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执迷不悟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是允恬的前男友?」进房将行李卸下,霍力威等另外两名同伴出去后,压低声音问道。

    放行李的动作微顿,齐扬宇的语气平静。「那都过去了,我们现在只是普通朋友。」

    他故意忽略自己说出普通朋友时,心中猛然泛起的苦涩。

    普通朋友啊!这几天和允恬相处的点滴从眼前飞掠而过,她的淘气、她的甜笑,还有两人不必刻意培养就有的默契……

    俊朗的浓眉狠狠紧蹙。

    该死的,他居然还自以为了解她,结果是他想太多了,逼得自己进退维谷。

    「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吗?」见他不愿转身面对自己,霍力威不放弃地站在他身后追问。「没有其他感觉?」

    说实在,他真的很想对他生气,让自己多讨厌齐扬宇一点,可直到现在,他才不甘愿的发现,齐扬宇果然是个会令女人心动的男人。

    「我们是普通朋友。」慢吞吞地转过身来,齐扬宇冷静地望入他的眼。

    他不希望自己成为他们之间争执的原因,不知道这算不算他对允恬变相的一种温柔?

    两个旗鼓相当的男人,互不相让地望着彼此。

    「难道你对允恬已经完全没有感觉?」虽然百般不愿意,但私心里还是希望允恬能得到幸福,霍力威皱眉问道。

    强摘的瓜不甜,只要他仍爱着允恬,君子有成人之美,他一定无条件退让。

    可恶!一时之间连他都不禁佩服起自己的好风度。

    漂亮的黑眸微微瞇细,齐扬宇薄唇紧抿。

    他是来找自己吵架的吗?他都已明白告诉他,他和允恬现在只是普通朋友,他还有什么好不满意?

    他现在的情绪非常、非常不好,别逼他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你们当年不是感情很好吗?」

    「她和你说的?」不是他爱嫌她笨,哪有人会向自己男友提起当年和旧情人的感情有多好?

    亏他还为了她,努力将关系撇得很干净。

    「是,也不是。」霍力威语带保留,「……也没那么好。」顿了下,他玩起文字游戏。

    他不禁痛恨起自己当初干嘛答应绣晴的邀约,如果他能拒绝的话,现在不就什么事部没有了?

    「允恬她一直还爱着你。」不喜欢拐弯抹角,霍力威开门见山。

    瞧他的目光古怪,齐扬宇浓眉紧蹙。

    哪有人会这样说自己的女友?他是在试探他吗?

    「你——」正想开口,却被未敲门就闯进来的绣晴打断。

    「两位,晚餐已经开始啰!」笑容满面的绣晴完全处于状况外,没意识到两个男人之间诡谲的气氛。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我吃饱了。」放下筷,允恬小手悄悄按上隐隐作疼的胃。

    不知道是天气太冷的缘故,还是因为压力过大,已许久不曾犯疼的胃又开始闹脾气。

    而且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允恬,妳吃得好少,不舒服吗?」一块儿来的同事小娟回头关心的询问。

    闻言,齐扬宇的眸光旋即落在她略显苍白的脸庞。

    「我没事,只是想先去泡露天温泉而已,」硬挤出灿烂的笑容要大家放心,允恬起身。「晚餐后不是还要唱卡拉ok吗?我会过来的。」

    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她哪可能还有食欲?

    「好,那等妳啰!」小娟笑答。

    「你们慢用,别理我。」胃部没预警地狠狠一阵抽疼,几乎让她硬挤出的笑脸破裂。允恬急着想走出去,不料手腕却被人抓住。

    「允恬……」霍力威皱着眉心,仿佛有话想说。

    「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吧!」又是狠狠一记抽疼,允恬不禁咬牙倒抽口冷气。

    不管是多重要的事,现在绝对都不是讨论的时候。

    「可是——」霍力烕还有话想说。

    咬着唇,允恬急急抽回手压回胃上,头也不回地离开餐厅。

    好痛!该死的痛!

    「扬宇,怎么了?你也吃不下吗?」坐在一旁的绣晴笑问,因为酒意,她的双颊显得红扑扑的。

    「嗯?」猛然回过神,他没错过刚才允恬压在胃上不放的小手。

    她又闹胃疼了吗?还记得最后一次她闹胃疼,也是像今天如此寒冷的天气。

    就算经过这么多年,她的胃依然没有养好吗?

    「扬宇?」见他还是神游四海,绣晴又唤他一次。

    「嗯?」这一回,齐扬宇终于正眼看她。

    「你也吃得很少,是口味不习惯?」身为活动主办人,她当然要关心大家的感受。

    「不是。」摇摇头,他的心思全放在允恬苍白着脸离开的模样。

    「那是为什么?」他吃的东西几乎和允恬一样少。

    「绣晴,」脑中一转,他突然再正经不过地望住她,「我有个蓝色的小行李包,妳有帮我拿下车吗?」

    「蓝色小行李包?」绣晴怔住。

    有这种东西吗?

    她只有拿自己的行李啊!

    「原来妳没帮我拿。」

    「应该没有。」她完全没印象。

    「我去停车场一趟。」对她灿烂地笑了笑,齐扬宇跟着离开餐厅。

    「怎么会这么痛……」咬着唇,允恬撑着伞躲在不起眼的角落,无神地望着外头漆黑的日式庭园。

    照理说胃痛的时候躲在温暖的被窝里最舒服,但是她不想待在房里,她暂时不想看见绣晴甜蜜的笑,不想去解释那些烦人的事。

    她什么都不想做。

    「好痛!」噙着泪,允恬拢拢披在身上的大衣,夜里的天气和白天一样,下着让人心烦的毛毛细雨。

    「为什么不回房休息?」猛地,身后传来齐扬宇低沉的嗓音,「妳人不舒服,不是吗?」

    「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允恬讶异地回眸,朝他挤出可怜兮兮的笑容。

    额角某根青筋不幸当场爆裂阵亡,齐扬宇喘着气、叉着腰,没好气地瞪着她的后脑勺。

    这女人居然还很惊讶地问他为什么会知道?!

    不!他当然不知道,所以他很倒楣地将整问旅馆翻过一回,最后发现她林大小姐不要命的坐在长廊边吹冷风。

    活该她会胃痛,这么不懂照顾自己,她到底知不知道入夜后的山区温度有多低?居然还有闲情雅致坐在这儿发呆。

    「为什么不进房里?」不愿在她不舒服的时候责备她,齐扬宇缓了缓语气。

    「不想。」她给他的答案倒很洒脱。

    「不想?」他皱眉。这算什么理由?

    「因为太复杂。」知道他不懂,她轻声补充。

    静静沉默下来,他明白她的意思了。

    「我和绣晴……」该死的,又忘记问绣晴到底姓什么,「不是妳想象的那种关系。」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不用回头看也猜得出他的表情一定很错愕,「因为是我要她主动约你的,只不过……我不知道她口中的绝世好男人,竟然会是你。」

    「我不明白。」本来或许明白,现在一听她解释又不明白了。

    「绣晴因为和阿志分手,意志消沉了好一阵子,所以我鼓励她有机会就多出去认识其他男人,」胃又是狠狠的抽疼,她无声倒抽一口冷气。「有一回,她很开心地告诉我终于找到绝世好男人,但是我没料到是你。」

    她怎么可能料得到世上竟有如此巧合的事。

    「所以她来找我、约我,都是妳出的主意?」难怪上回绣晴来找他的情景如此熟悉,原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嗯,」微乎其微地点点头,允恬的声音听起来好闷。「早知道她喜欢的人是你,我绝对不会鼓励她。」

    她等于亲手创造了一个情敌给自己。

    「天冷了,回房吧!」一时之间,他也不知该说什么。

    不管是她、是绣晴,或是老说些奇怪话的霍力威,彼此之间的情况都复杂得超出他所能掌控。

    「嗯。」摇摇晃晃想站起来,但胃部剧烈抽痛,让她几乎站不稳。

    「小心!」齐扬宇眼明手快地从身后牢牢抱住她,担心地浓眉紧蹙,「妳又闹胃疼了。」

    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咦?」原本想轻松地给他一个笑容,偏偏已经疼得挤不出笑脸。

    「别再问我为什么会知道,」烦躁地瞪她一眼,温热的掌移至她脆弱的胃,暖暖的热气舒缓了她的胃疼。「我就是知道!」

    如果能够选择的话,他宁愿不知道!

    眼眶不争气地泛红,允恬索性整个人赖在他宽厚的怀里。这种感觉多怀念啊?依恋地让她不想离开。

    「扬宇……」鼻尖嗅进的都是属于他的气息,允恬小手紧紧抓住他结实有力的臂膀。「我们复合好不好?」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我们复合好不好?

    此时此刻,她居然这样问他。

    这句话若是早一天问,他的回答绝对是肯定的,但是他已经见过霍力威,也从绣晴那里知道他们的关系,他怎么可能答应?!

    他们的重逢,不是让他来破坏她的幸福。

    「妳累了,我送妳回房休息。」齐扬宇平静地转移话题,扶着她往房间的方向走。

    「你不愿意?」下意识抓紧他的手,允恬望住他的美眸如此清亮。

    「允恬……」

    「你不愿意?」她难过的问。

    「时间点已经不对了。」细细将她的眼眉看入眼底,他叹气。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血色缓缓从她的脸上褪尽,不知道是因为胃疼还是因为他的回答。

    「我们已不适合在一起,」他反握住她的手,心里并不比她好过。「我们还是当朋友吧!」

    「为什么?」她好不容易才又遇见他,她才不要当什么鬼朋友!她要他陪在她身边。

    「不为什么,」他轻声回答,「这是最好的选择。」

    泪水猛然冲上眼眶,一如分手那天的崩溃情绪几乎要将她活生生扯成两半。「你不爱我吗?扬宇?你已经不爱我了吗?」

    她知道他是爱她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为什么要在她最接近他的时候,又狠狠的拒绝她!

    「允恬,我们已不再是当年的我们。」他强迫自己冷静地回答。

    他们两个人之中必须要有个人还保留理智。

    「除非你已经不爱我,不然我想不出我们不能在一起的理由。」咬着唇,允恬晶莹的泪珠就悬在眼睫。

    她不要再错过了,她不要啊~~

    不管过了多久、事隔多少年,她一直一直就只爱着他,这一回,她说什么也不放手。

    就算要她先放下自尊,她也愿意。

    「允恬,妳不能再向我撒娇,妳不能老是将自己困在原地,妳应该要向前看,人活着是为了往前走的。」

    「我没有将自己困在原地!」她含泪生气地低喊。

    她才没有,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有!妳有!妳一直活在过去,活在我们曾经交往的那段日子!」皱着眉,齐扬宇毫不留情的戳破,大手指向她到现在还拿着不放的红Kitty伞。

    那是他的伞,他比谁都清楚。

    这件事一定要在这里做个结束,不然走不出来的人不只她一个,还包括他自己。

    她身旁已经有了要好的男友,凭男人的直觉,他知道霍力威绝对会将她照顾得很好,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好放不开?

    她又为什么看不开?

    「齐扬宇!」泪水再也忍不住,无声无息地滚落粉颊,「它不是过去式,它可以是现在进行式。」

    她好不甘心,不甘心他的拒绝,她还以为他们终于又能在一起了,她真的这样以为……

    她满心欢喜、满心期待,结果却是否定的!

    她不要啊!她不要!她会疯掉的!

    「妳该走出来了!」用力摇晃她,齐扬宇再认真不过地低吼。「别再执迷不悟!一切都过去了。」

    深深凝睇他的眼,允恬脑中一片浑沌。第一次在超市遇见他的时候、参加联谊巧遇他的时候、甚至在圣诞夜他送圣诞树的时候……她爱他的感觉从来不曾改变,以后也不会改变。

    如果是现在的我们,或许就不会分手了。

    他曾说过的话冷不防又在耳边响起,剎那间她心痛得无法呼吸。

    「如果……如果你不爱我,对我已没有当年的感觉,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要做那些让我会错意的事?」哭红了眼,允恬松开他的手,乏力地跪坐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

    看着她伤心欲绝地哭倒在长廊,一时间齐扬宇没有扶起她的勇气,因为她的问题他无法回答,无法给彼此满意的答复。

    这样的结局,连他自己都不满意。

    「扬宇,真的不行吗?」允恬哽咽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真的没有办法吗?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

    「……」

    「扬宇,你回答我……」难过地将小脸埋在双膝间,允恬噙着泪不肯放弃。「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已经没有机会了吗?」

    如果错过这一回,他们不会再有任何机会,因为他们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这样也没关系吗?

    「允恬,去纽约吧!妳以前的梦想不就是去纽约游学吗?」短暂的沉默过后,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你要我去纽约?」又恼怒又伤心地扬起脸,她咬紧牙根,「你居然要我去纽约?」

    他不肯再和她在一起就罢,竟然还要她和霍力威去纽约!

    齐扬宇,算你狠,你了不起!

    薄唇紧抿,他不再开口,他当然明白自己的话有多伤人,但是她不好受,难道他就好受吗?

    他不能利用允恬因为霍力威不常在身边陪伴她的寂寞趁虚而入,这是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总有一天她会后悔的。

    霍力威会邀她一起去纽约,代表他们之间有一定的感情基础,说不定早有结婚的打算。

    总不能因为他的出现破坏这一切。

    「齐扬宇,我问你最后一次,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泛着泪,允恬扶着梁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无论我做什么努力都没有用吗?」

    若是从前的她,绝对不会这样一问再问,早就率性的一走了之,但就是因为错过一回,才知道珍惜的可贵。

    「……」

    「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任性,我已经懂得体谅、懂得让步,这样我们还不能在一起吗?」

    「不能。」敛下眸,齐扬宇哑声回答,浓密的长睫掩住他复杂难懂的心思。

    眼前一阵晕眩,她不意外他的坚持,因为这就是齐扬宇。

    他一旦做了决定就不会改变。

    「那么……请帮我最后一个忙。」允恬的声音破碎。

    心好痛、好痛,原来心是可以这么痛的啊!她现在才知道。

    合黑的眸子倏然迎上她的。

    「告诉我,你早已不爱我,对我没有任何喜欢的感觉。」允恬哭肿的眼眸又泛起泪光。

    齐扬宇俊颜微变。

    「我要亲耳听你说这句话,这样我才能真的死心,从过去中走出来,才能不再爱你!」允恬的小手在身边紧握成拳。

    身体再痛、胃再痛,都比不上她现在的心痛。

    「我……已经不爱妳。」别开脸,他给她要听的回答。

    心猛然沉落,终于,他发现原来自己也会心碎啊!

    泪像断线的珍珠往下坠,允恬泪眼迷蒙地望住他,最后,拖着艰难的脚步与他擦身而过。

    「扬宇,有两句话闷在我心中好久,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

    「嗯?」他没有回头。

    「谢谢你曾经那么爱过我,也很抱歉当时我不懂好好珍惜……」允恬掩住唇,深怕自己再泄漏更多伤心的情绪。「真的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