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十章 霍璿棂的仇人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黄道门是一家偏门的小势力,门内均为传统修道人士,虽然也玩飞剑,但主要是以符箓为主。自从上一代掌门玄黄真人去世以后,门内似乎到了一个青黄不接的尴尬地步。没有高手坐镇的黄道门,修炼的又是颇为难搞的《黄道书》,一时间被一些所谓的正道人士所排挤。据说现如今门内的代掌门也是最厉害的高手,就是眼前这个黄岐道人。至于他的徒弟黄江…...
  说到这个黄江,这货又叫嚣了起来:“霍璿棂!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干的好事,小爷我到现在还不能恢复,我…”
  “闭嘴!”黄岐道人很不满地喝止,黄江一下子没了脾气。
  “自作孽,不可活。”霍璿棂冷漠看了一眼黄江,对黄岐道人说道:“前辈为何来此?”
  “霍仙子也知道,我门中如今凋零,门内心法《黄道书》修炼到我这个境界,又需要超度之力来更进一步,说白了,就是需要到阴气重的地方修炼,这处乱葬岗对于黄道门人来讲,环境算是好的,近日来我带着小徒四处寻访,也才找到这里,今日打算前来修炼,不想遇到了二位。”黄岐道人犹豫了一下问道:“两位来这里是?”
  “我奉师门之命来调查附近佘家村的尸毒,一路追踪而来。”
  尸毒?黄岐道人若有所思:“不知可需要帮助?”
  “不必了,我二人便可,也不打扰你们修炼,这就告辞。”霍璿棂着实不想再和黄江为伍,拉了沈苍岚转身就要走。
  “那两位请便,后会有期,告辞。”黄岐道人也颇为知事,拱手道。
  沈苍岚被霍璿棂拉着,边走边回头说:“告辞,告辞哈!”这是礼貌。
  “你倒是自来熟,人家跟你说话了么。”霍璿棂也不知道哪里不对付了。
  “我看你和那黄江有过节?”沈苍岚看出她不高兴,正要开启那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突然心中警兆大升,也不回头藏剑瞬间从剑鞘飞出。
  却道两人还没走出两步,身后黄岐道人突然发难,两粒铁球脱手而出分别激射向霍璿棂和沈苍岚,其中飞向霍璿棂那粒速度还稍快一些,藏剑眨眼间飞出后当先劈向这粒。
  “轰!——”一声炸响,原来并不是普通的铁球,而是霹雳弹,霍璿棂在霹雳弹飞来之时便已经有所防备,如今铁球半路被爆,伤害降低了不少,她运气护体真气将爆炸之力抵挡。
  话说沈苍岚这边就很不舒服,由于先考虑了霍璿棂的处境,控制藏剑料理了她的霹雳弹,再回过头来处理自己这粒时,霹雳弹已经飞到了跟前,二话不说真气加火咒瞬间形成了一层保护,但是砰的一声,他毫无悬念得被炸飞了。
  “沈苍岚!”霍璿棂见此大急。却见沈苍岚已是四脚朝天,五体投地,衣服头发均有黑烟冒出,趴在地上死活不动了。藏剑也失了控制,倒在一旁。
  “哈哈哈哈!”那边黄江骤然大笑,嚣张气焰一时无两。
  “呵呵,霍仙子,这烟火霹雳弹的滋味如何?我黄道门仅有的两粒,全用在你们身上了。”黄岐道人呵呵笑着说,“算那小子反应快,也该他倒霉,谁让他和你走在一起,想来也是护花不成,反丢了性命。”
  “黄岐道人!你…”霍璿棂气愤难当,瞬间操控一十八只繁花似锦针攻了出去。
  “听闻霍仙子一手针法出神入化,道人前来领教。”黄岐道人说话间,手中一张道符飞出,在其面前形成了一个防御框架,十八支金针难得寸进。又一张道符飞出,他手中捏起剑诀,刚才御空用的飞剑黄光大作,一剑穿过道符,然后不作停止,连着道符一并刺向霍璿棂。
  霍璿棂见此,又是三十六支守针祭出,防御此飞剑,另一边十八支金针放弃攻击黄岐道人,转而飞向黄江。
  黄江一看脸色大变,手足无措。
  “废物!”黄岐道人冷声一哼,飞剑放弃攻击,斩向金针,真气交错,十八支金针被打散在地,那飞剑上的道符也化为灰烬。
  霍璿棂趁此空挡,将三十六支守针化为阵法,扎进地里。
  “没用的霍仙子,你防御再好,也架不住我的轮番进攻,就让你见识见识我黄道门的寒阴符。”说着他唰唰几下飞了六张蓝色道符,来到霍璿棂前方,道符寒气逼人,又阴气甚重,逐渐侵蚀着她的防御。
  “你功力本就不如我,如今又被困在寒阴符阵当中,束手就擒吧。”
  “哈哈!霍璿棂!你也有今天!你不是很嚣张吗?你不是拿针扎我吗?你起来啊,起来捡起你那破针接着扎啊!”黄江十分解恨地喊着,“再过一会儿,我就把你困了带回去,看你能不能治好你给我造成的创伤,哈哈哈!”
  “好徒弟,江湖第一美人的滋味,想来一定是不错的,哈哈!”黄岐道人也神色不轨地看着霍璿棂,说,“当初你见我小徒调戏你养心宫弟子,出手教训,用金针使他不举,可还记得?”
  “当然记得,江湖败类,活该!”霍璿棂咬牙道。
  “后来我试了好多种方法,依然不能治好他,看我小徒如此痛苦,我怎能不来替他报仇?如今抓到了你,必要让你给他偿还,治不好没关系,你就用你仙子的身体慢慢伺候他,直到他好了为止,哈哈!”
  “无耻!”霍璿棂继续顶着攻击,开口骂道。
  ————————————————————
  “无耻!”还有一个声音,也这么骂着,不过是在心里。暗处一个人影一直观察着这边的情况,听到黄岐道人如此这般说来,差点儿忍不住跳出来一巴掌拍死他。如果沈苍岚这时候看见,一定能认出来这人,而且一定会说一句:“厨师你好。”
  这人正是那天与沈苍岚交过手的神秘厨师,他看了眼旁边趴在地上的沈苍岚,微微一笑,心想:正事要紧,不看戏了。然后一个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
  曾经一位高人讲过,作为反派,要有反派的觉悟,能干掉主角的时候千万不要犹豫手软,更不要去解释来龙去脉,不然注定悲剧一生。
  不管别的反派有没有听过,黄岐道人这位新晋坏蛋一定不知道。所以,他解释了来龙去脉,所以,他悲剧了。
  正当黄岐道人和叫嚣帝黄江等着霍璿棂支持不住,颇为得意的时候,黄岐道人突然感觉自己身后灵气暴动,转头看间,只看到一朵莲花正在爆炸,其上三柄灵剑嗖嗖嗖向他们袭来,两柄飞向他,一柄飞向他徒弟。
  嗤!飞向黄江的飞剑直接洞穿了他,他呆呆地望着胸口的剑洞,直直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黄岐道人连忙闪躲格挡,但心剑的剑莲爆炸,威力不同凡响,更何况十把剑浓缩成了三把,连灵剑的攻击力也提升了档次,一把剑唰一下飞过,割下了黄岐道人的耳朵,另一把由于他下意识运功用胳膊去挡,结果很悲剧的,他的右臂也被削了下来。
  “我说,表把我当死人。”一道听不出感情的声音传了过来,可不是刚才被炸倒在地,脸黑黑的沈苍岚。
  “御剑术?!你是铸剑阁什么人?!”黄岐道人鬼叫一声,不过这时他也无暇顾及其他,强忍疼痛,同时引爆寒阴符,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别追了,黄道门遁地术极为精妙,追他不如省下力气处理这些寒气。”沈苍岚正要追,霍璿棂阻止道。
  想想也是,沈苍岚默默地开了灵火金焱结界,只是一下子,周围寒气瞬间被吞噬,关掉结界,一切如常。霍璿棂只觉得一阵暖意,正享受间,寒气就被驱散,那股暖意也消失不见。
  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沈苍岚,再次忍下询问的冲动,关心道:“你刚才怎么样?有没有被炸伤?”
  “那破玩意儿,冲击力是够了,但攻击力完全不足以伤到我。”沈苍岚不好意思道,“就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东西,有点儿被炸懵了…”
  “那种烟火霹雳弹,是霹雳堂的暗器,很少在江湖中流动,也不知他从哪儿得到的。”
  “还有专门制作这些东西的?挺有趣啊,回头抽空我要去转转,开开眼,这样下次就不会被暗算了。”沈苍岚如是说道。
  “还有,又被你救了一次,你想我怎么谢你?”
  “谢啥,我不是跟着你长见识吗,你先跟我说说具体这是咋回事?不是说女神的对手,注定是妖女吗?而且一定是那种英雄惜英雄,红颜惜红颜,长的和你一样漂亮,武功一样高,每次遇见都是相爱相杀的场面吗?你可好,惹了两个破道士。”沈苍岚纳闷。
  “少看点儿没影的书吧。”霍璿棂白了他一眼,心想这人脑子里都装的什么。
  “具体是这样的…”霍璿棂耐心地解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