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一)李民秀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进到黎颜家里,她刚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散乱的披着,有洗发水的香波在荡漾。

“怎么这么晚?”

“有点事,所以来晚了。”

“很累吗?”

“没有,可能最近太忙了。”

她双手吊在他脖子上,细长的手臂还有水珠在滚动。楠凉将她倚到墙上,浴巾掉在地上,台灯的灯光显得整个房间有些昏暗。昏昏欲睡的环境给人异样的感觉。黎颜的呻吟声像求救似的,楠凉粗重的呼吸不时附和着她的声音。高潮退去后,黎颜点了一支烟递到楠凉嘴唇上,她的头枕在楠凉的胸口。

“你好像有什么心事,没有以前行了。”

“我怕你受不了。”

黎颜笑了一声,换一个姿势继续靠在他身上,双手环在他的腰上。

“借口”

楠凉突然扔掉手上的烟,猛的翻身将黎颜压在身底,烟雾缭绕中,他似乎看到了善芷。他的汗水滴在黎颜的胸口,慢慢的滑落。黎颜的叫声有些变音,两人浑然不觉。她的手在他背上抓出一道道指印,迅速的膨胀变红。疼痛让两人紧密粘合在一起,似乎无法分开。他看着那张脸,猫一般倔强的眼神里全都是水,他将头埋在她的肩上,整个人倒在她身上。黑暗中,只有黎颜的叫声“ELVIS,用力,再用力!”他这样跟她生活了将近一年,第一次跟她上床,让他大吃一惊。在临近高潮时,她翻身将沈楠凉压在身底,做完后面的。这种疯狂让沈楠凉在前一个月陷入了一种欲罢不能的地步。他当时只是以为:五年的美国生活让她的观念也同样疯狂了。后来,她会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跟他说她的以前,包括她十三岁时的第一次做爱。他才明白,其实,这才是真正的黎颜。她就像一个吸血鬼,晚上才能看到本质。同时,这也成了他跟她保持这种关系的另一个原因。女人都是忌讳自己的过去的,尤其是那些不光彩的回忆,而黎颜会跟他讲。这是一种真诚也是一种信赖。这也让他觉得,他们是同一类人。凡事以自我为中心。

善芷回到家时,纪信还没有回来。桌子上有张便条:善芷,我可能要晚点回家,冰箱里有吃的,你要记得弄来吃。――纪信。她坐在地板上,没有力气去开冰箱。重新回到这样的环境让她觉得压力和不服输。她的责任感告诉她,她一定可以改变这种环境,但她的处境又让她觉得毫无用武之地。那种像油一样的状态又重新缠绕着她。她把礼物给纪信放下后,起身回房间睡觉了,那一晚,她睡得很沉,纪信什么时间回来她都不清楚。她只是在想:我要改变。

正当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时,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出现――善芷的母亲被查出有心脏病。她的胃病还在一直困扰着她。之前善芷一直都觉得:那些很大、很严重的病,怎么可能在她身边发生?现在才知道,其实不是没有发生,只是因为没有钱,发生了也不会到医院检查,日积月累的拖下去,顽强的,挺过来了,体弱的人死去了。人们只会惊讶于他的英年早逝,从来不去探究那些让他死去的原因。这就是农村的落后,也是农村的悲哀。当落后成为一种悲哀时,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当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善芷想回到那个阔别将近一年的家,永远呆在那儿。她突然觉得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这些年,她都不知道父母是怎样生活的。吃什么,穿什么?农忙的时间累不累?但另一个事实也活生生的摆在她的面前――她没有钱。刚刚付了善雪的学费。这一刻,让善芷觉得生命就是这么无厘头。没有原因,当一切发生时,你只看到了结果。只有当结果消失时,你才会去探究原因。

她脑海中最先浮出的是沈楠凉。虽然她知道他什么都给不了,除了一种稳重的气质让人欣赏外,他一无所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他。沈楠凉现在在她眼里就是冷漠的代名词。他是一个传统的绅士,只具有绅士风度,其余一概没有。这让她对沈楠凉自始至终都有一种绝望的感觉。而柳海远,柳海远确实可以换很多东西,钱就更不在话下,虽说这么长时间她从来没拿过柳海远一分钱,但她有自信,她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这一切只是个态度问题。但在她妈妈的病情上,她不想用骗来的钱去就诊,她始终觉得会有报应的。两颗巨星陨落后,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可以开发了。

“善芷,今天晚上部门有活动,你可不能再不参加了。”

“啊,室长。”

“干嘛,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善芷慌张掩饰“啊,没,没什么。”

李民秀还是不放心的叮咛“今天晚上我们有个联谊晚会,你一定要参加,记住了吗?”

“这个,这个,恐怕……”

“什么,不要说你又没时间。”

“啊,不是,不是的。”

“OK,那就可以了。五点钟准时出发。”

看着李民秀的背影,她觉得站在这种坚定而有活力身旁的女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

善芷跟企划室的人感情还是很淡的。她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工作这么久大家还是接受不了她?她更多的是听到大家在背后议论她“心计重”。她不介意,既然大家都这么议论,这或多或少的说明她确实有这种倾向。相比之下,阮松绮更像企划室的人。以前这种活动善芷总会呆在她的身旁。今天阮松绮也许为了搞气氛忽略了她,大家玩得尽兴,让她自觉无趣。趁大家都在烧烤时,她一个人不知去了那里。

善芷从小喜欢水的天性还是在见到喷泉的那一刻,一览无余的写在脸上。她像以前跟纪信一起玩过那样,提着鞋子踩到水面上戏水。涌起的水珠一不小心散落在她的头发上,被她不经意的甩掉。李民秀看着她在黄昏夕阳下跳跃的身影,披着一身暖洋洋的金黄,让往日那颗被写字楼束缚的心,平静而有活力。水柱喷出时,吓得善芷落荒而逃。脸上惊悸的表情还未平定时,却又一转身撞到李民秀身上。

“室长?”难堪和惊慌失措让她的脸涨红了,鞋子也掉了。

“善芷很喜欢玩水吗?”

“对不起。”李民秀帮她捡起鞋子,连同自己的一起摆在池边。

“干嘛道歉,不介意的话,一起玩吧。”

李民秀说着,已经扔掉外套,踩到水里了。

“还愣着干嘛,不欢迎我的加入吗?”

“没有”

这多少让她有些意外,她实在想不到平时穿着高档西装,提着公文包,在会议室激昂文字,指点江山的室长,也会像小孩子一样去玩喷泉。他脸上的笑很放肆,整张脸被夕阳的余辉一撒,轮廓分明,像镶在夕阳里面似的。善芷似乎完全忘记了他是李民秀,她好几次差点滑倒都是李民秀抱住了她,直到阮松绮来招呼两人去玩篝火晚会,两人才从喷泉中走出来。

当两人全身滴水站在企划室那一群人面前时,更多的人是哄笑他们的室长。毕竟江善芷是柳海远的盘中餐了,没有更多人去为一盘已经吃剩的肉争吵。但似乎大家在心底达成了一致的共识:男朋友出差了,耐不住寂寞,搞点红杏出墙的花边新闻,也未尝不可。只是选错了对象。

从晚会开始到结束,阮松绮的眼睛从来未离开过李民秀和江善芷,而她发现李民秀整个晚上的全部眼神都放在了江善芷身上,从他抓住她手的姿势,他看着她时的关注……一切的一切都让阮松绮心痛和无奈。她一手栽培的江善芷,轻而易举的拿到了她一直想得到而无从下手的东西。那一晚,她突然也萌生了一种厌恶:江善芷真的很可恶,如果你对民秀是真心的,我无话可说,但是如果你是利用民秀,我会让你在FREEDOM集团无立足之地。

那一晚的江善芷在李民秀眼里有一种女神的光圈环绕着。当她站在篝火旁,低着头,闭上眼睛轻声低唱着“JOURNEY”时,安静的像一个黄昏憩在喷泉边休息的天使,跟前两次舞会上的江善芷完全不一样。在舞会上,她是一支带刺的玫瑰,而此刻,她像极了百合,素雅,清秀。他想起他们两人第一次在企划室的谈话“我的偶像是斯嘉丽,她也是很坚强的”。每次,他都会忍不住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