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执迷不悟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有一天妳半夜开车经过九弯十八拐的北宜公路,因为视线不明,砰的一声跟对面违规超车的小货车迎面相撞,妳直觉自己会……

    一、横尸当场

    二、毫发无伤

    三、轻伤而已

    四、重伤昏迷

    「允恬,要是妳,妳会选哪一个答案?」绣晴啃着苏打饼干,将手中的时尚杂志摊在她面前。

    「什么东西要选哪一个?」正专注地整理下午的开会纪录,允恬被绣晴猛然凑到身边的动作吓一跳。

    「就是这则心理测验啊!玩看看。」绣晴笑咪咪的。

    「不要!」允恬摇摇头,「都是骗人的。」

    「妳不玩怎么知道是骗人的,玩看看嘛!」不理会她的拒绝,绣晴还是兴致盎然。

    「绣晴,难道妳没看到我在忙吗?下午的开会纪录经理赶着要。」允恬很无奈地回头看她。

    绣晴是她同部门的同事,平时呆呆的,个性大而化之,和她还算谈得来,勉强算得上手帕交。

    「玩个小小的测验有什么关系,又花不了妳一分钟。」挑着眉,绣晴小小声地嘀咕。

    「为什么我非玩不可?」实在不忍看她失望的模样,允恬叹气,已有退让的迹象。

    「因为我觉得很准啊!」闻言,绣晴又开心地笑瞇了眼。「快!先选一个答案,要凭直觉喔!」

    「我选……四、重伤昏迷。」草草将题目看了一遍,允恬回答。

    「重伤昏迷……」绣晴看完答案,旋即古怪地扬眸。「这是直觉吗?」

    「直觉啊!」十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跃,允恬点点头,「妳不是要我凭直觉回答吗?」

    「可是这种答案根本就不像妳的个性。」捧着下巴,绣晴小脸皱成一团。

    怎么会这样?她刚刚还觉得很准啊!

    「早跟妳说这些东西是骗人的,妳就不相信,」允恬轻哼,「把答案念来听听吧!看到底有多夸张。」

    「这个测验是测妳对旧情人的看法,妳选择第四个选项,代表的是『永远忘不了的遗憾』。」

    「……」闻言,允恬心口猛然一震,敲击键盘的动作倏然停顿。

    永远忘不了的遗憾……

    「妳认为曾经如此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如今却面临向左走向右走的地步,这种感觉让妳很难过,至今还是无法面对过去的那段感情。」绣晴念着答案。

    允恬没有说话,神情有些飘忽地对着电脑萤幕发愣。

    她脑海里忽然出现一张再熟悉不过的俊逸脸孔……

    「哎呀!好像又不准了!妳的个性坚强洒脱,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提得起放不下的事情发生?」绣晴低声抱怨。

    「……」坚强?是在说她吗?她自己并不如此觉得啊!

    她反而觉得自己像个胆小鬼,一直走不出来,走不出来……

    「允恬?允恬?妳有在听我说话吗?」见她突然沉默下来,绣晴轻轻摇晃她的手。

    「嗯?」猛然回过神,允恬的神情不太自然,一颗心还是慌慌乱乱的。「我有在听。」

    专心,要专心,再想起他的事也没有用!

    「允恬,我有没有和妳说过,我最近有喜欢的对象?」没注意到她不对劲的脸色,绣晴自顾自的说下去。

    「没有,是我们公司的人吗?」迅速收拾纷乱的心情,允恬挤出笑容。

    「不是,我们是联谊认识的。」

    「原来妳跑去联谊啊?这样很好啊!对刚失恋的妳很有帮助。」轻吸一口气,允恬努力保持语气轻松,偏偏脑海里熟悉的脸孔却挥之不去。

    可恶!那篇心理测验到底是谁发明的?准得让她想咬人!

    「本来我不是很想去,可我朋友说缺一个女孩子,硬是拉我去……」啃着饼干,绣晴嘀嘀咕咕,「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发现了好男人。」

    「好男人?有多好?」允恬漫不经心的问。

    「九十分,高标准。」提起那人,绣晴就兴致高昂。

    「哦?」有这么好?

    「单身、年轻,是电子新贵高阶主管,人长得俊俏、待人又和气。」绣晴双掌合十,回想起刚见到他时的情景。

    他那温柔有礼的笑容,应该每个女人见了都会怦然心动吧?

    「如果条件真这么好,他身边应该有女朋友了吧!怎么可能还去参加联谊?」对传说中的好男人,允恬一向抱持怀疑的态度。

    「妳说得没错,通常好男人都已经死会了,留下来的大都是老弱残兵,但最最让人青天霹雳的,就是他真的没有女朋友。」绣晴笑容灿烂。

    捡到宝了,嘻!

    允恬上上下下看了她一回。「自从妳和阿志分手后,我好久没见妳笑得这么开心了。」

    「别提他了,我一听见他的名字就生气,」听见阿志两个字,绣晴脸色微沉,摆了摆手,「是妳告诉我的啊!摆脱过去阴霾的最好方法,就是寻找下一个目标。」

    「恭喜妳找到目标了。」允恬真心祝福。

    「当然啦!总不能老是活在阿志的阴影下嘛!」绣晴笑得腼觍。「如果没有妳在身边陪伴我,我可能还要钻很久的牛角尖呢!」

    「找到目标还要行动,现在男女交往不比以往了,如果他真有妳说的这么好,妳就应该找机会主动出击。」允恬有感而发,鼓励好友努力追求幸福。

    如果当时她别死撑着面子,能坦率一点,或许今天的他们就不会面临向左走、向右走的结局了。

    他们的感情曾经很好、很好,好到现在想起来,心中都会一阵泛酸。

    「要我主动?这样会不会太……」绣晴有些迟疑,女人总是要矜持点呀!

    「拜托,都什么年代了,两个人真心相爱最重要,谁先示好已经不是重点。」允恬说出自己的想法。

    「嗯。」

    「妳总不希望他被别的女孩子吸引走吧?」她威胁着。

    「当然。」绣晴用力点头。

    「想个理由接近他,如果遇到问题或者需要什么战略,尽管来找我讨论,两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嘛!」轻拍她的肩,允恬微笑。

    「好,我等等就马上拨电话给他。」被允恬这样一说,绣晴突然觉得很有冲劲。

    女人!应该主动追求幸福了,别再永远做个被动者!

    「加油!加油!」允恬帮她加油打气。

    「对了,允恬,」眼珠子灵活地转了转,绣晴好奇地凑近她身边,「方才做测验的时候,妳脸色怪怪的,是不是妳心里真有个人,让妳一辈子也忘不了?」

    「……」允恬笑容微凝,微微变了脸色。

    「有没有?」

    「爱情这种东西合则聚、不合则散,有什么好忘不了的?」轻吸一口气,不可爱的倔性子又出现了,她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口是心非地道:「这种没营养的话题,等我们有时间再聊,经理还在等我的会议纪录咧!」

    「抱歉,我忘记妳还有事要忙,那就不打扰妳了。」绣晴吐吐舌尖,连忙拿起杂志溜回自己的座位。

    望着电脑萤幕怔怔发愣,其实允恬一个字也打不出来,心头烦烦乱乱的,都是那张久违的熟悉脸孔。

    她有没有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人?答案──当然有。

    事隔多年,她心底总有个抹不去的影子,不管是他的笑、他的温柔,或是他可恶透顶的坏嘴巴,她都细细的记在心底。

    都怪绣晴,没事玩什么心理测验,害自己──

    又想起他了。

    ***bbs.fmx***bbs.fmx***bbs.fmx***

    「波比,我回来了。」熬过在捷运车厢里被挤成沙丁鱼罐头的酷刑,允恬终于回到租赁的小套房,她迫不及待地脱下三吋高跟鞋,按下答录机的播放键,舒服地倒向懒骨头沙发,「波比?」

    波比是她饲养多年的猫儿子,她独居在外唯一的陪伴。

    「喵呜……」细细的低叫声传来,立刻有团毛绒绒的小猫头在她脚旁磨蹭。

    「妈咪回来了,有没有想妈咪啊?」她一把将牠抱在腿上。

    「允恬,是我阿威,」

    答录机传来熟悉的声音,允恬怔了下,反射性地看向发出声音的黑色机器。

    「我今天刚回国,没别的意思,关心妳最近过得如何而已,本来想直接拨手机给妳,不料妳已经换了号码,如果有机会的话,再一起出来用餐吧!」

    「力威回来了。」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感受,允恬喃喃自语。

    她认识霍力威已经很多年,明明已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了,却还保有像男孩般的灿烂个性,他很喜欢她,她感觉得出来,却也成为她躲着他的主因。

    不是力威有哪一点不够好,而是她自己的问题,与力威没有关系,如今不管条件再好的男人,都激不起她心中的火花了。

    有时候连她都不禁扪心自问,她林允恬究竟是怎么了?明明看来一切都很正常,却莫名其妙成为爱情绝缘体。

    看来自己有很严重的心理障碍。

    波比喵呜喵呜的叫着,允恬搔搔牠的头,起身准备猫食,眸光却不经意落在放在墙角的红伞。

    永远忘不了的遗憾……

    允恬又想起了这句话。

    她放下波比,任由牠在料理枱上走动,反正搬来将近两年,她也不曾下厨过,料理枱俨然成为波比的专属候食区。

    她踮起脚尖打开上层的橱柜,里头搁满了各种口味的猫罐头,她随手拿了一罐,思绪早飘回当年……

    还记得那一夜,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吵得特别凶,也或许是争执的理由太微小,所以什么也记不起来。印象里,只有当时刻意互相伤害的表情,和对方哪里痛就往哪里踩的犀利言词,甚至连说好不能当成武器的「分手」两字也反复出现;最后,年轻气盛的两人都不愿让步,一言不合,就此分道扬镳。

    事情的发展不是她所希望的,当时老挂在嘴边的「分手」两个字也只是负气的话罢了,大吵之后,她连续偷哭了好几个晚上,不只一次有想复合的念头。

    她爱他,打从第一眼看到他,她就深深的爱上他。只是她不肯服输,无论任何事情非得分出输赢的倔强个性磨尽他们的感情,总是忍不住会说出口是心非的话来伤害彼此。

    她曾经以为那只是无数争吵中的其中一次,他也只是发发脾气,因为不管过去争执得多严重,他最后还是会让着她的,但是那一回──

    她错了,大错特错。

    那一夜,他们真的分手了。

    「喵呜……喵呜……」波比细细的叫声唤回她的神志,允恬这才发现自己又沉浸在当时的情绪里,胸口泛着闷闷的痛,眼眶也微微泛酸。

    定定神,她连忙将牛肉起士口味的猫罐头放入猫盘中。

    如果……如果可以的话……

    她真的好想再见他一面。

    ***bbs.fmx***bbs.fmx***bbs.fmx***

    「扬宇!我在这里。」绣晴踮起脚尖,兴奋地挥挥手,好让他在拥挤的人群中找到自己。

    「嗨!」俊朗清秀的脸庞,高大挺拔的身材,齐扬宇笑瞇了黑眸,出色的外表引来不少路人的注目。「抱歉,我来迟了,今天的会议开得比平时要晚,所以耽搁不少时间。」

    「你没有迟到,你很准时,是我来早了。」绣晴红着脸,笑容有些腼觍。

    「让妳等我就是迟到。」极温和的嗓音,齐扬宇笑起来的模样让人很舒服。

    如沐春风。

    「突然接到我的电话,你应该很惊讶吧!我原本还在担心你会想不起我是谁。」她是鼓起好大的勇气才打了这通电话。

    「像妳如此漂亮的女孩子,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他的表情很认真,却让她有种不够诚恳的错觉。

    一定是她多想了。

    「才见过一次面,我就主动打电话邀你,你可别以为我很随便喔!」绣晴咬咬唇,「其实我也是挣扎好久才下定决心,平常的我不会这样的。」

    「当然不会,我不是思想古板的男人,」齐扬宇给她一个放心的笑容,「事实上,接到妳打来的电话,我很高兴。」

    「真的吗?」她好开心。

    「如果妳没有拨这通电话,或许我会拨给妳也说不定。」他脸上依然带着笑容。

    「如此说来,我们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啰!」绣晴忍不住深深看他一眼。

    姑且不论他说的是真是假,他的说法轻易的化解了她的尴尬。

    真是体贴的好男人,绝对要把握。

    「像你条件这么优的男人,身边怎么没有女朋友陪伴?」肩并肩缓缓向前走,绣晴抬头笑问。

    「其实是有的,不过刚分手。」齐扬宇笑容微黯,不过还是保持轻松的语气。

    「像你这么好的男人,她为什么要和你分手?难不成她移情别恋?」绣晴很惊讶。

    太浪费了吧?!换作是她,肯定说什么也不轻易放手。

    「不!是我的问题。」扬宇摇摇头,「和她没有关系。」

    小筑是个好女孩,一直都是,只不过他的心里好像有点小小的障碍,对感情总是无法太认真,宁愿忙于公事也不愿多抽出时间来陪她。

    「出了什么问题,能说来听听吗?」

    「先别提我的事,还是聊聊妳吧!」笑了笑,齐扬宇巧妙地转移话锋。

    「我?」绣晴指指自己鼻尖,「说来还真巧,我也是刚分手。」

    「哦?」

    「凭心而论,他对我真的很好,既细心又体贴,我们从国中的时候就在一起,算算也有十年了。」绣晴敛下明眸,生气的情绪比埋怨多,「要不是……要不是他一直都不求上进,都已经二十五岁的人了,还整天沉迷于改车,不好好找份稳定的工作,我也不会狠下心跟他分手!」

    感情的世界极端复杂,有时候无关爱不爱、适不适合,而是能不能够……

    这样长不大的男人,能不能够成为一辈子的伴侣?

    「……」齐扬宇淡淡微笑,没有多说话。

    他感觉得出来,眼前的女孩还是很爱、很爱她的前男友,或许是失望太多次,所以才忍痛分手,只要她的前男友肯痛改前非,他们随时要复合都不是问题。

    不过有些东西能改,有些东西却一辈子也不会改变,例如不坦率的该死个性,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感受深刻。

    「不过没关系,我的好朋友鼓励我多出来走走,世界这么大,下一个会更好。」深吸一口气,绣晴又恢复朝气。

    「她的说法是对的。」他很含蓄地回答。

    很正面的看法,不过偶尔会出现严重的失误,没听说捡石头的故事吗?

    「所以我才有机会认识你啊!」闻言,绣晴朝他甜甜一笑。

    ***bbs.fmx***bbs.fmx***bbs.fmx***

    「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不干脆就住在我家就好了,反正那里多的是空房。」回头瞪了面无表情的男人一眼,穆明雪嘀嘀咕咕,还不忘从架上拿下几瓶特价的乳霜沐浴乳。

    家庭主妇守则第一条──既然特价,当然要多买一些当存货。这可不是贪小便宜喔!

    是勤俭持家。

    「我怎么好意思打扰你们夫妻的甜蜜生活?你们才刚新婚不是吗?多个外人在家里多尴尬。」齐扬宇无所谓的笑笑。

    「你哪算外人?阿朋你又不是不认识,熟得跟自己兄弟一样,」穆明雪一撩长发,举手投足间有种旁人学不来的妩媚风情。「是你自己在客气。」

    「总之这种杀风景的事情我做不出来,妳就别再劝我了。」

    「我当然不会再劝你,你都已经和房东签约了,只不过阿姨一直很担心你不会照顾自己,说你总是三餐不定时。」

    「我会懂得照顾自己的,是老妈爱担心,我搬出来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齐扬宇轻笑,他家母亲大人的爱担心冠古绝今,「妳又不是不了解。」

    「我当然了解,因为她念得我耳朵都快长茧了,」穆明雪横了他一眼,「真搞不懂,不听话的人是你,为什么被念的人总是我?」

    「谁教妳是我最亲近的二表姊呢?」他笑得贼贼的。

    「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是表姊,没利用价值的时候是穆明雪,你哪一次不是把我当成做坏事的挡箭牌?」

    「没办法,谁教老妈这么听妳的话,我每次说不行,妳一出马就ok。」他摊摊手,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算了,懒得和你争辩,你租的那间房子还可以吧?」

    「很不错。」

    「家具呢?要重新买吗?」

    「不用,房东才重新装潢过,感觉很舒适。」

    「嗯,你喜欢就好,有什么需要打电话给我,我们住的地方才隔两条巷子,有空可以常过来吃饭。」斗嘴归斗嘴,他们的感情比亲姊弟还要好。

    可能是因为从小总是一起面壁思过的缘故吧!

    「好。」他从善如流。

    「对了,你还有没有缺什么东西我没买到的?」穆明雪推着购物车继续往前走,「一个人生活诸多不便,你仔细想一想。」

    「没关系,有缺什么我自己再买就行了,反正很近嘛!」还说他老妈啰唆,其实她也很会碎碎念。

    这肯定有血亲遗传。

    「也好,一下子要买的东西太多,我也记不起来。」掩口打个呵欠,穆明雪点点头。

    奇怪,她最近很容易疲累,彷佛被睡猪附身,随时随地都想倒向家中温暖的大床。

    「那我们先结帐吧!」齐扬宇接过她手中的推车,率先走向结帐枱。

    ***bbs.fmx***bbs.fmx***bbs.fmx***

    一大早就是乌云密布的下雨天,滴滴答答的雨声敲得人心都烦了,允恬匆匆忙忙地越过马路,无论她拿伞再小心,还是被雨水打湿了半身。

    好冷。

    「啊……啊……对不起,你没事吧?」急急忙忙地收伞,允恬这才发现自己方才过大的动作溅湿了身旁的男子。

    鲜红的伞面收起,纳入彼此眼帘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容颜。

    「你……」喉头顿时变得好紧,彷佛再也挤不出任何声音,允恬怔怔望住他,剧烈跳动的心撞得胸骨隐隐作疼。「齐扬宇?」

    竟会是他?!天要下红雨了吗?

    居然让她在这里碰到他!

    「允恬?」如子夜般漆黑的眸子里疾闪过一丝狼狈,这样的重逢让他一时无法反应。

    「真的是你,好巧。」想说话、想说话……好多话剎那间全挤在允恬的胸口,她思思念念的人就在眼前,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她的眼眶酸酸热热的,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有多久没看见他?六年?还是七年?确切的时间她记不得了,只有他的模样仍深深的烙印在她心底。

    好高兴、好高兴,有股冲动,她想伸手握住他的手,看他是否真的在自己面前。

    「你好吗?」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化作最云淡风轻的一句问候。

    一时间,她的声音好干哑。

    「还不错。」停顿大约三秒,齐扬宇缓缓颔首。

    「哦。」扬宇似乎没什么改变,只是当时的男孩子气褪去,如今变得成熟稳重。

    不过还是一样斯文帅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见两人就要沉默,允恬连忙找话题。

    怎么办?她的情绪好激动,激动到快无法克制。

    「我住附近,刚搬来。」分手的情景宛若昨天才发生,齐扬宇神情多了抹不自然。

    脑中忽然想起那夜刻意伤害彼此的激烈言词,和惹她伤心哭泣的模样,齐扬宇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心中无声地叹息。

    他当时说的话,应该伤她很深吧!

    「附近?」心怦怦多跳了两下,允恬有些结巴,「我、我也是。」

    「哦?」垂眸看她,没错过她急切的模样。

    「你是住在哪一个方向?说不定我们是邻居,有机会的话……」很急、很急地不断找话说,深怕只要一安静下来,他就要离开。

    「这把伞……」突然开了口,他的眸光落在熟悉的红伞上。

    这把伞他记忆很深刻,当时是她任性兼赖皮要他买下的,上头还有一只没有鼻子的Kitty猫,没想到居然保存良好,他还以为在他们分手之后,它会惨遭腰折的酷刑。

    「伞?」允恬怔了怔,旋即明白他的意思。「嗯,是你的伞。」

    闻言,齐扬宇神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只静静的望着允恬微微涨红的脸。

    「妳还留着?」

    为什么还要留着他的东西,他们不是早恩断义绝了吗?那阵子她不是老嚷着不爱他、嚷着要分手?

    「啊?」有片刻的错愕,允恬咬住唇。

    他和她说什么都可以,就是这个问题,她很难回答。

    「我……伞……」她总不能老实回答她舍不得丢吧!因为这是分手后,他唯一留给她的东西。

    这种话,她说不出口。

    「扬宇,停车章盖好了,我们走吧!」齐扬宇身后突然出现长发及腰的气质美女,弯弯的眉,精致的五官,且亲昵地挽住他的手。

    呼吸剎那间暂停了,允恬震惊地望着两人,心情瞬间荡到谷底。

    也是,事隔多年,她都忘记或许他身边早已有人。

    过了当时的时间点,很多事情都已经来不及。

    「你朋友?」来回看看两人不自然的表情,穆明雪好奇地问。

    「她──我大学同学,」巧妙地避开不堪的往事,扬宇云淡风轻的介绍。「林允恬。」

    「嗨!原来妳是扬宇的同学啊!」穆明雪亲热的伸出手,「穆明雪,妳叫我明雪就行了。」

    「妳好。」呆滞地握住她的手,允恬思绪一片空白。

    好漂亮的女人。

    「你们要不要先聊一聊?我到车上等。」敏锐地感觉出他们之间不寻常的气氛,穆明雪体贴地问。

    有点不太像普通的朋友重逢呢!

    「没关系!」齐扬宇急切地回答,忍不住又看了允恬苍白的脸色一眼,「我们聊完了。」

    像是没预警地剥开伤口的痂,最后才发现里头还是血肉模糊,尚未愈合,齐扬宇此时只想赶紧离开,他无法把允恬做个明确的定位。

    她在他心里绝对不是一般朋友,却也不知道该放在哪一块。

    「这样啊!」穆明雪偷偷觑向允恬,后者神色黯然地别过小脸,明明就不像聊完的样子啊!「你不必介意我的,我自己先走回去也不碍事。」

    才隔两条巷子嘛!

    「没关系、没关系,」齐扬宇敛下眸,复杂的情绪一闪而逝,「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聊的。」

    他们之间──从好久好久以前就已经无话可说。

    ***bbs.fmx***bbs.fmx***bbs.fmx***

    「……妳怎么了?」见她苍白着脸,可怜兮兮地坐在学校图书馆的长桌后,齐扬宇关心地抬头。

    「我的胃好痛。」蹙着眉心,允恬勉强挤出笑容。

    「吃坏肚子吗?」他明明记得她中午除了热牛奶,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啊!

    「不是,天气一冷我就会胃痛,这是老毛病了。」

    「要回去休息吗?」

    「不行!明天要期末考,我一堆科目还没读完,尤其微积分,」她哭丧着脸,「所有的习题都还没复习。」

    这样就回去休息,会当死人的。

    「谁教妳总是考前才肯抱佛脚!」他坐到她身后,温暖的大掌探进她毛衣里,轻轻覆上她的胃,「这样有好一些吗?」

    「嗯……好很多,」一阵暖意泛进她的肌肤,几乎立刻舒缓她的疼痛,允恬更撒娇地偎进他怀里,「你说,我冬天没有你该怎么办?」

    「妳不会没有我的,我会一直在妳身边。」

    ***bbs.fmx***bbs.fmx***bbs.fmx***

    「培雅,」脸上敷着充满滋润精华液的面膜,允恬小手搁在额际,闭着眸,与齐扬宇意外相逢的情景不断浮现脑海中。「妳绝对猜不出我遇见谁。」

    「妳遇见谁?」不是很专心地反问,培雅正逗着波比玩。

    天哪!好圆的猫喔!

    脸圆圆、脚圆圆,连肚子也圆圆,牠已经有点不像猫了,而像狸,日本民间故事中老是将人骗得团团转的狸。

    「我遇见扬宇。」

    「谁?」倏然回过头来,培雅不敢置信地再问一遍:「妳说妳遇见谁?」

    「扬宇,齐扬宇。」叹口气,允恬不厌其烦地重复。

    「哦。」无意识地应了声,培雅还是不太相信,「妳确定没看错?」

    允恬对齐扬宇念念不忘她是知道的,难保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没看错,我们还打了招呼。」又是长长一叹,允恬感觉胸口好闷。

    「然后呢?你们说了什么?」曾经如此相爱的两个人,大吵一架后倏然分手,再见面时一定百感交集吧!

    「没说什么。」

    「妳有……告诉他心里话吗?」培雅轻声问。

    允恬和齐扬宇分手之后曾失魂落魄地窝在她的宿舍好一阵子,她也是到那时候才知道一向倔强任性的允恬有多么在乎齐扬宇,只是不服输、不认错的性子搞砸了一切。

    「没有。」她的语气有着落寞。

    「为什么不说?妳惦记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当年的不坦率?」

    「因为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感觉眼眶热热的,允恬连忙闭上眼眸。她曾经真的好想再见他一面,但绝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啊!

    只能说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允恬,」培雅坐近她身边,「其实就算他有女朋友了,妳还是能补上一句对不起,那会让妳比较好过一些。」

    「会有差别吗?」她问。

    「当然会,这样妳才不会心底一直有个遗憾,只要那个遗憾存在一天,妳就不可能往前走,妳明白吗?」培雅说出心里的话。

    遗憾?又是遗憾!她最近真讨厌这两个字。

    「允恬?」见她不吭声,培雅轻声问。

    「我懂,我真的懂。」

    「妳懂就好了,」培雅揉揉她的头,好友的心事她怎会不明白,「一切都会过去的,毕竟事隔六年了,不是吗?」

    「嗯。」是啊!都已经六年了,她还是走不出来,就算口中不说,她心中还是冀盼和扬宇能有重新来过的一天。

    齐扬宇啊!齐扬宇,他俩当初为什么会走到那样的境地?

    他们曾经深深爱过彼此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