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二)“借刀杀人”之柳海美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绮给她打电话时,她正在陪她母亲逛街“善芷,你已经没有时间了,而你什么都没有做!”

“这是突发事件,我妈妈来了,我不能让她看到我失业,再给我一个星期。”

阮松绮已经没有耐心了,她跟她母亲在李民秀家已经住了一个星期了,日久生情的事总是层出不穷的。

“善芷,你别忘了你假学历的事,如果我给你抖到公司,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没有一个星期了,我再给你三天时间,我不想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江善芷是一个用广州大学来当幌子的骗子。”

她挂断电话时,被站在背后的柳海美吓了一跳。

“阮经理,这恐怕不太好吧!我们FREEDOM的企业文化最基本的一条就是诚信,一个假学历的人怎么可能在公司做这么久?”

“是我的失职。”

“我要江善芷的所有资料。”

“海美小姐,档案是一个公司的机密,除了公司高层,没有人可以随便调看档案的。”

“你忘记了吗,我也姓柳,柳海远的柳,我要为我爸爸的公司负责。”

阮松绮冷笑了一下,她觉得当两个人都站在这条起跑线时上,这种谎言未免有点太幼稚。而且,上一次,她和路莘莞合作,路莘莞竟然诚实地告诉江善芷,照片是她拍的。对于这种含金量不高的合作,她一开始也没有抱多大的期望,只是没想到会失败到大白天走路撞到鬼的地步。那一次之后,她也得到了教训:要跟聪明人打交道,因为诛者赤,近墨者黑。柳海美从事的职业就是这个教训的担保金。她很期待主导着大众思想走向的“铁娘子”,这一次会带给“读者”怎样的奇迹?

“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你还有别的想法?”不等阮松绮开口,柳海美便先发制人了,很好将自己推向了主动的位置。

“我做为FREEDOM集团的人力资源部经理,没有严格考查审核入职员工,这确实是我工作不到位,但我不能再失职泄露公司的机密,抱歉了,海美小姐。”

“阮经理,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既然你这么执意,那我就挑明了吧,我想让江善芷消失,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哥哥和FREEDOM的名声都毁在她的手里。”

“您太看重她了,她不会有这么大的出息,如果你想让她离开FREEDOM,我这边就可以做得到,你就不必担心了。”阮松绮加大了力度,她现在就像在点导火线,恨不能靠近炸弹的根部去点,既然没有这种条件,她只能扇风,让火苗速度快一些。

看着阮松绮似乎有些执迷不悟,柳海美想以身作则地告诉她:员工是这样做事的。就在她准备反击时,却被阮松绮捷足先登了。

“海美小姐还有别的原因吧,沈楠凉……”

被指出了痛处,柳海美脸色也变了。

“女人的敏感程度真是不同凡响。”

“那好吧,等下我拿给你。”在这种时候,越是强势的一方,所收获的东西,质量绝对是不一样的。

在飞机场,她和李民秀一起去送她母亲回家。对于这次出行,善芷只能是抱歉。匆忙的一个星期,也没有实现自己对母亲的诺言。虽然她母亲一直都在说“不习惯这边,太吵了,又太热了。放心不下家里!”但她心里知道,那个家,更让她母亲觉得累。否则,她也不会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一个人来到广州。

“妈妈,我已经跟爸爸说了,如果爸爸再那样对你的话,你就和善雪来我这边住!”

“没事的,善芷,家里还有活要干,我也就是出来散散心!”她母亲总是这样任劳任怨。她的一生都非常符合中国传统妇女的形象――勤劳,孝顺。家人就是她的生活的轴心。

为了让她母亲开心,她突然拉住李民秀的胳膊:“妈妈,这是我男朋友,我们应该明年就会结婚!民秀很能干,他现在是一家大企业的部门经理!”

她妈妈在这一刻,突然眼睛里有了光泽。是兴奋和激动。因为女儿有了这么好的归宿而高兴。她看着李民秀,因为高兴,身体有些哆嗦。李民秀似乎猜到她要说什么,因为他看到了她眼角的泪花。他抓住了那双皮肤松驰,手指有些僵硬的老妇人。

“妈妈,我会让善芷幸福的!你跟爸爸就放心吧!”

她眼角的泪珠还是滚了下来:“好啊,你要好好对待善芷,我们善芷真的很懂事……”她没有再说下去,已经有些哽咽了。

“妈妈,你放心吧!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善芷的!”

“妈妈,你别哭啊,民秀很好的,我会很幸福的!妈妈,你要保重身体,明年还要参加你女儿的婚礼呢!”

飞机冲上天的那一刻,善芷扑在李民秀身上哭了。“谢谢你!”

他帮她擦干眼泪:“善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有,室长,谢谢你了!”

她突然控制不住,抱住李民秀大哭起来:“室长,我好累,我想回家啊!” 他抱住了善芷的肩膀,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抱住善芷,那具娇小的身体扑到他身上,仿佛一团棉花,柔软地让他失掉了任何语言功能。他想这样守护着她,所以,他更希望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猛然间,善芷想起了阮松绮,她挣脱开李民秀的胳膊,擦了擦眼泪,很平静地说:“走吧,室长!”突如其来的强势也将李民秀刚刚酝酿好的想法扼杀在腹中了。她看着江善芷的背影,一贯的倔强把她纤小的身体显得独立又高大。她一甩眼泪时,还是让人看到了背影之后的脆弱。

送走她母亲后,她见了柳海美,她的档案被拿在柳海美手里。柳海美从来都是既简洁又干练的。这一点跟柳海远颇相似。她在一开始就亮出了手中的牌。这让无心恋战的江善芷失去了“玩”的心情。她手上的两张牌已经没有任何质量可言了,而她从一开始就是没有任何筹码的。这样的赌局,无疑是输得身败名裂。“江善芷小姐,我只能用一句‘人不可貌相’来形容你,在我眼里,你很完美。”

“你也一样,你想怎么样就直接说吧。”

“离开FREEDOM集团,离开我哥哥。”

善芷实在想不通,柳海美此行的目的,前两个女人都是因为自己爱的人,而柳海美为人一向清高,她跟FREEDOM的关系,就像女人戴着一顶华丽的帽子一样,FREEDOM就是那顶帽子,有,会显示出漂亮,没有,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至于她哥哥,兄妹两人像冷血动物一般。善芷有时候都在想:真不愧是同一DNA。

“能说一下理由吗?我希望听到你的诚意。FREEDOM集团和你哥哥只不过是个幌子”

“没有那么复杂,只要离开这个圈子就可以了,我可以给你补偿。”

又一个要给她补偿的人,在这些女人眼里,金钱只要一张口就会有一米多高,只是个数字问题而已。而江善芷一张口,看到的却全都是借条。路莘莞向她开出条件时,她确实动了心,她想到了以后,这是她的第一桶金,轻松又没太大的破费。而现在,一下子多了两个买家,她突然想出了“竞标”这个现代意义的词汇。她们可以用钱买到一切:地位,甚至爱情……这个世界已经不可理喻了。

“还有,我有一个问题想弄清楚,你跟沈楠凉真的是表兄妹吗?”柳海美犹豫的表情中,善芷似乎明白了:又是因为沈楠凉。她有一种破釜沉舟的冲动,既然我靠不了岸,我倒要看一下,谁有这个能力。

“这个重要吗?你跟路莘莞一样都是因为他,对吗?看来你遇到对手了。”

“不要叉开话题,我只想知道答案。”

“这不在我工作范围之内,我可以不回答。”

“那好吧,你准备一下吧,我不想你以后找工作有什么困难。”

看似一句关心的话,实质上却是一种威胁,看着善芷的背影,柳海美不得不承认:江善芷确实是个幸运儿,但上帝插错了花瓶,再幸运也不过是一朵薰衣草,跟玫瑰相比,缺少的是气质和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