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无双之战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霍璿棂在看到这个评价的时候,心里就是一突,不好的预感已经涌上心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验证了她的担心。
  如果一个人被称作无双,那么大多数时候是在赞赏这个人十分的优秀,换作平时,沈苍岚很乐意听到这个评价,可是现在,他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水晶之心不跟他开玩笑,刚刚显示完无双,就把他的对手给唤了出来,沈苍岚一看,嚯,整一个翻版的自己,这还是他头一次不是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感觉也是好奇,可是比好奇更严重的,就是发愁,这是要打自己?野史杂闻里倒是记载了很多这种桥段,可没想到下山没多久,就被他给遇到了。
  水晶沈苍岚没有和沈苍岚打招呼的意思,直接一招御剑斩刷了过来,沈苍岚急忙躲避,顺便一个御剑斩就还了回去,剑器相交之间,一人一水晶的首次交手就这么完成了。
  这边升空继续对打,那边霍璿棂和蓝溪月看着这样的一幕是没有言语的,她们内心也很矛盾,一方面是想去帮沈苍岚,另一方面却想要看看,两个沈苍岚打架会是什么结果,所以两人就这么看着,迟迟没有出手。
  沈苍岚这边虽有压力,但对于另外两人的反应看在眼中,心里吐槽她们的恶趣味同时,也感叹自己的心里竟然有同她们一样的期待。晃晃脑袋不去乱想,他专心与水晶的自己拆起了招。
  御剑斩打完,水晶沈苍岚一招御剑八十一式中的流风回雪劈面打来,沈苍岚使出一招轻云蔽月没有压力地化解。水晶又一招缥缈云烟,沈苍岚繁星点点三两下就破了招数。
  交手之间,双方的《御剑术》使的都是密不透风,行云流水,谁都奈何不了谁,霍璿棂看到这番景象,不禁感叹道:“《御剑术》当真精妙非常,没有失传,真是江湖一件幸事。”
  就这样,水晶沈苍岚和沈苍岚在空中从左打到右,又从右飞到左,已经互相拆了几百招,可依然打得难解难分。水晶沈苍岚抓住机会,就是一个变招,它快速飞退,水晶藏剑围绕着它告诉飞行,沈苍岚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自己用得贼顺手的流光剑影被抢先使了出来,一时间他也只好继续抢攻水晶自己,同时运用轻功,以自己对流光剑影的了解,寻找水晶藏剑的盲区。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沈苍岚突然福灵心至,一心二用,掐起了化剑诀百剑式的剑诀,心想流光剑影四周防御密不透风,我从天上打看你怎么办。
  唰唰唰几百柄灵剑就朝着水晶沈苍岚招呼了过来,它无奈变换剑诀,藏剑飞行速度不变,但是主动向上飞去,瞬间就在头顶支起了一片防御地带,攻来的灵剑都被这道屏障挡下。
  反应还挺快。沈苍岚心想,这个水晶的自己看来还是有一定水平的。
  突然,两人分开,以水晶沈苍岚为中心,一片红色的区域越来越大,两女在下面看得正起劲,正纳闷怎么就突然停手,就听到沈苍岚大叫一声:“你妹!连这招都会?!”
  “哪招?”霍璿棂和蓝溪月同时想到。
  水晶沈苍岚不管他们的反应,红色区域持续扩张,沈苍岚一看这样不是办法,一招心剑剑诀刷了出去,剑莲爆炸,挡住了红色区域的冲势,但除此之外毫无作用,攻向水晶沈苍岚的灵剑在进入红色区域之后没多久,就被烧得无影无踪。
  灵火金焱,沈苍岚火系法术的第三招,以自身为中心形成一片火属性结界,范围内攻击性质的物体一缕会被阻挡,功力越高,效果越好,这是废话。沈苍岚这招还没有练到最高深境界,目前只能用来防御,还无法做到绝对防御。至于更厉害的结界之内金焰飞舞,天知道什么时候能行。
  没有办法,沈苍岚只好自己也开了灵火金焱,两大结界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撞在了一起。蓦然,一股爆炸从两个结界的交界点爆发,轰轰!水晶沈苍岚和沈苍岚自己都被炸的不断飞退,蓝溪月也赶快打开月华之幕抵挡冲击。
  “小沈子,你玩儿什么,这是什么东西,你要拆了这里啊?”蓝溪月忙完赶紧提醒一下沈苍岚,两边这样打下去,早晚要塌。
  “我也没有办法啊,你看又来了!”沈苍岚百忙之中回了一句。
  只见水晶沈苍岚拿着水晶藏剑直指沈苍岚,剑身灵气流转,一个接一个的火咒犹如连发炮弹一样向沈苍岚轰来。沈苍岚无奈,只好有样学样拿起藏剑与其对轰。两股甚至多股灵火碰撞,周围能量一阵一阵地扭曲,沈苍岚额头开始微微渗出细汗。
  “霍姐姐,这水晶之心的极限不知在哪里,你说照这么打下去,小沈子能行吗?”蓝溪月有些担心地问。
  “这样不知深浅对他太不利了,我也无法断言,不过可以肯定,他又要吃我发给他的糖豆了。”霍璿棂苦中作乐地答道。
  “唳!”就在两边都僵持不下的时候,沈苍岚背后突然出现了朱雀虚影,虚无缥缈间,朱雀仿佛瞥了一眼对攻的灵火,一时间沈苍岚的灵火威力大涨,席卷着水晶沈苍岚攻来的火咒倒飞而出,所有的灵火全部命中水晶沈苍岚,它就在火焰中化作了白烟,消失不见。
  战斗结束,朱雀虚影消失不见,沈苍岚落地,心有余悸地擦擦汗:“喵的这玩意儿无限真气是不是,各种大招不要命的往外洒,幸亏有溪月的朱雀虚影,我的灵火暴涨,一定与它有关,谢谢谢谢,回头出去请你吃包子。”
  蓝溪月也看到那道一闪即逝的虚影,心想这家伙跟着我的时候也就帮我挡挡攻击,现在可好,连家都不要了,跑去跟这小子混,出力倒是挺多。可是她也没有办法,朱雀之链从第一代月灵山主手里传下来,至今早已没人可以完全掌控它,只好由着它来了。
  “小意思,以后我罩着你。”但是表面上蓝溪月还是要过把瘾的。
  “哈哈,霍姐也说过要罩我,看来以后行走江湖底气真是足够了。”沈苍岚没心没肺地笑着。
  霍璿棂和蓝溪月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对于沈苍岚的反应,她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不要脸。
  霍璿棂说:“在出现无双这种评价的时候,我就担心会出现另外一个你,让你们拼个你死我活,不然的话如何无双。原本以苍岚你的修为,我是不担心的,可是法阵的运转中枢是水晶之心,在续航问题上就有了不确定因素,这次胜利,也算是侥幸了。”
  沈苍岚点点头:“是啊,回头我一定要好好练功,对付这样的,只要随便一招练的更加强大,上来直接秒了它,就没那么多事了。”其实他想多了,这种情况能遇到几回?以他现在的修为,对上江湖中任何一个大牛,都可以不落下风。
  “先休息一下吧,再来一颗糖豆。”蓝溪月说着,抬手就把刚才霍璿棂给她看的那颗养心玉露丸塞进了沈苍岚嘴里,这下差点儿没噎着他。
  “哎哟哎哟,好好,我自己来。”沈苍岚客气道,“谢谢你的借花献佛啊。”
  “甭客气。”蓝溪月丝毫不在意借花献佛之说。
  “现在怎样?”霍璿棂遥看吊桥另一端,“我们三个都算是过了法阵这一关,阵破了吗?”
  沈蓝两人这才想起来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打死打活,沈苍岚说:“应该可以了吧,霍姐你去看看。”
  霍璿棂启动冰清项链,闪到对面,过了一会儿又闪了回来,她脸上有些失望,摇摇头道:“不行,那边还是一样,模糊的墙幕始终都在,没有一点儿变化。”
  这下沈苍岚就不干了,他蹭一下就跳了起来:“不是吧!我们都打成这样了,这破法阵一点儿表示也没有?”
  蓝溪月也是皱眉:“这样的话,到底要怎么进到陵墓深处?只是走到这里,根本就没有发现一丝一毫与怪异现象有关联的事物,不是机关暗器,就是阵法毒药,要么就是墙壁上的历史。”
  “对啊,难道我们要来上历史课?”沈苍岚脑洞颇大。
  “会不会这里本来就是尽头?其实这条路也是不对的?这个阵法已经到头了?”霍璿棂有这样的猜测。
  “不会的霍姐,那边我们一路走来,只有这一个岔口,另外两个都是死路,这个好歹还有个阵法。”沈苍岚也是纳闷,走到这里就没路了,难道要我们往下走,跳下去吗?
  等等,跳下去?沈苍岚看着下方一片漆黑的深渊,若有所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