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一)路莘莞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莞似乎被那一晚沈楠凉的样子吓破了胆,一连烧了三天三夜。在输点滴的时间却不停地喊着沈楠凉的名字。路宗盛一拍桌子,招呼崔佑诚“去给我把姓沈的那小子找来!我要问一下他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你脾气那么大干吗?女儿还没退烧,嚷嚷什么?改天有时间我亲自去问问他!”

在家里,路宗盛还是对真由美惧怕三分的,这可能是他当年追了好几年才追到手落下的后遗症吧。这位姨太太,刚四十出头,但脸上的风韵和气质让你觉得她最多就只有三十岁,常常跟女儿走在街上,让人误以为是姐妹。这也许与她优裕的生活环境是分不开的。而她丈夫,虽然才刚刚年过半百,但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一周两次护理才让他有现在的这般模样,他脸上的凶相也被皱纹减少了不少锐气,在他脸上找不到那种年长的慈祥,总是有一股萧杀的凝重在他眼眶周围聚集,像鹰一样凶狠。因此,在这个圈里又得名“鹰头”。但他那幅不着边幅的“邋遢”的扮相,总是能给他带来几分长者的祥和。从不修剪的头发,忘记刮的胡须,随和的态度,让他成了孩子心中理想的慈父。

沈楠凉在SEASON做副总的那一年,路莘莞刚好十九岁,已经在英国生活了五年,他第一次见她是她十九岁的暑假。他去飞机场接她,看到来接自己的不是她父亲,她极为沮丧,一路上,她都拒绝用汉语回答沈楠凉的问题,一个人在生闷气,似乎在故意刁难这个前来接她的“司机”,因为讨厌她很不礼貌地用她小时候学的韩语跟他讲话,看到沈楠凉能听懂她所有的回答,她极为惊讶,用流利的牛津英语问道:“司机怎么精通韩国话,英语也是八级吗?”沈楠凉当时苦笑不得的摇头简单地说:“YES,OF COURSE!”后来,她去她爸爸公司时,才知道那个在飞机场接她的司机是在美国生活了四年,精通五国语言,斯坦福大学经济学的硕士,SEASON的副总。从那一刻起,她被沈楠凉深深吸引住了。他的一颦一笑,他工作时认真的样子,都能让她回味好几天。

那个夏天,沈楠凉成了路宗盛家里的常客,真由美对女儿的行为也格外支持,她也有意将沈楠凉招至门下。从20岁到21岁,路莘莞总是盼望假期的到来,每一年的假期,都是沈楠凉去接她。二十一岁结束学业,等待回国的那几天,她兴奋的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想像着沈楠凉的样子,不断地在脑海中设想两人见面时的情形,而那一年,是最让她失望的一年。那天在飞机场接她的是路宗盛。她四处张望都不见沈楠凉的影子,一开始她还以为沈楠凉想给她个意外惊喜,在故意跟她玩捉迷藏,直到路宗盛招呼她上车,她才知道是真的,沈楠凉真的没来。当她在杂志上看到沈楠凉要离开SEASON,经营自己的房地产公司时,那一刻,她只是看着路宗盛说了一句“爸爸,我想你!”泪便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那一个夏天,先是沈楠凉跟黎颜合伙经营“上华建设集团”,再到沈楠凉离开广州飞往美国,她有一种失恋的感觉。虽然每天身边都不乏男士相伴,但整个夏天她都像一朵被晒焦的玫瑰,虽然漂亮但却失去了光泽。直到沈楠凉从美国回来,才成了她救命的甘露。

路莘莞醒来时,已是下午三点钟。秋后的阳光温和的洒在她漂亮的公主床上。真由美来喂她吃东西,她把头转向窗户外,看着那些缠绕在一起的紫藤花,她觉得她的心也是这样缠绕在一起的,她现在看什么,都觉得很淡,仿佛一切都是没有份量的。“妈妈,我不想吃”“听话,邦妮,吃一点儿,脸色才会好看一点,要不等一下楠凉看到你,一定会吓一跳的。”听到沈楠凉的名字,她眼里突然有了光芒“沈楠凉,楠凉哥要来吗?”

“是啊,我们的小公主再不吃点东西会把人家吓跑的。”

她仿佛一下子有了精神,从床上跳起来,让真由美帮她挑衣服。

沈楠凉在路宗盛之后到达。接到真由美的电话时,他确实吓了一跳,这才想起那天晚上对路莘莞大发脾气的事,这几天他都将这件事淡忘了。善芷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挂掉电话后,他觉得有必要去看一下路莘莞了,不是因为愧疚,只是希望知道她到底跟江善芷说了什么。

他到达时,路莘莞由她母亲陪着从楼上下来,粉红色的裙子让沈楠凉觉得幼稚,不知道为什么,同一件衣服穿在江善芷和穿在路莘莞身上,完全是两种感觉。路莘莞始终是那个生活在天堂里的瓷娃娃,她一出生看到的是苹果;她身上没有善芷那种不服输的韧劲,在善芷身上散发的是一种邪恶的高贵,这种高贵集不服输,对上流生活的羡慕和嫉妒,以及对家庭的责任、亲情于一体,让她显得独立和孤独,她一出生看到的苹果树苗。而路莘莞,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被摆在上流社会的木偶,她不知道什么叫草根生活,简言之,她只会简单生活,她是一个生活的感性者,跟柳海美不同,柳海美是一个生活的理性者,这两者又完全不同于善芷,善芷既不感性也不理性,她是一个生活的缔造者。

整顿饭,他都一直在跟路宗盛谈论目前形势,只跟莘莞打了个招呼,询问了一下身体状况,一顿饭,草草收工之后,真由美故意给两人制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外面的空气清新,邦妮你要不要出气透一下气,对身体会好一点?”她跟路莘莞使了一个眼色,路莘莞立刻会意妈妈的用意“好啊!”

“你跟楠凉一起去吧!”转头看着沈楠凉“楠凉,你陪邦妮一起出去走一下吧!”

“噢,好的,走吧,莘莞!”

在沈楠凉看来,与其说是圈套,不如说是机会。入秋后的夜,有一点点凉,他脱下外套披在路莘莞身上。

“楠凉哥,你知道吗?只要一天不见你或者听不到你的声音,我就会觉得这一天特别漫长,有时候都觉得快要疯掉了……”

“莘莞……”

“楠凉哥,你先听我说完,从我十九岁见到你的时候,那时候我就开始偷偷喜欢楠凉哥,已经三年了,我一直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直到你那一天对我发脾气……”

沈楠凉现在也觉得那天对路莘莞的态度确实太恶劣了,不要说一个二十二的小女孩了,换做一个男孩子恐怕也难以消受。为了让她从那晚的阴影中走出,他忙阻止了她的回忆。

“莘莞……”

“仿佛打翻了我心里的潘多拉魔盒,我一直发烧了三天,迷迷糊糊中还是看到你对我笑,叫我‘莘莞,莘莞’楠凉哥喜欢的人是江善芷对吧?”

她倔强的仰起头,眼里的泪花碎的到处都是,从眼角边滚成泪珠挂在腮边,此刻,他再也没有心情问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一直像妹妹一样跟随着他的娃娃,此刻却也会让他的心有一丝隐隐作痛的感觉,是因为她流泪让他想到了善芷,还是善芷让他觉得累了?他帮她擦掉泪水。

“莘莞,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哭!”

这样多情的动作,浓情的话语,对女人来说更是一种致命的催泪弹,也摧毁了路莘莞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她已经无力招架了。直到沈楠凉离开,两人这才意识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都没得到。

开车在外环上行驶,高架桥上的风让他清醒。他想起第一次在飞机场看到路莘莞的情景。大二的学生,完全融入了英伦生活,是一个不谙世事但又有一种让人说不清的感觉:单纯又觉得并非如此。她有些排外的用韩国话跟他打招呼,这多少超出了沈楠凉的预料,也是令沈楠凉印象深刻的地方。因为他此生似乎最讨厌的就是韩国话。就因为这一句韩国话,他记住了她。他当时怎么也没想到两年后他会在星巴克遇到江善芷,那个曾经一度牵动他的目光的名字,从一个男子口中脱颖而出时,他觉得整个人都在膨胀,脑袋像嗡嗡作响的电机。他根本不相信,他离开那地方已经将近十年了,但是她眼里的神态,一点儿都没有变。江善芷。人的一生会遇到这样两种事:一种是命中注定的;还有一种是上帝和你开了个玩笑。他在这个世上活了二十七年,善芷是第一次让他觉得这是命中注定的事。但现在看来,也可能是上帝不小心放错了位置。

“你如果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去问一下黎颜吧!”车子以飞快的速度下外环时,他想起善芷那天走的时间最后的一句话,明明是路莘莞搞砸了这一切,怎么现在又变成黎颜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冒牌的江善芷,从我的身份、我的学历,没有一个是真的,全世界都知道了……没有一个是真的,全世界都知道了……”她不是江善芷,那她又是谁呢?怎么可能?江善芷没钱又没身份,即使假冒也不会用这样的身份?难道有人知道他的过去,故意找了这样一个人出来吗?那眼前的这个江善芷到底是谁呢?想到这里,他觉得上帝确实和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消失了十年,怎么会这么巧的恰好出现在他身边呢?而且她说过,学长,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善芷是认识他的,她见过他,并且他撞到过她。他现在突然很想看看善芷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也许真正的江善芷不会这么出色,这一切真的像一个华丽的骗局,从第一次舞会一直到前几天晚上的聚会,她从来都是镁光灯下的焦点,这样的女子肯定不是简单的人物。如果见到真正的江善芷又能怎么样呢?他会将对现在的江善芷付出的那份感情收回吗?能收回吗?现在他才发现,他已经中毒至深了。因为他的心在想到善芷,甚至听到她的名字时都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