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一)陌名的学长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远的闯入打破了看似平静的生活。善芷一直都想不明白:那晚的聚会是不是柳海美安排的。在她的印象中,柳海远从来没有来过这个酒吧。直到现在,她都能很清楚地记得柳海远当时脸上的表情,像极了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迷茫一片,看不清前路。柳海远毕竟见过世面,他的阅历让他很快将方才的表情覆盖,但他的脾气一览无余地涂在脸上,像一座在扭动的活火山。善芷倒是一脸的乐观与轻松。她觉得柳海远这个表情未免有些太凝重了,威武、刚劲地有些失真。她看到柳海美的眼神,一如既往的谦逊掺和着那丝怎么也丢不掉的骄傲,也许在柳海美的眼里更多的是空气。她不时修理一下自己的指甲,不时又整理一下头发,完全一幅不识不间烟火的样子。她抬起眼皮,从众人头顶上扫视了一圈,而那种表情让善芷看到了清高。旁边是路莘莞的表姐,她永远都像从酒吧脚落里循序渐进的灯光,似乎从来不会惹人注意,但会让人觉得可贵。

“欢迎光临,总经理。”

“以后有的是机会叫总经理。”

善芷似乎听到岩浆翻滚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躲已被柳海远火山一般的手卡住了。

“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工作?”

“我需要工作,想多学习和接触一些事物。”

“我不希望我爱的女人混迹在这种地方,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柳海远说“爱”的时间让善芷既想笑又觉得可恶。看着善芷的眼神,柳海远总是会轻而易举地想到猫,灰褐色,棱利地像一把散射着幽光的剑,是常见的冷光。一动不动地射向一个点,在那个黑色的圆心里,可以看到自己。

“我有手,我喜欢自食其力,我有能力养活我自己。”

“你是带刺的还是烫手的,我不喜欢,别忘了你是我的女朋友。”

善芷甩开他的手。

“不要拿这种可笑的关系来束缚人,你的绯闻都可以出一本二十万的传记了。你有把我当成女朋友吗?”

“要证明吗?”

善芷还没来得及反应这句话时,柳海远已经咬住她的嘴唇,她还是没能控制自己,甩了柳海远一个耳光,手掌的麻痛才刺醒了她的大脑,掩饰了这么久的感情全都集在了这一个点上,伪装的华丽的梦,最终也被她一巴掌掴破了。这一巴掌完全不在她意识控制范围之内。打完后,脑袋里的神经缠在了一起。她开始觉得并头在变大,几乎要裂开了。

在转身向外走时,她撞到了沈楠凉身上,惊愕和尴尬让她对刚才的那一吻更加耿耿于怀,眼泪几乎是在那一刻冲进眼眶的。嘈杂声中,她还是听到他们的寒喧。

“楠凉哥,你可真是稀客啊!”

“海美小姐总是在说第一句话时,就能暴露出你的工作性质,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沈楠凉倚在车上,偶尔会有风吹过他的头发,他知道善芷在这个时间下班。

“善芷”

善芷有些不想抬头,她想一个人静一下。

“你怎么还没走?”

“我送你吧,上车。”

沈楠凉似乎不习惯回答别人的问题。也许更多的是独断,他不会回答你的问题,他要的只是目的。美国人是疯狂的,有一种摇滚乐的活力和震撼,但在沈楠凉身上始终是看不到这点的。这个在美国生活三年的人更像日本国的富士山,远眺时给人一种优雅的静态美,你无法想象富士山的动态美是怎样的。华丽如缎带一样的积雪,你却永远不敢看它的火山口。

“你好像从来没叫过我的名字。”已经坐过沈楠凉的车子很多次,但是江善芷依旧保持着第一次坐他车子时的姿态,眼睛直视前方。

“有……有点不习惯。”

“那叫我学长吧,我们可是在同一所高中读的书,我老家也是山东的。”这种爆炸性的新闻引起了她的兴趣,善芷没有想到她梦寐以求的东西原来一直就在她左手旁。也许是距离太近而忽略了。

“真的吗?我很少遇到山东人,并且是同一个地方的。”

“对女人撒谎是需要智慧和勇气的。”沈楠凉一边笑着,一边开玩笑地说。在后视镜里,他能看到善芷脸上的表情。惊讶,只是一瞬间,然后,布满了他想象中的欣喜。

当她因欣喜而条件反射似抓住楠凉的胳膊时,脑海中还是闪过了一丝怀疑“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偏偏在他什么都看到的时候才说呢?”她也产生了跟《英国病人》里艾马殊伯爵同样的疑问“人类为何总是喜欢他乡遇故知呢?”

也仅仅只是闪过,她突然有种混淆的感觉,沈楠凉这个在她身边待了近一年,那么高高在上的人,竟然距离是这么近。她不清楚楠凉学长跟弦任哥差了什么?

“不叫一声学长吗?”

善芷摸了一下脸,有些羞涩地说:

“感觉像中了头彩,不敢相信。”

在后视镜里,他看见善芷半咬着嘴唇嘻嘻地笑,甜得很像糖水百合。他拍了拍她的头

“只有学长才会在夜里一边冒着生命危险开车,一边跟学妹聊天,相不相信?”

善芷嘟着嘴不服气地争辩。

“学长那有这么容易当的,电视里的学长都是会帮学妹打架的。”

沈楠凉忍不住笑了。小女人的思想总是幼稚和可爱的。

“想法还真够浪漫,因为学妹复杂的人际关系,学长就理所当然的成了英雄,但通常情况下,学妹会以身相许的。”

“这样的学妹一个就够了,多了未免麻烦。”

“未尝不可,人都是喜欢挑战的。”

“学长又在鬼扯。”

“你说什么?”

“学长……噢,上当了。”

善芷感觉受骗,用力地推了他一把,将先前的尴尬全都推掉了。

“声音蛮亲切的,很有潜力。”

善芷第一次觉得时间太快了,转眼间已经要下车了。

“不跟学长说再见吗?”

“呵呵,学长。那学长,路上小心啊!”

往回走的时候,善芷突然想起了柳海远。她觉得奇怪“为什么沈楠凉没有问,他真的没有看见吗?”“学长,为什么以前不说,偏偏是今晚,沈楠凉到底在做什么?”在楼梯口,纪信背着光站着,背影被灯光拉得很长,很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