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十二章 虚影,蓝溪月登场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们看到了什么?随着厨师帽的掉落,这位神秘厨师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顺肩而下,还带有微卷,发质相当好,搭配在这个中年大叔厨师的头上,怎么看怎么不搭,嗯,已经不是不搭了,是惊悚。
  厨师一看帽子掉在地上,气得跳脚,差点就要扑上来和沈苍岚拼命,但是一看对方两人一脸看上帝的表情盯着自己,顿时没了脾气,刺啦一声就揭了自己的伪装。
  嚯!这下两人更合不拢嘴了,露出真面目的厨师竟然是一个小姑娘,而且长得还特别漂亮。如果说霍璿棂的美是一种仙子气息的话,那这位在漂亮的同时,还带着几分灵动,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她的眉宇之间竟然还让人感觉到一丝威严,是错觉吗?
  三人就这样呆着,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过了好一会儿,小姑娘才无奈地开口:“我说,你们俩能不看了吗…”
  “咳咳!”霍璿棂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清了两下嗓子,顺便提醒沈苍岚。
  “……”沈苍岚呢,竟然没有回神!霍璿棂瞬间来到他身边,看那样子仿佛开启了空间项链的穿梭之术一般,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上。
  “醒醒!”真没出息啊!
  “啊?啊!好了好了!”沈苍岚这才反应过来,他蹭一下蹦下床,“哇,变脸啊,是不是传说中的易容术?是不是?”只见他围着小姑娘不停地打量。
  霍璿棂低着头,拽着他又把他拽了回来,丢人,真是太丢人了!
  这位姑娘也缓了过来,看着沈苍岚道:“果然是你,我就说朱雀之链怎么…”话说一半,突然硬生生停住。
  朱雀之链?霍璿棂刚才看到那个火鸟虚影,就觉得纳闷,好眼熟的样子,这时一听,原来是朱雀,传说中四灵之一的南朱雀。她不禁仔细观察着这人,竟然有与朱雀相关的法宝,这人什么来头?自己最近怎么总是遇见来历不明的人。
  “我不伤你,你让我握一下你的手腕好不好?”那位姑娘如此对沈苍岚说。
  “好啊!”沈苍岚答应的特爽快,这货还没从易容术的神奇中走出来呢。
  “好什么好啊,不好!”霍璿棂赶紧制止。手腕处血管穴位繁多,又是脉门所在,岂能让人说握就握。
  “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握一下。”姑娘赶紧解释,想了想又道,“要不然,我用手腕碰他的手腕?我真的只是为了验证一件事情才进来的,现在都验证了一半了。”语气当中还夹杂着一抹焦急。
  霍璿棂想了想,如此一来,如果有变倒是两者皆受其害。
  沈苍岚实干派,不墨迹,“来!”说着就把手伸了出去,霍璿棂还没来及阻止,就看到那姑娘已经把手腕抵了上去。
  一瞬间,姑娘手上的朱雀之链显现了出来,上面的两粒小铃铛叮铃铃碰撞乱响,沈苍岚这边,那个朱雀虚影又出现了。
  “真的!快回来!”姑娘十分激动,催动灵气就要召唤。
  “……”
  “……”
  木有反应,虚影一点变化的意思都没有,再召唤,还是不动。
  姑娘无奈分开了手腕,皱着眉头站在那里,也不出声,好像丢了魂一般。
  “姑娘?这位姑娘?”霍璿棂一看两人都没事,也放下了心,看这位如此模样,忍不住叫道。
  “啊?”这才回神。
  “这一通折腾的,你还没跟我们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又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叫蓝溪月。”她这么介绍自己,然后解释道,“不好意思,事情太过突然,有些激动,朱雀之链是我家传的宝贝,其中虚影更是有自动护主的本领,上次我和沈苍岚在厨房有过一次打斗,从那之后,手链就好像休眠一般,没了动静。”
  “前几日,我有要事需要激活手链,可怎么都不成功,想到那日的交手,这才前来一探。”蓝溪月一脸郁闷地说道,“结果果然是沈苍岚有问题,而且虚影竟然还无法召回。”
  霍璿棂听了,看着一脸无辜的沈苍岚:“你抢了人家的宝贝?”这小子还有这本事?
  “哪能啊,熟归熟,乱说话一样告你诽谤啊。”沈苍岚赶紧说,“那天我的确握住了她的手腕一下,但是突然感到一阵灼热,就松了手,而且你看,既然是你的东西,我也想还给你,可是它赖着不走啊。”
  这人说话是没错,但怎么听都觉着这么气人呢?蓝溪月这样想到。
  这边霍璿棂倒是不干了:“哎呀你长本事了是不,还会告人诽谤了,谁教你的?”
  “啊哈,哪能呢,开玩笑,开玩笑。”对于治好自己的霍璿棂,他还是蛮感谢的。
  “别理他,你继续说。”霍璿棂对蓝溪月道。
  “前几日你们在乱葬岗与黄道门的人相斗之时,我是在场的。”
  “哦?”
  “本来打算出手,但我发现沈苍岚根本就没有事,当时我又有要事在身,所以便放弃了,谁知道这人原来是硬撑。”蓝溪月说,“我知道你们正在调查尸毒与僵尸一事,我也正是为了此事而来。这个答案我倒是可以给你们。”
  “实不相瞒,这处乱葬岗地下,其实是一处陵墓,所埋葬的是家中长辈故友,前段时间我替先人前来祭拜之时,发现地下灵力波动很大,土属性明显暴涨,尸毒应该是地底灵气溢出并且夹杂了乱葬岗的尸气,由空气传播所致。”
  原来如此,霍璿棂一听恍然大悟,怪不得这次事件这么严重,怪不得僵尸体表都过分干燥。沈苍岚不关心这个,他听到了土属性,正在联想自己的钥匙。
  “这件事到现在还不算完,如果不控制住地下暴涨的灵气,迟早来叶镇甚至青山郡都要遭殃。长辈安眠之所,实在不敢怠慢,于是我便准备进入地下陵墓一探究竟。当初埋葬之后,家中长辈为了这位故友不受人打扰,在陵墓入口设置了天龙石,并用我手中的朱雀之链进行封印,唯有朱雀之链才可打开陵墓,但是前几天,当我准备进入陵墓探查的时候,发现手链根本无法打开陵墓,似是死物一般,无奈放弃。”
  听她如此说,两人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霍璿棂是为了尸毒发愁,沈苍岚则是在想地底到底有什么,祸害人不说,还能招惹到自己的钥匙。
  “这样,”霍璿棂开口了,“养心宫以救人济世为根本,我不能坐视人们有难而不管,等过两日沈苍岚身体完全康复,我们同你一起再去探墓,看看沈苍岚能不能帮你打开陵墓的入口。”女神之所以为女神,不仅仅是因为外表,还因为一颗美丽的内心。
  蓝溪月本来就有这个意思,一看霍璿棂如此明事理,当即十分开心:“霍姐姐人真好,那我们就说定了!”
  “喂喂,我说二位,有问过我这个病号的意见吗?”沈宝宝不愿意了,又拿自己当空气。
  “你的意见不重要!”两女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坏了我的朱雀之链,还没找你算账呢!蓝溪月如是想到。
  至于霍璿棂,也许现在最了解沈苍岚心思的就是她吧:“你不是要长见识吗,难道不想知道地宫里有什么?”她笑眯眯地拐骗沈苍岚。
  “想!”而且就算你们不说,我也要去,手上的钥匙是大事。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蓝溪月变装完毕,又成了那个厨师模样,沈苍岚啧啧称奇,连霍璿棂也很佩服她的易容之术,赞不绝口。三人约定好了时间,蓝溪月就先一步离开,目前第一要务,是去找客栈掌柜辞职。
  蓝溪月走后,霍璿棂埋怨沈苍岚说:“你倒是心宽,刚才也不想想就和人去实验,万一她有异动怎么办?”
  “她伤不到我的。”
  “你那么肯定?”
  “从虚影出现开始,我就知道她没法伤到我。”沈苍岚一边吃苹果一边说,“我也说不上来,但的确是肯定的。”
  “好吧,两个神秘的小鬼。”霍璿棂无奈道。
  “其实…我也有事要去地宫。刚才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沈苍岚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又不傻。没道理为了我们如此迁就,从你那天在佘家村说要继续探查的时候,我就猜到了。”霍璿棂很欣慰沈宝宝如此坦白。
  “你上次不是问我火焰的事情吗?其实我除了剑术,还会一种法术,你看到的火,就是火属性法术的作用了,这些属性都是天地间最纯正的能量转化,而我由于一些原因,可以操控它们。”
  “这么神奇?我能看看么?”
  “可以。”沈苍岚大方地放了一个火咒举在手上。
  霍璿棂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就让沈苍岚收了那火,太热。
  “我要去地宫,是因为感应到僵尸身上的土属性能量,越厉害的僵尸,给我的感觉就越强烈,所以我必须去看看。”
  “这可是你的大秘密,江湖中如果有人知道的话,可是比你铸剑阁传人的身份更招祸事。你就这么告诉我了?”
  “你是我下山后第一个朋友,师父跟我说过,人不能因为背叛的可能性,就放弃交朋友。”
  霍璿棂看了沈苍岚半晌,轻吐了一口气。
  “那好,以后江湖有事,报我的名头,姐罩着你!”
  喂喂,说好的女神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