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青铜战俑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古以来,凡皇亲贵胄下葬,必有丰厚陪葬之物,除价值连城外,还必须配得上身份。如金瞳这般军队中战功显赫之人的陵墓,有一样东西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青铜俑。寻常官家的青铜俑,多以侍女,下人,护院甚至亲属形象出现,而金瞳的则是大不相同,他的可以称之为青铜战俑。
  当初那位月灵山主,为金瞳将军在陵墓中少说安置了五千青铜俑,战车战马,攻城器械均有;步兵,枪兵,骑兵以及弓箭手四大兵种不一而足,俨然一个小型军队。
  沈苍岚他们进来的这个地方,与其说是大厅,不如说是一个古战场的缩影。大厅另一端,一个个方阵整齐得排列在那里,多为枪兵方阵,骑兵方阵以及步兵方阵,方阵前为五排青铜战车,战阵最前面,一位将军骑着战马,战马人力而起,将军左手勒住缰绳,右手高举宝剑,似是要带领身后战阵,与敌人一决雌雄。
  大厅四周最下方,点有无数长明灯,四周墙壁上,各有一处凹陷。仔细看去,每一处凹陷都人立而起一高大青铜俑,两边墙壁上的青铜俑一个背刀,一个持剑,战阵后放墙壁则是手握一把大枪。而大门所在的这里,正有一张弓搭箭,后背箭壶的青铜俑,对着三人怒目而视。
  “我去!吓我一跳!”沈苍岚无意间回头,正看到这位张弓搭箭的青铜俑,被它那怒目金刚式的表情惊吓了一把。
  “这个大厅好大啊,这些青铜俑一个比一个威风,看来当初我的这位前辈还是很有品位的。”蓝溪月观察着整座大厅和其中的配置,越看越觉得无可挑剔。
  “这里灵气明显比门外要充足,都先休息一下,我这里只有一颗养心玉露丸了,等下往里走,还不知会遇到些什么。”霍璿棂说。
  “好。”两人齐齐答应。
  过了一会儿,沈苍岚调息完毕,在大厅里东跑西跑,这摸摸那看看,觉得十分新鲜,但是始终没有发现什么东西能够和钥匙产生共鸣,这也让他心里有些纳闷。
  等到两女都站了起来,他说:“这趟跟着你们出门还真是长见识,不过你们别说,这种环境我在书里也看过,一般情况下,这些东西都会复活,然后攻击外来者,你们…”
  “闭嘴!”蓝溪月和霍璿棂异口同声地喝止沈苍岚。
  蓝溪月没好气道:“我说沈苍岚,你能不能闭上你那乌鸦嘴,刚才怎么交代的,少说话多做事,这里有几千座青铜俑,要真是活了,咱仨就都别活了。”
  “咔嚓。”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
  三人一听这声音,冷汗全都下来了,赶紧贴在一起警惕四周,等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异样,这才都舒了一口气。
  “幸亏这次你那嘴没有灵验。”霍璿棂拍拍小心脏,这一天天的哪受得起这种惊吓。
  “哪能呢,呵呵,放心吧,我刚才看过了,这些青铜俑虽然造的惟妙惟肖,但的确是货真价实的矿石铸造,完全没有生命的东西,这要是都能活,他们还不上天了。”沈苍岚回过神来,也是赶紧安慰她们。
  “那样最好。”
  “嗯,我们找一找这大厅有没有别的出口吧。”
  “好。”
  三人分头沿着大厅的墙壁行走,希望找到通道前往别处,这个大厅看来看去就是这些铜疙瘩,灵气的确是相当浓郁,可完全找不到灵气的源头在哪里。
  转了一圈,三人回到大厅中央,看着这些青铜俑发愁,因为他们完全找不到别的出口,看模样这大厅就是尽头。
  “不可能,这里是尽头的话,金瞳将军的棺椁在哪里?”蓝溪月第一个不信。
  “再找找,说不定有什么机关。”霍璿棂说。
  “对,我看书上都是一转灯或者踩地板什么的。”这是沈苍岚,他已经完全被野史杂谈给荼毒了 。
  “嗯,那就再找一遍。”
  正准备行动,突然一把大刀就朝他们砍了过来,三人连忙躲避,这时候只听砰得一声,一个重物落地,他们站定看了过去,正是那个拿着刀的青铜俑,此时它的两个眼珠并不像刚才在墙壁上时只是单纯的青铜,在瞳孔的位置,各有一缕黄色的灵气跳动。
  蓝溪月立马扭头瞪着沈苍岚,沈苍岚一看这架势,都不等蓝溪月说话,马上举手承认错误:“我错了。”
  “这已经不是对错的问题了,快迎战吧。”霍璿棂提醒两人,因为她看到那名青铜战俑已经提着刀砍了过来。
  “回头再算账。”蓝溪月真是服了沈苍岚,回头必须拿胶带把他的嘴给粘住,她一边拿起伞,一边说,“小沈子你给我们两个掠阵,注意你身后那些青铜兵,大家伙活了没事,万一那几千个兵卒活了,咱们除了跑没第二条路。”
  “好嘞!”沈苍岚已经插不上手,他索性观察起那个青铜俑,双目中跳动的灵气,刚才引起了钥匙的反应,他左想右想,也只能先替她们掠阵,随机应变。
  霍璿棂的繁花似锦针目前只能起到防御自身的作用,因为青铜刀手根本就不在乎她的那些针,金针刺向青铜俑,除了溅起一点火花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蓝溪月见此,一伞将刀手顶出老远,然后从伞柄出铮一声拔出一把火红色的宝剑,直向刀手攻去。
  “这伞还是组合伞。”沈苍岚看热闹不忘新鲜。
  “就你话多,去帮帮溪月。”霍璿棂见自己的针对这种无赖材料没有办法,干脆收回套针,手中变换法诀,为蓝溪月辅助,一股嫩绿色的真气在蓝溪月身边环绕,源源不绝。
  “好,诶,她要搞定了。”
  被霍璿棂重点照顾的蓝溪月只觉得自己头脑较之以往更为清明,出招时流畅了不少,而且在抵挡攻击时也省了不少力气。她高高跃起,从青铜刀手头顶越过,然后红色宝剑直接从它的天灵盖处插了下去,一击到底,红色宝剑从头贯穿到脚,扎在地上的时候还造成了周围地板的碎裂,看来力道着实不小。
  青铜刀手遭遇了这一击,直接躺倒在地,双目中的灵气也灭了。
  “帅啊!”沈苍岚拍手叫好。
  蓝溪月也不客气得眨眨眼睛,得意得就要回来。
  “小心!”沈苍岚喊了一句,然后藏剑立即出鞘。
  嗖!当!
  一支青铜箭被藏剑打落在地,看样子刚才是射向蓝溪月的。青铜箭的主人,正是刚才门口那个青铜箭手,此时正踏着大步向他们袭来。
  “不是吧,又来一个,还没完了!”蓝溪月哀嚎一声。
  “不是一个。”霍璿棂比她冷静。
  原来就在他们发现箭手的这当,另外两面墙壁上的青铜剑客与枪客已经噼里啪啦地把自己从墙上抠了出来,然后砰砰落地,也向三人围来。三尊青铜俑的眼中同样跳动着黄色的灵气。
  单挑不行,这是要群殴啊。沈苍岚看看这三尊大俑,又看了眼那边无数个青铜兵,心里不断念叨:千万别活千万别活千万别活。
  也许是天道大老爷听到了沈苍岚的祈祷,小兵们丝毫没有要活动的意思,沈苍岚大喜,连忙抄了藏剑在手,冲着射箭的那位就冲了过去,一边冲还一边喊:“溪月,我对付这射箭的,你保护好霍姐,抵挡一下另外两只,我解决了就过来。”
  “你不会放大招啊!”
  “放大招那么容易啊,很累的好不好。”
  “都啥时候了还嫌累,也不看是谁的乌鸦嘴给整成这样。”蓝溪月也就吐吐槽,毕竟还要节约体力。
  沈苍岚不废话,掐着剑诀控制藏剑,藏剑不断幻化出灵剑来抵挡射来的青铜箭矢,同时犹如一道闪电飞向箭手,唰唰唰唰唰,藏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箭手身上来回穿梭,之后华丽地飞了回来。再看青铜箭手,哗啦一声散落在地,变成了废铜烂铁。
  沈苍岚这边搞定,霍璿棂夸奖了一句干得好,然后运起真气,拖着沈苍岚加速飞到了蓝溪月身边,沈苍岚与蓝溪月两人合力,抵挡剑法和枪法颇为精妙的两个青铜俑。
  乒乒乓乓,四把武器相交,双方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沈苍岚眼神一凝,冲着蓝溪月喊:“退!”
  蓝溪月不明就里,但依然照做,两人刚刚退开,就见青铜剑客和枪客互相对砍,双方的兵器相交,然后一股土属性能量瞬间爆发,顺着他们的兵器指向朝沈苍岚三人轰去。
  “我去!还带组合技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