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乌鸦与修仙 > 正文
2-12牵红线
作者:玉符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幽荧族与烛照族是早期远古宇宙之中出现的两大对立天体种族,与其说两大天体种族水火不容,不如说他们就是水和火,准确来说是冰和火,这两个天体种族之间的争斗战争持续了几百亿年,不过所谓的战斗,争斗,战争,吵架一定不会永久下去的,宇宙本身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永久,这是规则,这是自然,这是现象,幽荧族与烛照族在某个时间,各自都出现了理智,稳健,渴望和平的族长,太阳和太阴,经过他们千万年的不断努力,两强大的天体种族,终于迎来了和平。
  ....
  “小荣,这个积木应该要摆在哪里才好?”幽荧族族长太阴最小的女儿小公主雪露,一边拿着手上的积木,一边困扰的问旁边正在认真磊积木的男孩。
  积木已经磊的老高老高了。
  “交给我把,现在是紧张时刻,如果不细心百倍集中精神的话肯定会塌的,我目前操作人型身体还是不怎么熟练。”回答幽荧族小公主的是烛照族族长的小儿子荣科图。
  他们两的年龄相当,以天体种族来说理所当然的都是幼崽,两族长有时候会谈会带着他们学习种族之间社交知识,也有让下一代互相认识友好让和平更加长久的意思,以这种形式的契机,荣科图和雪露玩的很熟。
  之后有时候会幻化成人型在地面坚硬行星上垒积木玩。
  有时候也会去智慧文明发达的星球参与他们的游戏,他们的娱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好了,当然,人型的身体是很早以前前一代天体种族为了社交,跟他们这些智慧文明生物那里学习来的形态,荣科图是帅气的小伙子,雪露是美丽性感的少女。
  荣科图很多时候会感觉雪露的人形身姿看久了会让他温度升高。
  然而和平也不会永远,太阳和太阴不知为何在一次会谈中双双死亡,整个会谈的巨型星系都化为虚无。
  两天体族群都十分愤怒,认为是对方种族的错误。
  自然的,幽荧族与烛照族的战斗再次开始了。
  “消灭幽荧!”
  “消灭烛照!”
  .....
  “小荣我们不能想从前一样在一起玩,在一起摆摆积木吗?”雪露幻化出荣科图熟悉的人类女性模样,悲伤的眼睛望着荣科图。
  “......不要再叫我小荣了可恶的幽荧。”没有用人形回应雪露,只是概念传播。
  “....小荣。”
  “去死吧。”数亿度炽热的攻击淹没了雪露幻化的人形,直接打击在雪露的本体上面。
  ......
  战斗持续着,这次的战争比以往百亿年的任何时候都要惨烈巨大,整个宇宙都成为两强大种族的战场,他们战斗过的星系只有星系碎片,最后烛照族胜利了,代价也是巨大的烛照族只剩下很少很少的老弱残,而幽萤似乎全部灭亡了。
  然而。
  强大无比的冰雪女王在烛照以为安稳的时候来了,整个世界,整个宇宙似乎都被冰封了,世界宇宙的尽头来临,冰雪女王和她手下的冰精灵们四处杀戮,她们所到之处都是尖锐的冰凌,没有什么能阻止她们。
  “雪露,你收手吧。”现任烛照族族长荣科图面对这个强大的冰雪女王幻化出了一个男子的人形,并且叫出了她的名字。
  “你谁啊?可恶的烛照!”冰雪女王好不在意仿佛看蚂蚁似的看着荣科图,不过还是回答了他的语言,虽然这句话并不是荣科图想要的。
  “...我是荣科图,以前都是我太冲动了,你收手吧,如果温度在低下去,整个宇宙运行都会停止的。”
  “呵呵,宇宙会停止?与我冰雪女王何干?”
  “在一起堆积木吧?”
  冰雪女王沉默了,周围的分子似乎更加缓慢接近停止了,荣科图的身躯也快要无法运作。
  “呵呵....去死吧。”冰雪女王极寒攻击向荣科图的本体。
  ...
  宇宙并没有被冰雪女王完全静止,又重新开始正常运作了,星系,恒星,行星的生命也逐渐被点燃。
  而荣科图也并没有被杀死,荣科图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接近宇宙尽头的地方了,这里空无一物,只有荣科图的本体超巨红星,而本体也完全无法移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遥远的宇宙尽头,有个美丽的项链,鲜红艳丽的巨大宝石加上细长通透的水晶链子,纤细的水晶链子,宛如是某位仙女丢失的项链在那里静静的摆放着。
  或者。
  不知道是哪位男士,为了某位女士,展示心意摆放在那个地方。
  这些水晶链子内部像是奇迹似的出现了生命,虽说奇迹,不过究竟是真正的奇迹,还是故意为之,大概只有神仙知道了,其中一节水晶链子里的智慧生命们正在收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新闻:伟大的烈士荣科图先生的亲人惠利小姐,因为唯一的亲人为了天上界而壮烈牺牲,伤心欲绝,跳楼身亡....
  在火焰世界墙壁前的地面上九颗红宝石散落,‘火焰无心伤害,但是却也无法阻止,安息把队员们。’
  穿着金属飞鹰铠甲的荣科图轻轻的点下几次解除装备命令。
  肉体化为灰烬,意识回归本体。
  “.............雪露,何时你才能解气哪?”
  “别担心,姐姐我可以帮你们牵红线哦。来小荣喊个姐姐!”超红巨星内部似乎有在这一世相依为命的妹妹惠利的声音那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