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一)百万宝贝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上善芷约了沈楠凉“有点事想见一下面”挂掉电话后,她第一次拔通了路莘莞的电话“我是江善芷,骏景轩,八点钟准时。我会向你交差的。”

她想结束这一切,回家,用那笔她一辈子都不会拥有,她父亲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钱,重新收拾他们的家。“一切都会重新开始”,在镜子里,她对自己说。

纪信抬头时,看到镜子里的善芷。突然想起今天法政课的一幕。“我们法政课的教授被杀了,人死就是这么容易。一转眼的事。”

“真的,刺杀,像肯尼迪一样?”善芷停止了正在整理的衣服,去倒了一杯水,她没有读过大学。她所知道的就是教授的工资非常高,有车又有房还有才。

“上课的时间有个学生冲进教室,用菜刀砍死的。”在课堂上时,纪信看着这一幕,就像当年的那一幕的重演。所有的学生都像惊弓之鸟,只有他一个人愣在了那里。他想到了他哥哥。一刀一刀地下去,砍在他的记忆上,也砍在他的心上。他冲过去时,被同学拉住了。

“死得可真不雅,难为他了。这个学生有毛病?”提到大学生,善芷突然有了兴趣。其实在她的心底,她一直都是很羡慕大学生的,他们无忧无虑,受到社会那么多目光的倾慕和关注。大学,是一张通和各地的通行证,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用担心衣、食、住、行。而她的这张通行证已经过期了。她需要重新为自己寻找一张新的通行证。

“不知道,无风不起浪,感觉不一定是学生的错。学生不用这种方式,还真不一定斗得过老师!”纪信说完,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为这个学生还是这个教授,在善芷看来,语气太过于沉重。她没有为任何一个人惋惜。

“呵呵,民众不用枪也斗不过总统!”善芷坐在纪信的身边,第一次思考“离开”这个问题。

“现在社会都会把矛头指向弱势群体,说学生怎么样怎么样,也不想想是谁把学生教育成这样子的。”

“是你把老师想得太伟大了!”纪信并不想谈“老师”这个话题,善芷理解的跟他理解的完全不一样。也许,他不能要求善芷也有他的这种思维,毕竟经历的事情不同,所得的教训也完全不一样。侧重点不同,善芷侧重的是学校。因为她失去的大学生活,因为那些根本就没经历过的时光。而他在一开始跟善芷谈这个话题时,纯粹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现在的心情。想到这些时,他突然清醒了,他觉得不应该给善芷这样的压力。所以,索性收起那些思想,随着善芷的思想一起单纯下去。

“是社会给了他们这么崇高的地位!”善芷从来不擅长理性思考,她不会像纪信一样,通过一件事去层层推理,深入分析。她只会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所以,她的世界是感情堆砌的,而她的感情又是细腻的。

“初中时,我还把老师当神一样崇拜,高中时,我完全明白了,他们甚至不如我!”

“时代变了!”说到这么严肃的问题,纪信似乎更感慨了。有些失神了。

“在我出生时,老师就是这个样子的。我没经历过时代变迁!”善芷很肯定地证明着她的结论。

“我好像觉得老师以前不是这样的,什么春蚕到死丝纺尽,蜡矩成灰泪始干……”

“那是你太小了,你不懂,当你长大了,你懂人的心思后,你就会明白,老师也是人,他们一样,有欲望,有情绪!将来我会跟我的孩子说,老师的话信七分,老师的行为领会三分即可!他们一定会觉得她妈妈很聪明!”

纪信忍不住笑了。他觉得善芷对人的理解确实够透彻的。小时候是不懂人,长大了之后才发现,人都是一样的。有欲望,会自私。这是人的本性所在。“他们会觉得他妈妈很伟大的!”

“对啊,还会有一个这么棒的叔叔呢!”

“善芷……”

“嗯,怎么了?”

“没,没什么,你不是要出去吗?”

“噢,没关系,时间还早呢!你听过张震岳的离开吗?”

“没有啊!”

“有时间听一下吧,很好听,歌词也很美。”

要出门的时间,善芷突然又停住了“纪信啊……”

“噢!”

“噢,没事了,我以为我忘了带钥匙了呢!”

“真是个丢三落四的人,小心点噢。!”

“好的,知道了!”下楼的时间,看着投在墙上的影子,也在一步一步的移动,只是越来越慢。因为她实在拔不动脚。想起要离开这里,她有一种一下子失掉所有东西、一瞬间一无所有的感觉。

善芷走后,纪信拉开那架钢琴时,一道黑色的光在白炽灯下显得尤为亮。9毫米的鲁格尔手枪。他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它。他觉得善芷是对的。“民众不用枪也斗不过总统!”似乎任何时候,人的生命都是脆弱的,那样轻轻的一刀,学校的教授就结束了。这让他得出一个结论:一件事情总是有多种解决方法的。

那一晚,她穿了一件红色的裙子。因为红色,可以让她心情开朗。亮的颜色,也会提升整个人的活力。

她到那儿时是八点三十分,故意迟到了半个小时,两个人足足等了她半个小时。

“我们以后不要见面了!”

“善芷,你在说什么?”

“先听我把话说完,我,我从来都没有爱过沈楠凉,我是为了钱才去假装爱你的,你和柳海远一样,对于我来说你们两个都是信用卡。”

沈楠凉抓住她的肩膀时,她很冷淡地说了一句“离我远点”她打掉了他的胳膊

“你还想知道什么?”

“这不是真的,善芷,到底是为什么?”沈楠凉的语气恢复了平和,有些凝重。

“因为钱,我需要钱,我用你和路莘莞交换了一张二百万的支票。”这一刻,沈楠凉有一种天地倒转的晕眩感,那个曾经穿着白校服站在他眼前,胆怯地说‘麻烦找一下江清媛’当年的那朵小百合,此刻就在他的眼前,但发出来的香气却像毒药,让人着迷却又不能闻。

“都是因为钱吗?”

“对!”

“你要多少,我给你。”声音已经来了一个跳跃,听不出气愤,但却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我已经得到了,奉劝你一句:以后看人要准确一点。”她准备转身走时被沈楠凉拉住了胳膊。

“善芷……”

“放开我。”善芷甩开那只抓得很紧的手。

“我想听真心话,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不等他把话说完,她便甩了他一个耳光。

“人往高处走,请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

沈楠凉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他感觉全身很痛、很麻,一切真可谓“来去匆匆”,那一晚,成就了他和江善芷,但之后的波澜让他无法释怀;而今天,一切都没有了,“因为钱”

在没有拥有上华之前,沈楠凉也觉得钱很重要,他曾经也不遗余力地去制造拥有钱的机会,而现在,一切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了。她一生中最想得到的东西又再一次从他眼前消失。

那一晚,她在天桥下哭到很晚。她无处可去,她不想让纪信知道这一切,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她一直在争的东西,别人也在争,她不想争的东西,也被别人推到了自己身上,她之所以一直都走不出来,是因为她一直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她争了两年的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争,需要实力和头脑的同时更需要手段。一切真的像梦一样,曾经欢呼雀跃的进入FREEDOM集团,一个最不可能制造奇迹的人,却将她轻而易举地送进了她做梦都想不到的地方,而在这个异样的地方,她却真的成了公主,柳海远,沈楠凉,李民秀,她以为她的生活从此可以不一样,因为她爱沈楠凉,沈楠凉也确实给了她希望,而现在,她像一个刚从冰窟窿里爬出来换气的落水者,刚看到了破冰的洞口,却被阮松绮,路莘莞和柳海美重新摁到了水里,罪魁祸首是谁呢?是阮松绮还是那本不应该造的伪学历呢?也许最应该怪的是她的野心,在她梦想的欲望里,纪信、李民秀都成了她的奠基品,是时候离开了。在离开之前,最应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李民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