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燃烧的欲望 > 正文
(二)离开
作者:薇薇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年,一切真的是从头开始。一个月了,工作也一直漂泊无定。善芷找工作一直找了四个月。最后不得不先找一家勉强维持生计,因为她已经借了很多钱,都是跟柏华借的。

七月份快要结束时,她去了柏华家。她当时立刻就意识到了“柏华一定会瞧不起我的,总是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才会想到找她,这算什么朋友?”柏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先劝她先找份工作将就一下,这似乎在善芷意料之中。但从两人的谈话中,善芷感觉到以前的那种关系不可能再恢复,那个伤口即使康复了也还是有一块伤疤的。少了先前的愉悦气氛,善芷也感到压抑。之后善芷也去看过她几次,直到她八月份重新参加工作离开花都。她在走的时间曾对自己说“柏华,我会实现我的承诺的,我不会忘记你的。”两人一直都没有谈起两年前的那件事,所以善芷一直也不清楚柏华现在是不是还在生气。

她从花都区来到越秀区时带着柏华的两千块钱。这是柏华所有的积蓄。到现在她总共欠了柏华差不多五千块钱。她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带着对柏华一肚子的愧疚和感激,同时也带着对那份友谊的无限眷恋,离开了她跟柏华生存了两年的地方。她在心底告诉自己:当她回来时,一定要给柏华更多。包括曾经的那份友谊。

公车启动将柏华越拉越远,柏华渐渐的后退,变成一个点消失了。她抱着皮包忍不住的哭出声来。雨滴打在车窗玻璃上,飞溅起一个浅浅的小水涡。善芷感觉那雨水是溅进车里的。落在身上有一股浓重的粘稠,将空气中的浮尘一览无余的在皮肤上排列开,又脏又痒。玻璃被雨水涂抹的崎岖不平,像波浪似的一层又一层的前赴后继。路旁撑伞等车的人不计其数。从模糊的车窗看去,人都是不健全的――腰扭曲了一点儿,胳膊少了一只,脑袋也千奇百状,连头顶上的伞也像叠罗汉一样重叠着。公车驶过去后,他们成为一个不规则的几何图形,立在那儿。昏暗的天气下,全都是黑的。晚上睡觉时,她突然意识到这儿的雨声一点儿都不纯,而她老家的雨声是清亮而脆的,淡淡的忧伤中有一丝甜气。

善雪在6月7号参加高考的。6月7号天下了一天的雨,持续了三天,一直到高考结束的6月9号。善芷记得似乎每年都这样。她毕业的那一年也是如此,她清楚的记得6月9号的那天,雨整整下了一天,是阵雨。那一天她是坐在柏华的家里,是在广州的花都区。柏华上班去了,她蜷缩在沙发上听着“西城男孩”的《我们的爱》和《阳光季节》,她一直重复的听这两首歌,将声音开到了20,淹没了整个房间,声音似乎在她周围悬浮着,不停地游移。她想起了她一直都喜欢着的男孩,想起中考时两人坐在不同的教室里遥窗相对,一转头谁都可以看清谁。三年了,她的初三已经离她很遥远了。不知道谁还会想起她?

善雪考入了西安交通大学的外语系。虽然她一直喜欢的是上海。大学开学是在9月1号。这就意味着善芷必须在9月份给妹妹准备好入学的学费。八月份结束时,她给家里寄去了三千块钱,离大学的学费还差得很远。她实在想不出别的快速赚钱的方法。但单纯的依靠下去,不去伸展自己的触角,久而久之会没有这种触角。善芷现在很明白丢失触角的可怕。她逐渐失去对文字的驾驶能力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人的记忆力真是有点儿可怕。她现在也更加明白:梦想,其实根本就没有落脚的地方,现实太锋利,它不允许那种痛的存在。她曾经很期待广州,这个城市的热浪可以点燃她的梦想。直到接到父亲的电话她才真正意识到生活到底有多现实,锋利得像刀刃一般。以前总是陶醉在自己的文字里,迷恋他们的形象、生活,这种迷恋变成了一种麻木,它让她感觉不到现实的痛,迷恋挡住了她的眼睛,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未来。她曾经想过没有梦想的时候,她会结束一切。结束,一点儿都不痛苦。她是希望那样躺下的。但现在不可能,真的结束了,躺下的不仅仅是她自己,是她的整个家庭,是刚满十八岁的善雪,是她父母晚年的幸福和善雪的一辈子。她必须去扛起这些。

那天晚上她想起了弦任。她不知道弦任到底喜不喜欢她?其实不用喜欢的,能注意一下也可以。弦任给她留下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在教公办公室门口,他有点慵懒的倚在墙上,善芷走出办公室时,他伸脚故意绊了她一下。她记得弦任当时穿的黑色皮衣,灰色的毛衣,灰褐色的换旧牛仔裤,很挑衅的一挑眉毛,嘴角上扬;在餐厅,他穿着青绿色的羽绒服撞在她身上;中考时,善芷每一次回头都会看到他的目光;最后一次见面是中考后的暑假,这一次的见面善芷宁愿相信是缘分而不仅仅是巧合,他们两人是穿着情侣迷彩衫见面的。虽然只是面对面,擦肩而过,但却让善芷怀念了三年,三年会发生很多事,也会改变很多东西,但善芷希望时间不要改变弦任,不要改变那个拿着她的照片透过教室的窗户向她扬手示威的姜弦任。她其实更明白她是不可能再见到弦任了。弦任的未来已经很明确了:大学,稳定的工作,漂亮的女友,幸福的家庭。一切都像诗一般流畅。想到这些她只是有一点儿淡淡的心痛,毕竟她跟弦任并不熟,如果没有柏华,她甚至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男孩,更不可能认识他。她离弦任最近的时候也就是弦任撞到过她两次,这两次成就了她三年的幸福。也许这也是她沉溺于她的文字里不愿自拔的原因。

文字,将你的梦境变成了现实。很多的时候,文字只是一种心态,你潜意识里渴望拥有的生活心态。现实给了你失望,文字却弥补了这一点,生活得以继续。

“上帝替我好好照顾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