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靳空的日常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日,沈苍岚陪着霍璿棂和蓝溪月逛街,虽然霍璿棂有空间项链,不用他帮忙拿什么东西,可是就这么跟着,凭他的实力竟然感觉到脚底板痛,从来没有像今次这般想要御剑。
  蓝溪月见他哭丧着脸,说:“让你陪我们逛个街,看你要死要活的。”
  “是是,马上端正态度,不过我可以去买点东西吃吗?”
  “好吧,去吧。”
  霍璿棂没工夫说话,好看衣服很多的。
  远处一幢房顶,一袭黑色劲装,腰束红带,衣服胸前绣着五颗金星的青年,身旁放了一把剑,正酷酷地躺在那里,翘着腿,头枕着手,嘴上吊着跟稻草,眼睛观察着沈苍岚。
  除非是真的看到他,不然你根本感觉不到那里有个人,这就是古亭渊赖以生存的神技,《仙隐渡》,能把自身有意无意的波动全部收敛在体内,与呼吸一起形成内循环,当能做到一击必杀之时,才释放气息让敌人发现已经被锁定,相信如果这个世界上有隐身的话,那可真真就是完全消失。
  这《仙隐渡》中的渡,还是一门绝世轻功,古亭渊的前辈们当真大才。
  说了这么多,这名酷哥就是当时受古亭渊掌门人之名,下山前来跟踪沈苍岚的靳空同学。他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了,满耳听到的都是这座城里老百姓对沈苍岚的赞美和崇拜,心想难道真如传闻所言,他一个人灭了数万僵尸和罪魁祸首?
  这样想着,他一边坐起身来,一边抓起剑从宅子的另一边跳了下去,绕了一圈来到街道上,刚好和沈苍岚面对面,没有一点表情变化或者其他动作,两人就这样擦肩而过,就算沈苍岚多看他一眼,也只会觉得这是一个普通剑客,更何况沈苍岚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么号人。
  两人刚刚擦身而过数秒,沈苍岚怀里挂着的仙灵钥匙突然跳动了一下,而靳空的剑也同时震动了一下,剑上镶嵌的一枚蓝色宝石轻微一闪,光华瞬间内敛,再看去,仿佛一颗连一点儿阳光都不给反射的普通石头。
  靳空看到那枚宝石如此模样,其实心里吓了一跳,这可是他一个较强的倚仗,从来没有出过问题,怎么突然会这样?他表面若无其事,想了想,先走远点为妙。
  沈苍岚对于仙灵钥匙的装死和发神经,其实是有免疫系统的,再也不会像刚开始那样一惊一乍了,他感觉到钥匙的不正常,下意识地回头望了望,看看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并没有什么异常,就不管那么多,攥紧了手上的炸年糕,快步朝蓝溪月她们走去。
  来到一处拐角,靳空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沈苍岚发现他了所以回头望,看到并没有暴露,他才放下心。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剑,却发现那颗蓝色宝石已经恢复了原样,亮晶晶的。
  真奇怪。靳空心里想着,回头得研究一下。现在先不管这些,他再次跳上房顶,观察着沈苍岚,左看右看,这人也没什么特别的,每天除了吃就是瞎晃悠,连练功都没见着。他哪知道沈苍岚御剑术大成,剑法剑诀都玩儿烂了;至于法术,只要聚灵就行了,现在只有一个土系的法术借物代形,他实在懒得练,还是先把桂阳城好吃的东西都吃一遍再说。
  就这样,靳空百无聊赖地跟着沈苍岚,除了沈苍岚在房间里他不知道在干什么之外,基本上沈苍岚在几点会干什么,他都一一记录下来,要是让沈苍岚知道,一定会骂NIANG。想想也是,换了哪个男的被另一个男的如此尾随,想想都…额…自行体会吧各位。
  “哎~~呀~~”沈苍岚回到 客栈后,一猛子就扎进了被窝里,舒坦地哼唧着,这一天,就没闲着,全从这条街走到那条街,又从这家服装店走近那家首饰店,两个女孩逛得不亦乐乎,他就跟在后面,人家店里不让带吃的进去,他就站在店外跟个木桩一样等着,他想:真是,生命怎能如此浪费。
  俩女孩已经去各自研究起今天的收货了,他看着刚刚升起的月亮,心想下山这些天来,经历还真是丰富。
  正走神的时候,沈苍岚窗外突然出现一阵炽热的波动,他赶紧打开窗户,从窗户跳了下来,来到后院,并没有什么异常,转了一圈确认的确没有问题,他暗自想道:
  “刚才肯定是有人来过,只不过被我发现之后就跑了,火属性功法的。”
  这时,又是那股波动出现在了院外,沈苍岚腾身而起,一路追寻这股波动到了郊外。靳空一看大晚上的这货要去哪儿?也赶紧追着沈苍岚而去。
  “出来吧,你是有意引我来此的吧,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沈苍岚在郊外停了下来,对周围说道。
  突然“嗖”得一声,一道精炼的火舌直袭沈苍岚后背,说时迟那时快沈苍岚轻松跃起躲过火舌,空中转身抬手一个火球就冲着火舌的方向甩了过去。与此同时,朱雀虚影在他的背后一闪而过。由于这次出现的虚影不是很大,刚好被沈苍岚的身形挡住,所以火舌射来的那个方向并看不到。
  但是这一幕却被躲在远处的靳空的看了个真切,他双目一凝,心里暗暗吃惊:“朱雀?!”
  砰!火舌和火球同时爆炸,“啪!啪!啪!”一道人影从阴暗处走出。
  “不愧是沈少侠,身手真是了得,这火属性的剑诀你竟然不用拔剑就能使出,当真闻所未闻。”
  “是你?”沈苍岚诧异地看着来人,原来是苍炎谷副谷主。
  “是我,沈少侠不要惊慌,刚才只是想要试探一下你的身手,我并无恶意。”
  没恶意你那火舌是几个意思?沈苍岚不信,身后的捏着三昧真火法诀的手并没有放松。
  “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想和少侠聊一聊。”
  “白天不是聊了吗?我真没兴趣加入你的门派。”
  “并非为了此事。”副谷主看着沈苍岚,缓缓说道:“沈少侠聪明人,我也就开门见山不说暗话,我和雷山三长老,青海上人都相信你白天并没有说实话,你其实是知道《御剑术》的,对吗?”
  沈苍岚见这样,觉得瞒下去没什么必要,倒不如问清楚他们几人的真实意图,他点了点头:“没错,《御剑术》是一位铸剑阁弟子传给我的,你们到底要做什么?这么多年了没完没了?”
  副谷主赶紧解释道:“并不是,并不是,千万不要误会。”
  “哦?”
  “其实,当年的事情的确是铸剑阁有错在先,而且是弥天打错,所以才被众多门派形成联盟围剿,苍炎谷当年不算受害者,只不过,人心总是贪婪的,我们没有杀人,但是在时候打扫战场的时候,派人去捡了田螺。”
  副谷主换了口气接着说道:“雷山损失很大,两位长老丧命,琉璃阁也有一位高手陨落在他们手里,这两家实打实参与了那场屠杀,但是时隔二十年,他们两家已经不想再去追究,由于你的出现,他们担心你是铸剑阁的后人前来寻仇,由于少侠你的功力实在太过高深,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才冒险引少侠出来,想要解释清楚。”
  终于大概解释了一下,沈苍岚也听明白了,合着人家不是要来害自己,而是怕自己害他们:“得,明白了,你放心,我没兴趣管当年的那些破事,传我功法的人也说了,当年之事全因铸剑阁而起,被灭乃是咎由自取,如今我用着《御剑术》,除了拿它当做功夫手段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我是出来游历江湖的,不是来打打杀杀的。沈苍岚心里想。
  听完这些话,副谷主神色放松下来:“沈少侠深明大义,我替众门派先谢过。”
  “你有空还是帮我跟另外两位解释一下吧,让他们放心,要是再有当年什么参与过的门派来问你,也帮我打打掩护,我这不能每次一用《御剑术》,就有人跳出来找麻烦或者让我解释一遍吧。”
  “不会不会,这事如果没有后话就算了,如果真像少侠所说麻烦不断,我定然为你澄清。”副谷主相信一个在危机关头救了一座城的人,信用度最起码是及格的,之后只要再观察观察就好。
  “不过,”沈苍岚神情一变:“如果真有不开眼的来骚扰我,我不会手下留情。”
  “在下明白。”都是人精,自己想安然过日子,人家也想。
  “没事了吧?”沈苍岚问。
  “啊?没事了,没事了。”副谷主这才想起来自己把人家引到郊外的事。
  “没事我回去了啊。”
  “我与少侠同行。”
  “好。”
  说罢,两人并行返回客栈。
  靳空见两人都走了,这才现出身形,明天是第三日了,他要把这几天和沈苍岚有关的事情都整理一下,然后传书给掌门,包括他的武功路数,生活习惯,周围人的评价,刚才的朱雀虚影,以及他和苍炎谷副谷主刚才的对话。
  “去吧。”他放飞了一只信鸽,才施施然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