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三十章 消失的尸体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人调息完毕,又在这古墓的最下层巡查了一番,发现的确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后,便决定离开了。沈苍岚领着两女来到了安置金瞳将军棺椁的那个墓室,路上霍璿棂给蓝溪月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原委,三人稍作祭拜后,手拉手启动了那半截玉铛,就这么消失在陵墓中。
  当沈苍岚再睁开眼时,发现他们已经回到了当初陵墓入口的地方。
  “哗!总算是重见天日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他问道。
  霍璿棂说:“我也不清楚,回镇子里问一下吧。”
  蓝溪月这边将陵墓外观恢复原样,走过来拉了拉沈苍岚的衣角:“那个,谢谢。”
  “啊?”沈苍岚没反应过来。
  “嗯。”蓝溪月点了下头,就跑去找霍璿棂了。
  “噢。”挠了挠头,沈苍岚就准备御剑回来叶镇,突然他感觉似乎哪里不对,有些疑惑地打量着周围。
  “先别走,这不对啊。”他奇怪地对两女说。
  “怎么了?”霍璿棂问。
  “你们记不记得,我们进入陵墓之前,黄岐道人带僵尸来捣乱?”
  “记得啊,你不是都解决了。”
  “问题就在这了,我记得当时一剑洞穿了黄岐道人的胸口,直接断绝了他的生机,应该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可是你们看这里,不仅没有他的尸体,连当时顺便解决的一些僵尸都没有,整个陵墓外面除了一些血迹,就只剩下杂草。”沈苍岚不解地说。
  霍璿棂也反应过来,和蓝溪月对视了一眼,均觉得的确有些奇怪,冷风瑟瑟地吹着,使她们心头飘起来不祥的预感,背后隐隐发凉。
  “难道我们进去太久?这里被收尸人收了?”沈苍岚再问。
  “我们去前面乱葬岗看看。”
  于是三人回到乱葬岗,却发现连这里也是清洁溜溜,地面上一个随意丢弃的尸体没有,连那些坟头似乎都被人挖了一般,里面空无一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蓝溪月忍不住问道。
  谁都回答不出来,但眼见现在这种情况,肯定不会是好事。霍璿棂下意识地低头,无意间瞥到了腰间挂着的琉璃铛。
  此时的琉璃铛颜色灰暗,完全不似最初时候的翠绿,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你们看,琉璃铛。”霍璿棂赶紧说。
  沈苍岚和蓝溪月看了眼自己挂着的琉璃铛,发现其模样与霍璿棂的并无二致,都是色泽灰暗,气息淡化。
  “这又是?”
  “琉璃铛可以抵挡诸邪入侵,但也不是没有限制,平时若抵挡一些普通的邪气邪灵什么的,自动吸收天地灵气便可以缓慢恢复。我们在墓中虽然怪事连连,但总体来说没有太过邪性的东西,都是苍岚那股土属性能量给闹的,按道理说琉璃铛不该如此萎靡。”
  她缓了缓接着说:“看其现在的模样,显然是我们三人同时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攻击,它自行抵挡后,灵力近乎干涸,琉璃铛虽说不是什么奇宝,也不至于这么脆弱。”
  养心宫出品,必属精品。沈苍岚可能还不知道,但是蓝溪月对这点有着绝对正面的认识。她皱着眉头,慢慢地回忆起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突然想到了开启大墓时的情形,惊问道:
  “你们有谁记得,大墓门打开的一瞬间,那股紫色的浊气?”
  沈苍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我记得,当时这小铃铛突然发光发热,那股浊气本来是对我扑面而来的,结果似乎受到影响,硬是往上方飞去,然后飞出了陵墓的入口。”
  “就是那个,古墓中浊气瘴气太盛,大门首次开启,天知道会跑出来什么。我们有琉璃铛,可能感觉不大,但是……”
  蓝溪月说到这里,已经不用太明白了,本来僵尸之患就是因为地底能量的扩散附着到乱葬岗尸身上引起的,这回墓门直接被打开了,外面一堆尸体,傻子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快回来叶镇!”霍璿棂已经顾不上那么多,招呼了一声,空间项链直接启动,嗖一下就没了人影。
  “哎呀,霍姐姐太鲁莽了!”蓝溪月一跺脚,抱着华月伞就要飞。
  沈苍岚一拉蓝溪月的手:“论功力,我不行;论速度,你不行。”说着他一把拉了蓝溪月上了藏剑,挂起那变态的六档剑速,直冲来叶镇方向。
  远远的,沈苍岚与蓝溪月就感觉来叶镇上空阴气冲天,聚而不散。等飞到近处,他们首先就是寻找霍璿棂。
  霍璿棂并不难找,因为整个来叶镇现在一片狼藉,鸡毛鸭血,房屋残破,从上空看去,一个生人也没有。这么说或许不准确,应该是一个人都没有。
  霍璿棂呆呆地站在主街道上,看着周围的情况,一言不发。
  沈苍岚两人落地,蓝溪月走到霍璿棂身旁问:“霍姐姐,这是……”
  “来叶镇没了……”霍璿棂声音有些颤抖地说。
  三人看着周围杂乱的事物,地上已经风干的血迹,默不作声。
  霍璿棂抬头,凝望着天空,右臂抬起,一股翠绿色的真气夹带着无限生机直冲云霄,迅速消融着空中不可见的阴气:“你们安息吧,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真气不断输送着,霍璿棂的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沈苍岚和蓝溪月在旁边干看着,一点忙都帮不上,她是在化解着聚而不散的阴气,必须有合适的功法,比如黄道门的《黄道书》,或者就是蕴含勃勃生机的真气才可以做到。这些阴气若是不散,时间久了,那也是祸害。
  唉,都是你给闹的。沈苍岚低头看了眼脖子上的钥匙,霍璿棂如此,有一半责任在自己啊。
  蓝溪月似乎看出了沈苍岚的想法,说:“别想太多,与你无关。”
  “多少有点吧。”
  “真要说的话,你只是加速了事情的发生,乱葬岗这种地带,随着天地灵气的影响,迟早要出事。”
  沈苍岚听着她的话,明知道是在安慰自己,心中还是舒服了不少,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问题彻底解决。
  刚刚下山的沈苍岚,并没有霍璿棂那种悲天悯人的心肠,他只是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中绝对有份,不说到底应不应该自己背锅,单看周围这种状况,就决不能让霍璿棂一个人去处理,这天杀的僵尸。
  霍璿棂收回功力,一个踉跄没站稳,蓝溪月赶紧上前扶着她,并帮助她恢复。
  “霍姐,你还好吧。”沈苍岚问。
  “还好,没事的。”
  “那些镇子上的人……”
  “尸体应该也已经同化为僵尸了。”
  没有言语,这实在是太残酷了,要替他们报仇,反而要最终灭掉他们留在世上最后的痕迹。
  “那也得灭,他们活着也一定不希望自己变成这样。”蓝溪月肯定地说。
  “嗯。”霍璿棂点点头,专心调息起来。
  沈苍岚没有在这边等,他慢慢地在街上走着,看着,他看到了那家包子铺,牌匾已经掉在了地上;腾空而起,他看到了衙门,想起了张海和张河;往另一边看去,那间客栈依然坐落在那里,外表看起来还不是那么残破,他飞了过去,走入客栈。
  毫无悬念,里面和整个镇子如出一辙, 桌椅散乱,地上隐隐撒着鲜血,来到后厨,情况一模一样。他想要再和那个新来的厨师一起烤一只鹅,却发现自己连鹅都找不到了。走回大厅,他对着空空的柜台后面挥挥手:
  “嘿,掌柜的,我回来了,你的女神也回来了,这次还要不要压断笔啊?”
  没有人回答,沈苍岚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我还想吃你们的油条啊……”
  这是他在客栈里说的最后一句话,其实沈苍岚在藏山的时候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也不可能在这么有人烟的地方生活,好不容易下山了,他觉得周围的人都是可爱的,尤其是现在,这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让他很不爽,心中堵堵的。
  霍璿棂已经调息好了,沈苍岚飞回来与她们汇合,然后问:“现在怎么办?我们应该往哪边去?”
  “僵尸既然没有在这里停留,就说明它们还在往有人的地方聚集,离这里最近的是……”
  “桂阳城!”蓝溪月惊叫,这可不是开玩笑,一个城的人,这要是出了事……她想都不敢想。
  “霍姐,你听我说,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你不能再用空间项链了,没有人知道那边现在什么情况,不要孤身犯险。”沈苍岚阻止了将要启动项链的霍璿棂。
  霍璿棂看了看他,没有强行启动,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沈苍岚运起灵力,看着普通而又单薄的藏剑在空中转了几圈,硬生生大了一号,落在地上,沈苍岚示意两女踩上去站好。
  沈苍岚邪邪一笑:“你们想不想知道,挂了七档的藏剑,有多快?”
  “快”字还没落,三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朱雀虚影,再次显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