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执迷不悟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想到六年不见,妳还是没有改变。」齐扬宇忍不住语带嘲讽地道。

    听不见、听不见,愿观自在菩萨赐她好脾气,别跟身旁的讨厌鬼计较。

    「还是一样不安分。」他又补了一句。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糟糕!观自在菩萨也没用了,她回头瞪他的凶狠目光残暴得可以吓死人。

    「没什么。」扬扬眉,齐扬宇话说一半,存心吊她胃口。

    「你有话直说,别吞吞吐吐!」

    「我的意思干妳偷偷摸摸爱到处趴趴走的性子,不管经过多久,还是没有改变。」齐扬宇的音量压得极低。

    「我何时偷偷摸摸?」允恬瞇细明眸。

    她向来正大光明。

    「已经有男友的人还来参加这种聚会,不是偷偷摸摸是什么?该不会是妳男友希望妳来的吧!」他语气很冷,充满挑衅。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男友?她哪来的男友啊?她孤家寡人很多年了。强掩住心虚,允恬不甘示弱的反击,「下次别让我遇到你女友,我肯定好好告你一状!说你背着她出来捻花惹草!」

    「我们的问题,妳别扯到明雪!」他微微沉下脸。

    不关明雪的事。

    「你——」见他总是护着女友的模样,允恬的心又刺痛了下,她咬咬唇,忿忿的别开睑。

    可恶!不是说好要对他死心吗?怎么一听见他帮女友说话,自己活像生吞一颗大柠檬了!

    酸到泛苦。

    「妳还是快点回去吧!别让妳男友再替妳担心了。」拿起水杯就口,齐扬宇低语。

    「我的事用不着你担心。」负气地,允恬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杯内的啤酒。

    鸡婆!他管他心爱的女友就好,管到她身上做什么!

    「妳不怕被男友发现?」

    「发现就发现,我不在乎。」

    「妳还是一样任性。」总觉得久违的怒气重回胸间,他的语气不自觉的硬了起来。「我行我素,完全不顾他人的感受。」

    他们现在的对话,已经无关穆明雪或是她的虚拟男友,而是穿越了时空,仿佛又回到他们闹分手的那一夜。

    「……」

    「难道妳不知道,妳的任性妄为会伤害到爱妳的人?」

    「难道连话都没说清楚就离开,那样就不伤人吗?」咬咬牙,允恬反问。

    他知不知道她伤心了多久?

    不!他不知道!

    他快快乐乐地去过他的人生,留下她一个人对他提得起、放不下。

    「我以为该说的都说了。」

    「说?!你说了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人!」委屈不甘的情绪重新涌上心头,她陡然扬高音量。

    一时间,周遭众人又朝她抛来关心的眼光。

    「先提分手的人是妳,是妳先放弃这段感情。」停了下,齐扬宇低语,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音量。「妳说过的话,我至今仍记得清清楚楚,妳不是总嚷着要分手?嚷着感觉已经不对了?自始至终要分手的人都是妳,我只是如妳所愿,妳不该拿这件事来怨我。」

    垂下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允恬沉默没回答。

    她自己曾说过什么,她当然记得。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她从没有放弃过这段感情,她只是个性太倔强,无法放低身段道歉,总是说些口是心非的负气话。

    她是深深爱着他的,一直……一直……她从不曾想要分开。

    「我嚷着要分手,你有挽留我吗?在你心底,我不值得一句挽留吗?我说走,你就让我走,那这份感情的感觉还会对吗?」她带点哽咽的说。

    「事实不是这样……」他烦躁的抓抓头。

    「事实就是这样,你也放弃了这段感情。」

    女孩子的心思是很细腻的,说不定她提出分手只是希望得到他多一些注意、多一点拥抱。

    「我们再争执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毕竟事隔六年,一切都过去了。」他不想再为此事争吵。

    是的,一切都过去了,如果她当时能够坦率一点该多好,他们也不会面临现在相对两无言的境地。

    「扬宇。」

    「嗯?」他扬眸看她。

    「其实我……」允恬垂眸,小手无意识地握紧杯子。

    「怎么了?」四周的气氛很热络,嬉笑声不绝于耳。齐扬宇迎上允恬充满水气的明眸,心中没来由一震。

    她在哭吗?因为他方才的批判太过严厉?

    「我知道现在说这句话已太迟,但我还是想告诉你。」她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当然明白他曾经对她所做的包容。

    「妳想说什么?」好久不见她如此温柔的表情,他的嗓音比平时来得低哑,两人曾经拥有的温馨记忆重回他脑海。

    他们真的甜蜜过。

    「其实我知道你对我的好,我欠你一句对不——」

    「齐扬宇!来唱首歌吧!你唱歌一向很好听的!」郑浩然的声音突然插进来,打破他们之间的好气氛。

    「我没兴趣。」眼看允恬又将话吞了回去,齐扬宇薄怒地回头瞪了郑浩然一眼。

    「唱嘛!唱嘛!」酒酣耳热的郑浩然根本没有察觉他难看的脸色,猛把麦克风凑到他面前。

    「妳刚才要说什么?」不情愿地接下麦克风,他追问。

    「不!没什么,不重要。」摇摇头,允恬又帮自己倒了杯酒,一大口咕噜咕噜喝下肚。

    她太傻,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只是徒惹伤心罢了。

    他身旁已经有了甜蜜女友,自己对他来说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大学同学,时间不会因为她的一句抱歉而重头来过。

    就算自己再爱他,一切也都已经过去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这件案子是谁批的?印象中我并没有签核,」揽着眉心,齐扬宇摆摆手,要眼前的男人离开,「回去找公文给我,我没看到公文是不会接受的。」

    「是。」摸摸鼻子,男人识趣地退出去。

    最近齐经理的心情似乎下大好,他下是第一个碰钉子的人,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真是一团乱。」大手爬梳过浓密的黑发,他无声地叹气。

    「什么东西一团乱?」郑浩然探进头,斜倚在墙边饶富兴味地瞅他,「你从上星期六的联谊之后,情绪似乎就不大好。」

    「别胡说!我心情很好。」

    「是因为那位漂亮的林小姐吗?」不理会他无法说服人的辩驳,郑浩然自顾自的说下去。

    「我不明白你说的是谁。」微微瞇细黑眸,他驳斥。

    「这会有谁,就是我一说有兴趣,就遭到你冷眼相对的林允恬。」

    「我没有……」

    「耶?千万别急着否认,我的嗅觉是很灵敏的,我一看就知道你们交情匪浅,绝非普通朋友。」他俩一碰面就窃窃私语,浑然忘我的沉浸在两人小世界。

    「她是我……大学同学。」清清喉咙,他回答得很含蓄。

    「大学同学?拜托,你真当我瞎了眼,如果她纯粹只是你的大学同学,我郑浩然的头剁下来给你当球踢。」郑浩然压根不信他的鬼话。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按按隐隐抽疼的太阳穴,齐扬宇很忍耐地问。

    他是特地进来找麻烦的吗?

    「没什么,只是楼下有位漂亮小姐来找你,不知道心情欠佳的齐少爷有没有兴趣见她?」

    「找我?」心中倏然一震,齐扬宇脑中浮现允恬清丽的脸庞,匆匆拿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就是刚刚,我上楼时刚好遇到。」

    「该死的,你不快点告诉我,还和我扯一堆废话,」他想也不想立刻离开办公室,「等我回来再跟你算帐。」

    「扬宇!齐扬宇!」郑浩然想叫住他,无奈他人已飞快地搭电梯下楼。

    「真是的,话也不听我说完,」郑浩然无奈地耸耸肩,「我可没说来找你的人是林小姐,到时别又把帐赖在我头上。」

    喘着气,齐扬宇站在一楼会客大厅中心寻找熟悉的身影,只见大厅里人来人往,就是没有他想见的人。

    想见……原来自己也很想见她啊!

    「齐先生!」娇软的女声在身后轻唤,他猛然回头,看见的是绣晴羞涩的笑容。「嗨!我们又见面了。」

    失望的情绪从眼底疾掠而逝,齐扬宇不着痕迹地蹙眉,旋即绽开笑容。「原来是妳。」

    他的语气难掩失落。

    「除了我,难不成齐先生在等别人吗?」绣晴微怔。

    「不!没有、没有,」敛下眸,复杂的心绪只有自己清楚。

    她怎么可能来找他?毕竟他们碰面的时候气氛总是不愉快。

    「我刚好来这附近洽公,」绣晴轻轻吸口气,说出和允恬演练多次的对话,「想到和齐先生好久没连络了,所以来看看你。」

    暗示……她给了他很强烈的暗示,他应该要主动点。

    「是吗?」有些心不在焉,齐扬宇点点头,「谢谢妳的关心。」

    「哦。」他客气而疏远的回答让人很难接话,绣晴咬咬唇,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他会不会对自己其实毫无兴趣啊?

    气氛陷入尴尬的沉默,绣晴低下头,没勇气和齐扬宇大眼瞪小眼。

    突然间,她有种再奇怪不过的错觉。虽然齐扬宇平时看起来温柔和气,事实上,他并非如外表般容易亲近。

    他一直和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

    「绣晴,」顿了下,齐扬宇直呼她的名字。没办法,一时间他竟想不起她姓什么,「我半小时后下班,妳愿不愿意等我一起用晚餐?」

    「嗯嗯,当然。」他有礼的邀约重新点燃绣晴的希望,她立刻笑容满面地用力颔首。

    「妳先坐会儿,我很快过来。」

    「好。」

    齐扬宇朝她笑了笑,转身搭电梯上楼。

    其实,他会提出邀约是有原因的。

    看绣晴欲言又止的站在那里,他眼前浮现似曾相识的场景,当年他和允恬的第一次约会,就是如此开始。

    「该死的!」原以为自己什么都忘了,最后才发现什么都记得。

    他和允恬的种种回忆,早已根深蒂固的缠绕着他。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扬宇,」蹦蹦跳跳的脚步声传来,旋即一双小手亲热地缠上他劲瘦的腰身,「你在干嘛呀?」

    「我在赶报告。」不用回头,光听这口气也知道她是来乱的。

    「很重要的报告吗?」有些失望,允恬继续问道。

    「嗯。」报告还有分重要不重要吗?还不是都要交。

    真是……

    「那我安静地待着,不吵你。」

    「嗯。」

    「扬宇、扬宇。」三分钟后,娇软的声音又响起。

    「嗯?」不是才说不吵他的吗?果然是来乱的。

    「你记不记得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就是你请我吃蜜豆冰那天。」

    「记得。」毁了,刚刚写到哪儿了?被她一乱完全忘记。

    「其实我是故意去找你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非常、非常喜欢你了哟~~」允恬用甜得可以滴出蜜来的娇甜嗓音回答。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我知道啊!我真的知道,」用脖子夹着电话,允恬转头看向窗外阴雨绵绵的天气,「但我就是说不出口嘛!」

    只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她深藏多年的不坦率就要脱口而出了。

    「为什么说不出口,这不是妳最想和他说的话吗?」电话另一头传来培雅无奈的声音。

    「我、我不知道,一看见他的脸,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允恬……」

    「我们一见面总是在吵架,现在的情形和当时并没有什么分别。」允恬深深叹口气,「其实我不想这样的,我也想心平气和地和他好好谈一谈。」

    「允恬,不是我爱说妳,妳的个性实在太、不、坦、率、了,从前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总有一天妳会被妳的倔性子给害死。」培雅忍不住说了重话。

    「……」

    「不就是句道歉,有何好说不出口?妳干嘛为了面子说些口是心非的话?」

    「我也想啊!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啊!

    「面子一斤值多少钱?有面子就能生活吗?把妳的心底话告诉他,没有妳想象中那么困难。」

    「说了又怎样?道了歉又怎样?他现在身旁已经有了女友,再也回不去从前了。」允恬闷闷的说。

    「允恬!允恬妳……」培雅震惊地倒抽口气,「妳不会还想和他复合吧?妳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吗?」

    她还以为齐扬宇在她心底只是个疙瘩,所以不说清楚不能向前走。

    「……」允恬无言了。

    「难道妳想告诉他的不是单纯的道歉而已?!」培雅嚷嚷着。「允恬,妳太傻了,原来这些年妳总是无法好好经营一段感情,都是因为妳心底还住着齐扬宇?」

    「事实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允恬想要解释,却被打断。

    「允恬,妳别和我说谎,我是妳最好的朋友,妳告诉我,妳迟迟不接受霍力威的追求,是不是和齐扬宇有关?」培雅逼问着。

    停了很久,允恬终于微弱的应声。「嗯。」

    「我的天啊!我真不知道该说妳太笨还是太死心眼,既然如此,妳还不留下齐扬宇的连络方式,妳好不容易才又见着他的啊!妳在耍什么帅啊?」培雅受不了的叫道。

    「一切都来不及了,所以我……」

    「哪里来不及?」培雅的情绪比当事人还激动,「妳以为一生中能有几次巧合?遇到了就该把握,至少把心底的话告诉他,对自己也有个交代。」

    「……」

    「妳爱他不是吗?妳后悔当年没说出抱歉而分手,不要若干年后,妳又后悔现在的倔强。」培雅苦劝着。亏允恬还鼓励她勇敢去追求自己欣赏的男人,她自己却是如此胆小懦弱。

    「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允恬说出自己的困扰。

    「很简单,就把妳现在的心情告诉他,其他的别想太多,说不定齐扬宇心底也还是爱着妳的。」

    「……」

    「坦率一点,你们好不容易又碰面,事隔六年耶!」

    「我会试试的。」允恬叹气。

    她也很想啊!可是他们一见面就只会吵架,根本什么正事也说不出口嘛!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老板,一份水饺、一碗酸辣汤。」小手交握在胸前取暖,呵出来的热气白蒙蒙的,允恬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小吃店的屋檐下。

    「哟~~林小姐,好久没看见妳了,最近在忙些什么?」老板热情的招呼。

    「不忙、不忙,只是天气太冷了,懒得出门而已。」允恬笑嘻嘻的,明眸瞇成弯月。

    「身体要顾喔!别三餐不定时耶!」

    「我会的,您别担心。」

    「妳要外带还是在店里吃?」老板问。

    「帮我打包带走,谢谢。」

    身后热闹的寒喧全听进齐扬宇耳里,他动作一顿,回头。

    「允恬?」他唤。

    除了无巧不成书,一时间他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形容词。

    「咦?是你!」冷到鼻尖泛红的小脸怔住,显得非常惊讶。

    天哪~~他们到底是住得有多近?连买晚餐都能遇见!

    「坐下来一起吃吧!」他微笑,下巴努努对面的空位。

    自然、放自然一点,总不能老是继续别扭下去吧!

    「我……」

    「妳该不会是在和我客气吧?」他故作轻松地反问。

    「不是。」只是她还没做好自我的调适。

    「那就坐下吧!」他帮她拉开椅子。

    允恬僵硬的坐下,眸光完全不敢在他的俊颜上多停留一秒,耳边回响的都是培雅苦劝她的声音。

    曾经她一直很渴望、很渴望见到齐扬宇,曾幻想过种种的情景,当然最后有个王子与公主曲:HAPPYENDING。可是人不能不屈服于现实,很多事错过了,就不会再有那样的感觉。

    「没和男朋友出去约会啊?」他状似不经意地打开话匣子。

    不能否认,他对她有「众」多男友的事耿耿于怀。

    摇摇头,允恬没吭声。

    「吵架了吗?」

    「不是。」

    「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他慢条斯理地塞颗水饺入口。

    允恬抬眸,定定看了他半响。

    为什么他能如此平静?见到她就像见到普通的老朋友一样,没有特殊的情绪起伏。

    难道只有她一个人心慌意乱的,在过去和现在之间挣扎,只有她一个人傻傻的走不出来,其实人家早就云淡风轻,真是——

    好不甘心。

    「扬宇——」

    「嗯?」

    「相隔六年,你我重逢的那一天,你心里在想什么?」允恬咬咬唇,缓缓扬起美眸。

    「我不懂妳的意思。」

    「再看见我,你开心吗?」至少,她是很开心的。

    热烫的水饺猛然梗在喉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就那样卡着。

    开心吗?他不知道,太多的情绪太过复杂,只知道一向自认健康的心脏差点麻痹。

    「我还记得你很爱吃饺子,不管是蒸饺、煎饺、荤的、素的你都很爱吃,」允恬敛下发热的明眸,他们的回忆太多,满满涨在她的心间,想忘也忘不掉。「酱料不加香油,一定要加很多、很多的辣椒,而且非要我陪你一起吃得直冒汗才甘心……」

    终于将口中的饺子咽了下去,她的话,将他的思绪活生生拉回过去。

    那时他知道她不敢吃辣,所以常常很坏心的欺负她。

    小小的恶作剧也是种甜蜜。

    「咦?我刚才的问题让你很难回答吗?你为什么不说话?」像是发现自己泄漏太多心事,允恬连忙笑瞇了眼,企图轻松带过。

    「妳——」如果他不了解她就算了,偏偏他一看就知道她又在故作坚强。

    她总是这样,口是心非的家伙,又该死的让人放心不下。

    生气!生气!

    「再看到我,你开心吗?」她状似轻松地又问。

    「我很……震惊。」顿了下,齐扬宇小心翼翼地斟酌用词。

    「就这样?没别的反应?」

    「不然妳希望我有什么反应?」开心吗?或许真有那么一点点。

    好吧!其实是很大一点,虽然他不是很想承认。

    「如果你问我,我是很开心再见到你,真的。」允恬直勾勾望入他深不见底的黑眸。

    很开心、很开心。

    没料到她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齐扬宇怔忡,胸口没来由的一紧。

    他已经习惯他们针锋相对的相处模式,当年闹分手时这样,就算再见面时也这样,现在她突然感性地诉说自己的心情,让他毫无心理准备。

    让他好像又见到初识时,爱撒娇又黏人的小允恬。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年我们没有分手,现在会是什么模样?」

    他们还会很快乐吗?还会在一起吗?

    什么模样?这种假设性的问题他拒绝回答。

    「你又沉默了,就像从前一样,遇到不喜欢的话题,你总是选择不看不听不回答,但是——」允恬朝他绽出甜美的微笑,却显得有些哀伤。「我有想过喔~~」

    「……」

    「我有很认真的想过,」允恬眨也不眨地望住他,「如果当年我们没有分手,我们现在会是什么模样。」

    她现在一定还是像过去这么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