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一)纪信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02年八月十七日。这一天在善芷的印象中也许注定是悲哀的一天。她刚刚将工资从银行转入父亲的帐户。挤过雪花一样疲软的人走进一家餐厅,省吃俭用了一个月,好久都没有闻到那样的香气,不用太奢侈。她在心底这样盘算着,事实上她确实也没太奢侈。一菜一汤,也就是三十块。当她招手吆喝完“老板,买单”时,她的手在包里摸索了很久,其实时间也并不是很长,她很快就摸到那个被刀划破的口子,只是她感觉这个过程很长,长得像她丢得东西一样昂贵:手机、房租、生活费。她能感觉到当时血液似乎在快速地被抽干。吓得她差点儿“哇”的一声哭出来。但她注意到了场合,用手下意识地捂了一下嘴。

“小姐,你还好吧,你,你没事吧?”

她抬头看了一眼,莫名其妙地笑了一下,也许真的没有再好不过的表情来掩饰她一览无余的难过。她后来想起那个微笑时都觉得有些神经质。

“不……不好意思,可……可不可以欠帐?”

那人似乎没听清楚,极其不确定地问了一遍。

“欠、欠帐?”

她又用手敲了一下牙齿,有一些手忙脚乱,似乎不知道应该将手放在哪里?她看到了手上的手表。

“我,我会来还的。我先把这块手表放在这儿,我回家去取钱,很快的。”

那人没有再盯着帐单,他将目光移到了善芷皮包上的那道鲜明的口子上。

“很漂亮的手表,我帮你买单,就当把它卖给我。”他打量着那块手表,很熟练地戴在自己的手腕上“这些钱是买单之后所剩下的。”

“不,不用的。我明天就会过来还你的,这个手表就当送给你的。谢谢,谢谢您了!”

他将那些钱重新塞到她的手中。

“这是你回家的车费,没有钱可不能乘车的,你该不会要逃票吧!”

善芷突然笑了,那一刻她觉得那个声音很幽默。他并不是真的喜欢这块手表,只是想帮她解除尴尬,并且很细心的想到她回家的问题。

“我会来还你的。真的。谢谢您了!”

她向来的路上奔去,五彩霓虹灯下的马路也不停的变换着颜色。绿色的灯光将一个人影拉得高大而臃肿,吓了善芷一跳。她终于忍不住了,站在那个人影对面大把大把的抹眼泪。站累了,她索性蹲下去,看不到她的脸,但随着她剧烈抖动的身体,不难猜出她哭得很凶。眼泪像雨水一样冲走了悲伤。那一晚她十点钟才走回家。

她并没有遵守约定第二天去还钱,因为五天后她才跟同事借到钱。当她找到那家餐厅时,那个人已经辞职了。直到后来他在纪信手腕上看到自己的那块手表,她才知道那天替她付帐的人原来是这个样子。

这一年善芷从公司辞职了。她在1月15日就回到了家。那时善雪离年终期末考试还有两天。在电话里也能听出她心里的高兴。话还是很少,但在身高上也是明显继承了父亲的骨骼。脾气却跟母亲如出一辙。善芷从来没看到她跟自己似的撒娇着扑向母亲,为了一件好看的衣服跟在母亲屁股后面寸步不离。当她背着书包从学校回来看到善芷时,远远的便笑起来,但似乎又有一些陌生,什么话也没有说,还是善芷上前搂住了她。

“啊呀,善雪,还行啊!”

善雪对这句范围涉及之广的“还行啊”并不明白什么意思,其实善芷自己也不明白“还行啊”到底是什么还行,只是当时高兴的不知说什么。与其说善雪遗传了她父母的特征,更不如说她继承了善芷的相貌,她长得已经越来越像善芷了。

善芷的学历太低,在市里并没有找到很好的工作,她不得不再回广州。善芷走的那一天已经是三月二十五日了。善雪是在星期天时回家的,那是三月二十二日。三月二十四日的晚自习,她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站着默默流泪。善芷第一次在火车上流泪,因为车窗外站着她年迈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