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一)白热化的战争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出院上班的第二天,她母亲过来了。这对善芷来说是很让她欣慰的一件事。一直以来她都对她母亲讲:妈妈,等我有钱后,我一定带您和爸爸,爷爷和奶奶去城市里逛一下,那里的超市好大,什么都有,你想拿什么就拿什么。现在她的愿望实现了四分之一。但这种实现方法并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让她妈妈高高兴兴地来到这个城市,而这一次,又是因为家庭纠纷。已经年过半百了,她不知道她父亲要这样折腾到什么时间。

在飞机场接到她独身一人的母亲时,善芷一直都想哭。她母亲的忍耐和坚强让她觉得心痛。从她能记事时,一直到现在,她母亲整整忍了四十多年。

“妈妈……”她抱着她母亲,母女间的这种感情交流的方式,善芷从来不会觉得陌生。对于善雪来说,可能会显得羞涩。心脏病已经将她母亲折磨地整整瘦了一圈。脸色甚至有些发黄。

“我的女儿又变漂亮了,但是好像瘦了。”母亲的心永远都是细腻的,精细到一眼就能看出女儿的变化。而做子女的往往是在特定的情况下才会去观察自己父母的变化。像善芷,因为母亲的心脏病,她才感觉到母亲脸色的异常。这一刻,她才觉得,自己并不孝顺,只是被一种叫责任的东西牵绊着,这种责任的直接上司就是良心。她并没有孝心,自己以前所谓的孝顺和亲情,只是一种感情上的负债。因为报答了,她才会良心安稳。

下班后,她在写字楼的大厅里见到了她妈妈。她无法想象她母亲是费了多大劲才找到这边来的。要知道,她是不认识字的。并且坐公交车都会晕车的。她飞奔着扑向她妈妈,在人流中拥抱了这个矮小的农村妇女“妈妈,您真厉害,还能找到这儿。”

“善芷,你就在这个地方工作?”

善芷搂着她妈妈“对啊,妈妈,漂亮吧!”

“嗯,太漂亮了!”对于从未进过大城市的妈妈来说,这个地方就像个迷宫,太大了,永远都走不完;而如此华丽的地方,又像个宫殿。太漂亮了。她为女儿觉得欣慰。看着独自在外面闯荡的女儿,心头一酸,眼泪差点儿滚出来。她偷偷用手拭掉了那颗有些混浊的泪珠。

“有时间我带你参观一下,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们去逛街,然后买衣服和好吃的东西!”

刚转身时却遇到了路莘莞,她只是想来警告她:你已经没有时间了,但是你却一点儿行动都没有。正好赶上了这一幕,她觉得有必要让这个养育了这么“优秀”的女儿的母亲,知道一下她女儿的“光荣奋斗史”。

“噢,善芷的妈妈。我很想见识一下是什么样的父母养育了这么能干的女儿。”

“什么意思?今天我妈妈在,你最好注意一下分寸,否则我也不会客气的。”她觉得她已经不是三天前的那个江善芷,三天前的江善芷已经让她忘掉在酒吧里,忘掉在了黎颜和沈楠凉的记忆里。虽然那个江善芷充满了欲望,但完全是依靠天时得来的,她没有反抗什么,也没有顺从什么,一切都是自然规律。路莘莞虽然拿了过多的东西,但是她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她。

“哟,哟,干嘛这么凶啊,我只是想看一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噢,阿姨你好啊,我是善芷的朋友。”她觉得正是善芷的这句话让她愤怒,母亲来了,是来见未来女婿的吗?江善芷一个已经让这个世界翻来覆去了,还要把她母亲这样的重量级人物抬出来,难道说晚会已经结束了吗?通常这种重要的人物都是压轴的。

她实在忍无可忍,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她的父母,在她眼里,她父母即使再不好,也是伟大的,只因为在那么难过的日子,他们带着她和善雪很好的活着,很辛苦地活着。“少来这一套”她凑到她眼前,挡住了她伸出去的手。

“对,就是这样红,我的父母是一湾清水,他们养育了莲藕,也同样培养了绿叶和红花,他们比你的父母伟大几十倍。”

“干吗,善芷,这么伟大的女儿背后当然有一个成功的母亲了!”

“那当然了,回去问问你妈妈就知道了!而且,做人要厚道,所以,承蒙上帝关心,我们妈妈既成功又生活地很好。。”

“上帝对你很偏心啊!看来,你和上帝走的很近么,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去拜访过他老人家了?”

她甩手给了路莘莞一巴掌,这种话,在她听来,这句话是不吉利的。她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好,她很害怕这种无心的话会应验。所以,她总是对这种话语很敏感。而且拜访上帝,还会有第二种方式吗?她盯着路莘莞说:“照这样的推理,岂不是全世界都在拜访。”

“江善芷,你敢打我?”她顺势还手的时间却被李民秀抓住了胳膊。

“路莘莞小姐,不要太过分了。”

他转身带走了善芷和她母亲:“走吧,伯母,我送你们回家。”

阮松绮看着她爱的男人做的这一切,整个人呆在那里。善芷和沈楠凉擦肩而过,两个人没有说任何话,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看着他的眼睛时,她在想:楠凉看到了她做的一切,没有风度。在这种场合是缺乏理智的表现。距离,往往就是在一瞬间被拉开的。

江善芷的这一巴掌将路莘莞打的头脑发热。她将照片带到了沈楠凉的公寓,并以不小心的方式从包里掉出来。

“这些照片是那里来的?”沈楠凉对这些照片的关心,恰好在她的预料之中。她希望他的表情再凝重一点,因为下面的内容会让他看到“雪上加霜”的明亮。

“她去机场时我拍的。我当时去送朋友,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当时以为是柳海远,本想跟他开个玩笑,敲诈他一笔,谁知是李民秀。”

楠凉翻看着那些照片:“李民秀,江善芷,真是可笑啊!”

她凑上前去看照片,故意怂恿地说:“有什么可笑的,依我看,她的生活作风确实有问题,一开始是柳海远,后来是那个叫纪信的家伙,而现在更离谱,居然是李民秀室长。”

他想起今天在FREEDOM集团的那一幕,是李民秀替她解的围,是李民秀,还有那天在酒吧里的纪信,此时此刻,沈楠凉也无话可说了,江善芷到底还要让我失望多少次?

路莘莞见楠凉没有反应,自作主张地以为力度不够,便将前几天刚获息纪信的事,一狠心也做了赌注:“楠凉哥知道纪信吧,就是我上次跟你提起的纪信,他跟善芷同居了两年半。”

楠凉一直都没有在善芷背后查她的任何资料,纪信一直都是他关注的一个谜,他希望善芷会亲口告诉他。等了这么长时间,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让时间给煮成了粥,她一直都没有开口,他最不希望的事还是发生了:“你怎么知道?”

“这不是问题,你说楠凉哥,如果把这件事拿到柳海远面前会怎么样呢?如果再将这两次事拿到报纸上说,那江善芷一定会被评为‘福布斯杂志’十大女强人之一?”路莘莞被自己的构想完全陶醉了,根本没有看到沈楠凉脸上的表情,他觉得路莘莞这种“凡事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再加上她那个脾气暴燥,为人凶狠,在商场滚打了几十年的老爸,路莘莞简直就是长了翅膀的二郎神。

“莘莞,这件事就不要再闹了,我不想被人说成‘忘恩负义’,其实,善芷,善芷,她并不是我表妹……”路莘莞终于摧毁了一个谎言,仿佛抗日时期第一次上战场的女兵,终于亲手打死了一个小日本,既兴奋又解恨,迫不及待地将真实想法说出来:“我当然知道了。”

“你先听我说完,其实她以前救过我的命,那时我还在读大学,回老家探亲时,在路上,被强盗捅了一刀”沈楠凉说着,解开衬衣,亮出了一道刀疤,做为物证,然后继续回忆“是善芷,那时将我救回家,我才捡回了一条命。是在FREEDOM集团周年庆的时候我才找到了她,我说过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但是她一直都没有给我机会,所以我只能在黎颜的舞会为她做一点事,莘莞,这件事已经是过去了,对于江善芷,我应该做的也已经做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以后无论是江善芷还是纪信都与我们无关,好吗?”

“那楠凉哥,你要答应我,以后江善芷的事你不要管。”此时,路莘莞已经忘记了去鉴定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她一心只想促成这个合同,只要沈楠凉“签字”,一切是真是假便没有太大意义了。

“好,我答应你。”

为了让路莘莞就此封口,楠凉只能暂时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