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二)真相大白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阮松绮家时,她有些失魂落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阮松绮为什么要这么做,并且那天在飞机场她并没有看到阮松绮。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暗箭难防”吧!但是她能有今天,除了李民秀剩下就全是阮松绮的功劳。既然要害她,为什么当初要把她提到今天的位置呢?

她按门铃的手都有一些?嗦。阮松绮对她的到来有一些吃惊,但随即又平静下来,似乎是她想要的结果:“善芷?”

“为,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她的声音里还是有一些忽高忽低的?嗦在抖动着,似乎是肺里的火气和失望太大了。那种神态就仿佛看到自己男友跟别的女人进教堂时的绝望。但在善芷脸上,还有一种凌厉存在,所以整张脸看上去,虽然苍白,但却依旧有光泽。

“进来坐吧!”

“我只想知道原因。告诉我。”

阮松绮在她对面坐下,这种从容让善芷觉得可恶。

“好,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希望你离开FREEDOM,离开李民秀。”

“李民秀?为什么?这件事跟室长有什么关系?”她不明白李民秀跟她现在有什么关系,她觉得她拥有今天的一切李民秀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环节。

“我爱李民秀,我一直努力都得不到的东西,却被你轻而易举地拿到了,但是你却不珍惜。”

“李民秀?”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直稳重,得体的阮松绮,对她有知遇之恩的伯乐,会因为一个男人而做出这种荒唐的事。她现在总算明白了:爱是不需要理智的。“可是,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是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为你做了太多的事。一个男人如果不爱一个女人,他不会做这么多的。从他的眼神,从他的一举一动里都可以看出来。”

善芷想起刚进企划室的一些事,还有李民秀帮她家里所做的事。现在她才体会到什么叫用心良苦。这个可怜的男人现在却成了靶心。

“就因为这个吗?就因为这个,因为这个,你就要毁掉我,那你当初干嘛那么辛苦的培养我?”

“培养?”阮松绮摇了摇头,此刻,她不知道自己该相信那一个江善芷,是那个为了可以进FREEDOM集团去伪造学历,企图接近柳海远的野心勃勃的江善芷还是现在这个单纯地让人心疼的小女孩?但她始终认为善芷不具有这种单纯,即使她的脸上就刻着“单纯”两个字,那多半也是硬塞上去的。“善芷,你太天真了。我并没有培养你的意思。你之所以会被选中做人事助理,是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学历是假的。如果我选一个广大中文系的本科生来做人事助理,她很有可能半年之后就会升到人力资源部的经理。”

一直以来,善芷觉得自己看人还是比较客观的。她具有北方人的性格:豪爽,耿直。只要是对她好的人,她可以为她去做一切,并且毫无疑问的相信她。阮松绮就是这个人,她可以为她去做任何事。不要说她根本就不喜欢李民秀,即使她真的喜欢李民秀,只要阮松绮一句话,她就会立刻放弃。而这个女人,剥掉一切伪装后,就这样赤裸裸地站在她的面前了:虚伪,自私,攻于心计。

“真人不露相”这句话用在阮松绮身上,简直活了:“你知道我的学历是假的?”

“对,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一直以来,善芷在她眼里是很沉不住气的,然而今天,她觉得她平静的让人心里发麻。也许是一种“做贼心虚”的观念在作崇吧。

“从李民秀强烈要求把你调入企划室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算盘打错了。”

这个谜在她眼里已经越滚越大,仿佛雪崩发生时的天翻地覆。

“是李民秀让我去企划室的,不是,不是公司的意思吗?”她本想问一下“不是柳海远”的意思,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索性改成公司,凡事好处理。

“是他执意调你进去的。公司很多人都反对,包括我。”

现在她才知道,她进企划室,柳海远没有出一点儿力气。是李民秀,全是李民秀。她想起刚进入企划室时,一次又一次的误解李民秀,又想起昨天会议丢失资料的事,她曾经抱着资料经过人力资源部,并且在阮松绮的办公室里放了一下,她曾经怀疑过任何人,就是习惯性的没有怀疑阮松绮。

“昨天会议的资料也是你做的手脚吧?”

“是的,我希望你离开,你也为李民秀着想一下吧,他为你已经在公司背负着很大的压力了。我会妥善处理你辞职的事。在感情的世界里,我们都是自私的。我不想任何人受伤害。”

男人通常是女性友谊的致命伤。

“不想任何人受伤害?我一直都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我的恩人。阮经理,哼,哼,想来真是可笑。”善芷的手又开始在哆嗦,她觉得全身发冷。她的泪一起压在眼眶里,却怎么都流不出来。

“也许以后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相信我,我会妥善处理好这一切的。”

起身的时间,她觉得眼前一片乌黑,不断的有金色的火星迸射:“不必了,我不需要。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欠你任何东西了。之前,谢谢您了。不要再说‘相信’之类的话了,从现在开始,这种信任已经变质了。”她向阮松绮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后,感觉眼前还是有些模糊。用力眨了一下眼睛后,才平稳地从阮松绮家里出来。

在门口转身时,她的泪还是忍不住地掉了下来。“知道吗,阮经理,你是我一直以来最想报答和最感激的人,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恩人,像珍惜我的家人一样珍惜你!哼,我们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在你们的生活圈子里,根本就没有真情,我不该把以前在农村的那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生活方式带到这里来!这里根本没有纯朴来哺育它。我很感激你,以后,以后不会了,这个,是你教会我的!我会记住的!”

“善芷,很多事不是想像可以控制的!”她看着善芷的背影消失,生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在心里自问“真情,难道我真的不懂真情吗?城市生活中真的没有农村里所谓的那种质朴和人心吗?”在她的生活中,没有让她想报答和感激的人,更没有想让她珍惜的人,除了李民秀,而她对李民秀只是想得到的一种占有。这不是珍惜,而是一种自私。她生活了二十五年,从来没有失去过什么,也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东西,这种宠爱造就了她现在的自私。但她还是觉得她没有做错任何事。她觉得她给予江善芷的已经够多的了。人,必须懂得满足。贪得无厌确实是一种恶习。

走出阮松绮家的那一刻,她觉得什么都没有让她整个人都轻松了。以前她总是背负着对阮松绮的报恩,对沈楠凉明灭不一的爱,对柳海远利益的利用,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没有失去过什么东西,尤其是在感情这种伤痕累累的事情上,她并不是太想拿到的,总是轻而易举的得到。至于弦任哥,她似乎已经遗忘了。着实充实的感情生活将弦任挤出了她的世界,偶尔想起来觉得很近,也很遥远。她觉得那些得不到的人很可怜。“可怜”并不是同情的意思,只是觉得残酷。她的自负和她的骄傲让她陷入了一轮又一轮的追逐。残酷依然麻木着。她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以前很明确自己需要的是什么,现在也有些模糊了。人,真的经不起时间的蹉跎的。

她去“紫荆酒吧”等纪信下班。此刻她除了纪信真的是一无所有。在紫荆酒吧却遇到了沈楠凉和黎颜。她转身想走,却被黎颜叫住了。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沈楠凉想起那天黎颜起床时跟他说的话“你表妹什么都看到了。”他似乎明白善芷不说话的原因,他不想去打扰她。语言在这个时候是苍白的。善芷看到楠凉的那一刻,很想扑到他身上痛哭一下,看到黎颜突然让她觉得恶心,跟路莘莞一样的让人恶心。“沈楠凉,我被出卖成这个样子,你却和这个女人在喝酒?你为什么不问我一下,我怎么不说话啊,你没有看到我的表情吗?”整晚就是这样坐着,他跟黎颜玩牌、喝酒。直到纪信过来,善芷倒在他的身上“纪信,带我回家。”她闭上眼之前,看到沈楠凉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地站着。

沈楠凉没有去医院看她,只是打电话过来问候了一下。她实在想不通,以前两人那么好的关系,怎么会搞成见了面都不想说一句话;可以抱在一起睡觉的两个人,打电话除了说一句“身体怎么样了?”“那你早点休息吧!”竟然再没有别的话。她好希望沈楠凉抱她一下。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时,她终于明白她和沈楠凉的关系――爱情。是这样一种爱情,像风筝一样的爱情。我永远是那个在低空中仰视高空中的风筝,我的感情是那条割不断的线,也许因为得不到而更珍贵,得到了就不会飞翔。他也不会成为我仰视的风筝了,既然看上去很美,那我为什么还要去破坏这种美感呢?以后只要我得不到的东西,特别是得到后会破坏原来的和谐和美感,那我宁愿永远都得不到。因为他们也不懂得珍惜我。那一刻,善芷突然想明白了:弦任哥从来没有喜欢过我,甚至连注意都没有注意过,从头到尾都是。

黎颜去医院看她时,让她有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你表哥最近很忙,因为公司有很多事,可能不会来看你了,你不要怪他噢!”黎颜的演技让人觉得成熟,稳重。她觉得如果现在告诉她:她跟沈楠凉根本就不是什么表兄妹,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那黎颜会有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呢?黎颜的这次乘胜追击让她意外的发现:江善芷的手机和沈楠凉的手机是一模一样的,甚至连手机上的饰物也是一样的,要知道,沈楠凉以前是从来不会挂这种在他看来幼稚的小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