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二)交手路莘莞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准备全力以赴投入工作时,沈楠凉的出现让她不得不重新计划。

她是在星河湾的门口遇到路莘莞和沈楠凉的。她熟悉他的方式,但她还是有点儿接受不了。那种感觉就像她看到弦任带着一个女孩走到她跟前一样,这种愕然将她定在原地,她只是觉得胳膊不再是她的,手里的包一直都在下垂。她不想说话。三个月后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样的。她还没来得及看清他这三个月以来的变化,已经被狠狠敲了一记闷棍。

“善芷小姐?”

很显然路莘莞听到了沈楠凉对她的称呼,并且极不满意这种称呼,挑战又不无提醒的问道。

“江善芷,你怎么也能在这种地方?”

路莘莞的眉头不经意的还是皱了一下,像害风寒时的林黛玉。她的疑问也让沈楠凉吃惊,他很想知道三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认识?”

“认识,在酒吧见过。”路莘莞迫不及待地解答着沈楠凉的疑问,她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要对她有足够的了解,同样如果要讨厌一个人,一定要有足够让人摒弃她的东西,而这些就是证据。她像警方办案一样,铁面无私地审视着一切,有一种重案要破的急切感。

“有点事情顺便过来一下,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看着江善芷的背影,路莘莞吹了一口气,似乎江善芷让她呼吸不畅。

“她可真是无处不在,江善芷这个名字很好听。”

“你在酒吧见过她?”

“对,她在那儿做服务生,搞不明白,堂堂FREEDOM集团的高级白领,柳海远的追求者,干嘛还会在那种地方做夜场?”

路莘莞期待沈楠凉再继续问下去,因为江善芷有太多事可谈了。她单纯地认为男人都是喜欢漂亮女人的。柳海远在那次舞会上不可救药的迷上了这个不知什么地方来的丫头,她多少有些担心,这种担心就好比女人看中商店里的一件衣服,由于经济方面原因,这件商品只能陈列在橱窗里,随时都要担心有被买走的危险。她希望沈楠凉能在自己的解说中看清,并且她也在强烈传达另一个讯息:江善芷是柳海远的女朋友。朋友妻,不可欺。

沈楠凉知道路莘莞所指的酒吧,无非是他带她去过的“紫荆酒吧”。他以前经常在那地方见到纪信。他送善芷回家时看到的那一幕,让他对纪信充满了探究。只是,让他措手不及的除了纪信,竟然又加上了柳海远。他对柳海远的本性已经见怪不怪了,但对他的速度和品味是越来越吃惊了。

有两种人可以成为朋友,一种是见了第一眼就给你一种心疼和温暖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填补了你生命中的一些东西,你可以为了他做任何事情;另一种是一开始便有共同利益,处于利己主义,你对他的秘密充满了探究和好奇心,时间淡化了这种秘密,也稀释了你的好奇心,友情也荡然无存。

纪信就是他的第二种朋友。“大学生,善芷很要好的朋友,在紫荆酒吧做服务生差不多有一年了。”这是他对纪信所有的了解,就连他很要好的朋友,“紫荆酒吧”的老板也就只知道这些,但他看得到善芷和纪信的一举一动,他对善芷所下的结论是:活泼、开朗,很爱笑,热情。

路莘莞一直都觉得江善芷是她所有对手中最强的一个,也是最差的一个。强是她那股与众不同的气质,虽然她并不是最漂亮的,但是配上那股气质后,几乎可以用无可挑剔来形容她;差是她的出身。在路莘莞的世界里,她一直都认为:一个女人只要有一个好的出身,就是成功的一半。而像她这样既拥有路家千金的出身,又有着得天独厚的美貌和良好的修养,她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她也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总有这么多见面的机会,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么多不同的地方?”路莘莞每次见到她时总会把她想成外星人ET,她觉得这个形象很像她――滑稽。

“江善芷你真的很像广州的空气,无处不在啊!”路莘莞做出一幅酷暑难耐的样子,不断地用手扇着风,似乎在向人们传达着广州空气质量差的信息。

善芷还是意思的微笑了一下,她觉得今天既然戴了太阳镜,笑不笑的效果都一样。人家最先注意的还是你脸上的太阳镜,做人要懂得变通。

“路小姐言重了,我不喜欢自夸,但你说对了。我也觉得在什么地方都会遇到你。”

她想看一下,她旁边沈楠凉的表情,在他的太阳镜上,她只看到自己的影子:粉红色的太阳镜尤为突出。

第一次来海底世界,善芷还是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新奇和激动。善芷身上的活力是会让人感到快乐的。可能跟善芷和柳海远相比沈楠凉已经是老去的一代,他并没有柳海远那么多精力去陪善芷和莘莞玩。四个人在一起,听到最多的还是江善芷和柳海远的叫声。

路莘莞对这种地方已经看腻了,这一次跟沈楠凉,纯粹是为了制造她想象中的浪漫。而江善芷和柳海远的出现,仿佛是西湖雷锋塔旁边盖起的茅屋,完全败坏了原来的景致。看着江善芷过于高涨的情绪,路莘莞觉得江善芷太做作了,走在他们后面时,看着江善芷对任何事情都充满好奇的样子,她情不自禁地在心底鄙视了一下“少见多怪,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走了一点路后,她没有体力与江善芷抗衡下去,额头上冒出了一大串的汗珠,她不断地用纸巾拭着,广州窒闷的空气,现在真的让她有些呼吸不畅了。她不停地用手扇着风,求得一丝清凉。在太阳下走了二十分钟后,她觉得自己中暑了。

“楠凉哥,你们去玩吧,我觉得好累啊,我想歇一下。”说这句话时,她仿佛只剩了三分力气,向旁边歪了一下,差点一头栽下去,幸好沈楠凉伸手扶了她一下。

“莘莞,你是不是不舒服,那我们不要往前走了,到那边休息一下吧,让他们二人去玩吧。”她十分欣喜地由沈楠凉陪着到旁边的凉亭去休息。江善芷和柳海远告别了二人后,一起去戏海豚了。

“我很喜欢海豚,跳跃在空中的姿势很优美,好希望我也是海豚啊。”

在她的心目中,海豚一直是忧伤的。是可以让人看着流泪的美。她还是在看着海豚的时候想起了弦任,还有一直在阳光下静静坐着的沈楠凉。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到他,也许只是不经意的看到顺便捎带着他一程吧,她这样在心底告诉自己。因为她根本不喜欢他,跟他相比,她更喜欢眼前这个魅力四射的男人。

“你是海豚,那我就是大海了。Welcom to you!”

阳光下,两人溅起的水珠形成一道彩虹。在回去的路上,善芷突然觉得柳海远没有什么不好的。那双那不勒斯人的眼睛还是蛮迷人的。他只是一个偶尔落入凡尘的堕落天使。

善芷依旧每天会去星河湾。她只是星期天的时间才会偶尔跟柳海远出去一次。柳海远也是第一次觉得女人像季候风。前一段时间还阳光明媚,一转眼已进入寒冬腊月,这也是他为期最长的一次征战。江善芷教会了他善变,也锻炼了他的耐心。越是这样,他越觉得刺激,他一心想操纵这个游戏,以致于完全不能自拔了。一直以来,他交往的女人都会被他的背景最先吸引,所以对于他来说,女人,都是手到擒来的。而善芷,像二战时,德国交手前苏联,久攻不下。第一次遇到对手,让他显示出了高亢的斗志和兴奋。他觉得善芷太像自己了。聪明,不世俗。兵临城下,她喜欢这种斗智斗勇的游戏。他一定会攻下来的。目前来说,欠缺的只是时间和小小的一点点技巧,对于他来说,最不缺的就是时间。而技巧,似乎与生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