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十八章 真相只有一个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湖中所有发生的事情绝非偶然,也有一位姓柯的前辈曾经指出,真相永远只有一个。那么在刚才那一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下面我们就来还原一下事故的案发现场(此处应有背景音乐):
  时间回到一弹指之前,沈苍岚解决了黄岐道人后,上了飞剑挂起六档就往金瞳大墓里冲,这时我们可以看一下霍璿棂与蓝溪月在做什么。
  她们见到沈苍岚出现,均十分高兴,但是她们两个的举动却略有不同。霍璿棂向自己的右方挪出几步,并不会阻挡沈苍岚的路线。
  那么蓝溪月呢?同样惊喜的她正在同沈苍岚挥手,却忘记了继续移动,这时她的位置是在刚刚进门后的正前方。由于大门正在缓缓关闭,视线越来越受阻,于是她的站位就下意识的越来越靠中间,确保自己可以看到沈苍岚。
  沈苍岚没有选择,高速前进的他通过大门方为正道。由于挂了六档的飞剑速度实在太快,已经远远超出了官府交通法的限速标准,这个时候你的前方突然出现一个人,会发生什么?不可避免的,当然是车祸。你说飞剑可以调整高低?向下冲进陵墓的,高低已经不重要。
  于是沈苍岚就毫无悬念地撞了蓝溪月一个满怀,那么我们再回过头来看那些精彩的声音表演,各位大概就可以明白现场究竟是一幅什么样的场景了。
  陵墓大门关上,必然带来一声“砰”的声音。
  之后“啊”的一声,是蓝溪月小姐看到沈苍岚飞来时的惊慌。
  “咣当”,沈苍岚来不及躲避,只得先卸下飞剑,这一声便是飞剑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啪叽”,沈苍岚与蓝溪月已经亲密接触。
  “砰”,没有意外,两人齐齐倒在地上。
  霍璿棂看到这里,已经成为了整个事故的目击人,她也明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两人倒地之后,由于是沈苍岚向蓝溪月撞来,落地姿势相当不雅观,我们只可以看到,蓝溪月捂着脸躺倒在地上,一身优雅的蓝色长裙已然被压皱,谁压的?当然是沈苍岚。只见他呈一个大字型,整个人直接盖在了蓝溪月的身上,两人就以这个怪异的姿势,维持了大约几个瞬间。
  再之后,蓝溪月突然反应过来,一声尖叫响彻寰宇:“啊!——”
  “啪”,羞恼之间的她毫不犹豫地出手给了沈苍岚一巴掌。
  “砰”,这还不算完,她又推起沈苍岚,在他肚子上猛踹了一脚,还用上了内功。
  “啊”,这一声来自沈苍岚的惨叫。
  “轰”得一声,沈苍岚整个人嵌进了顶层的石壁里。
  “哼!”蓝溪月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表示她依然很不爽。
  好了各位,以上就是整个事件的全过程。所以这个故事教导我们,飞剑千万不要超速,也不要突然出现在一架高速行驶的飞剑前,不然如若身上没有修为,下场将会极为凄惨。即使拥有修为,也不要轻易尝试,毕竟这场车祸如果告到官府,也是双方都有责任,很难拿到赔偿(此处应有音乐结尾)。
  “哎…哟…”沈苍岚呻吟着把自己从天坑里抠出来,然后轻飘飘落地。
  等缓过气儿来,他一手捂肚子,一手指着蓝溪月道:“你,你干什么你!嘶…疼死我了。”
  蓝溪月一掐腰,喷了回来:“你干什么?!一把撞过来,占本姑娘便宜是不?!”
  “我去!你当我愿意啊,为了进个门,我都超速了,你可好,站在路中间傻不拉几地挥挥手,不撞上才邪门了!”沈苍岚反喷。
  “你不会转弯啊!”反反喷。
  “说了来不及啊!”反反反喷。
  “再说了,你有啥便宜可给我占,小豆包。”沈苍岚说着,还瞟了蓝溪月一眼。
  这下可乖乖不得了,蓝溪月双眼冒火怒气值爆棚,张牙舞爪地就冲了过来:“沈苍岚我要杀了你!!”
  沈苍岚闭上眼睛,心想:按照以往书中的套路,这时候该有人出来阻止了。
  果不其然,霍璿棂没有让他失望,赶紧拦住蓝溪月:“好了好了,乖,不生气不生气,冷静,淡定。”然后还责怪对着沈苍岚说,“你少说一句不行啊,不能让着她点儿?”
  “姐姐,是她踹的我,你看我那么惨,现在浑身还疼。”
  “好了好了,都不掐了啊。”霍璿棂继续劝。
  蓝溪月稍稍稳定了点儿情绪,但依然压制不了她的小宇宙,于是手中华月伞光芒大涨,双手握住伞柄一摆造型:“单挑!”
  “谁怕谁?!”沈苍岚召回藏剑,一剑在手,天下我有。
  “你们给我住手!”霍璿棂已经受不了了,此时她站在两人中间低着头,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两人一看这架势,打是打不起来了,又不好意思先收手,于是三人就这么僵持在这。
  “唉…好了啊,好不容易进了陵墓,你们就别闹了,刚才合力开门的时候不是很和谐吗。”霍璿棂赶紧给台阶。
  “哼!我是为了金瞳前辈。”蓝溪月傲娇一转头,顺便收伞。
  “不与傻瓜论短长。”沈苍岚藏剑入鞘。
  霍璿棂一看蓝溪月又要喷火,赶紧拉住她的手问:“话说刚才是怎么回事?沈苍岚也不行,要你俩合力?”
  蓝溪月没好气看了沈苍岚一眼,说:“应该是他拐走了我的链魂虚影,但是开启封印需要完整的朱雀之链,我们两人身上各揣一半,只能合作。”
  “原来如此。”霍璿棂一看话题岔开,松了口气。
  “我四处看了一下,这里应该只是一个小平台,往里走才是陵墓主体,你们都小心点。我们赶紧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宝贝吧。”说话的是沈苍岚,正经不过三句话的沈苍岚。
  蓝溪月不搭理他,牵了霍璿棂小手就往前走,霍璿棂回头微笑看看沈苍岚,一脸没辙的表情。
  沈苍岚负责垫后,他已经没心思管这些,脖子上的钥匙自打进入陵墓以来,就愈发的烫了,他只能把钥匙摘下,放进口袋,做完这一切之后,才追着霍璿棂进了深处。
  ——————————
  话说三人向陵墓内部走去,陵墓外面却是另一番景象。上百只僵尸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胸前有个剑窟窿的黄岐道人也躺在那里,突然,已经变成尸体的他双眼猛地睁开,绿油油的光芒从眼中射了出来。他的脸色也是慢慢变为青紫,颜色越来越深。
  又过了一会儿,身上有个大洞的他,竟然已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两颗獠牙从口中冒了出来,表情扭曲似乎十分痛苦。
  四周的那些死尸,也都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珠子还冒着绿光,甚至连那些骷髅架子,眼睛的部位也冒着绿火。它们起身之后,逐渐向黄岐道人靠拢。
  黄岐道人好不容易站稳,他仅剩的一条手臂奋力伸向天空,面孔狰狞地仰天长啸:“吼!——”
  ——————————
  陵墓内,三人正在沿着一条通道往里走,通道两边的墙壁上,画着许多壁画,均是一些战争场面。
  “喂,蓝小妞儿,这里面什么情况,你就带着我们瞎走啊。”沈苍岚问。
  “我怎么知道,我以前最多也就是来祭拜一下,现在也只能往前走。”蓝溪月说,“不过你看这墙壁上的画,画的应该就是金瞳将军的生平和他经历过的战役。”
  三人这才有功夫仔细打量壁画,这一看可不是吗,其中有一幅天空中飞过一只流光四溢的神鸟,正用睥睨的眼神俯瞰着下方,下方的军士们都一动不动,眼神呆滞,只有一个身着金甲的将军,正在敌对阵营中挥舞着钢刀。
  “你们看,这幅画应该就是讲的金瞳将军成名之战了,上面那只鸟一定就是清光鸟。”蓝溪月指着壁画说。
  沈苍岚一看,那鸟整体看起来的确是清光鸟没错,只是从气质到流光,怎么看都看不出清光大叔还能表现出这样的一面。
  甩甩头不管这些,三人继续往前走,途中还欣赏了很多壁画,都是金瞳的经典之战,有以少胜多的,有偷袭敌营的,有攻城拔寨的,战法不一而足。
  这时三人终于通过通道,发现前方只有一座吊桥,吊桥的另一端,隐约可以看到几处岔口,没有办法,先过吊桥再说。
  正准备御剑过桥,沈苍岚突然发现周围空气实在太过浑浊:“等一等,先不要飞,我觉得这里空气有问题。”
  霍璿棂与蓝溪月闻言,仔细感知了一下,的确发现空气中灵气异常稀薄,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但依然不对,似乎有什么东西太过庞大,压制住了灵气。
  “土属性。”沈苍岚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好浓郁的土属性能量,不是灵气,不是真气,纯粹的土属性。”
  两人看到沈苍岚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金色的钥匙,正低头看着它。钥匙上黄色的圆孔此时忽明忽暗地闪着,他抬头目视前方,深邃的眼神似乎要把这个陵墓一眼看穿。
  “那里面,究竟有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