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二)那一夜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凉出于自己的私心,将江善芷带到了星河湾的公寓。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第一次来这里是在清晨五点钟,黑夜已经退去了,所以没有给她任何机会,并且她也不想有什么机会,那一晚路莘莞和他的亲热已经告诉了她一切。而今天,一切都才刚开始。他拥有路莘莞的同时也拥有黎颜,一个男人同时拥有两个女人,这就好比一个丐帮帮主带着两个乞丐,总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出现,只是时间的问题。

楠凉去拿药酒时,她的脚已经没事了,但她还是想:要演就要卖力点,把戏演到底吧。时钟指在十一点上,她还有很多时间,只是不知道如何下手,善芷现在开始后悔自己演的太投入,脚扭到是不可能随便动的。总不能她先采取主动,恋爱跟战争完全是两码事,战争中采取主动的一方可以取得控制权,而恋爱中谁采取主动谁就会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但又不能等沈楠凉坐下来。两人面对面的傻坐着,气氛都会僵掉的,但如果就这样去睡觉,那这次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不就白白浪费了吗?相比之下,她更喜欢柳海远的方式,她觉得做男人就应该像柳海远:人要有侵略性。

他在给她擦药酒。房间里太静了,都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这样的静让善芷觉得浑身不自在。她试图在没话找话说。

“唱功了得,你可真是撒谎的实力派!”

“以后我们可以向这个方向发展,搞个谍影重重什么的!”善芷被逗笑了。“谍影重重,你还真想得出来?”

“以后不许你一个人单独行动,你看多危险,像今晚,如果没有我在,估计你那破?嗓子绝对应付不了那帮蠢才!”

“好,那下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一定带上你,如果我们两个联合起来,一定会天下无敌的。但最主要的问题是,我要教会你如何吹牛!下次吹牛最好靠点谱。”

“与生俱来的,而且他们档次不够,吹质量太高的,他们理解不了!”善芷一边笑一边偷偷去看他的侧脸,正在这时,沈楠凉也擦完药了,一抬头,两人的目光恰好撞到了一起,善芷匆忙地回避,看向别处。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沈楠凉看着她惊惶失措地样子,突然笑了。他又低下头帮她揉了几下。

“善芷,早点儿休息,明天就会好的。”这是她预测中的第二种可能,也是最容易实现她目标的一种可能。在这个过程中,他肯定要碰她,她便会将计就计。一切都在预料中,楠凉来抱她上床,她双手勾住他脖子时,突然将头埋在他胸前,这一次她似乎听到了沈楠凉的心跳。她感觉自己的脸发烫,也许良心也不支持她做这种事。事情像脱轨的火车,一切都不在掌控中了。

沈楠凉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事,带回江善芷只是他的私心,但善芷的这一举动着实让他摸不清来路。从纪信、柳海远到李民秀,这三个男人,他到现在都没搞清到底是什么关系。但唯一可以感觉到的是:善芷这样的拥抱让他觉得真实。他将她放在床上时,善芷顺势将他拉倒在床上。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吻,一个让两个人都感觉窒息的吻。跟善芷抱在一起让他觉得善芷的身体都是他的,而不是那种两个人的感觉。

电话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响起,是黎颜。“今晚过来吧!”

“太晚了,要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过来吧,我一个人睡不着。”

“今天晚上有点事,你早点睡吧,晚安。”

挂掉电话后,那种和谐似乎也被打破了。

“早点睡啊。”

“学长,我一个人,睡不着。”

这一晚在以后的很多年中,都让善芷怀念。这是无性的一晚,两个人睡在一起,紧紧抱在一起,却没有发生任何事。善芷喜欢这种拥抱,楠凉用胳膊搂着她,却没有多余的动作,她一直抱着楠凉直到凌晨才睡去。也许,是她传统思想在作崇。她始终不能接受将自己的第一次随便给一个男人或者是同居。跟这两种感情相比,她需要的是婚姻,名正言顺。所以,她到现在都没有恋爱,并不单纯像她说的那样,没有合适的人,而是她的恋爱态度有问题。她恋爱的目的就是结婚。当前提和目的重合时,便失去了存在的空间。至少到现在,她没有遇到这种“志同道合”的人。清晨醒来时,两人还赖在床上,他用两只胳膊将善芷牢牢的抱在怀里。

“起床了,猪。”

“不起。”善芷推开他继续睡。

“起了,你看现在都几点钟了?太阳都照到屁股上了,快点,听话。”

“啊,不起啊,好困啊。”

“听话,乖,起床。”这个男人现在在阳光里这样温柔的称呼,让她有些陶醉。

“抱我一下,我就起。”

楠凉转过身对着她“打你一拳好不好?”

善芷嘟着嘴,撒娇的嚷嚷:“不好,抱我一下,抱我一下,我就起床。”

楠凉将胳膊伸到她颈下,双手将她抱住,只给她露出一个脑袋:“起床了,快点。”

“不,再吻我一下,我就起。”

“啊呀,还真能变着花样的来。”她第一次用“性感“这个词去理解男人。以前她很不明白这个字眼用在男人身上到底是什么感觉。现在她看到了,也拥有了,尤其是他穿着白色紧身T恤时,健美的胸肌被吐现出来,发达的肌肉让他的胳膊充满了力量。女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骨感,一种是性感。现在,她更喜欢“性感”这个词。骨感只是用来看的。

吃过午饭后,她才发现手机不见了。楠凉带她去买了一部情侣手机。善芷觉得好笑“一晚就让两个人成了情侣,并且用的手机都是一模一样的。”回来的路上,突然想起昨天答应纪信逛街的事。

回到家时,她以为纪信不在,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身时却被钢琴前的纪信吓了一跳。

“纪,纪信!”恐惧会让人失掉语言能力,同样,做贼心虚也会有如此的后遗症。

“善芷,你又放我鸽子,这怎么解释啊?”

纪信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想从善芷嘴里听到实话,一次一次的晚归,一次一次夜不归宿,已经让他操够了心。

“临时遇到一点儿意外,所以就……”

“所以就不回家吗?”

“是……,啊,不,不是的,不是不回家那么严重,是去了朋友家。”

“朋友?是朋友吗?”

“当,当然啦!”

“好的,那我们从现在开始立下契约,谁如果以后超过十一点回家,那这一个月的家务活全由她来承担,怎么样?”

他原以为善芷会反驳两句,没想到她竟然很爽快的接受了。做任何事,她除了有足够的精力外,也有为足够精力买单的刷不完的理由。她的那些小把戏,有时候让她显得特别幼稚,也就是这些幼稚让他觉得她像个娃娃般可爱。而现在,这个娃娃在成长,在褪变了。

“没问题,起草协议书,签名。”

两人心里各有盘算,他想让善芷安全的度过每一天,善芷自己也觉得最近一段时间生活确实有问题,她自己也想调整一下。在纪信身上,她想给纪信更多希望,而不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虽然她每天想到以后都觉得无路可走。

在吃饭时,纪信突然看到关于柳海远的报道:FREEDOM集团总经理,柳海远已于今天中午十二点从英国希思路国际机场起飞,于今天下午六点,抵达花都国际机场。

“柳海远出差了吗?”

“对啊,都差不多一个月了,好像是去英国的什么地方?”

善芷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头。

“纪信,你怎么了,你可是从来都不关心这些事的。”

“社会经济学需要,看到了,所以随便问一下,吃饭吧!偶而关心一下经济,少年强则国强!”

“噢,少年富则国富,我穷成这个样子,中国经济都没有动摇一下,甚至连抖都没有抖过!”

“你只是个微观分子,需要我这个宏观分子来调控!”

“你是财务部长还是国防部长?”善芷对这种调侃非常感兴趣,这也是她平时跟路莘莞交战时,总是居于上风的原因。但她跟纪信交锋,一般总是处于下风坡。

“都可以胜任,还是国防部长吧,等我当了国防部长提拔你做财务部长,你可以在财务界横行霸道了!”

“那我岂不是成了财务部的老大了?”

“对啊,对啊,你确实是老大了,不过你也确实老大不小了!”她一筷子敲在纪信的头上。

一口饭还没下咽,纪信又像问题少年似的来了一句。

“善芷,你的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

“我手机丢了,今天跟阮经理去重新买了一部,可能是昨天晚上丢的。”

他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电话“她跟柳海远出去了,对,是FREEDOM集团的总经理柳海远”。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编这种谎言,柳海远明明在出差,是谁要陷害善芷呢?

“纪信,纪信,你在想什么?”

“没,没有,吃饭吧。”

晚上十二点钟时,沈楠凉破天荒第一次发信息给她“睡了吗?”

“还没有,你在干吗啊?”

“我在外面喝酒,今天晚上没有你,我睡不着,你能睡着吗?”

“能啊,你不要喝太多酒,会伤身的。早点回去休息啊!”

“你现在方便出来吗?”

善芷觉得沈楠凉真是疯狂。纪信就睡在外面,她怎么可能出去,但又不能告诉他:她是和纪信住在同一屋檐下的。

“我住在朋友家,这么晚出去别人会说闲话的。如果想我就打电话给我吧。”

她只是想试探一下沈楠凉,相比打电话,她希望听到他说“我爱你”之类的话。电话随即响起,她立刻挂断了,心想“不要命了,被纪信听到怎么办啊?”

“不要打了,回到家慢慢想我吧,要早点回去。”

沈楠凉只回了一句“好的,我等下就回去。“

善芷有些失望的睡觉了。她希望的,沈楠凉还是没有说。同样,沈楠凉也有点失落,他也希望善芷说“我想你了”之类的话,一直到最后都没有一个“想”字。他想起刚才黎颜的电话“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这样对你不公平,我想我们两个都要冷静一下,重新开始各自的生活。”

“什么意思?”

“伊芙琳,不要装傻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需要解释。”

“我想要重新开始生活,这些年这样的生活让我觉得很累。”

“又被苍蝇围攻了?”

“你在说什么?”

“开玩笑,别生气,没问题。OK,我尊重你的选择。”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嘟”的忙音。他了解黎颜,那种凡事都追求完美的女人真的这么容易退出吗?他不希望善芷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