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苏醒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幽暗的地宫中,沈苍岚盘膝而坐,一边领悟着借物代形,一边守护着还在梦中的两女。过了半天时间,沈苍岚被一丝轻啜从修炼中唤了回来,他向旁边看去,发现两行清泪从霍璿棂紧闭的双眼中流出,之后她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爹…娘…”她睁开眼后,完全无视周边的环境,只是那么躺在那里,轻声呼唤着。
  沈苍岚见此,有点儿奇怪地伸出手,在霍璿棂脑门上一探,又对比了一下自己,嘀咕道:“醒了是醒了,怎么有点儿奇怪呢,没发烧啊。”
  说着,他又把手拿到她的眼前,晃了两下,谁知道啪一巴掌就被霍璿棂给打了下来。
  “干什么,放肆了不是。”霍璿棂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她坐起来,瞪着沈苍岚说。
  “霍姐你醒了?”沈苍岚小心试探道。
  “嗯!”霍璿棂鼻孔出气,做了个那么差劲的梦,刚醒你就来捣乱。
  “那就好那就好,你不知道,你刚才睁着眼睛喊爹娘的样子,就跟没了魂儿似的。”
  “嗯…没事,做了个不好的梦,想亲人了。”
  “那没事啊,等我们出来了,一起回你家看看。”
  “他们都不在了。”
  “…….”沈苍岚不知道说什么了。
  “哎呀!瞧我给忘了,事情解决了霍姐,你坐好,听我跟你边吃边说啊,也不知道进这陵墓多久了,我这有烧鹅。”沈苍岚手舞足蹈得从包裹里拿出来一只打了结的油布包,打开之后,一只金灿灿的烧鹅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要说这烧鹅也是坚挺,跟着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竟然没有粉身碎骨。
  霍璿棂无奈地看着沈苍岚,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能想着吃,不过刚才他说事情解决了?
  “嗯,霍姐,这腿给你。”沈苍岚递了只烧鹅腿给霍璿棂,接着说:“我刚才见到金瞳了,就是那个大将军,你猜怎么着?诈尸了!”
  “哦?”看来自己昏迷这会儿,这家伙没闲着啊。
  “原来是我土系法术的一个灵体附身在了这家伙上面,它跟我说了一大堆,大意就是因为它的到来,陵墓的灵气被能量同化,然后大把灵气就不受控制的往外界流出。至于僵尸的问题,它倒是择的干净,意思是附近乱葬岗尸体太多,被灵气感染之后就造成了尸毒,和我们一开始猜测的一样。”
  “是这样啊,那现在呢?这个灵体怎么样了?”
  “你说土偶啊,被我的钥匙收了,对了,我这钥匙有名字了,叫仙灵钥匙,还有啊,收了这家伙,我学会了一个土系的法术。”
  霍璿棂听着沈苍岚在那巴拉巴拉跟她讲着,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火系法术她都还没搞明白是什么东西,这小子就又弄出来一个土系法术,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大好事,于是她就这么微笑着,耐心地听着。
  沈苍岚在这边讲的不亦乐乎,不遗余力地转移着霍璿棂的注意力,让她尽快忘了好像不怎么愉快的梦境,在他各种添油加醋的描绘中,显然收到了不错的效果。
  就这样,幽暗的地下一个英俊的少年一边吃着烤鹅,一边满嘴油地对着一名美女吹着牛,而美女也就这么静静地听着,时不时被少年逗笑。
  “所以啊,”沈苍岚咽下了最后一块烧鹅肉,“诈尸呢你是看不成了,陵墓的问题也解决了,就是上方塌了一部分,不过我想金瞳将军是不会介意滴。等蓝小妹醒过来,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嗯,好。”霍璿棂说,“我们也聊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是不见溪月醒过来呢?”
  是啊,沈苍岚这时候也反应过来,霍璿棂已经醒来有一段时间了,难道蓝溪月的梦特别的长?梦回太古了?
  沈苍岚这脑洞也是相当大,琢磨了一会儿没头绪,看向霍璿棂,可是霍璿棂也是一脸迷茫,自己的梦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小时候那段不愿意想起的记忆,如果蓝溪月也是这样的话,谁知道还要多久才醒。
  这边两人正奇怪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蓝溪月刚刚被沈苍岚控制住的狂暴灵气再一次发作,而且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师傅!”蓝溪月一声大叫,猛然睁开眼睛,眼中尽是泪光。她双臂张开,不停地从手中甩出灵气,灵气砸在石壁上砰砰作响。
  “怎么回事?”霍璿棂发现不对劲,蓝溪月这明显有点走火入魔啊。
  沈苍岚在一旁皱着眉头,在蓝溪月暴动开始的时候,他就察觉到周围的灵气波动明显不正常,现在爆发开来,蓝溪月绝对没有要平复的意思,先不管这么多,控制住情况再说。
  他就要上前,结果刚近蓝溪月的身,就被她爆发出来的灵气给炸飞了,咣当撞在墙上,霍璿棂见此,顾不上惊讶,赶紧飞退到沈苍岚身旁把他扶起。
  “我去,蓝小妹嗑药了?!她怎么有这么深厚的功力?!”
  霍璿棂也发现了,这石室周围根本就没有什么灵气,现在爆发出来了,完完全全是蓝溪月自身的能量,她才二十岁,全力施为之下竟然连沈苍岚都给震飞,这得多大的劲道?
  沈苍岚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点,现在这情况,必须赶紧控制住,天知道蓝溪月之后还会做什么,就算危害不到他们,伤了她自己那也够呛。
  他运起基础灵诀的心法,调用自己体内的灵气,将聚灵的作用发挥到极致,顿时身边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灵气漩涡,慢慢地向蓝溪月靠去。
  再接近蓝溪月时,那些狂暴散乱的灵气瞬间就被灵气漩涡给吸收,沈苍岚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向前,总算来到了蓝溪月面前。
  “喂,蓝小妹,醒醒了!天亮啦!”沈苍岚对着蓝溪月大喊,可蓝溪月仿佛听不见一样,试图攻击沈苍岚。
  有了灵气漩涡护体的沈苍岚,想都没想一把抓住蓝溪月的双手,继续喊道:“别打啦,再打陵墓要塌啦,我们就完啦!”
  依然没反应,却又挣脱不了沈苍岚控制的蓝溪月,就这么看着沈苍岚,泪水不断从眼中留下。她似乎很不甘心被沈苍岚这样抓住,又是一阵挣扎,猛然就挣脱了沈苍岚。
  沈苍岚一看乖乖不得了,这是要捏法诀的架势啊,这要让她放了出来,这么深厚的功力谁挡得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把就把蓝溪月给抱在了怀里,牢牢钳制住她,不让她再有动作。倒是蓝溪月被这么一抱,突然没有那么剧烈的挣扎,周围的灵气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稳定着。
  沈苍岚见有了点儿反应,赶紧趁热打铁:“好了好了,多大的事儿呀,咱不发疯了,等出去我请你吃包子。”一边说还一边拍着蓝溪月的背部,试图进一步缓和她的情绪,并不断用《基础灵诀》上的心法来沟通她狂暴的灵气。
  就这么抱了一会儿,终于,暴动总算停了下来,蓝溪月也停止了流泪,就这么任由沈苍岚抱着,旁边霍璿棂看得真切,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还略带笑意地看着场中的两人。
  沈苍岚感觉情况好些了,就慢慢松开了蓝溪月,一脸不确定地看着她,问道:“蓝小妹,你没事了?”
  木有反应,只见此时蓝溪月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神色有些不善。
  难道还没好?看样子是的,脸色也有点发红了,这可怎么办。沈苍岚一脸为难,正准备再用聚灵试一下,突然就感到自己被人踹了一脚,直接倒飞了出去,又啪叽一声拍在了墙上,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哎哟…霍姐,我是没辙了,这蓝小妹怎么叫都没用,疼死我了,这都动起手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沈苍岚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抱怨道。
  “噗嗤!”霍璿棂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是不是傻,你再看看。”
  嗯?沈苍岚朝蓝溪月看去,发现她的确不闹了,而且正在整理自己的袖子,然后走向了霍璿棂。
  “霍姐姐,谢谢!刚才情绪没控制好,不好意思哦。”蓝溪月对霍璿棂说。
  “可别谢我,我可啥都没做,只顾着看了。”霍璿棂笑眯眯地看着蓝溪月。
  蓝溪月白了沈苍岚一眼也不吭声。
  这下沈苍岚不干了,一个猛子跳了过来指着蓝溪月就吼:“蓝溪月!你恩将仇报是不是?!看我好欺负是吧?来来来,单挑!”说着就要撸袖子上。
  霍璿棂赶紧把他推开,一边推还一边说:“哎呀你够了,知道你有功,本事大行了吧?”
  “那她怎么还踹人啊!”沈苍岚真是服了。
  “你傻啊,人家姑娘家的,你就这么抱上去,干什么也不行啊。”
  “啊?”他还真没注意到这一点,只想着救人来着。再看向蓝溪月,小脸儿还是红扑扑的,站在那瞪着沈苍岚,也不说话。
  原来是这样!沈苍岚恍然大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是我大意了,下回注意。”
  “哼!”
  哼什么哼,就会对我鼻孔出气,恩将仇报。沈苍岚这样想着,不合小女生一般见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