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梦境还是现实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一方火的天地,到处都是火,无论上天还是入地,左至天涯,右临海角,哪儿哪儿都是火焰,金红色的火焰不断地燃烧着,火苗四处乱窜,但整个天地并没有因为如此环境而显得崩溃,相反,于这无尽之火当中,到处都透着生机。
  天地之中,一道人影摇摇晃晃,就仿佛大海里的一叶扁舟,随时都会倾覆。人影慢慢走近,如果沈苍岚在这里,他一定一眼就能认出来,这道人影正是他的队友蓝溪月。只是此时的蓝溪月看起来颇为狼狈,头发凌乱,原本乌黑亮丽的长发此时隐隐透着银光,白嫩的小脸儿被熏得灰迹斑斑,她一边踉跄得走着,一边试图用手去拨开那些飞舞在她周围的火苗,另一只手则一直挡住口鼻,只是看起来似乎完全不起作用。
  她的身上早已不是那一袭蓝色长裙,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橘红色的纱衣,那些飞舞的火苗在触碰到这件纱衣时,霎时便没了踪影。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我明明和沈苍岚霍姐姐一起在金瞳将军的陵墓内,怎么醒来就到了这里?到处都是火,除了火就没有见到第二样东西。”蓝溪月一边挥舞手臂驱赶着火苗,一边抱怨道。
  她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这次下山弄坏了朱雀之链不说,到最后还和队友分散,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自己身上那漂亮的蓝裙也没了,换了件这么个纱衣,款式颜色都很一般,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帮自己挡住这些乱窜的火苗。
  也许是走累了,她渐渐地停了下来,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愿意起来了。“溪月…溪月…”,隐约间她似乎听到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
  “是谁?谁在叫我?”蓝溪月大喊,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突然,她面前的空间一阵扭曲,一只巨大的火鸟出现在眼前,蓝溪月定睛一看,形象与朱雀之链中的虚影一模一样,只是此刻眼前这只,威压与火焰的炙热感比那虚影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倏然,朱雀不见了,散成了周围的那些火苗,火苗散而又聚,这次换成了她师傅的形象。
  “师傅!”蓝溪月惊喜地喊。
  “月儿。”那火焰人影道。
  “师傅!真的是你吗?月儿好想你。”蓝溪月眼睛通红,自从三年前,师傅让自己闭关后,自己就再也没见过师傅。
  师傅对她说,那次就是她们师徒最后一次见面,等蓝溪月出关,将自动继承月灵山主的位置。果然,等蓝溪月闭关出来,她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师傅了,她动用月灵山主强大的精神力,走了许多地方,找了许多地方,却依然没有感应到她师傅的任何踪迹,这让从小围着师傅长大的她心中万分难过。
  “月儿,朱雀之链呢?”那人影问道。
  蓝溪月看了看师傅,说:“在…在这里呢。”她有些哽咽,举起手就要给师傅看朱雀之链,可当她举起手时才发现,自己的手上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
  “怎么…怎么没了?”她十分诧异,自己明明一直戴在手上,片刻不曾离身。
  “师傅”有些责备的语气说:“月儿,为师交代过你,朱雀之链极为重要,万不可丢失,你怎能如此不小心。”
  “对不起…师傅…”蓝溪月此时,就和做错了事的小女孩没有任何区别,低着头不敢说话。
  “算了,也许这就是天意,万般变数,岂由人断。”“师傅”叹了口气,对蓝溪月说道:“三年不见,你长大了。”
  “师傅,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回山好不好,月儿等你回来。”
  “师傅回不去了,这样很好啊,月儿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师傅”说着话,身形却越来越模糊,蓝溪月看到这些由火苗聚集起来的师傅就要消散,不由得大急,可她什么都做不了,向师傅跑去,看似很近的距离却怎么也跑不到。
  “月儿,不要急,要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你继承了月灵山主,你就是王,历代山主都在守护着你,你也是我们全部的希望,加油!”“师傅”说着,就化为了无数火苗,四散开来。
  “师傅!不!”蓝溪月伸出手臂,眼睁睁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师傅再一次消失,心中悲痛到了极点,根本就听不到师傅所说的那些话,一个人傻呆呆地坐在那里,不言不语。
  ——————————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幽州牧霍起,文人出身,为人刚正,做事谨遵法度,断案不偏不倚,为当朝封疆大吏之楷模;妻赵氏,贤良淑德,温婉大方,相夫教子,乃当世不二典范;有女璿棂,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精,恬静善良,绝代之姿,年仅八岁便是一派大家闺秀模样。
  但是,此时霍起的府邸却犹如人间地狱。院内残肢遍地,血流成河,一具下人模样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头颅倒转,双目大开,死不瞑目。府中花园,前庭后院,到处都是尸体,府内牲畜飞禽,尽皆被屠,可谓鸡犬不留。
  书房中,霍起背对大门,在桌案之后护住其妻赵氏,然此时两人均已丧命,被一柄长剑贯穿,直钉在檀木方椅之上。整个霍府,无一生还,滚滚浓烟冒起,偌大的府邸就这么被付之一炬。
  有两个孩童,一男一女,此时毫不知情,正开心地往霍府走去。
  “海哥哥,这朵小花真漂亮,等回去璿棂让娘做成头饰,每天带着好不好。”
  “呵呵,好,璿棂喜欢便好。”
  女孩七八岁样子,模样天真无邪,一双剪秋水瞳清凉明净,灿若繁星,清单如墨,肤若凝脂,简直天生的美人胚子。
  男孩约莫九岁,手拿一把小折扇,颇有大家公子气度,一脸疼爱地看着女童。
  两人就这么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去,却觉得周围气氛越来越不对,平时热闹的街道此时空无一人,前方不远处,浓浓的黑烟已经污染了天空。
  两个孩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色同时大变,女孩更是顿时面无血色,小花被她扔在了地上,她拼了命地飞奔向冒烟之地,男孩猛然醒悟,慢了半拍,但依然追着女孩跑去。
  “爹!娘!”女孩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那一瞬间,似乎呼吸都停止了,再之后,就是撕心裂肺般地呼喊。
  女孩不顾一切得要冲进府内,无奈被男孩死死拽住,不得寸进。
  “璿棂,不要,不要进去啊!”男孩拼了命的拽住状若癫狂的女孩。
  “放开我!放开我!”
  “不可以!”
  这时,已经快要坍塌的霍府大门处突然扒出了一只沾满鲜血的手,那只手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爬行,终于手的主人露出了面目,满脸鲜血,眼睛还被挖了一只,他看到了想要冲来的小女孩,拼命喊到:“小姐!快跑!——”之后只听门后“噗”得一声,此人仿佛被利器刺中一般,声音戛然而止,脑袋无力地垂下,再也没了声息。
  “管家!”小女孩见此,更是想要挣脱,无奈力气与男孩想比,实在相差太远。
  男孩在听到此人最后一声呼喊时,便脸色剧变,拉着女孩就跑,女孩挣脱不得,不肯回头,依旧扭着脖子望着霍府,嘴里还一直呼喊着家人的名字,然后回答她的只有府邸不断坍塌之声。
  一个穿着精致黑靴的人提着剑从门后走出,剑上还滴着鲜血,见到这种情况,啧了一声:“竟然还有两条漏网之鱼,看来首领派我回来检查真是英明。”
  说着他就要提剑去追,然而步子还没有迈出,一柄闪着精光的匕首直接射穿了他的喉咙,他就这么倒在霍府门前,那追击的步伐,再也没有前进。
  ——————————
  小树林外,女孩再也不复之前的精致模样,蓬头垢面;男孩也不轻松,脸上胳膊上都被抓了无数条血道,此时见女孩安静下来,也顾不得刚才被她抓的凄惨,慢慢走到女孩旁边,双手握住女孩的肩膀。
  女孩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般,猛的把他推开,瑟瑟发抖,眼睛却依然望着幽州方向,一言不发。
  这时天空一位青衫美妇御剑而来,缓缓落地,见女孩如此,心中也是万分心疼,她轻轻地走近,对男孩说:“辛苦你了,能把她带到这里。”
  男孩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我要走了,麻烦您照顾好她。”
  美妇认真得看了男孩一眼,叹口气道:“放心,会的。”随后走到女孩身前,挡住了她的视线,只是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女孩出奇地没有闪躲,美妇问道:“丫头,可愿随我修仙?”
  女孩就这样跟着美妇走了,男孩目送女孩直至看不到她为止,之后他转过身,望着幽州方向,双拳攥得紧紧的,指甲刺入肉里,滴出鲜血:“你们,为什么?为什么?!”
  “我要去问个明白!”男孩想到此,大步朝着幽州方向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