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十三章 道德帝上门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天后,蓝溪月在房间收拾行囊,她已经换回了女装,一身蓝色长裙看起来颇有气质,而换回女装的她姿色不输霍璿棂,唯一差一点的就是她脸上还是略微带有一丝稚气,没办法,比霍璿棂小三岁呢。
  霍璿棂在柜台结账,他们就要离开客栈,沈苍岚呢?吃货只能在厨房,临走的时候他硬要打包两只烧鹅,正在那里与新来的厨师交流感情。然而却在此时,他们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十几位江湖人士涌进客栈,使这里变得颇为拥挤,为首的那人是一位身长八尺,面如白玉的少侠,一身名贵锦袍加身,真是好一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翩翩公子。
  那公子进到客栈,看到霍璿棂顿时眼前一亮,彬彬有礼地来到她的面前,问道:“敢问这位可是养心宫霍璿棂霍仙子?”
  霍璿棂奇怪地看了这人一眼,说:“正是,你是谁?找我有事?”
  来人呵呵一笑:“在下月灵山长孙无涯,来此地打听一人,待在下询问完掌柜,再与仙子寒暄。”
  月灵山?霍璿棂心想,这背景不赖,不过与自己无关,她也不搭话,选了个位子坐下,等着蓝溪月和沈苍岚那吃货过来。
  “掌柜的,请问你们这里可有一位叫做沈苍岚的住客?”长孙无涯问掌柜道。
  找沈苍岚的?他不是才下山吗,怎么会找他?霍璿棂听到了,她好奇地想。
  “有,有的,不过今天他就退房了,是和那边的霍仙子一起退的。”掌柜的咬牙切齿说道。
  什么仇?长孙无涯很是奇怪,这个沈苍岚怎么还能得罪到普通人?他转过身来看向霍璿棂,然后向她走去。
  霍璿棂见他走过来,并没有起身的打算,他现在只盼望沈苍岚少给她惹点事儿。
  长孙无涯来到霍璿棂面前,心下也是感叹她的美貌,客气地说:“江湖传闻,霍仙子近日来出没于来叶镇附近,身边随行一位少侠,看来真有其事。”
  “你认识沈苍岚?”
  “呵呵,我不认识,我只知道,有一位当年恶名昭彰的铸剑阁余孽,名叫沈苍岚。”长孙无涯看着霍璿棂道,“如果仙子说的与我是同一人的话,那么我想我要找的人就是他了。”
  看来这次不是沈苍岚惹事,是事来惹沈苍岚。霍璿棂不禁皱眉想到,这个人怎么会知道他的来历,看他说话以及带来的这些人,绝对的不怀好意,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这会儿功夫,我们的霍女神已经是一个头两个大了,这一天天的,怎么就不让人安生会儿呢。
  “他现在不在这里,有什么事吗?”
  这反映不对啊,长孙无涯心想,按照他的推理,在女神得知与其同行的是一位铸剑阁余孽的话,应该是惊讶,不解和被欺骗的愤怒啊,为什么如此冷静淡定?
  “霍仙子当真与此人同行过?想来霍仙子也是不知道这人的真实来历吧。”
  “你说完了吗?”霍璿棂突然有点很烦眼前这个人,也许是因为他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也许是他在针对沈苍岚,谁知道呢。
  “呃…”长孙无涯被噎了一下,笑容也僵在了脸上,他没想到霍璿棂会是这么一个态度,自己表现的很好啊。
  气氛很尴尬,不过这不是问题,关键时刻我们的沈苍岚同学出场了。
  “霍大女神,烧鹅好了,我还让他们给我打了两个死结,绝对保鲜,咱们路上不愁吃啦!”沈苍岚的声音由远及近,听得出来他的心情十分不错,头一次在这家客栈享受了VIP的待遇。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的霍美女绝对要一脚把他踹飞,都什么时候了,能不出来丢人现眼吗?她不断地向沈苍岚打眼色,希望他赶紧了解局势。
  这边沈苍岚乐呵地跑过来,正准备向霍璿棂展示一下他的战利品——因为在烤的时候,他是有帮忙的,结果就看到霍璿棂一直向他翻眼睛。
  “你怎么了?眼睛进沙子了?要不要我帮你吹吹?”沈苍岚想帮忙,但是他又舍不得放下手上的烧鹅。
  唉!霍璿棂没辙了:“什么进沙子,你怎么去那么久?还办不办正事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是?”
  生什么气啊,自己好像就是去玩了会儿烧鹅而已,不过这话他是不敢说的,自从和霍璿棂交代的知根知底之后,两人的关系那是相当好,好到什么程度呢,总之就是在沈苍岚面前,霍璿棂是可以安心放下女神形象与架子的。
  “霍姐闹情绪了?谁这么大胆,敢惹我亲姐?!小弟去教训他!”沈苍岚夸张的比划着,仿佛自己手里拿的不是烧鹅,是飞剑。
  “噗嗤!”霍璿棂瞬间就被逗笑了。
  旁边的长孙无涯早就傻了眼,这两人在干嘛?拿自己当空气吗?还有,这还是自己心驰神往的霍璿棂霍仙子霍女神吗?
  他很不爽,心中夹杂着女神与别的男子亲密的嫉恨之意,更别说这人还是自己打算踩其上位的工具了,想到这里,长孙无涯的怒气值又一次井喷式的爆发,他感觉自己要燃了。
  不过更更令他难受的是,所有这些负面情绪,他还不能表现出来,得憋着,这里作者不禁想要插一句嘴:憋得都内伤了吧。
  “你就是沈苍岚?”长孙无涯很不客气地看着拎着烧鹅的少年说道,“近日有人传闻,江湖中出现了铸剑阁余孽,使用《御剑术》无故伤人,我等江湖正道人士特来调查此事,可与你有关?”
  沈苍岚一头雾水地看了看长孙无涯,又看了眼捂着额头不想说话的霍璿棂,问道:“你找来搞笑的?”
  霍璿棂不想说话,真不想说话,她头疼。
  这时长孙无涯带来的一众江湖人士之中有一人不干了,我们索性称他为龙套甲:“呔!兀那小贼,沈苍岚想必就是你了!你这铸剑阁余孽,持剑伤人,黄道门黄岐道人的耳朵与手臂,可是你砍下的?!”
  原来如此!霍璿棂恍然大悟,定是那黄岐道人逃跑之后四散谣言,要借用江湖之力报他一己之仇。
  沈苍岚依然不说话,仿佛没看到这些人一般,他此刻也明白了是真有人前来闹事,罪魁祸首应该就是那该死的黄岐道人。他继续看着霍璿棂,眼神似乎在询问自己应该怎么做,因为霍璿棂之前交代过他,不要太张扬。
  龙套甲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表现,看带头大哥长孙无涯没有说话,继续说道:“沈苍岚,你既然出身铸剑阁,又如此为非作歹,我们众人今日就是来与你一较高下,为民除害的!”
  “蹭!”藏剑出鞘,光速飞向龙套甲,众人来不及眨眼的功夫,龙套甲右肩的衣服就被刺中,之后冲势连带着他这个人一起钉在了客栈的柱子上。
  “真吵。”沈苍岚放下烧鹅说道。
  还是挡不住,霍璿棂也没办法,她知道沈苍岚是什么性子,他能听完这人第一句话还看向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你还继续挑衅他,只扎衣服那是好的。
  其实这点霍璿棂还了解的不深,沈苍岚扎衣服,完全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放在之前,一剑就是个对穿好吗?在藏山长大的沈苍岚,已经被弱肉强食,爱憎分明给洗了脑,他不会忍,也不想学会忍。
  “你!”这边长孙无涯一看这架势,也是拔剑指向沈苍岚。
  唰唰唰,一时间客栈内的江湖人士纷纷拔剑指了过来。
  沈苍岚眉头一挑,正要动作,却被霍璿棂挡了下来。
  “别冲动。”霍璿棂道,“这位长孙公子,今日前来,是来闹事的吗?”
  长孙无涯保持姿势不变,说道:“霍仙子,此人乃是铸剑阁余孽,你不与我等同仇敌忾,反而处处维护,究竟是何道理?”
  “我想说的是,事情并非传言那般。那日是黄岐道人暗算我们在先,沈苍岚才怒下狠手,重伤了他,希望可以解释清楚,使你们不要受到小人挑唆。”
  江湖第一美女,养心宫大弟子的话,还是有点分量的,其余众人一听这样,手中剑都软了几分,长孙无涯一看形式不对,心想好不容易有一个名扬江湖的机会,决不能因为霍璿棂的一句话就化为泡影。
  “仙子既然这般说,那我等也没有理由不信,只是在下想请问一下,这位沈苍岚沈公子,是否使用的是铸剑阁的专属剑法《御剑术》?”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霍璿棂一脸冰冷地看着他,她看得出来,长孙无涯是铁了心要与沈苍岚为难了。
  长孙无涯心里一突,牙一咬说道:“看来你是存心维护了,没想到养心宫大弟子如此不分是非,让我失望,看来仙子也是动了凡心啊!”说完最后这句,他脸上换了一副揶揄的表情。
  “哈哈哈哈!”周围的江湖人士纷纷大笑。
  霍璿棂脸上的怒意更胜了。
  “是又如何?”沈苍岚突然开口问道,这句话一出口,仿佛空气都凝结了几分。
  “啊?”长孙无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没想到沈苍岚会突然接话。
  “没有听见吗?她问你,是又如何?”藏剑已经召回,悬浮在沈苍岚的身前,剑身寒光四溢,一如他现在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