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执迷不悟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现在呢?」忍不住又伸手摸摸圣诞树尖刺的树叶,允恬目光舍不得离开他俊逸的侧颜。

    怎么办?她的心好软好软,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什么现在怎么办?」双手插在大衣口袋中,齐扬宇状似不经意的问。

    「我的意思是……」心怦怦多跳了两下,允恬粉颊热烫烫的,「没有东西可以装饰圣诞树,这样看起来好丑。」

    「哦,那妳去买吧!」

    「那……你不一起去买吗?」看见他讶异瞧向自己的俊眸,允恬连忙解释,「我、我的意思是说圣诞树是你买的,你当然有权参与布置。」

    可恶!她在紧张什么啊?

    人家专程送圣诞礼物来,她只是配合气氛问问而已,没什么不良居心。

    真的没有。

    「我是没有意见,要一起去也可以。」诡谲地瞅她,他回答得也很配合。

    「那……要不要再一起吃晚餐,时间不早了。」既然他回得轻松,她当然也装得很自然。

    「嗯,也好。」

    「那就顺便吧!」

    天哪!气氛好ㄍㄧㄥ,一点都不坦率的两个人。

    美眸忍不住再偷偷瞥了齐扬宇一眼,允恬心中的甜蜜持续在发酵。

    说他冷漠、嘴巴坏,他还是记得她的喜好,不知道她是否能有所期待他多少心里还是惦记着自己的。

    「妳偷看我?」黑眸冷不防望过来,刚好和她的视线迎个正着。

    「我哪有?少自恋,谁要偷看你!」粉颊红了红,允恬心虚地移开视线。

    「妳该不会又爱上我了吧?」俊逸的脸庞表情挑衅,齐扬宇薄唇扬起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笑。

    呼吸一窒,差点喘不过气来,允恬又羞又恼地回头瞪向身旁自信过度,偏偏一语命中的男人。

    这家伙!

    「是你又不小心爱上我吧?」纤纤玉指在他厚实的胸膛点啊点,掩饰自己被说中心事的慌乱。「不然何必因为我的一句无心话,还特地送圣诞树给我?」

    其实他有一点说错了,她不是「又」爱上了他,而是「一直、一直」都爱他。

    温暖的大掌倏然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齐扬宇望住她的眸光复杂而合黝。

    心儿又开始不争气地怦怦跳,允恬紧张地舔舔粉唇。

    「怎么?被我说中了?」糟糕!她还是很爱玩火,不挑衅回去不是她林允恬的风格。

    只见性感的薄唇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几乎停在她的唇瓣上,齐扬宇深不见底的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的。

    「干、干嘛?」想躲,无奈小手被抓得牢牢的。

    他该不会要吻她吧?

    眼里装的都是他的唇,种种甜蜜的记忆从脑海中一一掠过,一时间允恬的呼吸全乱了。

    「再啰唆,妳自己负责扛这棵圣诞树上楼。」他很没情调地丢下威胁。

    「你——」算他狠!允恬识相地闭上嘴巴。

    「哼!」

    讨厌鬼!说话就说话,干嘛故意靠那么近?害她胡思乱想,扬宇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坏心眼。

    见她像河豚一样气鼓鼓的,一个人走在前头,齐扬宇薄唇忽地扬起不易察觉的笑。

    呵!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好了。」将最后一颗大星星放上树顶,允恬着迷地跪坐下来,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布置得晶莹璀璨的圣诞树。

    「好漂亮。」她轻声赞叹。

    深绿色的叶子系满金色铃铛,色彩缤纷的彩带下是一颗颗晶亮的圆珠,原本不起眼的小树顿时热闹起来。

    「扬宇,谢谢你。」回过头,允恬由衷地道谢。

    这是她最喜欢的圣诞礼物,而且她也很开心此时陪在身边的人是齐扬宇。

    「不客气。」黑眸里揉进暖意,他挑挑眉。

    她开心的笑容还是像从前一样灿烂。

    「时间很晚了,我们来吃晚餐吧!我已经饿慌了。」允恬笑吟吟地将早已冷却的披萨递给他,顺便将两个空杯注满红酒。

    「我也饿了。」毫不客气地拿起其中最大的一块披萨,扬宇接过她递来的酒杯。「谢谢。」

    这是他们最后的决定,与其另外再大排长龙找餐厅,不如窝在温暖的屋子里叫外卖。

    「在圣诞树下吃东西,果然是最棒的。」在披萨上淋上很多、很多的番茄酱,允恬大大咬了一口,一脸满足。

    扬眸瞥她一眼,齐扬宇对她的结论不予置评。

    说实在的,他对圣诞树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如果会特别去注意,也是因为她直喜欢。

    因为她喜欢啊!

    「扬宇,」收回对圣诞树膜拜的视线,允恬的眸光落在他身上,语气有些沉重,「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俊眸直勾勾迎上她的。「还不错。」

    「嗯。」后面那句「有没有想起过我」问不出口,允恬仅能点点头。

    唉!胆小鬼。

    「那妳呢?妳过得好吗?」齐扬宇将一模一样的问题丢回。

    「我吗?还可以。」没有他想象中肯定的答复,允恬摇摇头。

    「妳不快乐?」依她倔强的个性要说出「还可以」三个字,实际情况应该要更严重两、三倍。

    没来由的,他的心头一紧。

    「扬宇,我——」考虑将自己其实一直都孤家寡人的事实告诉他,但是偏偏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不希望让他有歉疚的感觉,那不是她所要的。

    「嗯?」

    「没事。」摇摇头,她还是将话吞了回去。

    「允恬,」浓密的长睫掩住他眸底复杂的心思,「这些年,妳感到孤单吗?」

    她不肯说实话,他换个方式问。

    蹙了眉心,允恬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这个问题比较恰当,到底该说会?还是不会?

    她一直都很孤单啊!

    「扬宇,我们当初到底为什么分手?」咬咬唇,她反问。

    每个认识他们的人都笑说她和扬宇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认为他们是天生注定该在一起的人,既然如此,那他们为什么要分手?甚至连分手的真正原因,她竟也模糊地想不起来。

    是她不愿去想,还是潜意识不愿记得?

    有短暂的沉默,齐扬宇瞬也不瞬地望住她,「因为当时我们都太年轻。」

    因为年轻,所以不会想、不懂得去让。

    甜甜的笑容浮上她的唇边,她喜欢他的答案。

    不是因为不爱她,只是纯粹当时太年轻。

    「如果是现在的我们,或许就不会分手了。」薄唇勾笑,他丢下让人反复思量的话。

    「扬宇,让你玩一个心理测验。」明明他说的是再普通不过的话,为什么她心里却一阵泛酸,悬在眼眶的泪几乎就要掉下来。她连忙垂下小脸,语气故作轻松。

    「心理测验?」他微怔。

    他不信这种东西的。

    「玩玩嘛!」还是不敢抬头望他,深怕脸上脆弱的神情会被看见,「无伤大雅。」

    「那妳说吧!」

    「如果你半夜开车经过九弯十八拐的北宜公路,因为视线不良,跟对面违规超车的小货车迎面相撞,你直觉自己会……」

    「重伤!」不等她念出选项,齐扬宇咬一口披萨,先说出自己的答案。

    「你玩过这个心理测验了?」允恬错愕。

    「没有。」他不碰这种东西的。

    「那你怎么……」怎么说出和她同样的答案?

    「妳说要凭直觉的,」齐扬宇耸耸肩,轻啜一口红酒,「所以我就凭直觉回答妳。」

    他当然不会希望自己当场阵亡,所以回答重伤啊!

    咬着唇,允恬用力眨回眼中的泪,心中百感交集,有酸有甜。

    永远忘不了的遗憾!

    原来在他心里也是同样的感觉啊~~

    「妳不解说一下吗?」见她不大自然地别过脸,齐扬宇下着痕迹地蹙眉。

    玩心理测验也能哭吗?

    「解说什么?」大大喝口红酒,允恬掩饰自己发紧的声音。

    「解说我的答案。」

    「没有答案,」允恬摇摇头,「我随口问问而已。」

    他知不知道答案无所谓,因为她想要知道的答案已经在她心里。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齐经理?」助理轻敲玻璃门,企图引起正在开会的齐扬宇注意,「齐经理?」

    「嗯?」回过头,他皱眉。

    「您的电话。」助理用唇语告知。

    「会议中我不接任何电话。」看了眼台下正在等他继续会议的同事们,他眉头揽得更紧。

    「她已经打来很多次了,说是很要紧的事。」助理的表情很无奈。

    她夹在中间当夹心饼干,左右为难。

    「是谁?」

    「她没有留姓名,不过是个声音很好听的女孩子。」

    脑海中又掠过允恬甜美的笑容,他按按眉心。「接进来。」

    该不会是允恬吧?他们约好今天下班后一起吃饭,她会不会临时有事要改期,所以急着连络他?

    「好。」

    五秒钟后,会议室的电话铃响,他飞快地接起。「你好,华亚科技齐扬宇。」

    「扬宇,是我。」电话那头传来轻快的嗓音。

    「嗨!绣晴。」失望的情绪从眼底疾掠而逝,他还是忘记她姓什么,这辈子他大概永远也记不起来吧!

    「很抱歉打扰你开会,可是我拨了很多次电话来,你都在忙。」绣晴装得很无辜。「我想确认这周末你有空吗?」

    「周末?」示意其他人先等一下,他皱眉转身。

    「我们公司举办两天一夜的温泉之旅,我想邀你一块儿去。」

    「……」就为了这种芝麻小事打扰他开会引齐扬宇眉头揽得更紧,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和善一点。「既然是贵公司举办的旅游,我想可能不便参加。」

    他们的交情应该还没有到这种地步吧?

    「虽然名义上是公司举办的旅游,说穿了也只是秘书课几个好朋友参加而已,并非正式的行程。」绣晴不慌不忙的解释。

    「话虽如此,还是不太方便。」

    「而且睡的是大通铺,男女分房,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绣晴还在努力游说,不肯放弃。

    虽然她和齐扬宇单独碰面几次,但总觉得他们的进展就这样停滞住了,齐扬宇很被动,让她不禁想趁这次机会狠狠鞭策他一下,看他们感情是否能进步一点。

    「绣晴——」本来想换个客气点的称呼拉远关系,偏偏想不起来她姓什么,连想称呼她为某某小姐都没办法。「我明白妳的意思,但是似乎有点不太妥当,妳让我考虑一下。」

    「可是要订房了,得确定一下人数,你也知道嘛!周末订房人多,总要事先预约。」绣晴没打算给他时间考虑,更没中他的缓兵之计。

    不是睡大通铺吗?那有没有多他一个人应该没差吧?不用想也知道这只是个借口。齐扬宇烦躁地叹口气,心中隐隐不悦,却碍于有旁人在不好发作。

    「扬宇?」

    「如没有意外应该可以。」看样子他若不答应,她是不肯挂电话了。

    「太好了,你能够参加,我真的很高兴,我的朋友们都很想见你。」大家都想看看传说中的绝世好男人。

    「嗯,那先这样吧!我还在会议中。」听见她毫不掩饰的欣喜,他有些头疼的收线。

    她的朋友想见他,但是他不想啊!他们的关系并不是男女朋友。

    唉!麻烦!

    「继续开会吧!」摆摆手,齐扬宇的心情顿时下降五个百分点。

    ***bbs.fmx***bbs.fmx***bbs.fmx***

    「OK了。」喜孜孜地挂下电话,绣晴脸上浮现甜美的笑容。

    「什么东西OK了?瞧妳得意的。」正在影印资料的允恬回过头,含笑望着正起身走来的绣晴。

    「温泉之旅啊!绝世好男人答应参加。」粉颊染上酡红,绣晴显得有些腼腆。

    「咦?妳何时变得这么大胆积极了?」微微瞇细美眸,允恬讶异地瞅她。

    「是妳说要主动出击的,这次我一定会争取到底。」绣晴摆出奋发向上的姿势,逗笑了允恬。

    「妳这么喜欢他?」她没料到绣晴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走出和阿志分手的阴影。

    「嗯,严格说起来,他的确是无可挑剔的绝世好男人,我没理由放弃。」眸光微黯,绣晴无声地叹气。「是我该狠下心做决定的时候了。」

    「做什么决定?」听出她的语病,允恬敏锐地问:「难不成阿志有去找妳?」会让绣晴露出这种表情的人永远只有一个,肯定八九不离十。

    「不愧是允恬,料事如神,」绣晴装可爱地吐吐舌尖,「一猜就中。」

    「阿志和妳说了什么?」

    「他说以后不玩车了,会认真的找份工作,好好考虑未来的人生。」耸耸肩,绣晴笑得很无奈,「他说他不能失去我。」

    「那妳呢?妳怎么回答他?」允恬轻声问。

    「我还能说什么?我总不能因为他忏悔一次就心软一次,那些话我听到都会背了,一点创意也没有。」男人为什么总要等到失去时才说要改进?难道就不能自动自发一点吗?「我拒绝他了。」

    「其实妳还是有心软,对吧?」

    「我当然会心软,毕竟是十多年的感情,但这一次我是真的看破,绝不再回头、再原谅他。」绣晴咬咬唇,斩钉截铁地道。

    总是反复在希望和失望中徘徊,这一回,她是真的累了,全天下不只他一个男人,她没必要为了他而裹足不前。

    「妳想清楚就好。」爱情这种东西真奇怪,留在身边痛苦,不留在身边也痛苦。

    「算了,别提这些不快乐的事!还是聊聊妳吧!」绣晴话锋一转,「妳和妳的亲亲男友说了吗?」

    「我男朋友?妳指的是谁?」皱皱眉,允恬仍在状况外。

    她一直就保持单身啊!哪来的亲亲男友?

    「就是上回来公司找妳的帅哥啰!」

    「他不是我男朋友。」皱皱眉,这一回允恬否认的很彻底。

    「随便,妳要如何定义你们之间的关系都可以,」她自己是女人,能体会这种口是心非的心理。「妳和他提过温泉游了吗?」

    「还没。」事实上,自从上回一起吃过饭后,她就不曾和他连络。

    「妳不问吗?」

    「我会问的,」垂下美眸避开绣晴探询的视线,「别担心。」

    与其要她问力威,她心中有了更好的人选。经过那天气氛又ㄍㄧㄥ又诡谲的圣诞夜后,她和扬宇之间的关系起了微妙的变化,就像今天他们还约好一块儿吃晚餐不是吗?

    说不定……他们真的复合有望。

    「妳千万要记得,就是这个周末了。」绣晴叮咛。

    「我会的。」她点头微笑。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这个周末?」听见她的提议,齐扬宇有片刻的错愕。

    这周末是黄道吉日万事皆宜吗?怎么所有的事情都凑到同一天?

    「嗯,怎么?你有事?」服务生刚好端上他们的餐点,主餐分别是美式起上牛肉汉堡和碳烤猪肋排,另外搭配热腾腾刚炸好的金黄薯条和花枝圈,瞧起来让人食指大动。

    「嗯,有点……」下意识地将番茄酱递给允恬,他还记得她常常挂在嘴边的至理名言——有番茄酱就是美味。

    「是喔!」小脸难掩失望,允恬自动自发地将他盘中配色用的甜椒吃光,那是齐扬宇誓死不碰的食物之一。

    两人的动作是如此自然,一点都不像分手多年的男女朋友,一来一往间,默契依然存在。

    「或许我可以将事情推开。」沉吟了下,齐扬宇回答。

    说穿了他当然不想参加什么莫名其妙的公司旅游,要不是当时急着挂电话,他万万是不可能答应的。

    「你能将事情推开是最好,如果不行,你也别勉强,毕竟是我太晚问你。」将超级大的牛肉汉堡拿至嘴边,允恬狠狠咬了一口,一脸满足。

    「其实也只是晚了一步而已,」早知道就别接那通电话,自惹麻烦。「不过——允恬,妳变了。」

    他若有所思地望住她。

    「怎么突然这么说?」拿餐巾拭拭唇,允恬蹙眉。

    她有变吗?她一直认为自己没变啊!

    「以前的妳,世界要以妳为中心,是容不得拒绝的。」当年他们不就常常因为她的不懂体谅而起争执吗?

    「人长大了,思想相对也成熟了,」允恬敛下美眸,所以才越来越能体会他当时对她的好。「明白很多事要学会体谅。」

    唇边忽地泛起一丝温柔的笑意,齐扬宇没多说什么,只是切块肋排送至她唇边。「要试试味道吗?」

    扬睫睇他一眼,允恬张嘴一口咬下。「嗯,好吃。」

    「就知道妳会喜欢。」俊眸揉进暖意,他微笑。

    这种气氛,他更喜欢。

    说不定绕了一大圈,最最适合他的人又绕回原点,只是他一直没有发现。

    「扬宇,你当初爱我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很辛苦?」允恬随口问道。

    「我朋友一致通过认为我太宠妳了。」她敢问,他当然敢直接明白的回答。

    「什么一致通过,太夸张!」允恬不服气地嘀咕。

    可恶!到底是哪些臭男生偷偷说她坏话。

    「那妳的朋友呢?怎么说妳?」

    「我?」心虚地移开视线,允恬声音越来越小,「她们一致通过认为我太任性。」

    「噗!」齐扬宇很不给面子的低笑出声。

    「喂喂,我很不欣赏你的态度喔!」微微红了脸,允恬娇嗔。

    「妳的朋友非常客观,改天我一定要好好拜见一下。」齐扬宇挑眉,唇边仍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算了,懒得理你!」佯怒地瞪他一眼,允恬决定继续进攻手中的大汉堡。

    「可是……」他还有话要说。

    「嗯?」

    「那时的我很喜欢宠妳。」挑起一道浓眉,他说得自然。

    闻言,允恬心脏怦怦多跳了两下,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吶喊。

    如果……

    如果他们真的能重来一次的话,她敢确定他们一定会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