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一) 救命恩人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手机上显示路莘莞的短消息:今晚七点半,东海一路酒店。她赶到时七点四十分,路莘莞看了一下时间,很不屑地用眼皮打量了一下江善芷:“善芷小姐不是没有时间观念,而是彻底没有时间概念啊!”在文字游戏上,江善芷一直都觉得路莘莞没有成为“柏杨第二”实在太可惜了。

“很抱歉,让您久等了,这么急着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路莘莞把叼着的吸管重新放下,吹了一下周围流动的空气。跟生日舞会上的单纯判若两人。她还是喜欢这个路莘莞的。站在同一个台阶上,才不会有欺负弱者的罪名。而且也让她欣慰,路莘莞也不过如此。“我跟你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除了上次那件事,我们两个人完全没有共同语言,我只想知道结果。”完全在江善芷的意料之中,她想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教育一下路莘莞“也许会让你失望,因为临时出了点意外,我不得不很遗憾地通知你,你手里的照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你在一开始投资时,应该买保险的。”

路莘莞今天是带着必胜的心情赴约的,她准备一拿到结果就直奔沈楠凉的公寓,而此刻仿佛医生告诉她:很抱歉,沈太太,你的化验单出了点错误,你没有怀孕。她瞪大眼睛,手跟着身体的抖动很自然地砸到桌子上。

“不……不可能!”

善芷模仿着电影里谈判成功的女强人,很优雅地呷了一口饮料,清了一下嗓子:“这个你可以向你的供货商阮松绮,也就是FREEDOM集团的阮经理咨询一下,我也很讨厌散布谣言。”

没等善芷说完,她便拨通了阮松绮的电话,拿住电话的手仍有一丝发抖。“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江善芷说那些照片没有任何意义了?”

“那些照片是假的……”隐隐约约,善芷只听到了几个字,她对他们之间的交易完全没有兴趣,以前只是个序幕,而现在才是高潮。

“假的?”

善芷看着她挂完电话,很无奈地摇了一下头:“莘莞小姐,好的合伙人固然重要,虽然你们告诉我:战争是不能讲原则的,但是,打仗是要讲策略的。”

“你觉得你可能赢得了我吗?”

“输,赢对我来说都是一种享受。”善芷故作轻松地摊了一下双手,耸耸肩,做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如果说之前柳海远已经让她有了翻盘的资本,那么此刻沈楠凉已经让她胸有成竹了。路莘莞不是输了一次,而是一连摔了两下。

“你永远都赢不了我!我会让你看着我跟沈楠凉进教堂,结婚。”

“幸福是要靠你自己去争取的,不是天天喊就能喊出来的;机会是要破门而入的,不是等候在门外装‘绅士’,中国‘牛仔’太少,‘绅士’足够多。而你,缺乏想像力,总是想着防守,所以成不了老大。”

路莘莞重新调整了坐姿,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似乎准备拉开口水战。

“江善芷,你未免太自信了,但这种自信自古以来被命名为‘自负’,你以为沈楠凉上次替你挡酒你就真的麻雀变凤凰了?表妹?这个主意是谁想出来的?you or he?”

路莘莞滑稽的大笑在江善芷眼里是一种挑衅,她觉得应该乘胜追击,是时候给路莘莞一个下马威了。

“这种事从来都不用我去操心。”

“楠凉哥总是这么多情,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改不掉,只不过是你救了他一命,他报恩而已!”说完,为了强调这种“报恩”及江善芷自作多情的可笑性,她又多加了两声“呵呵”。

“报恩?”

“难道不是吗?你真的以为他会喜欢你这种人,楠凉哥说只是为了报恩,同情你才会编出‘表妹’的事,没想到你还真就死皮赖脸地缠上了人家了。”

“报恩?真是可笑,麻烦你回去告诉你的楠凉哥,不用报恩了,该报的都已经报了,祝你们白头偕老。”

“谢谢啦,我也替楠凉哥谢谢你救了他一命,如果不是你,可能我就遇不到今天的楠凉哥了。”路莘莞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把照片留下。”

“在楠凉哥家里,改天我让他带给你。”

路莘莞走后,她一个人坐在那儿看着桌角发呆,实在没想到沈楠凉会编出这种慌言。沈楠凉昨天晚上的话还回荡在他的耳边“善芷,你是我的心痛,我想将你包在怀里,但你却变成了雪;我想把你捧在手里,你又变成了水,我想抓住你,你却像灯光一般,散射的到处都是……”沈楠凉的眼神,甚至沈楠凉的泪水都是假的。现在在,她终于明白了:在她看来,如果一个人真的喜欢对方,他会很乐意把你介绍给他的家人、朋友,并且总是会很自豪地说“我女朋友”。之前是为了不引起麻烦,而现在呢?从表妹变成了恩人,下一次会是什么呢?初恋情人还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其实她自己心里明白:不可以随便相信别人的话,只是,她没能将自己的信条坚持住。现在仔细一想,沈楠凉是有很多漏洞的,只是她总是一厢情愿地把他想象成了弦任。她现在突然觉得,之所以会将所有希望寄托在沈楠凉身上,是因为自己的盲目。她完全不了解他,诚如她太了解柳海远了,所以他的话,她总是抱之一笑就没事了。

黎颜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善芷小姐,善芷小姐……”

抬头时已经来不及擦干眼角的泪水,黎颜和沈楠凉一前一后地站在她面前。看到沈楠凉的那一刻,她觉得她的心,现在就像钢琴上黑键之间,永远都夹着空白,而一敲击却会痛。

“噢,你好!好久不见了!”她起身打招呼。

黎颜关切的拉住她的手问:“怎么回事,怎么哭了?”

其实她是故意嚷给沈楠凉听的,她想看一下沈楠凉的反应。

“ELVIS,快点拿纸巾来!”

她没有接沈楠凉递过来的纸巾,而是用手背拭干了:“没什么事,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两位了。”

“让你表哥送一下你吧?”

还没等善芷回答,黎颜便自作主张的回头跟沈楠凉急:“你倒是想想办法啊,这可是你表妹啊!”

善芷觉得黎颜未免演得太卖力了,这么夸张的大呼小叫,已经让画面有些失真了。她看着沈楠凉的眼睛,在沈楠凉看来,这道光太强了,像刚出鞘的宝剑――锋利无比。然后,她迎着沈楠凉的眼神,很平静地说:“你误会了,我不是他表妹,我只不过是以前救过他一命,他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才那样说的。人总是逃脱不了他乡遇故知的本性。”

黎颜的目光在两个人之间穿梭:“啊,到底怎么回事?”

沈楠凉终于很不耐烦吼道:“你听不懂中国话吗?”

“我先告辞了。”说完抓起包包便向外跑,手机被甩在地上也没有觉察到。黎颜捡起那部手机,她上次去医院看善芷时已经见过了,而现在,这两部手机似乎破镜重圆的团聚在了一起。她试探地问道:“你的吗?”

“噢,噢,是,是的。”

她第一次见到现实生活中确实有人在用这种所谓的“情侣手机”。而沈楠凉在她眼前是不适合撒谎的。他似乎忘记了他们已经认识了六年多了。在这六年里,她几乎是看着沈楠凉成长起来的。

沈楠凉在善芷家楼下等了足足两小时,最终他将那辆宝马7系一脚油门当成911跑车开回了星河湾。车子带起的强风掠过路莘莞,飞驰而过后他又退回到她身旁,猛踩刹车跳了下来,没等转过身便对着她大吼:“你今天到底跟江善芷说了什么?你对她做了什么,支票又是怎么回事?”

路莘莞一头雾水地看着他,被他如此大声的一吼,更是魂不附体:“楠凉哥……”

“别叫我,到底说了什么?”

“我只说你把她当成救命恩人,不要让她对你有什么想法嘛,你自己不也是这么说的吗?”

“救命恩人,你一天闲着没事做,就在研究这些事吗?支票又是怎么回事?”

“你,你都知道了?”

“别打叉,到底怎么回事?”沈楠凉一浪高过一浪地向她吼着,看样子,如果眼前是个男的,他一定会一拳打过去。

“支,支票,支票,是她答应离开你,她说她需要钱,所以,所以,我,我才同意给她的!”

“答应离开我,答应离开我?我是什么东西,我是一个用两百万支票买来的物品吗?哈,哈哈,哈哈哈”沈楠凉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空气都变得有几分阴森了。路莘莞更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了。沈楠凉刚才还怒气冲天,现在突然转怒为喜。

她第一次见他这么凶,整个人似乎一不小心就会爆裂,以前沈楠凉给她的感觉是稳重和安全,而这一次是恐惧和害怕。她拎着包的手都有一点哆嗦。

“她,她自己还说让我转告你,不用报恩了,该报的已经报了,还祝福我们呢!”

沈楠凉突然一转身,一拳打在车前盖上:“你自己去幸福吧。”

路莘莞看着前盖上陷下去的坑,感觉那拳头是落在自己身上的。沈楠凉跳上车后一晃消失了,留下惊腹示定的路莘莞,半天才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似乎才有了知觉,开始难过起来。沈楠凉的这一拳打醒了,也打碎了她的心,她总算知道什么叫疼爱和在乎。这就是。

沈楠凉回到家一边脱衣服一边狠狠地甩在地板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都能感觉到地板重重地反弹了几下,善芷的电话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响起,是柳海远。沈楠凉火冒三丈将手机用力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