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小杀手的记忆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靳空面对着霍璿棂的笑容,语气与神态,从似曾相识变成了心底震撼,再从震撼变成了大脑空白。
  “你确定不来吗?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事,但是这样跟着不觉得奇怪吗?”霍璿棂又问。
  “好啦霍姐姐,就别喊他了,要跟就让他跟吧,我们快走,月灵山风景可好了。”蓝溪月催促道。
  沈苍岚没什么反应,抓抓脑袋颇为疑惑地回头望望,那人还真是锲而不舍,有什么事又不说,唉算了,想不通的事就不要想。
  你确定不来吗?确定不来吗?这句话回荡在靳空的脑海里,不断地拨动他的记忆,他根本就听不到之后几人的对话了,直到三人已经向前走了些许,他才回过神来,看着霍璿棂的背影道:“是她?”
  大脑深处的记忆一瞬间涌了出来,靳空眯着眼,抬头望着正午明媚的阳光,陷入了回忆之中。
  ———— 分割线在此 ————
  十六年前,凉州的南方,一处偏僻的小山村内。
  几个小孩正在村头追逐打闹,一声呼唤从村内一家房顶升着炊烟的屋子里传来:“三娃子,回来吃饭啦?”
  一个约莫6,7岁的小孩听到这声呼唤,停了下来,看样子颇为机敏,眼珠子滴溜乱转,冲村内喊了一声:“听到啦!就回去!”
  然后转头就对身边一群小孩说:“一会儿要是我爹出来找我,就说没看见我哈。”说完一溜烟就跑到周围的一个破缸旁边,三下五除二地爬了进去,顺便拿了笊篱盖在头上,完美隐蔽。
  几个小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小大人的似的一脸心领神会的表情,果不其然,没一会儿,一个农民打扮的中年人满头大汗跑了过来,见这群小孩儿里没有刚才的孩子,便问道:“你们看到我家三娃子了吗?”
  “没有,没有。”
  “没~有~”
  群小孩儿纷纷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中年人看了无奈了,又来这一套,天天的不让人省心,随口说:“算了算了,你们玩儿去吧,我自己找。”
  说着中年人就在村口附近转悠起来,显然是找之前躲起来的小孩儿去了。
  小孩们笑着一哄而散,有两个小孩刚转身,一下碰到了一个人的腿,直接就被撞倒在了地上,两小孩一脸懵X,仰头看着来人,挺帅气的一个年轻人,只是皮肤很白,他的身边跟了三个和他穿着相似的人,看起来年龄也都不大,两小孩赶紧站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没有看到。”
  一个小孩好奇问:“你们是村外的人么?”
  那领头人看了一眼两个小孩,突然表情狰狞地拔出剑,一剑同时抹在了他们的脖子上,小孩瞬间就没了生气,倒在血泊里。
  “啊!!!”这一下惊到了周围的孩子们,他们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发出了惊恐的尖叫,一旁在寻找最早那个孩子的中年男人,听到动静赶忙跑来,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捂着嘴,震惊的指着来人,看着那还在滴血的长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二师兄,这…不好吧?”
  “蝼蚁一群而已,那个谁,你看什么看?”说着,一道剑气就洞穿了中年人。
  “二师兄…大师兄他如果…”
  “闭嘴!少跟我提那个人!大师兄,哼!”年轻人一脸戾气,就在刚才,他们那个大师兄才一脸嘲讽地虐了他,一起任务完之后竟然对自己指手画脚,他凭什么?
  来到这处村子,也是那个大师兄指挥的,可以暂时落脚修整然后撤退,可是他就是不爽,结果偏偏这蝼蚁般的人也敢挡他的路,积攒下来的怨气全都发泄了出来。
  这时村里的人们听到动静,都才出来了,大家看到这样的场面,顿时睚眦欲裂,有的张嘴就骂,有的拿着手上现有的东西就砸了过来。
  “二师兄,这…”旁边几个没主见的弟子,又多嘴。
  “哼。”领头的二师兄一脸俯瞰苍生的模样,抬剑一挥,一道巨大的剑影呼啸而去,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房屋倒塌。
  这就是普通人和剑诀级高手的区别,只是几个呼吸间,一个村子就这么被灭。
  这时躲在远处水缸里的小孩,捂着嘴,眼泪哗哗地留着,红着眼睛,这一幕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他感觉自己头晕目眩,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只能死命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
  也是那二师兄正沉浸在自己欺负小号的快感中,大意之下才没有发现他。
  “二师兄,你这!你怎么能这样?!”一名弟子质问道。
  “你有意见?”二师兄眉头一挑。
  “你这完全就是欺凌弱小,我羞于与你为伍!”这名弟子十分硬气,他早就看不惯这个二师兄。
  “反了你了!”说着一剑就劈了过去。
  叮!远处一枚袖里剑飞射过来,打偏了二师兄的剑。
  “你好大的胆子。”来人是一个面如白玉,头顶紫金高冠的青年,看起来明显要比那个二师兄成熟。
  “大师兄!”刚才说话对抗的那名弟子赶紧向那大师兄靠拢。
  这时大师兄走近,远远他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现在一看,这个村子竟然被屠了。
  “江湖明文规定不可对普通人动手,你想死吗?”
  “哼,冲撞了我,就该死。”
  “傻X!”
  “你敢骂我?!”
  “骂的就是你这个傻X!我不光骂你,我还要清理门户!不然你要让古亭渊如何向江湖交代!”
  大师兄说完这句,马上长剑出鞘,二师兄一看也不示弱,抬手就一剑斩了过去。但是大师兄手捏一套晦涩难懂的剑诀,不仅可以抵挡他的攻击,还能逐渐蓄力,转眼间,这大师兄的气势已经攀登上了一个可怕的高度。
  二师兄惊叫道:“你!你竟然练成了《剑之极》第一重?!”
  古亭渊有两门剑术,一门是人人都会的《古亭剑术》,一门就是《剑之极》,很奇怪的名字,但是威力无比,除掌门外,仅有亲传弟子可以修习,然而威力与难度是成正比的,古亭渊这一代,有资格看此剑术者十人,至今无一人领悟门槛,怪不得这二师兄会惊讶,大师兄原来不声不响地练会了《剑之极》。
  “你知道的太晚了。去死!”
  大师兄的剑犹如一道金色霹雳,在二师兄面前形成了一道道剑影,这些剑影瞬间形成一道剑网,劈头盖脸地向二师兄砸了过去,不知是这剑诀太过厉害,还是二师兄手里没货,他坚持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就被这一招给干掉了。
  看着被剑网绞成一地碎肉的二师兄,大师兄走上前,呸了一声:“自己作死,怪不得我。”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顺利。
  旁边几名弟子这时走过来,哪还有之前义愤填膺或者茫然无措的表情,低头齐声道:“恭喜大师兄。”
  “不必,这草包总算被解决了,仗着自己有点儿背景,还敢争夺掌门之位。”
  “他远比不过大师兄你。”
  “可惜了这一村子的人,你们帮我葬了吧。”
  “是。”三名弟子应道。
  小孩躲在水缸里,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他紧紧地咬着牙,虽然才6,7岁,但是该懂的他都懂,他听明白了,这是一个修仙门派内部争权夺利,他的村子被当了牺牲品。
  一股子怨气从他的气息里散发而出,结果刚要离开的大师兄脚步陡然一顿,顺着怨气发出的方向就忘了过去。
  一道剑气而过,水缸哗啦被击碎,小孩完全暴露了出来,众弟子一看,都用眼神询问着这个大师兄。
  大师兄不理他们,径直走到小孩面前,蹲下来,看着小孩这双仇恨的眼睛,他在这双眼睛里没有看到害怕,绝望,无助等负面懦弱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仇恨。
  “这不该是一个6,7岁的孩子该有的眼神,也正应该是6,7岁孩子该有的眼神。”
  说了这句话,他伸出手摸到小孩的头,小孩并不反抗,只是依然仇视地盯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大师兄无视这阴冷的眼神问道。
  “……”
  “想报仇吗?”
  “……”
  “虽然今日之事属于迫不得已,但毕竟有愧于你,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我给你机会报仇。”
  “……”
  “我姓靳,叫靳渊,既然你不肯告诉我你叫什么,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叫靳空。”
  说完这些,不管这个小孩是不是有所反馈,他轻轻一拍小孩的后背,这孩子就这么晕了过去,他带上这个小孩,对周围的同门说道:“你们继续吧,这孩子我带走了。”
  “是,大师兄。”
  “今日之事,包括这个幸存者,你们可知如何处理?”
  “明白。”
  “嗯。”靳渊点点头,御剑而走。
  而当这个孩子,也就是童年靳空醒来的时候,发现他正被锁在一方水牢里,手脚都被用铁链锁着,小小的身体,在这偌大的水牢里,显得是那么得无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