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乌鸦与修仙 > 正文
3-猪妖
作者:玉符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翠花安全回家了,虽然被那个坏男人亲了嘴,总算是没搞出什么别的事情,这多亏了惠利的帮忙,她的意识与我的意识加起来可以稍微给翠花这个宿主一点点的心里暗示,但这已经是极限了。
  而且惠利不会愿意再次与我这样合作了吧?因为我们刚刚为了更好的链接宿主的意识,用了我的裤子,毕竟这个裤子现在代表了信号放大器的角色。
  虽然这是一项超高难度的技术操作,但简单来说,就是用我的裤子改在惠利和我的头顶...
  说不定因为这事惠利又会不理我很久了。
  “你就不要自作主张的乱想了,你破坏努力意义的事情就先放在一边吧。”还没有从我房间回到自己房间的惠利那么说道。“我观察你很久了,你很强,但很笨,很蠢,这点似乎不是装出来的,所以愿意相信你把我带到这里只是个愚蠢的失误,或者说,应该是很早以前就知道你说的事情是真的。”
  “很早以前?”还以为长久以来惠利一直不相信我所说的话,但其实她早就理解了吗?“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因为你太笨了。如果要会妨碍我的研究,虽然你用变化出来的电视机链接到外面这点让我有点意外,但其实你并不知道原理对吧?”
  ...如果是其他人说我笨,我大概会生气,反驳,但眼前的女人,长的与惠利博士一样,现在的语气也有些相似了,无法反驳她,而且我其实还真的不知道链接外面的原理..
  只是碰巧用裤子当作链接器,然后起作用了而已,具体原理我还真的不知道,完全不了解,只能说是强大的概念碎片。
  “当然我现在不准备讨论你那只有蟑螂一样的智商,现在的问题在于那个可疑的男性,我想你也知道,我观察刘翠花的意识很久了,但在她的意识片段里,之前从来没有这个男人。”
  虽然惠利嘴上说不讨论我的智商,但似乎中间已经夹杂了贬低的比喻,这还是算了吧,不能在意,不然话题会进行不下去,至于那个与刘翠花约会的男人居然不存在与刘翠花的意识里,这点也太奇怪了。
  “意识没有出现过那个男人?这不可能吧?难道是你少看了?”
  “天哪!一个笨蛋蟑螂居然会质疑聪明伟大的魔王。”
  ...该怎么说?这个魔王惠利的人设,从刚刚已经崩溃了吧!不行要忍住不能吐槽她,这对于我和魔王惠利的关系来说是件好事。
  没有关系的陌生人,或者仇人才不会这样拌嘴,等等或许我面对这样的惠利激发出了M属性?总之先道歉就对了。
  “..对不起,不该质疑你,那么伟大聪明的魔王大人,对于这件事你的观点是什么?”
  “既然你像是想要舔鞋底一样的想知道,那么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好了,刘翠花的当天或许中了类似魅惑的法术。”
  我没看见过,我想那么说的,但是稍微回忆一下,我为了向惠利证明我是很正直的男性,从来都不会看刘翠花睡觉后,洗澡时,上厕所时的情况,难道是那个时候被人下的法术
  “等等,法术?!这个星球有人会用法术吗?我从电视机里观察了那么多年从没看过。”
  “居然可以指出法术的问题,真是精彩的推理,令我对蟑螂刮目相看了。”
  “...你小瞧我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嗯?”晃动~~大幅的晃动,整个意识空间开始晃动,“怎么回事?”
  惠利直觉很准确,或者就像是早就知道,或者轻易推测出结论一样,打开了房门,只见我幻化出的房子之外已经从空白空间加意识片段变成了意识片段乱飞,空间混沌的情景,这个幻化的房子大概也快成危楼了,都住了那么多年了怪惋惜的。
  刚刚还在贬低我的惠利,现在似乎有些急迫,快速的打开了我家里的老电视机,甚至不在乎放在电视机上面,已经放了几十年的裤子。
  电视机中,不在显示刘翠花的视角,而是变成雪花状,就像是老电视机收不到信号那样,怎么回事?
  我伸手去拍打电视机,希望能让它继续工作,这个方法是很古老的方法,但对于很多电子产品都有效果,虽然我并不能确定,这个幻化物品究竟是不是能算成电子产品。
  “糟糕了,刘翠花不知道什么原因失去意识了,看这种情况说不定是被人攻击昏迷了,你在拍电视机也没用的。”
  滋滋~~电视机屏幕上的雪花散开了,果然老手法很有用,但惠利的推测也许是对了。
  因为现在刘翠花的视角看去,是一群被绑架的少女,而刘翠花就是其中一个,虽然不知道绑架犯用了什么手法,但应该确实是让她昏迷了一段时间。
  这里的地点是说不定是某个山洞的深处。
  另一边,绑架犯们正交谈着什么。
  “大王,就是那个女孩,我无法读取她的心思,但我还是把她直接打昏,然后带来了。”
  “是吗?你无法读取她的心思,真是少见,我来看看,说不定她是什么灵转世,本身就有法力,那么想她可能是非常好的食材,我亲自来看看。”
  刘翠花眼前,也就是我的电视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子高大的生物,这个生物看起来是猪头人身,但猪头并不是普通的家猪,而更像是凶恶的完齿猪(远古猪类)。
  刘翠花吓到发抖,面对没见过的可怕恐怖生物谁都会这样,不,说不定惠利博士和莲就不会怂,毕竟她们太强了。
  猪头人恐怖的面孔对着刘翠花看了一会。
  呃!!“头好痛!喂,这玩意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快送回去。”
  “什么?大王你说什么?”应答的同样是凶恶的猪头人,但身材小了一号。
  “吼!~没听到吗?这个女人我们不应该招惹的!她的气息里有极为危险的东西。我的求生信号在不断的警告我。”
  “大王?您说什么?大王可是法力滔天的万年猪妖,怎么会怕这个女人?对了,是在和小的们开玩笑对吧?饭前玩笑?好助助兴?”小一号的猪头人似乎没听明白。
  刘翠花的意识空间内。
  “惠利猪头,似乎很害怕,难度是因为你魔王的能量?”
  “蟑螂先生,你刚刚是不是在找揍?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把惠利和猪头读的很近,不,应该不是,我的暗能量无法渗透到外面,那个猪头人的实力,也肯定无法探测出什么才对。”
  惠利直接反击了我巧妙的语言反击,并且说出了否定结果,没错,虽然长相可怕,但外面那个壮硕的,被称为大王的猪头,实力很低,最少对于魔王惠利来说很低了。
  如果那个猪头的战斗力是5,魔王惠利的战斗力就是53亿,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生命体。
  虽然这个高档次的生命和我一起被困在更加弱小人类的意识里就是了,简直就像是万兽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