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执迷不悟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间房子还可以吗?」霍力威打开窗户,新鲜空气立刻灌进屋内。「妳决定得太仓卒,让我一点准备也没有。」

    「可以的。」朝他灿烂的微笑,允恬从窗户探出半个身子。「纽约、纽约,我来了。」她用力地喊。

    将她的笑容看在眼里,霍力威皱皱眉没说话。

    她的笑容太假、太灿烂,就像小丑的面具一般虚伪。

    「允恬,妳想谈一谈吗?」

    「谈什么?」她狐疑地回头。

    「妳的样子——很不快乐。」他小心翼翼地斟酌用词,深伯伤害到她。

    「谁说的,我很快乐啊!」像个没事人似的拍拍他的肩,允恬将整间房子来来回回看过一回。「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来纽约游学,如今好不容易实现了,我怎么会不快乐?」

    他认识她四、五年了,她是不是真的快乐,他还会看不出来吗?

    「允恬,那日在温泉别馆,齐扬宇到底和妳说了什么?」她不说,他总可以问吧!

    「没说什么啊!」允恬笑容没变,试坐放在角落的旧沙发。「太硬了,我要另外买一个。」

    「一定有,」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他不会再让她随便搪塞过去,「否则妳不会突然改变主意来纽约。」

    那天她信誓旦旦的话,言犹在耳。

    「哦~~」清亮的美眸迎上他的,允恬沉默下来,害他一时间以为她又想逃避问题。「是他叫我来纽约的。」

    「齐扬宇叫妳来纽约?」不是他爱怀疑自己的听力,但真的是活见鬼了。

    「嗯,他叫我来纽约。」就像只九官鸟重复他的话,允恬漂亮的脸蛋没有任何表情。

    「他、他不爱妳吗?」哪有男人会叫心爱的女人离开的?齐扬宇是哪根神经没接好?

    需要他帮忙介绍医生吗?

    「他不爱我。」允恬很平静地回答,平静到让霍力威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齐扬宇绝对是爱她的,霍力威敢拿自己的项上人头保证,但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那妳呢?妳不爱齐扬宇吗?」

    「不!我不爱他了。」舒服地坐在花布旧沙发上,允恬微笑回答。

    不爱了,她无心爱了。

    明明穿得很保暖,霍力威剎那间却觉得寒毛竖立。

    好诡异。

    「允恬。」

    「嗯?」她笑吟吟地抬头。

    「如果齐扬宇一个月内没有来找妳,妳能爱我吗?」他极认真的问。

    「他不会来找我的。」他已义正词严的拒绝她。

    「如果齐扬宇一个月内没有来找妳,妳能爱我吗?」不理会她的回答,霍力威重问一次。

    「好啊!」偏头想了三秒,允恬笑着点头应允。「我现在就能爱你。」

    听完她的回答,霍力威全身的寒毛肃然起敬。

    真的是见鬼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齐经理,外找!」敲敲会议室的玻璃门,助理用唇语告知。

    不悦地蹙着眉心,齐扬宇摆摆手。

    难道没看见他正在开会,不方便离开吗?

    「她不见到你是不会走的。」不死心,助理朝他挤眉弄眼。

    小助理是很可怜的,别为难她啊!

    皱着眉,他和小助理大眼瞪小眼足足五秒钟,最后,他放弃了。

    「中场休息十分钟。」他充满歉意地向开会同仁致歉。

    「谭培雅?」来到会客室,见到眼前似曾相识的短发美女,齐扬宇努力搜寻脑海里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她就是他当时某位死党的女朋友。

    「你好!齐经理。」谭培雅笑容可掬,但让人觉得不怀好意。

    「大家都是同学,别用经理称呼我。」缓缓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不禁揣测起她的来意。

    从无交集的人,怎么会突然找上门来?

    「我也不多说废话,直接挑明了说,」人才刚坐下,培雅笑容一敛,「我是来兴师问罪的。」

    「兴师问罪?」他一愣。

    「我想知道齐经理到底是如何把我们家可爱的恬恬逼到纽约去的。」培雅挑眉。

    齐扬宇胸口没来由一紧。

    她真的去纽约了。

    「我没有逼她。」他淡淡解释,将自己的心情隐藏得很好。

    「如果不是你,她怎么可能临时改变初衷,」培雅冷哼,一点都不相信他的借口。「她本来不去的。」

    「她本来不想去吗?」眉头蹙得更紧,她的话和他听到的消息不符。「他们不是要去美国结婚吗?」

    明眸瞇得细细的,培雅古怪的神情好像他说的是火星语。「是哪个笨蛋跟你说他们要结婚的?」

    是没人这样和他说,但是绣晴暗示得很明显啊!

    好吧!他就是那个猜测的笨蛋。

    「允恬和霍力威无瓜无葛,怎么可能会结婚?」如果他们真的结婚了,也一定是拜齐大笨蛋所赐。

    「霍力威不是允恬的男友吗?」听见她的话,突然有根青筋没预警地啪一声断裂。

    「这又是哪个笨蛋说的?你有亲口问过允恬吗?」培雅言词犀利的反问。

    「没有。」很好!他再次当了大笨蛋!

    「如果你没亲口问过她,我倒是能解答你的疑惑,」培雅一字一句说得很慢、也很用力。「允恬自从和你分手以后,就没有和任何人正式交往过,就连那个霍力威,也只是喜欢她多年的众多追求者之一。」

    当然那些未满一星期的路人甲乙丙丁都不能算。

    心头重重一震,齐扬宇喉结不自觉滚动了下。

    该死的!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那绣晴告诉他的又是什么?

    空穴来风的八卦吗?

    「齐扬宇,这些话我是代替允恬告诉你的,该怎么做你自己好好想想,」见他脸色铁青难看,培雅无声地叹口气。「允恬她一直爱着你,自从你们分手之后,她就一直希望能再见到你,和你破镜重圆是她唯一的心愿。」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力威,你要吃苹果吗?」随手从架上挑颗青苹果秤了秤重量,允恬回头问。

    她现在正很努力的试着去爱上霍力威。

    只是……好像比想象中难耶!

    「等等。」霍力威朝她摆摆手,又神色古怪地继续拿着手机热线中——

    而且说的还是中文呢!

    没趣地瞧他一眼,允恬将苹果放回原处,无意识地晃到南瓜区。

    和齐扬宇那场争执过后,算算也已经过了一个月,她很努力的让自己快乐,心底却比谁都清楚自己快乐不起来。

    如果他们注定不能在一起,那么上天为什么要让他们相遇?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7

    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窃窃低语的中文,虽然在这里听见熟悉的语言很让人惊喜,但她没回头,反正她现在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

    最后,诡异的交谈声倏然停止,在她耳边响起的是她不会错认的低沉嗓音。

    「我们来做个测验,如果上天给妳一次机会让时间重来,妳最希望回到哪个时间点?」

    呼吸倏然一窒,允恬狠狠咬住唇,低头望着架上色彩鲜丽的大南瓜,直到尝到淡淡的血腥味。

    她没想到他会来,但是他来做什么?补她最后一刀吗?

    「我希望回到图书馆前的那一天。」顿了下,她回答。

    「为什么?」

    「因为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去找你。」不去找他,他们就不会在一起,不在一起,她就不会如此爱他。

    这是圆,勉强算是种「蝴蝶效应」。

    齐扬宇垂眸望着她倔强的背影,浓眉深锁。「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回到我们分手的那天。」

    「……」她无言。

    「不问我为什么?」

    「不想问!」她冷冷的答。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问的,她下想再去关心有关他齐扬宇的任何事情。

    「因为我会紧紧抱住妳,不因妳要求分手而离开妳,不因为一时的不愉快就放弃我们的感情。」

    心中熟悉的疼痛又起,允恬眼眶开始不争气的泛红。

    说的比唱的好听!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了,因为时间永远不会重来。」他不是不爱她吗?还跑来她眼前做什么?

    非要逼得她无路可退才甘心吗?

    「我来……是来向妳道歉的。」齐扬宇无声地叹口气。

    「你用不着道歉,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说!」捂住耳朵,她只希望他离开,还她安静的空间。

    只要不见到他,她就会平静下来,时间能冲淡一切,六年不够,九年!九年不够,十二年!

    她不相信自己会一辈子惦记着他!

    「我要向妳道歉,因为我没有遵守我的承诺。」不理会她的负气话,他径自说下去。

    「承诺?」终于,他的话引起允恬的反应。

    「我答应过要让妳、疼妳、不会和妳生气,纵使妳脾气再坏,也绝不会放弃妳,我答应过的事,其实我一直记在心底。」他轻声低语。

    或许就是因为记得太深,所以无心爱别人。

    过往种种的回忆如潮水般涌回她脑海,滚烫的泪水顺着允恬的粉颊滑落,她恼怒地旋过身,恶狠狠地瞪着当初狠心拒绝她,现在又跟她话当年的男人。

    「齐扬宇!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你到底还有哪里不满意?」他觉得伤她还不够重吗?不惜千里迢迢飞来纽约补上最后一击。「你要我来纽约,我来了,你究竟还要我怎么做才甘心?」

    「和我回去。」他心平气和地回答。

    「办不到!」想也不想,她一口回绝。

    他把她当成什么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她林允恬不会如此没骨气!

    「和我回去,让我实现诺言。」齐扬宇伸手轻轻抹去她的泪。

    「别忘了你说过你已经不爱我!」毫不留情地,她用力拍开他的手。

    「我一直都爱妳。」

    「你还说过我们不可能再在一起!」她忘不了他拒绝时的狠心模样。

    「那是我以为妳和霍力威有婚约,才会说出那些违背良心的话。」他态度诚恳的解释。

    若非如此,他怎么可能放手?

    「那又怎么样?」颤抖着声,允恬拒绝让自己心软,「我已经不爱你了,我答应过力威,要好好的爱他,请你不要在这个时候来破坏我们的感情。」

    说到力威,他人呢?躲到哪儿去了?

    她要离开这里,离开有齐扬宇的地方,力威为什么还不快带她走?

    「妳认为如果没有人告诉我妳在哪,纽约这么大,我能如此轻易的找得到妳吗?」齐扬宇狠狠的将她拥入怀里,不让她找寻其他男人的身影,「是霍力威告诉我妳在这儿,让我来找妳的。」

    「力威?」允恬怔住。

    他不是要她爱他吗?怎么突然之间又反悔了?

    「同样的地方,我们到底要绕过几次?上回是我的错,所以我二话不说订了机票赶来找妳,甚至还烦了霍力威一整个晚上逼他说出妳的下落,这样的心情,妳明白吗?」

    僵硬地任由他抱着,允恬的泪水无声无息地浸湿他衣襟。

    不!她不明白,她一心想和他在一起,却遭到他狠狠拒绝的心情,他又能明白吗?

    「这回就算妳再不愿意,我也不会放开妳,」齐扬宇双手捧住她的脸,要她好好看着自己。「我们的个性都很倔强,都很ㄍㄧㄥ,遇到事情谁也不愿先低头,但是我说过,如果真能重来一回,我们绝对不会分开,因为我们比谁都会懂得去珍惜。」

    「……」

    「明知道我们不会分开,妳还要拒绝我吗?」他低声问,眼里充满温柔。

    「齐扬宇,你凭什么这样对我说?是你亲口告诉我,我们绝不可能再在一起,」允恬泪眼迷蒙地看他,恼怒地抓住他的衣服,「如果你能轻易的放弃我,将我送给其他男人,你要我相信你会有多爱我?」

    「就是因为爱妳,所以我才不敢破坏妳的幸福,我害怕妳对我只是一时钓迷惑而已!」

    「怎么可能是一时迷惑?若是迷惑,我会不会晕眩太久了?」她哽咽着说。

    「如果是我伤妳太重,让妳已不再爱我,那也没关系,」他重重吻住她的唇,吻去她唇边冰凉的泪。「我会让妳再爱上我一次,因为这世上不会再有比我更适合珎约人。」

    她已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不敢相信期盼多年的一刻真的实现了。

    「一如除了我,妳也不可能爱上别人一样!」他语气笃定。

    含泪的明眸深深凝睇他的俊颜,他的话字字敲在她的心版上,逼得她无路可退。

    她怎么可能不爱他?她一直一直都爱着他啊!

    现在这样,往后亦然。

    「扬宇,我们不会再错过了吗?不会再分开吗?你能保证吗?」颤抖着声,允恬轻声问。

    她好怕!怕到头来又是一场空。

    「当然,我们不会再错过了。」吻着她的发心,他将她紧紧拥在怀里。「我保证会疼妳、让妳,在妳说要走的时候留住妳,在妳使脾气的时候紧紧抱住妳,永远永远不会放弃妳。」

    心好酸,偏偏又有种甜蜜在发酵。

    「扬宇~~」将小脸埋在他的胸怀,允恬很用力、很用力的抱住他,「你知道吗?我从第一眼看见你,就深深喜欢上你了。」

    「我知道。」下巴轻轻顶在她的发心,他泛起微笑。「我知道。」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

    轻轻的,用不让人注意的步伐,霍力威悄悄转身离开。

    其实方才允恬要找他的时候,他还真给她感动了一下下,却也明白他和齐扬宇之间的差距。

    他可以是安慰允恬的朋友,却不是她最爱的情人。

    走出门外,迎接他的是蔚蓝的晴天。

    吹着口哨,虽然有点难过,但是心情豁然开朗,反正结局他早料到了不是吗?

    想他霍力威的条件,还怕找不到爱他的另一半?

    既然如此,他愿意送给他们力威牌的深深祝福——

    希望他们永远别再分开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