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三) 弄巧成拙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远的车子在前面横冲直撞,沈楠凉看着那两束疾驰的红色尾灯。善芷的话一遍遍在他的脑海中回荡“我们结束了,你不需要用同情来帮助我……你不需要用同情来帮助我……”

善芷依旧坚持她的原则,在离她住的地方还有十分钟路程的一个小区下车,沈楠凉感谢上帝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实质上不知道这是善芷一贯的做法。耀眼的近光灯让善芷惊慌的想躲开,在看清是沈楠凉后,似乎坚定了自己的脚步,用毫不动摇的目光迎着那两束晃眼的白光。

“上车……”没有声音,也没有动的迹象,像一尊腊像。沈楠凉有些恼火的跳下车,他已经定好了路线: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谈一下,路莘莞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同情又是什么意思?所有这一切必须在今晚解开。他觉得他再也不可能等候在江善芷的候选男朋友的队列之中了,然后去等待着她一轮又一轮根本不合逻辑的筛选。他不能再经受她那如法西斯一般的倔强和顽抗了,每天都有一种兵临城下,秋风横挡过城门的苍凉感。

“什么事都要我亲自动手!”他一反手抱起善芷,善芷没有想到他也会用这一招,本能的往外挣脱。

“不要乱动!”沈楠凉一边呵斥着,一边把江善芷抱得更紧,她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了。

“放开我,放我下来。”

他一言不发的将车子狂飙回星河湾,一路上江善芷也安静了,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胃在排山倒海的翻腾着。沈楠凉给她打开车门时,她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开了,惯常的晕车让她直想吐。

“下车吧!”

沈楠凉没有看出江善芷一脸迷茫是因为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身处何地。他自以为是的将这种一动不动的状态理解成了还在生气,便不由分说地抱她上楼。

“放开我,放我下来,沈楠凉,你个混蛋!”

“老实点,我有权知道真相。一会儿我会告诉你,你赔本了,光沈楠凉这个名字就不止两百万!”

“别太自负了!”

“别太执着了,尤其是钱。因为不爱,所以就舍得吗?”

“对,因为不爱,所以舍得,因为需要,所以努力!”

进了门之后,她才彻底清醒过来,自己现在是沈楠凉家里。那个曾经有无数个女人来过的星河湾,那个曾经给了她“恋爱”滋味的星河湾。她从他怀中跳下来,径直进了房间。此刻她想的更多的是让自己早点离开这个充满肮脏和伎俩的地方。

沈楠凉倒了一杯酒,缓解一下心情,准备拉开他酝酿已久的谈判。刚喝了一口,善芷换了一条简单的公主装的裙子,将那件玫红色的晚礼服丢给了沈楠凉“以后,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我江善芷从来没救过谁的命,我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我用你骗了路莘莞两百万。我只不过是一个冒牌的江善芷,从我的身份到我的学历,没有一个是真的,全世界都知道了,只有你还蒙在鼓里,现在,你该知道了吧,我骗了你们所有的人,‘学长’,只是我利用的一个捷径,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如果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去问一下黎颜吧!”

说完,甩头走了。沈楠凉看着她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善芷……”他追到楼下时,看到江善芷也立在那里。

“善芷……”善芷一回头让他看到了站在她前面的黎颜。她想起黎颜的话“真没想到现在像百合一样的清纯的江善芷是一个连高二都没有读完,并且在工厂里混迹过的女工!”“我不想明天就听到纪信失踪的消息。”她心里清楚:一旦这个事实抖出来,她就全完了,不仅她完了,柳海远也会受到影响的。她现在跟柳海远出席一些高级场所,总会有人在她背后指手画脚,更严重的还有当面指责她“狐狸精”“拜金女”她一旦从柳海远那儿失利,李民秀会第一个离开FREEDOM。最重要的是纪信。其他都可以无所谓,但纪信是她在这个城市的全部。她看了一眼追过来的沈楠凉,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因为一个沈楠凉,她和李民秀,纪信却在心惊胆战的活着。在这种情况下,她不知道该如何向黎颜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她不知道说什么,似乎说什么,都会将她跟沈楠凉以前的事暴露出来。犹豫了一下后,她一句话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善芷……”

“怎么回事?”

沈楠凉本来就已经一肚子火气了,被黎颜这一“明知故问”的反问,所有已沉淀的火气都被重新激起来了“不要用这种态度来跟我说话,你心里清楚!”他大为光火地抓了一下头发“钥匙给你,你可以开我的车回去了,不用再担心我会去找她。”他将钥匙丢到地上后,一个人转身上楼了。在电梯里,他用力地喘了几下电梯的门,将心底的火气从脚底全都传到了电梯上。“啊,啊,啊……”这样一呐喊,心情也舒坦了不少,似乎一下子将体内的东西都掏空了。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个骗子,只有你还蒙在鼓里……‘学长’只是一个捷径,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看着衣柜里的礼服,两套都是善芷的。他突然像疯了一般,将所有的衣服都从衣柜里扔出来。“啊,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啊……”

善芷回到家时,房间里传出纪信的钢琴声,悠扬而婉转。她知道纪信在,她努力调整了一下表情,尽量不要让纪信觉察出什么。琴声停止后,她在纪信背后鼓掌。

“很好听!”

纪信回过头看着善芷笑了,突然又低下头,似乎在想什么。“善芷,如果我们有钱了,你还要这么辛苦的工作吗?”

善芷突然笑了,能从纪信嘴里听到这种话,她很欣慰。

“纪信,我们会过好的。我工作虽然辛苦,但我希望你和善雪,还有我的家人都过上好日子,会的,纪信!” 善芷突然觉得很无奈,她的心已经死了,没有以前的那种斗志了。她努力压抑着那股早就冲上头的泪水。什么是有钱?什么是过上好日子?从她高二因母亲有病而辍学的那一天,她就在心底对自己说:我要让我的家人过上好日子,我累一点无所谓。从十八岁到二十三岁,她出来五年了,完全没有方向的乱撞,父亲像一个无底洞一样缠绕着她,她不得不拼命的用钱去填补这个洞。上帝让她遇到了纪信,改变了她原来的航道,而现在,黎颜又将她的伤口重新揭开,她看到了那些丑陋的伤疤。她的过去,是不堪回首的,所以,她从来不会去回忆。

“善芷,我们有钱之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回家,那里有我的家人,有最美丽的土地,还有雪”

“好,一言为定,到时候我就可以去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