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十一章 友谊的小船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原来在两年前,霍璿棂陪同一名养心宫药剂学的弟子出门历练,这名弟子在江陵城淘换珍惜药材的时候,这个黄江谎称自己有千年何首乌,可以低价出售给她,小姑娘年轻不懂事信以为真,跟着黄江就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小药房,结果黄江仗着手中的道符困住她,欲行不轨之事。
  当时霍璿棂正在逛街买衣服,一个没看住师妹就不见了,这让她很是焦急,赶紧到处寻找,发现现场的时候这名女弟子已经被脱了外衣,她瞬间就发飙了,一百零八支繁花似锦针一股脑的全飞了出来,三十六支围住师妹,替她罩上外衣;十八支攻向符阵,顺便划了黄江一脸的血道子;其余五十四支首尾相接硬是连成了一条直线,为首的金针直接扎进了黄江的关元穴,当时就把黄江轰飞了出去。
  “你要知道,关元穴乃是治疗男性不举的位置之一,人体三大穴位中就有它,但也要看如何医治,治法是否得当。我以连针法逆行五十四支金针,等于加强了五十三倍的力道,再加上真气冲击,没死算便宜他。”霍璿棂轻飘飘解释道。
  沈苍岚突然觉得眼前这位不是女神,是女魔头来着,她的男性粉丝如果知道她的这种做法,会不会觉得自己身下凉飕飕。
  “看什么看,对付这种人就该绝不手软。”霍璿棂见沈苍岚古怪看着她,没好气说道。
  “那是,那是。”沈苍岚赶紧赔笑。
  “今天这黄江被你斩于此地,真是大快人心,姐姐高兴,晚上你想吃什么就说话!”
  “好…好…”
  “嗯嗯!我们先往前面走走吧。”
  “呃……”
  “沈苍岚?”
  “……”砰!霍璿棂听见身后一声响,回头一看,只见沈苍岚直挺挺躺在地上,嘴角直冒血泡。
  “沈苍岚你怎么了?”这可下了霍璿棂一跳。
  “没啥…就是有点…肝儿疼。”颤音都用出来了,看来确实不正常,说完就晕了过去。
  霍璿棂赶紧上前检查,这一查不得了,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又强行运转真气,内伤颇为严重。烟火霹雳弹能在江湖中如此凶名显赫,必有其霸道之处,虽然沈苍岚及时开了护体真气,但爆炸点离他实在太近,还是伤了脏腑。
  没有办法,霍璿棂只好带着沈苍岚飞回来叶镇,在客栈为他治疗,这一治,三天就过去了,沈苍岚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并且开始逐渐以真气温养内脏,回复气血。霍女神这几日也没闲着,借客栈的地方开了个临时的门诊,这可把镇里的人高兴坏了,有病没病的都跑来看,当然,你真没病,霍女神也能给你查出点儿毛病,实在有健壮如牛只是为了来看美女的,直接就被她打了出去,甚至有时候不需要她出手,粉丝们就给料理了。
  “今天恢复的怎么样?”霍璿棂推开房门问。
  “挺好的,已经差不多痊愈了。”沈苍岚这妖孽从小在藏山吃了不少灵药仙草,本身恢复能力就极强,更不要提他还有个聚灵的本事,此时的他正悠闲地啃着苹果。
  “那就好,你恢复的真够快的。”
  “小意思,对了,那天晚上的黑衣人,应该就是黄江。”
  “这不重要,我有件事想要问你。”霍璿棂号完脉,抬头看着沈苍岚,表情格外严肃。
  “你说。”沈苍岚一看这架势,难道是要审犯人?
  “你到底是谁?年纪轻轻内功深厚,剑术高绝还身怀异火,开始我还以为你修炼的是火属性剑诀,可是前几天黄岐道人一事却让我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更何况他临逃之时还喊出了御剑术三个字。”霍璿棂缓缓说道,“据我所知,《御剑术》是二十一年前被覆灭的铸剑阁独有剑术,剑术本身没有属性,根本不可能激发出火焰。这几天我又查阅了一下典籍,御剑斩,心剑,化剑诀,你用来对敌时用的招数完全符合,你根本练的就是《御剑术》”
  沈苍岚默默地听着,并不接话。
  “你能解释一下吗?你为什么会掌握已经消失了二十一年的御剑之术?”
  此时的屋顶,我们出场率极高的神秘厨师正站在那里,拽了耳朵听两人的谈话。
  “你能解释一下吗?”霍璿棂再次问道。
  沈苍岚放下苹果,看了她一眼:“我师父教的。”
  “我今年22岁,二十一年前,我师父在藏山附近捡到了我,那时候我才1岁,后来慢慢长大,师父开始教我武功,我学的就是《御剑术》”沈苍岚解释着说。
  “那你师父…”霍璿棂想继续问下去,可又觉得哪里不好。
  “没什么不能说的。”沈苍岚接着说道,“我师父叫沈璧,正是当年铸剑阁的门下,好像是什么剑塔守护人,这些我都不太了解,包括铸剑阁的覆灭,都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也不关心,师父怎么教,我就怎么学。”他又拿了苹果啃起来。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铸剑阁当年还有人生还,“这下你麻烦了,以后你还是尽量少用御剑术吧,我们这一代也许少有人认得出来,但是在老一辈面前,我担心当年参与这件事的人不会罢休。”霍璿棂说。
  “知道了。”沈苍岚乖宝宝一样回答。
  “你不怕我告诉别人?”霍璿棂很好奇。
  “按照正常的套路来讲,你会大义灭亲,通知江湖人士来斩尽杀绝。但是最近你总跟我说,书上的内容不可以信,所以我根本不担心。”沈苍岚笑眯眯,相当没心没肺地说,“再说了,我看书上说,那种一般把关系描绘的特别好的朋友,才会出现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情况,咱俩认识不到十天,只有共患难,没有同享福,应该不至于。”
  这人,霍璿棂翻了翻白眼,前面说不学书里的,后面又露馅儿了,她发现自从认识了沈苍岚,自己白眼的次数快要赶上买衣服的次数,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算你识相,还有啊,你那破火怎么回事?”
  “大姐,你查户口啊?!”
  “叫谁大姐?!我好奇不行啊?”
  “空间项链拿来玩两天,就告诉你。”
  “项链除了我,其他人不能开。”
  “那没门。”
  “稀罕!”
  霍璿棂一巴掌打开沈苍岚要项链的手,起身就要走。
  “诶,等等。”沈苍岚叫住她。
  “怎么了?”现在说还来得及。
  “苹果没了,再来一筐。”
  嗖!嗖!嗖!沈苍岚眼明脑快身体棒,抓住了飞来的三个苹果。
  砰一声,霍璿棂摔门而去。
  “屋顶的朋友,八卦听完可以下来啦!”沈苍岚见霍璿棂走了,对着天花板喊道。
  屋顶的厨师听到这声喊,差点一个踉跄摔了下去,他犹豫了一下,没好气的从窗户翻进了房间。
  “回头我得和这家客栈好好说道说道,是不是房间风水不好,什么小偷啊厨师啊都能随便翻窗户踩房顶。”沈苍岚笑呵呵地看着厨师说。
  厨师不答话,刚一落地便抬手向沈苍岚攻来,沈苍岚依然笑看着他,抬手起气墙防御。顺便心想最近真是流年不利,受伤刚好又要打架。
  话说厨师一掌拍向沈苍岚间,突然感觉身后一阵香风袭来,回头看去,只见霍璿棂哗啦啦刷了九支金针正向他飞来,二话不说另一只手以攻为守,与霍璿棂对上,另一手也停在了沈苍岚的气墙前。
  一时间三人就这样僵持不下,霍璿棂皱眉:高手。同时她还忍不住心里想,这沈苍岚属什么的?怎么尽会惹事,刚出门没半分钟就感觉到屋里气息波动,进来一看果然有人打架。
  要么说霍璿棂也是实在人,见此情况,又是九支主攻金针飞出,厨师无奈收掌化拳,一拳击出。轰!罡风乱起,霍璿棂后退两步稳住身形,厨师也不好受,与沈苍岚的较量已经落了下风,他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双手拍在气墙上,“叮铃铃!”上次出现在他手腕上的金玲手链再度浮现,与此同时,沈苍岚的面前多出了一个火鸟虚影,也正是沈苍岚出城那天在其背后显现过的虚影。
  真气夹杂着热气形成的气劲直接推开了厨师,厨师头顶的厨师帽掉了下来。
  “什么鬼?!”霍璿棂睁大眼睛看着,连沈苍岚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