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九章 沈苍岚的客人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人回到来叶镇的时候,自然免不了一阵骚动,毕竟群众对于偶像的执着是当今社会十大难题之一。尤其是沈苍岚和霍璿棂一起开房,啊呸,一起找掌柜的给霍璿棂安排住处的时候,掌柜的眼神处处透着诡异,手中毛笔被其压断了两根才堪堪记录完毕。
  沈苍岚被盯得着实有些发毛,心想该不会是自己扫荡厨房的事被他知道了?自己放了钱在柜台的啊,还专门有说明是厨房的菜钱,不至于啊。
  摇摇头不理会,二人就各自进了房间休息。咔的一声,又一支笔葬送在了掌柜的手里。
  夜里,皎洁的月光下,一道人影嗖嗖地穿梭于房顶之上,其一身夜行衣模样,行为颇为猥琐地来到了客栈的房顶,不知从哪儿找了个空隙,刺溜就钻进了客栈。
  这身影蹑手蹑脚来到一间客房外,房门处赫然挂着霍璿棂的名字,难道是采花贼?只见他拿出一个吹筒,动作熟练地伸进窗户,吹了几缕白烟出来。
  这画面如果被沈苍岚看到,一定十分激动。谁说书上写的都是瞎编?这货的行为分明就是书中典型的夜行者,采花贼什么的,可惜他错过了。
  那身影等了几个呼吸,悄悄开锁,偷摸进入房间,左右看了看,又往床上看去。
  空的?没人?这一发现让身影愣了片刻,这时他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泥早碎?”
  身影一听顿时浑身炸毛,蹭一下转过身来,定睛一看,说话的人嘴里塞着半拉包子,一手拎了壶茶,另一手拽了只鸡腿,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没有二话,身影趁着来人还没反应过来的功夫,朝着窗子就冲了过去,要跑。
  “砰!”这下撞的,仿佛整个客栈都跟着抖了三抖,隔壁房间的霍璿棂听到声音,立马醒了过来,就要看个究竟。
  这倒霉孩子,认错房间了。
  原来这家客栈的门牌是挂在左边的,身影从右侧走廊进入,以为门牌在右,看到霍璿棂的名字就选择了左手边的房门,他没有看到,再往左这扇门真正的门牌上,写着“沈苍岚”三个大字。
  你要说这点,作者当年也是深受其害。那次他去吃饭,上了二楼找不到包间,包间门牌和这家客栈简直如出一辙,结果傻不拉几的作者就进了别人包间,人家还以为是来送菜的,真是大写的尴尬。
  话说沈吃货由于晚饭遭到了掌柜的克扣,严重没有吃饱。于是半夜的时候,他爬了起来,又向厨房摸去,这次可谓是轻车熟路,在里面连吃带拿,留下钱钱,顺便泡了茶,才心满意足地返回房间,结果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这个不速之客。
  刚才说道身影慌忙要跑,弄得我们的沈宝宝也是一头雾水,可是他跑掉了吗?没有。
  “那是…壁画。”沈苍岚咽下了包子,一脸同情地看着这人。
  那人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一个大写的懵字跃然于脸上。也不怪他,这黑灯瞎火的,谁知道这间房还有壁画?偏偏这壁画里面有扇窗户?这房间就一扇窗户,二分之一的机会,自己没选对。
  沈苍岚也纳闷,去吃个宵夜的功夫,就来了客人,这客人看见自己也不说话,拔腿便往墙上撞,什么情况?
  “怎么了?”此时霍璿棂走来沈苍岚旁边问道。
  霍璿棂!黑衣人咬牙看了眼走来的人,再次跳窗逃跑,这次没有跳错,出了窗户一溜烟儿就没影了。留下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知道,我回来就看见他站在这了。”
  霍璿棂皱了皱鼻子,“有迷烟,不过已经散了。”
  沈苍岚再傻也知道自己这是遭了贼,至于撞墙,显然是被发现后的慌不择路。可怜的沈苍岚下山后第一个客人,竟然是贼,可悲的是这贼还不是冲他来的,更可悲的是他还不知道这贼不是冲他来的。
  事情也惊动了客栈,对于客栈闹贼这件事,掌柜和小二接连向霍璿棂道歉,她忙说贼进的是沈苍岚的房间,可两人还是依然对着她道歉,因为掌柜的看到了沈苍岚手里拿着的茶壶和鸡腿。
  和女神同行,还偷吃东西,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掌柜的心想:你说你让我怎么爱得起。
  沈苍岚无所谓,他现在着急睡觉,明天还有大事要做呢。
  众人皆以为贼人还没来及下手就被沈苍岚发现,闹贼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剩下的时间一夜无话,转眼来到了第二天早晨。
  早饭时间。
  看看人家霍璿棂的待遇,小米粥,包子,咸菜,包子是镇南的包子,咸菜上还点了香油。再看沈苍岚这边,只有两根油条,其中一条还是糊的。虽说早餐算在房费里面,可这也太简陋了点儿吧,沈宝宝心想。
  吃完早餐出了房门,霍璿棂正在大厅和粉丝寒暄,沈苍岚算是相信了她空间项链里都是衣柜的说法,昨天一套青色薄衫,昨天晚饭后一套紫色休闲,这不今天早晨,又换了一套鹅黄的纱裙。她见沈苍岚出来了,点点头,两人联袂走出了客栈。
  路上,沈苍岚对霍璿棂说:“我发现这家客栈有点儿抠门。”
  “为什么这么说?”霍璿棂奇怪地问。
  “昨天的晚饭,一道菜就给那么一小点儿,半夜可把我饿坏了,这才跑去厨房。今天早餐也是,只有两根油条,我有一根还是糊的。”沈苍岚气愤地说道,“还有啊,昨天你到镇子上的时候,满客栈的人都跑出去看你了,连个午饭都没人管,害得我只好跑去厨房自己吃,结果晚上回来的时候,你看那掌柜的咬牙切齿模样,多大点儿事啊,我还留了钱给他。”
  霍璿棂傻了眼,早餐明明是包子米粥咸菜啊,味道很香啊,怎么会是油条?她也明白了沈苍岚昨天说耽误吃饭一事的原委,心下觉得十分有趣。
  她莞尔一笑,这可不能说人家是因为你和美女在一起羡慕嫉妒恨,那样显得自己太骄傲。她也不会揭穿早餐的事情,看这架势,沈宝宝要是知道了真相,能回去烧了人家头发。
  两人在城中走着,没有发现有一个人正站在一家酒楼的二楼看着他们,准确地说是看着霍璿棂。见他们走远,这人来到楼下与一黄袍道人汇合,恭敬地说:
  “师傅,他们出城了。”
  “好,我们走。”说完向着沈霍二人的方向而去。
  说话间两人重新来到了佘家村上空,看着这里一片狼藉,心下不禁感叹世事无常,多好的村子,多好的村民,多好的茶庄,就这么没了。
  两人稍作停留,检查了一下村子的情况,发现昨天沈苍岚的火烧的十分彻底,没有尸毒扩散,这才放心往西边去,据沈苍岚昨天的描述,西方有阴气,霍璿棂今天来到这里之后也有所感应。
  没多久,他们便来到了一处乱葬岗,可不正是那天夜里,群僵尸聚集的地方,不过对于这点,两人倒是一无所知。
  “这里好阴森。”霍璿棂小心脏不舒服。
  “都是死人和坟头,能舒服就怪了。”沈苍岚边落地边说。
  这时,他们发觉有人靠近,抬头望向天空。
  “瞧瞧,瞧瞧这是谁,原来是我们的女神霍大小姐啊!”
  来的是两个道人打扮的修士,说话的其中一个年轻点的,听他的口气说话带刺,似是在针对霍璿棂。
  “不得无礼。”另一名中年道人训斥道。
  两人落地,中年道人介绍:“在下黄岐道人,这是小徒黄江,刚才小徒无礼之处,还请霍仙子不要介意。不知旁边这位是?”
  黄江在一旁一脸不屑,不拿正眼瞧沈苍岚。
  “呵呵,江湖一散人而已。”这句话是跟那神秘厨师学的,活学活用。沈苍岚倒是对这两个道人很感兴趣,又遇见修士了,还是会飞的,不过看年轻一点的那个是靠老的带着飞的,水平不行啊。
  这也不怪他,沈苍岚眼界多高,在藏山时候普通的灵兽就相当有实力,他身边又尽是沈璧,清光鸟,护法圈圈熊等高高手,下了山之后又遇到了养心宫大弟子,再看黄江这等级的,自然觉得差劲。至于张海张河,似乎还不如这黄江。
  黄道门?霍璿棂似乎回忆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