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执迷不悟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扬宇!星期六的聚餐一块儿来吧!这回又是新货色喔!」

    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齐扬宇听见门外有人如此吆喝,他抬起头,看见郑浩然一脸诡笑地站在门口。

    「浩然,你最近玩联谊玩出兴趣了啊?」皱皱眉,他不答反问。

    「耶!话千万不能这么说,我可是满腔热血造福同事,」郑浩然笑嘻嘻地走进他的私人办公室,长臂一伸,准确无误地勾住他的肩膀。「像我们这种上班时间长,公司里又都是儿女成群的欧巴桑同事,我们不积极一点是不行的。」

    齐扬宇瞥他一眼,没吭声。

    「所以啰!办公室外就是春天,等待我们积极的去寻找。」

    「要去你自己去,我没兴趣。」送他一记巨掌将他推得远远的,齐扬宇提起笔记型电脑越过他。

    「为什么不去?很好玩的。」就像黏人的苍蝇,郑浩然啪一下,又黏到他身后。

    「那种场合不适合我。」

    「怎么可能不适合,」嘿嘿嘿的奸笑,郑浩然眼光暧昧,「上次的联谊会,已经有女孩子主动打电话给你了,对不对?」

    浓眉一挑想要反驳,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齐扬宇原本还想不透自己不曾留下联络方式,绣晴为什么会有他的手机号码,猜了半天,原来是这个大嘴巴在搞鬼。

    「有出去约会吗?感觉怎么样?」

    「我不急着找春天,我觉得一个人……很好。」顿了下,他回答。

    尤其在遇见允恬之后。

    「干嘛非要把自己弄得像孤僻的怪老头一样,难不成你还惦记着小筑?别这么放不开啦!你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耶!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呢?」小筑是齐扬宇上上个月才分手的前女友。

    「和小筑没关系。」这句话他重申过无数次,小筑很好,分手也产是她的错,真正有问题的人——

    是他。

    「既然没关系,有什么好犹豫的?就来参加嘛!我可是花了不少工夫才约到她们,」郑浩然不断拍胸脯保证。「全都是上等美女喔!」

    「到时再说吧!」拍拍他的肩,齐扬宇走出办公室,搭电梯下楼。

    对于爱情,他提不起劲,敬谢不敏。

    开门上车,黑色LEXUSGS430飞快地驶出地下停车场。

    当轿车融入台北街头如银河般璀璨的车阵中,齐扬宇眼前忽地浮现那日与允恬巧遇的情景。他烦躁地蹙眉,放下车窗让冰冷的夜风刮疼他的脸颊,试着让心情平静一点。

    说穿了,当时他并没有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冷静,当他看见允恬时,他是真的、真的很震惊,以为早以释怀的心情受到强烈震撼,仿佛他们大吵分手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和允恬谈的那场爱情,他耗尽力气、筋疲力竭,或许因为如此,往后的每段感情,他都不是抱着很认真的心情对待,所以小筑——

    才会觉得不被重视吧!

    回到租赁的房子附近,他草草找了个车位暂停,那天明雪少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他打算在今天将它一次补齐。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日用型……」

    俯身在货架前寻找,允恬仔细地看过眼前各种品牌的生理用品,偏偏这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她惯用的那一种。

    「不会吧?不会真的没有吧?」咬着唇,允恬不死心地又重头找过一回,「人家懒得再跑了。」

    方圆十里仅此一家大卖场,如果要去别家,就要到车程约莫二十分钟,越过大桥、小河的另一头才有,一想到迢迢长路,她就觉得头皮发麻。

    可是她很龟毛的,只习惯用同一种品牌,其他的她不要。

    「在哪里?在哪里?一定有的,只是没找到……」嘀嘀咕咕,她又看过一回。

    抿着唇,齐扬宇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他顿了很久,看她的眸光复杂而幽远。

    世界还真小,不是吗?很久不曾见面的人,如今在这儿又碰面了。

    该当作没看见转身就走?还是去打声招呼?

    从前种种的记忆如潮水涌进他的脑海,她的淘气、她的任性,还有明明看似聪明,其实却是个小迷糊……

    也许就是因为这些小迷糊,所以才会让人放不开手吧!

    齐扬宇叹口气,悄然无声地走至她身后。

    「妳在找这个吧?」从货架最上层取下她找寻很久的生理用品,将它递到她面前。

    他还是走过来了,还很不甘愿的记得她爱用哪个牌子的「棉棉」。

    「扬宇?」他的倏然出现着实吓了她一跳,允恬美眸眨也不眨地望住他的。

    「妳在找的东西!」有些烦躁地将粉红包装的生理用品更往前递了些,他闷声开口。

    千万别用这种小狗狗找到主人的眼神看他!他们是分手多年的男女朋友。他们可以很幼稚的装作互不相识,也能成熟得像普通朋友般打招呼,但是——

    就是别用这种眼神看他!

    「怎么你还记得啊?」终于发现他手中拿的「棉棉」,允恬粉颊似有火在烧,很尴尬地急急丢入购物篮中。

    好极了,久别后的第二次重逢,居然是帮她拿「棉棉」。

    「我刚好想起来。」他面无表情地回答。

    说穿了,他也不想记得啊!

    他恨不得把她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尤其是她太过漂亮而让人心动的脸庞!

    「刚好想起来?」允恬皱皱眉。

    什么嘛!回答得真不可爱。

    记得就记得,还说什么刚好想起来!

    「你女朋友呢?」她前后望了眼。「没和你一起?」

    「我女朋友?」有片刻的怔忡,旋即明白她误会明雪和他的关系。「嗯。」

    他不想特别去解释什么,没必要将事情搞得更复杂。

    「哦。」见他购物篮里尽是些洗衣精、冷冻水饺等生活用品,允恬心里突然一阵酸溜溜。

    看来他很疼他的女朋友嘛!舍不得让她出来买东西,真是给她酸到不行~~

    想当年他可没如此体贴。

    「妳男朋友呢?」顿了顿,他突然开口。

    「男朋友?」这回换她呆住。

    「妳该不会没男朋友吧?」黑眸微瞇,他敏锐地问。

    「怎么可能,我行情好得很,」允恬不甘示弱地急急反驳,「我只是不知道该回答你哪一个。」

    话落,她心虚地移开目光。

    扬宇都已经有美女在身旁,她怎能让他知道自己一直为他提得起放不下?

    不行,这可是攸关面子问题。

    「哦?」不知怎么着,明明知道允恬已经和他毫无瓜葛,但听见她的回答,他却觉得异常刺耳,胸口意外有些闷。「言下之意,妳现在不只和一位在交往?」

    「正是。」

    「原来妳劈腿啊!」他毫不掩饰讥刺的语气。

    「劈腿?」声音忍不住扬高了八度,用这两个字形容她会不会太过犀利、苛刻了?

    允恬气恼地瞇细眼眸。

    啊哈!她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后来他们总是在争执,还不都是因为他嘴巴太坏的缘故!

    都是他的坏嘴巴!

    「妳的行为不就是劈腿吗?」薄唇勾起冷冷的笑意,他挑眉。

    奇怪,他待人一向很温和的,偏偏一遇上她,什么好脾气都荡然无存。

    「你何时兼差当起生活辅导老师?我怎么不知道?」美眸半瞇,允恬牙尖嘴利的反问,「我就是劈腿不行吗?」

    糟糕!他们又要吵起来了,这并非她的本意,但就是忍不住嘛!

    还不都是他先开口挑衅!

    「小心啊~~就算男朋友再多,能忍受妳无理取闹大小姐脾气的应该没几个吧!」齐扬宇故作惋惜地叹口气。

    不知检点!不知检点!居然还敢大言不惭地承认劈腿,真是活活气死他了——不对啊!她知不知检点关他什么事?他在生哪门子的气啊!

    话虽如此,他还是气得额上青筋隐隐暴跳。

    「齐扬宇!」他、他、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的脾气有这么糟糕吗?追求她的人也是多如过江之鲫,只是她林大小姐看不上眼而已,好不好!

    「你也要小心啊!」咬咬牙,允恬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毕竟他们当年的唇枪舌剑下是白练习的。「能忍受你龟毛又爱碎碎念的个性的女人也不多,小心你女友受不了你,包袱款款逃之夭夭。」

    「林允恬!」连名带姓地低声警告,他最己心讳人家说他龟毛了。

    「哼哼!」

    漂亮的黑眸恶狠狠瞪上似猫的大眼,两人冷哼一声,各自转身分道扬镳。

    算了,复合的机会宣告破局!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所以妳要来啰?」电话那头传来绮玲轻脆的笑声,「怎么突然转性了,妳好久不曾参加这种聚会咧!」

    「嗯,因为我想通了,」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和齐扬宇唯一仅存的合照,允恬气鼓了脸,「以后这种聚会尽量约我,我一定奉陪到底。」

    什么嘛!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心心念念他这么多年,却忘记他嘴巴之坏冠古绝今。

    一想起他身旁已有甜蜜女友,对她的态度又如此恶劣,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已经狠狠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她——林允恬,发誓绝对要忘记齐扬宇这个讨厌鬼。

    「妳想来当然好,这一回的对象都是年轻、高薪的黄金单身汉,随便钓上一个,妳都能当名不愁吃穿的幸福少奶奶。」

    「我要去!」回答得斩钉截铁地毫不考虑,允恬颇有豁出去的气势。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讨厌的齐扬宇去去!恶灵退散!

    呜~~怎么越骂她的心里就越酸啊?

    「好啊!对方也希望人来得越多越热闹,不怕告诉妳,这回我约的朋友个个婀娜多姿、千娇百媚,妳记得好好打扮,别被比下去了。」

    皱了皱眉,允恬伸手搔搔波比的下巴,波比舒服地瞇起金黄色的眼眸。

    「绮玲,我怎么突然觉得妳好像妈妈桑喔!感觉要带小姐出场似的。」她只是想另外认识个好男人,忘记齐扬宇,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

    「联谊不就这么回事嘛!哪个人不是心怀鬼胎、居心叵测?妳想要钓个金龟婿,他们也想找个媲美林志玲的大美女啊!」

    「妳说得也没错。」

    「那是当然啰!」绮玲笑得开心,「妳拿笔记一下,时间是星期六晚上七点,地点在……」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允恬,绝世好男人都没再打电话约我耶!」午休时间,绣晴捱近允恬身边,捧着下巴长吁短叹,「妳想他会不会对我没兴趣啊?」

    「妳胡说什么?妳长得那么漂亮,他怎可能对妳没兴趣?应该只是害羞而已吧!」从电脑萤幕前回过头,允恬打气地捏捏绣晴白嫩的脸蛋。「那天出去你们聊得还愉快吗?妳有没有给他一些暗示?」

    「我们的相处气氛不错啊!他很健谈也很和气,明明是第一次单独出游,却不会觉得尴尬拘束。」

    「那暗示呢?妳有没有要他主动和妳连络?或是说会等他来电等等……」

    「没有耶!我想说他应该会明白我的意思了。」绣晴想了想。

    「有些男人像牛,妳要狠狠鞭他一下,他才会有所动作,尤其像他条件这么优、身旁却没有女友的好男人,他追女孩子的功力肯定就差了点,妳可能要再给他下一帖重药。」允恬猜测。

    「我?又是我主动?」绣晴吃惊地瞠大眸。

    「当然啰!妳不希望绝世好男人被其他女人追走吧?既然喜欢,当然要奋勇直前!」允恬鼓励着。

    「这样好吗?人家说不定不喜欢太主动的女孩子。」

    「妳没听过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吗?妳没试过怎么知道他不喜欢?」

    「那……那我该怎么做?」绣晴迷惑的问。

    「再去找他一次啰!」

    「找他?!」

    「假装在他们公司楼下和他巧遇,然后相约一起去吃顿饭。」允恬朝她眨眨眼。

    「这样行吗?」绣晴迟疑。

    会不会太巧了一点?

    「行!只要妳装得够惊讶,一副『咦?又见面』的表情,保证会有后续发展,相信我,我是过来人。」轻拍绣晴的肩要她安心,允恬敛下明眸,复杂的情绪一闪而逝。

    记忆中,她也曾如此满心期待的等待某个人,不过……

    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林允恬?」刚走出学校图书馆,齐扬宇很惊讶地看着正从前方走来,笑着和他打招呼的漂亮女孩。

    他对她印象深刻,大伙儿曾一块儿出去过几次,她是同学女友的好朋友,在资管系小有名气。

    「咦?真巧,居然会在这儿碰到你。」粉雕玉琢的脸庞浮上诡异的绯红,允恬微微不安地望住他。「你来准备期未考啊?」

    「没有,查些资料而已。」上星期不是才考过期申考吗?现在怎可能准备期末考?

    她的问题怪怪的。

    「哦~~我也是来奋一资料耶!好巧。」

    「嗯,真的是好巧。」强隐忍住唇边的笑意,齐扬宇微微点了点头。

    嫩鹅黄色细肩带小背心、短到只盖住俏臀的刷白牛仔短裤,手提包似乎小得只装得下手机、化妆包,他实在不太能相信她也是来找资料的。

    明明就是另有所图。

    「你的资料都找好了?」短暂的沉默过后,允恬很尴尬地问了句废话。

    「嗯。」

    「哦~~」还是没要进图书馆的意思,她就这样和他面对面站着不走。

    「林……允恬,」清清喉咙,齐扬宇很有风度、也很识趣的提出邀约,「天气这么热,要不要一块儿去吃碗蜜豆冰?」

    「好。」像是终于等到最重要的一句话,她开心干脆地应允,绽开的笑容一时间眩惑他的眼。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只是要你出来参加聚餐,你干嘛摆出一副扑克脸,这样哪个女孩子敢接近你?」假装拿起啤酒啜了一口,郑浩然低声咕哝。

    齐扬宇漂亮的黑眸横他一眼,轻哼道:「早和你说我不想来了。」

    「整天待在家里不好嘛!你不是一个人住吗?闷在家里多无趣,当然要出来走一走啰!」

    「我并不觉得无趣,事实上,我很忙。」他冷冷回应。

    「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老是为了小筑失魂落魄的,对感情提不起兴趣。」郑浩然始终认定他是为了小筑而失意。

    「我已经说过不关小筑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额上青筋隐隐暴跳,他很忍耐地重申。

    他是「番仔」吗?还是理解能力太差?同样的话要他讲几遍才行!

    「笑一个嘛!明明是张很俊俏的脸,何必绷得这么难看,快!笑一个。」郑浩然完全没将他的话听进去,自顾着自地说下去。

    「你——」一时间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他,齐扬宇不由气结。

    「我的妈呀!大小姐妳总算到了,我还以为妳反悔不来哩!」某个女音突然扬高八度,吸引了两人的注意,绮玲起身打开包厢门。

    「路上塞车嘛!妳是知道我的,我一向不会出尔反尔。」银铃似的笑声传来,门口出现一名金棕色波浪长发的美丽女子。

    「嗯,想说如果妳真的不来,最起码也会打通电话告诉我。」绮玲语气带着埋恐。

    「绮玲,我这不是来了吗?放心、放心。」允恬轻笑。

    不着痕迹地蹙眉,齐扬宇微微瞇细了黑眸。

    允恬怎么也出现在这里?这不是只限单身男女参加的联谊会吗?不用猜,八九不离十肯定是瞒着男友偷溜出来的,这一点她还是没什么改变!

    没来由的,他胸口燃起怒焰,闷得他快吐血。

    「扬宇,这个好、这个好,」郑浩然眼睛一亮,连忙用手肘狂顶身旁面色铁青的男人,没意会休火山即将爆发。「长相甜美,身材也不错,那双长腿更是好看到没话讲……」

    冷冷睨他一眼,齐扬宇没吭声。

    他才是欠扁到没话讲吧!

    「先说好喔!这个我先订了,你别跟我抢。」顺顺头发,撑撑领子,郑浩然蓄势待发。

    「订你个头!」

    「什么?!」被身旁猛然传出的低喝吓一跳,郑浩然这才发现齐扬宇瞧他的目光冷得快结冰。「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又没欠你会钱。」

    恶狠狠地瞪他一眼,齐扬宇朝站在门口和绮玲寒喧的允恬开口,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大家都听见。

    「允恬,真是巧啊!我们又碰面了。」他面带微笑,语气却没有他的笑容亲热。

    「咦?」完全掩饰不住惊讶,允恬退后一大步,又震惊又恼怒地瞪住他。「怎么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不悦地挑挑眉,他轻哼。

    他还在想为什么又是她呢!

    「你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的出现在我身边?」咬着唇,允恬微微涨红脸,心中五味杂陈。

    真的想见的时候见不到,不想见的时候却像苍蝇一样无所不在,她才下定决心不再想他,偏偏走到哪儿,都遇得到他的人。

    「阴魂不散?」皱起眉心,齐扬宇对她的说法不甚满意。

    居然把他形容得像心怀不轨的跟踪狂。

    「怎么?你们认识啊?」绮玲看看允恬,又看看齐扬宇,「那很好啊!你们就坐在一块儿吧!这样才比较有话聊。」

    「不要!」

    「别想!」两人想也不想立刻激动回绝,原本热闹的包厢倏然安静。

    十数双好奇的眼光在他们身上来回游走。

    「我是说……」允恬恼怒地偷偷瞪了齐扬宇一眼。都是他害自己失态,丢脸丢到家了。「这样不太好,不用排定特别的座位吧!」

    如果真坐在他身边,她肯定会被活活气死!

    「我没有排定特别座位啊!我只是觉得你们两个很相配,」绮玲笑瞇了眼,她的话不容拒绝。「快坐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