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似曾相识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沈苍岚起了个大早,这一开门没走两步,就遇到了三派的主事。
  “哟,几位起得挺早啊。”沈苍岚打招呼道。
  “少侠早。”
  “沈少侠早。”
  几人点头寒暄,苍炎谷副谷主已经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了另外两位,他们听到沈苍岚如此说,对沈苍岚的戒备也能暂时放下,此时几人正准备各回各家。
  “几位这是要走了?”沈苍岚问。
  副谷主说道:“没错,既然桂阳城事已经告一段落,我等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就先行告退了。”
  “那好,那我们就后会有期。”沈苍岚拱手。
  “后会有期。”三人也不拖沓,打了招呼就走了,就像他们来的时候,就没惊动所有人,修仙人士还是低调为妙,同时他们也带走了各自家的徒弟。
  来到大堂,沈苍岚看到一大早还没什么人,就准备走出客栈,去买些早点,待会儿两位女士醒了也可以一起吃。
  这边沈苍岚刚出客栈,在房顶睡了一夜的靳空就麻利起身,准备跟过去。大家别以为是靳空住不起客栈,这其实是有讲究的。你住了客栈,自然会多引起一份注意,到时候人家会发现:咦?这个人和我们一样也住了这么多天啊。等回头人家走的时候又会发现:哎呀?这个人和我们同一天退房?
  如果人家过两天再到另一处落脚,你还恰巧出现,那傻子都会觉得有问题了。
  所以为了避免任何被发现的可能,杀手们都会尽量避开和目标面对面的情况,像靳空这种艺高人胆大的也不例外。
  靳空刚要运起轻功跟上,突然感觉脚下一沉,一股非常规的重力向他压来,他感觉到自己周围的空间越来越小,似乎碰到了什么壁障似的,等他仔细回味过来这种感觉,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被困在了客栈房顶这片天地之中。
  嗯?沈苍岚此时也感觉到了头顶的灵力波动,藏剑出鞘升空,一眼就看到了房顶上的靳空。
  “嗨,这哥们儿,你干嘛呢?”他比较好奇。
  靳空低头沉默着。
  “干嘛?这家伙都监视你一夜了,你都没发现。”蓝溪月这时飞了过来,华月伞上还有点点灵光闪动,显然禁足靳空的人就是她。
  “啊?不会吧,我一点儿没发现啊。”
  “等你发现,估计都被人给拆的骨头不剩了。”蓝溪月看着沈苍岚,无不挤兑地说道。
  靳空抬起头,看向了蓝溪月,然后冷声问:“你是怎么发现的?”他感到压力很大,能无声无息用天地囚牢困住他的人,目前所知道的只有自己师傅,古亭渊的掌门人一人而已,这女子看着比自己还小,怎么做到的?
  “在本小主的眼皮底下搞事情的人,都逃不过本小主的法眼。”蓝溪月骄傲地说。
  其实大家别听她瞎掰,她纯粹就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她比沈苍岚起的还早,每天日出之时,他都会腾空接近太阳,吸收天地间万物复苏的那一抹精纯灵气,来强化自己的功法,今天早上刚刚修炼完毕的她正要落回地面,一眼就给她看到了客栈的房顶蹲了个黑衣人,而且看那个方向,正是沈苍岚房间的正上方。
  这让她十分好奇,什么人对沈苍岚这么感兴趣?二话不说先来了个缩小版的天地囚笼,说道这个法术,其实是个脱离普通武功,进入休闲之境的江湖人士都会,就是浓缩目标周围的各种元素,从而达到控制敌人的目的。
  这技能很鸡肋,必须要在对方毫无防备,或者功力远胜对方的时候才有效果,如果被发现或者被抵抗,同等级下成功率几乎等于零,所以根本没什么人乐意去研究,稍微学一学了解一下原理就得了。
  “怎么回事?”
  此时霍璿棂也来了,她也感觉到了这股波动,上来一看沈苍岚和蓝溪月正一人一边地对着一个黑衣人,心下想到不会是来惹事的吧,最近已经够乱了,好不容易消停几天,这怎么又来了。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蓝溪月开口问道。
  靳空依然不说话,就在蓝溪月皱眉头想要继续发问的时候,以靳空为中心突然一阵红色的剑影刷出,各种斜刺翻绞,唰唰地把禁锢他的小结界给搅碎,他运起仙隐渡,转身就跑。
  正要逃出包围圈时,他看到沈苍岚的那把剑以高速向他攻来,他不得不抬剑格挡,藏剑与剑鞘交击,乒乒乓乓地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沈苍岚趁着这一机会,重新来到靳空面前。
  “你这二话不说就跑的行为,让我很是怀疑。”沈苍岚背着手对靳空说道。
  此时蓝溪月和霍璿棂也在靠近,三人成三角之势将靳空包围在内。
  靳空一看这架势,不打是不行了,他一把抽出随身携带的这柄剑,大家这才发现原来这柄剑通体黑色,看起来十分神秘,剑身中间一道红线一直延伸到剑柄,剑柄出有一圆孔,孔内镶嵌了一个…石头?
  靳空看了一眼,怎么又变成这样了?自从自己这次下山之后,这可蓝宝石就一直这样,难道是因为沈苍岚?
  他疑惑看沈苍岚,沈苍岚也在疑惑看着他,“你要打架?打架不好吧,这可是城市,我们几个人御剑已经是违反了朝廷的交通法了啊。”
  靳空什么人,最烦别人在自己耳旁叨叨叨叨叨,直接拿剑一指沈苍岚:“废话少说。要留下我就出手吧。”
  “我为什么要留下你?”
  “啊?”沈苍岚这句话不仅让靳空一愣,连蓝溪月都不自觉地啊了一声,霍璿棂倒是觉得没什么,沈苍岚思维一向如此。
  “小沈子,你没毛病吧,他可是监视你的人。”
  “我知道啊,你刚才说了,可是人家一见我们撒腿就跑,我们没必要追着不放吧?”
  这是什么思维?靳空也想不通,他现在的概念就是任务失败了,被发现了,就这么轻易地在刚送回一次消息之后就被发现了,他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个笑话,多简单的任务啊。
  其实靳空不冤,你的身法手段都没有问题,只是倒霉了点儿了。要说也是他没有考虑周到,没把沈苍岚之外的两女纳入考虑范围,再加上这霉运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发现他的人还是蓝溪月,那个是号称天下第一的月灵山主的徒弟。
  “你…”蓝溪月指着沈苍岚说不出话来,一转头:“哼!我不管了,随便你。”
  霍璿棂笑笑,跟着蓝溪月落回了客栈后院。
  场面一时间冷了下来,靳空见三人走了两人,问道:“你真让我走?”
  “为什么不让你走,你没打我,没骂我,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对我有敌意,或者包藏祸心,但是问了你,你又不说,难道我留你下来吃早饭?”
  哦?有趣,沈苍岚的反应让靳空觉得这人当真有趣。
  “好,今日你不为难我,那来日若是针锋相对,我也让你一招。”靳空酷酷地说道。
  “好好的为什么要针锋相对?”
  “.…..”脑回路的确不在一个频道里,靳空被噎得没有话讲,他是站在房顶的,所以这时候才御起了剑,踏上飞剑,深深看了沈苍岚一眼,调头飞走了。
  沈苍岚落地,看着蓝溪月不忿的表情,心下好笑:“我说大小姐,大早晨的,没必要打打杀杀吧,你管他什么人呢,我感觉他那功夫虽然不赖,倒也还不至于让你警惕成这样吧?”
  “我管你啊,我就是觉得这人鬼鬼祟祟的,想要抓起来审问一下。”
  “你平时在月灵山就是干这个的?”沈苍岚问。
  “什么?”
  “不是负责抓人的,怎么见人就想抓。”
  “我咬你啊!”
  “好好好,不说这事了,你放心吧,他如果再来,我就帮你一起抓他,好不?”
  “哄三岁小孩儿呢?起开起开。”蓝溪月一把拨开沈苍岚,她也是对沈苍岚没脾气,正主都发话了,她瞎凑什么热闹。
  这时霍璿棂开口:“苍岚,溪月也是为你好,这你都看不出来?这人明显是冲你来的。”
  “我知道,不过真的没必要,这才消停几天啊,回头再说。”
  “好吧,你的性子,有时候也太随性了,这几日还是小心点好。”
  “好的好的。”
  几人在桂阳城又盘桓了数日,实在是没什么可逛的了,蓝溪月突然提议,邀请两人去月灵山小住,两人都没有意见,于是三人收拾好行装,就准备出发。
  “喂,小沈子,你感觉到没有?”城门口,蓝溪月拿手指捅了捅沈苍岚。
  沈苍岚故意鬼祟靠近蓝溪月小声说:“嗯,没错,感觉到了。”
  靳空还在跟着沈苍岚,没错,虽然被发现了,可是他实在不好意思就这么回去复命,既然沈苍岚觉得自己跟着他没什么,他索性也就跟着,这几日,沈苍岚三人明显能感觉到他在附近,他也知道他们知道,但是双方都不说什么,只不过沈苍岚这一边多留心一点而已,唉,都是艺高人胆大的主啊,霍璿棂如此想到。
  此时霍璿棂又看着这两人耍宝,他觉得这两人完全在欺负人,于是干脆回头笑着对距离他们二十米开外的一片阴影处说:“要不然,你跟我们一起来?”
  古语说一笑倾城,大概不过如此吧,哪怕是靳空看到这般模样的霍璿棂,心中都泛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不过这种感觉却不是什么爱慕之情,对于靳空来说,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情景,都有些似曾相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