四年后,重新站在江善芷面前的沈楠凉虽然已经告别了过去的一切,但他还是想让自己展现出的形象可以用“正直、优秀、有爱心”,这样的词汇来形容。所以,他在努力营造自己的形象工程。

“习惯吗?”

“刚来时有点不习惯,现在已经好多了。”她摆弄着手指,转动着中指上的指环,那是柏华的。现在她才知道这个戒指是“转运戒”,因为它可以转动。

“喜欢南方还是北方?”

“还是喜欢北方,北方有雪,很白很漂亮,所有的一切都是干净的。”

车内一片寂静,只有恩雅,这个爱尔兰女孩的蓝调音乐在静静流淌着,沈楠凉不断地在品着江善芷刚才的那句“所有的一切都是干净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干净的”是啊,那个小镇,是安静的,那里的一切都是单纯的,而此刻他和善芷却是在这个肮脏的城市里。城市已经被权力和金钱搞得乌烟瘴气了。天空上到处都是金钱蒸发出来的残渣和废气。上帝也将它一点一滴地播撒在了人间,所以,在沈楠凉眼里看来“上帝并不是仁慈的”,虽然在美国养成的习惯让他经常说“上帝保佑你”,现在他更多的是说“上帝与你同在”,这确实是个真理。无论是从初学还是从自然学。

“我到了,就在这边停吧!”

午夜的凉风吹动着善芷礼服,马路上的热气退去了一点点。

“小心一点。”

“今晚,谢谢您了!一路小心。”

沈楠凉看着她过了马路,在他想上车远行时,却突然看到背着背包的纪信。他目送两个人在转角处消失。回到公寓时已经很晚了,楠凉脱下衣服,顺势坐在沙发上,他依旧把脸埋在胳膊里,倘大的房间只有他粗重的叹气声。“到底是什么人,什么关系?善芷……”似乎还在梦中时,被黎颜的电话吵醒了。

“到家了吗?”

“噢,已经到了。”

“明天有时间到公司看一下吧,有一个企划案有点问题。”

“好的。”

“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噢,你也早点休息!”

纪信似乎从善芷的眼里读到了什么,他突然觉得善芷这一刻的动作、神情像极了他大哥。为了实现某种欲望而眼神不动的想策略。包括那一动不动发呆的样子。他想起了周芷若。

“善芷,善芷……”

“唉……”

“舞会怎么样?”

“不太好纪信,那么多人都像含着金勺出生的一样,差太远了。”

“我们已经很棒了,善芷。我们不需要很多。”这既是一种提醒,也是一种真实的想法。他觉得拥有现在已经足够了。他不想被这种突如其来的“生活”打破原有的节奏。他,也许是害怕改变。

“是很棒了,休息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舞会并没有让她成为灰姑娘。她依旧是坐在办公室里那个既不漂亮也不发光的江善芷。柳海远来公司时会跟她打一下招呼,只是他来的频率像买六合彩中奖一样。而且,他第一次找的理由让善芷觉得确实“名不虚传”,因为他打完招呼后,竟然加了一句“顺便问一下,能帮我泡杯咖啡吗?送到我办公室!THANK YOU!”

晚上她和阮松绮一起去商场,多少有些意外的遇到了沈楠凉和黎颜。善芷对这一场面并不惊奇,似乎在她的意料之中。阮松绮在一定程度上成了善芷的导师,为她提供了在这种场合表演的平台。她将善芷轻而易举地推到了黎颜面前。在她眼里,沈楠凉每一次都会让她耳目一新。但还是会不自觉的联想到姜弦任。以致于她在沈楠凉面前总是显得害羞,有几分矜持。

在她看来,楠凉更是一个有利的筹码,跟柳海远是等价的。唯一欠妥的地方是:她不知道沈楠凉是否也像柳海远一样喜欢腥。但照目前看来,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所以在江善芷的天平上,沈楠凉等价于柳海远。这两颗棋子在一定程度上主宰了她的前途走向。这个发现让她的前路豁然开朗。

在舞会结束的那天晚上,她几乎是一夜未眠。柳海远不可能让她在公司有更高的地位,她的学历,她的能力,始终都是一种牵绊。柳海远在咀嚼完之后,她也就只是一颗被丢在垃圾箱内的香口胶。仅此而已。对于她和柳海远可能形成的关系,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解释――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所以她更倾向于这个宏俊集团的副总,拥有几家房地产公司股份的沈楠凉。这个决定是在与楠凉面对面的一刹那产生的。因为路莘莞、柳海美、黎颜,这三条无可挑剔的美人鱼。

寒喧过后,四人各行其道。从阮松绮的脸上不难看出她不是很喜欢黎颜,也许是不喜欢那种面带假笑的表情。渐行渐远时,沈楠凉的背影也从镜子里一点点滑出,直到滑出善芷的眼角。

这是一步险棋。走好,她的生活将从此改头换面。她对纪信所做的承诺也会一一兑现。失败,她将丢掉FREEDOM集团的工作,并且将永远从这个圆里消失。

当对手在你面前是一张白纸时,你只能等待,等待上天不经意间掉下来的奇迹和你自己创造的时机。前者只适用于大众,对大众用前一种方法是浪费,而对聪明人用前一种方法风险不亚于炒股。她喜欢聪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