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三)纪信的生日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想到会在星河湾再次遇到沈楠凉。产生这个想法后,她又立刻自行打消了:其实不意外,这个地方要么是路莘莞的公寓,要么就是沈楠凉的,至于两人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不住这地方。”

沈楠凉脸上始终都有一种平和的表情,给人一种舒缓的感觉。

“我在这地方做家教。”

“你有两份兼职?”

对于这种探究性的谈话,善芷是很不喜欢的:“是的。”四年的奔波已经让她的好奇心大打折扣,尤其是对于人本身这种物品。最初的工作让她觉得最危险的动物就是人,一旦你对这种动物产生好奇心,你得到多少你便会失去多少。所以,对于沈楠凉这种刨根问底的了解方式,她也产生了一丝厌烦的情绪。

“为什么?”

善芷觉得他的提问已经超过了他所拥有的权利,她不知道他所管辖范围内的女人是怎么生活的,但是她不是这个范围内,所以毫不隐瞒地回答。

“我需要钱,就这么简单。”

她露骨的态度让他想起美国人,其行为的本身就是目的。

“我送你去酒吧吧!”

善芷始终保持着那种让人舒心的微笑,只是她觉得在面对沈楠凉时,笑,会让她看起来有点优势,不会处于完全的被动。

“不用了,我还有时间。”

江善芷的倔强总是会把他晾到一边,像季风一样将他吹出很远。

“你送我去一下商场吧,今天,今天是纪信的生日,我想去买礼物送给他。”

在车上,楠凉一直都想找个话题缓解一下气氛,但他怎么扯都扯不出一条完整的线。江善芷是这个线团的中心,她周围有太多条线缠绕着――纪信、柳海远、阮松绮、李民秀,还有她那不为人知的四年。在经过步行街时,她一下子愣在那里,她似乎看到了弦任,擦肩而过时,有一种模糊不清的感觉。善芷突然停住,看着那个被人流带走的背影,很像,像极了,但他怎么会是这样子?不可思议,也不可能。

“怎么了?”

“没有,没事。”

她回头看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找到。“怎么可能,不会是弦任的。”

她看着镜子里的沈楠凉,总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生日时,你也要送我礼物,这是我应得的报酬。”

“问一个问题,当你觉得某一个背影很像你以前认识的一个人时,那会不会真是就是?”

“怎么可能,只是一个背影,相同的背影太多了。再说也许是幻觉呢!”

“但是,那种感觉很强烈。”

沈楠凉突然笑嘻嘻地凑过来。

“初恋男友还是旧情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少来。”被别人猜中心思,善芷的脸“哗”地一下热了起来。为了掩饰,她顺势用手推了一下沈楠凉的脸,两人突然都不讲话了。

“如果你坚信的话,会成真的。我不骗你。生活,有三个部分组成:传统出身,日后奋斗和上帝的运气,第三者可以让你的人生改头换面。”

“又来了,看来你的牧师已经找到了,越来越神秘了,只是觉得好奇问一下而已。”

“江善芷小姐还会有这么多好奇心?”

“当然,我很好奇在上帝的名单里,江善芷到底有什么样的运气,不过我相信,我是个幸运儿。不是有句话是“生活全靠运气”嘛,我应该不会太差!”

“问我就可以了,辛德勒的名单就是上帝的名单。”

在不经意间,她就把跟纪信讲话的态度全都搬出来了――有一点儿发嗲,有一点儿任性。

纪信的生日是疯狂的。镁光灯一束束地闪过来,打疼了善芷疲倦略带痴疑的眼睛。在镁光灯第一次掠过时,她甚至鼻子一酸,差点儿滚下泪珠。她看着舞台上那两个熟悉的男人――纪信,沈楠凉。纪信依旧只是静静的弹着钢琴。“SEASON IN THE SUN”善芷钟爱和熟悉的歌曲。所有的一切都会让她想起姜弦任,想起刚才那个擦肩而过的背影。镁光灯再次光临时,将拥挤舞池里那些病态的脸孔和她拉近了距离,甚至可以看出他们麻木的表情和被汗水冲刷的妆容……这种生活是放纵和惬意的,是对忙碌心态和生活中不如意的细枝末节的一种喧泄。而她却不能放纵。她现在觉得:别人是在享受生活,而她是在承受生活。

隐隐约约感觉到有冰凉的东西滑过手背。钝重的打击乐让她全身发抖。善芷第一次踏上舞台,镁光灯疾速的扫过,擦亮三个人的脸。三张充满激情和快乐的脸,这是来广州以来最让善芷开心的一天。

在舞台上,她忘记了一切,忘记了对家庭的责任,忘记了姜弦任。她觉得踏实和安全,因为有纪信和沈楠凉。这也是最让纪信开心的一天,因为歌唱,所以飞翔。他觉得整颗心都流淌着音乐的激情,而人已经浮在那些音符上面了。

这一晚,也让沈楠凉看到了善芷的另一面,她大笑的样子,她搞怪的表情。这张脸是自然和纯真的。她的眼睛也是火热的,有着天然的纯洁和坚实的倔强。四年,改变了江善芷的外表,但永远都改不掉她的眼睛。她的眼神让人感到心疼和温暖,像极了山野里的泉眼――清澈、源长。他记得舞会上她的眼神,像横扫过山顶的冷风,叫嚣着莽撞而又激烈地撞穿了他的心,整个人仿佛被从腰间截成了两部分。强势的风带着薄荷的清凉穿过他的身体,带走他的体温。但却依旧有种火辣辣的感觉。“高处不胜寒”的凌厉感,在那一刻,楠凉刻骨铭心的体验到了。

从酒吧出来时已经是凌晨二点多了,外面飘着南方的冬雨,急而猛烈。掉在身上黏湿一片,将空气中的污浊毫无保留的泻下。沈楠凉把他的外套披在善芷身上,独自跑去停车场取车。即使这样善芷还是觉得冷。雨水顺着她的脖颈流入身体内,一缕一滴下滑。她看了一下站在她身旁的纪信,依旧面无表情。善芷以前常想纪信的脸上就很明显地写着“公正”,是一种事不关己的冷漠,像一张铁面无私的判决书。善芷一直都觉得纪信是习惯这种表情和状态的。这种表情是一种封闭,封闭于记忆,封闭于自我世界。记忆始终是沉重的,重到你不敢回望,封闭于记忆的表情也是凝重的。她不知道纪信身上有多少故事,但是人家说一个人的眼睛里有他全部的故事,一个人有没有故事全看他的眼神。毫无疑问,纪信是有故事的人。他弹钢琴时低低的眼神,他背着吉他时的转身……

纪信在他生日之后辞去了酒吧的工作。因为学校的工作加多了,他参加了一些社团,需要在晚上练习。也许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加入了乐团。他是这样向善芷解释的。善芷依旧抿着嘴,温婉地看着纪信。

“这才是大学生活嘛,纪信,看到你这样,我很开心,真的。”

纪信笑起来总是很浅,淡的留不下任何踪迹。只是右耳耳钉的银光偶尔会折痛善芷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有时也会发出一种和煦的暖光,一种淡雅的清亮。纪信的电话在那段时间突然增多,仿佛谁家的女儿初长成,踏破门槛儿来提亲的人,让善芷欣喜之余也增添了不少的担忧。她有时很想问一下,但纪信默不作声毫无表情可言的脸,将她还未酝酿好的想法又扼杀在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