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一)陷阱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班,也许是善芷进入FREEDOM集团以来,工作能力最受质疑的一天。也许是因为善雪一大早的那个电话“姐姐,爸爸妈妈又吵架了。”

“又为什么啊?”

“还不是又因为钱啊!”

“我不是刚寄了吗?”

“买地里用的肥料了。”

“爸爸怎么了,没钱有什么好吵的,我再寄就是了。”

“爸爸担心我们以后不养他。”

“爸爸真是有意思,妈妈现在怎么样了?”

“心脏病又复发了,晚上根本就睡不着觉,一直心口痛。”

“善雪,你让妈妈来我这里吧,我给你钱,你去买机票!”

“妈妈一个人怎么可能去,不要了,又不识字,怎么去啊,走丢了怎么办?”

“你买直达的飞机票,我会在机场接妈妈的。不能让妈妈在家里,再这样的话,迟早被爸爸气死。”

“姐姐……”电话那头的善雪已经有些哽咽了,她能听到声音已经变了。在善芷的印象里,善雪是很少掉眼泪的。她从来不将自己的感情外泄,无论是多大的悲伤或者是激动。她永远都是那个天生不会撒娇的乖孩子。不会像善芷似的大喊大叫,不会让善芷那样喜形于色。一旦有什么事可以让她哭,那总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怎么了,善雪?”

“姐姐,让爸爸妈妈离婚吧,我们长这么大,爸爸从来没有消停过,我们也累了,妈妈更会累的。妈妈只是因为我们才一直撑着,本来身体就不好,这样会累死的!”她第一次从善雪嘴里听到这些话,以前,无论怎么苦,怎么累,善雪从来不会想出这样的话来。既然现在听到这种话,她已经从心底感觉到事情的严重了。

“好,我打电话给爷爷,让爸爸妈妈离婚。善雪,你不要哭,以后,你跟妈妈,我跟爸爸,你照顾好妈妈,我会给你们钱用的。”

“姐姐……”

“好了,不要哭了,我也要上班了,你先在家里住几天,我搞定后,就让妈妈来我这里。我下午会再寄钱回去。”挂掉电话后,她愣在洗手间的镜子前。这样生活了二十三年,突然要结束,让她觉得于心不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除了她的家庭,已经没有什么事让她这样难过过。

一个上午都无精打采的。李民秀看着她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些疑惑地侧头问她:“善芷,你,你心情不好?”

被这样突然一问,她有些措手不及。急忙掩饰道:“不,不是,不是的,啊,室长,我不是挺好的吗?”她觉得在李民秀面前,她什么也隐藏不了,更掩饰不了。李民秀的心是细腻的,像一块上等的雪玉,没有任何瑕丝。李民秀的眼睛就像一汪水,而他说话的声音则是一个漩涡。如果没有遇到柳海远,她会因为他的声音而爱上他。

“真的吗,怎么感觉你心事重重的样子?”

“啊哈,室长总是爱说笑,没有,没有,我非常健康,没有比现在还健康的时候!”

李民秀看着她信誓旦旦的保证。觉得又好笑又无奈。善芷这种强硬的个性总是让人插不上手。她的处事方式让他觉得自己总是一个旁观者。即使身在现场也一样。他永远不会成为当事人。对于任何事情她总是一味的说“不,不需要,我很好!”这让他觉得,他的关心是多余的,也是无用的。而这种强硬总是会伤到他的心。他现在也总算明白为什么男人总喜欢找一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弱女子,而不是这种坚强地像腊梅、有着强硬个性的女人。对于这种被拒绝的痛,他们是承受不了的。

上午李民秀将要开会的资料交给她整理。下午开会时,材料却无缘无故地少了几页,致使客人在会议室哗然,惹来柳海远的质问。她无从解释,所有会议的材料都是由她来负责的,以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丢失资料的事。她今天,虽然说心情不是很好,但也没有分心。今天所到过的地方无疑是人力资源部阮经理那边,她也只在那边呆了几分钟而已。

会议失利后,人力资源部那边的档案又出了问题,而所有丢失的档案都是她任职“人事助理”期间丢失的。这件事又惊动了柳海远,因为事关公司机密,阮经理不得不在公司中层会议上向总经理提出“我作为人力资源部的经理,我有责任承担,我会彻查这件事,但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企划室的江善芷小姐,也就是我们公司的前人事助理,希望公司可以给予人力资源部帮助。”

柳海远在公事上一向都有“审判庭”一般的威严。“一定要查清楚,为什么去年丢失的档案,今年建档时才发现,到底是做什么的?”他将文件夹向桌子上重重的一摔时,并没有想到当时任职人事助理的人是江善芷。李民秀特意偷偷望了他一眼,他在纳闷“柳海远到底在搞什么鬼?”摔完文件之后,他才想起善芷去年是坐这个位置的。话已出口,就是泼出去的水,他这种死要面子而又靠冲动决定大脑走向的人是断然不会拉自己的脸皮的。

“抱歉,因为档案属于机密文件,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随便动的。因为正逢建档,查资料时才发现。我会查清楚的。”

阮松绮从从会议室出来时,看到一直等候在门口的江善芷。

“阮经理,怎么会这样?我做的时间明明没有问题,并且我转到企划室的时间都是有过交接的。”

善芷这一句话,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阮松绮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她一开始认为天衣无缝的方法却还是在不经意间掉进了一颗沙子“对啊,当初她交接的时间,人力资源部都有监交人,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她故作镇静安抚善芷说:“没关系,会查清楚的。不用担心。”

下班时,她跟李民秀一起走了。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跟李民秀解释。

“室长……”

“如果要道歉的话就不必了,这种事不用道歉的。”李民秀一向都是那么平静,似乎在他眼里,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而他又有诸葛武候般的料事如神。

“可是,室长……”

“善芷,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你能用两三句来澄清这趟混水吗?有些事情是需要时间,石沉大海总有浮出水面的一天。我相信你的人格。”

在桑拿房更衣时,阮松绮不小心将她上次在飞机场偷拍的李民秀和江善芷的照片从包里掉出来。恰好掉在路莘莞的脚下。

路莘莞俯身拾起脚下的照片,颇为欣赏地问道“阮松绮小姐,我想这些照片应该不会是艺术照吧?”

“莘莞小姐想说什么,大可明白点,说不定我们的目标还是一致呢?”阮松绮想起以前在餐厅和李民秀一起吃饭的那次。她和江善芷是水火不相容的。何不趁机“借花献佛”呢?

“那真是太好了,我也嫌这个圆心长得太歪了,既然这些照片于你无用,何不送给我呢?”路莘莞在仔细地品着手中的玉女照片,像飞机场的写真图片。

“我要声明一点,我喜欢异性相吸的道理,如果你动了我的奶酪,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我们的目标虽然一样,但我们的志趣不同。”路莘莞得意地笑了两声。

阮松绮很大度地伸出手“那好的,合作愉快。我只想拿回我想要的东西。”她也附和着路莘莞象征性地笑了两声,她觉得路莘莞的能力像进入春分时节的冰,载不动人的。但她的杀伤力绝对可以算是原子弹――秧及四周。

“合作愉快,我会完璧归赵的,不过说实话,阮经理和李室长可真是男才女貌啊!”

“谢谢,你跟沈楠凉又何尝不是呢!”

路莘莞做梦也没想到江善芷的密友竟然会和他们同流合污。俗话说:敌人出卖并不可怕,最致命的是朋友的出卖。这一刀势必会让江善芷元气大伤,而抓妖最主要的就是元气。虽然她是学设计出身的,但从小受“商业之父”的影响,让她很早的时间就知道:解决问题要抓重点。她想起亦舒的一句话“人在彼时彼地只能做出对她最好的选择”阮松绮也不过如此。

那些照片以两个人在大街上热吻的方式出现在路莘莞和江善芷的谈判桌上。

“江善芷,你真的好可怜啊!”她以一种上帝的怜悯胸怀看着眼前这个即将消失的人。神情酷似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是吗,谢谢你的关心,我只是觉得我的生活很辛苦,路小姐这么有同情心,何不去做点慈善事业?”善芷向来在嘴上功夫是不会输于路莘莞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想给路莘莞的傲慢,挫掉一点锐气。她可以容忍别人的无礼,但容忍不了这种傲慢。无礼是一种没教养的表现,而傲慢是在千方百计展现你的教养。对付这类人不能用对付前一类人的方法:同样无礼,傲慢。用我的高贵和优雅来碰撞这些无礼和傲慢。必须攻她的心理防线。挫伤锐气是最好的方法。

“记得古龙说过一句话‘有人天生敏捷,有人天生美丽,但都比不过有人天生幸运’,说实话我是很羡慕善芷小姐的幸运,实在想不通怎么会有这么多男人围着你转”

她顺手将照片丢到江善芷面前,让善芷觉得不可理喻的同时更多的是气愤。

“真是疯掉了,我可以告你诽谤的,你没学过法律吗?”善芷将那些照片重重地拍到了桌子上。此刻,她觉得手掌掌心有用不完的力气。她突然生出这样的想法,如果自己有武侠小说中那样的奇妙高超的武功,她会用任我行的吸星###来让路莘莞失去现在的光鲜,来惩戒她的造谣生非。

路莘莞用她修长的手指叼了一下吸管,装作百无聊赖的样子,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我随时奉陪,只怕到时候李室长名节不保啊!”

“真卑鄙。”善芷火爆的脾气还是一点儿没有改,想到什么便顺手捻来了。在这样的时刻,更是不分场合,有什么上什么。

“你最好文明用语,这是上流社会,如果不习惯我可以照顾一下你的习惯。这只能说明竞争激烈。”

她呷了一口咖啡,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中国不是有这样一句谚语嘛‘常在河边走,不能不湿鞋’以善芷小姐的文学素养,应该听说过吧?”

遇到这么卑鄙的对手,善芷只能静观其变了。以前,她所见识的敌人,顶多是运用拳头来解决问题,那种仇恨,是打在身上,羞耻留存心底的,像她和纪信第一次被打;而现在,社会已经进步到吃人不吐骨头的程度了,同是吃人,后一种吃法则文雅多了。她现在终于感觉到被如来佛祖压在大山下的孙悟空的痛苦了:“你想怎么样?”

路莘莞故作思考状,用右手的无名指敲击着下巴,似乎思索地很辛苦:“很简单,从FREEDOM集团消失,从这个圈里消失。你真的很让我们大家很伤脑筋。从柳海远到沈楠凉,再到李民秀,江善芷小姐实在让人搞不懂,你想要的是什么?钱吗?你开个价吧!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很欣赏你的气质和个性,但我们太相似,有些东西就不能共融了,人生就是这样。”

她觉得也许路莘莞说中了她的目的,一开始她的确想要拿到“钱”,但现在,“钱”似乎对她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吸引力了,难道是沈楠凉,不,她已经对这个曾经动过心的男人绝望了,因为他的多情,因为他的不负责任和不敢担当。“不要给自己这么高的台阶,我们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也许现在她想的更多的是怎么来保全李民秀:“你不配和我交易。”

“NO,NO,NO,不是我不配,而是我不屑。在我所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上流社会,我比较相信传媒这种大众工具,噢,忘记了一点,还需要用到钱,我可以将你们的照片放在A版的头条。”路莘莞脸上露出小女人的得意神态,她一直都喜欢用自己的出身来贬低江善芷,上流社会的出身让她觉得优越。

“我很想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些照片,看背景应该是在机场。”

“不错,是机场。这还要感谢你的搭档阮松绮,阮经理。我以前在美国选修过哲学的,提醒你一下:背叛往往发生在最甜蜜的温柔中。”

“阮,阮松绮” 善芷有些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抓住杯子的手一直在哆嗦,而且越抖越厉害。她完全蒙了,有一种脑袋炸开的感觉,她做梦都不会梦到的阮松绮,这个她一直当作神来崇拜的女人,竟然在她最得意的时候亲手将她送上了断头台。

“OF COURSE”计划已经达到一半了,她想要的效果已经在慢慢酝酿中。

“我要做什么?”这是路莘莞现在最想听到的一句话,以后还想从江善芷嘴里听到“恭喜你”“对不起”之类的话。想到这里,已经有抑制不住的喜悦从心底往脸上渗透。

“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从这个圈里消失,并且不许给沈楠凉留下任何希望。”

“那底片呢?”

“一切结束后,我会和钱一起给你。”

“我凭什么相信你?”

路莘莞逼近她,她第一次心中这么畅快,也是第一次觉得“路莘莞”这个名字读起来如此朗朗上口:“就凭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路莘莞。”

她起身要走时,背后传来路莘莞的叮咛,与其说是“叮咛”,不如说是威胁:“别给沈楠凉任何希望,否则我会将今天所说的话都付诸实际行动。你会一夜成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