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三粒煮鸡蛋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更新来了!对不起大家久等了!两章6500字送上。)
  回忆转瞬即逝,靳空望着蓝天,仿佛在天空中看到了那个小女孩最初和他说话时的音容笑貌,直到他感觉到御剑而起的灵力波动,这才回过神来。
  他赶紧追上,除了盯住沈苍岚之外,又有了另一个理由。
  月灵山位于徐、豫、兖三州交界处,集中原灵气为一体,得天独厚,几人目前正在齐齐往北飞,大约半日,天色就暗了下来,靳空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暴露着,干脆也不躲不藏,就这么吊车尾似的跟在三人后面。
  此时他们距离豫州还有一段距离,已经到了晚上索性也就不再赶路,在一处树林旁临时搭了几间小木屋,准备过夜。至于木屋是怎么搭起来的,都是修仙人士,几个御剑术的事,别忘了沈苍岚的师傅沈璧当年刚到藏山,分分钟盖起一间屋,沈苍岚这几间要和那间比,档次差得远,毕竟没有艺术细胞。
  几人分工合作,霍璿棂负责收拾房间,那空间项链的衣柜,多少还是放了一些家居物品的。蓝溪月负责拾柴,这可以说是最轻松的事,她抽出那把藏在华月伞里的红色宝剑,几个最普通的飞剑刷过去,齐刷刷两排柴火就这么搞定了,前后加起来也不到一盏茶时间。
  沈苍岚的劳动就多一点,需要打了几只野兔和一头野猪,暂做果腹之用,由于剑诀威力太大,使用的话碰到这些普通动物,它们瞬间会变成渣渣,所以只能用普通的御剑剑法和轻功来捕猎,等到他扛着自己的猎物回到营地的时候,只看到霍璿棂和蓝溪月坐在堆好的柴火面前发呆。
  “怎么了?怎么没生火?”
  “没有火折子。”蓝溪月无奈说。
  沈苍岚翻翻白眼:“我理解你,这个梗我经历过。”
  那是刚认识霍璿棂的时候,两人在来叶镇打完僵尸要烧,霍璿棂就以随身携带全是衣柜为由告诉他没有火折子。他觉得霍璿棂这个梗他能跟别人分享一年。
  说完一抬手,一个火咒冲着柴火堆就扔了过去,砰地一声,篝火就好了。
  “棒,你看,我就说苍岚可以的。”霍璿棂这么说。
  “是,是,大女神说什么都对。”其余两人异口同声。
  霍璿棂笑着,不说话,目光转向了地上沈苍岚打回来的猎物,沈苍岚也看着她,然后他俩对视了一会儿,齐刷刷看向了蓝溪月。
  “咋了?”她问。
  “有点自觉啊溪月,这里就你当过厨师,你觉得霍姐像是会烤肉的人吗?”
  “那你呢?”
  “我也不会。”沈苍岚理直气壮,这话说来就长了,他在哪儿长大的?漫山遍野灵兽凶首的藏山,但它们再怎么灵怎么凶,那本质也还是兽,沈苍岚倒是想学,你问问看他如果当着这群兽们的面烤肉,会有什么下场?
  蓝溪月无奈,只好三下五除二地处理了猎物们的尸骨,只留肉质鲜美的部分,霍璿棂非常明理地递了作料过来,她就开始烤了。
  香味渐渐飘出,靳空这时还在几丈外的一颗大叔上啃着野果,闻到这个味道,果断就不淡定了,摸了摸自己的包袱,好吧,里面还有三个煮鸡蛋,是下山时领的口粮,问题是……
  他犹豫纠结了好久,终于一咬牙一跺脚,跳下树,朝沈苍岚他们走了过来,反正早就被发现了,干脆再直接点,更近距离观察沈苍岚不是更好?他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走了过来,刚好在篝火旁,靳空同学就这么站在那,看着篝火上滋滋流油的烤肉,一言不发。
  三人早就感应到了靳空的靠近,也都没管,你这奇怪的人当小尾巴都当了一路了,到底要干嘛呀。直到靳空站在他们旁边,他们才有兴趣再问一次。
  蓝溪月开口道:“我说你这人,到底是要做什么?”
  靳空:“.…..”
  “你再这么闷葫芦,我开打了啊!”蓝溪月见他不理自己,威胁道。
  打就打,难道还怕你?关键是自己怎么开这个口说来讨吃的啊。
  沈苍岚顺着靳空的目光,发现他直钩盯着那些烤肉,顿时明白了这是自己同道中人,马上邀请:“我说你也别跟了,干脆跟我们一起去月灵山晃晃吧,我这打的也多,坐下来一起吃。”
  好人呐!突然有那么一瞬间,靳空想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他,这人多好,懂得分享,而且思维清奇,很对自己胃口。
  下意识的,听完沈苍岚这句话,他用了一种十分纠结与带有一丝丝询问的目光,看向了霍璿棂,也许由于他早就确定了霍璿棂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所以在这三人里,反而是没有说话的霍璿棂最能得到他的信任。
  “坐下来吧,我能感觉到你现在没有敌意。”霍璿棂见靳空看向自己,说道。
  靳空这才坐了下来,蓝溪月撇撇嘴:“你这人还真是劲儿劲儿的,非得我们三个都说话了,才肯给点儿反应,比本小主都大牌。”
  这句话直接给了靳空一万点暴击,平时冷若冰霜的脸都差点儿挂不住,还好他一个表情惯了,才堪堪接住这次心灵上的伤害,最少表面没什么变化。
  他想了想,终于开口:“那个…”,说着,他拿出那三粒煮鸡蛋,亮在众人面前:“我可以用这些入伙。”
  老实人啊,别看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举动,这孩子平时一定没吃过别人白食。几个人精对靳空有一点点改观,但在明确了靳空的目的之前,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沈苍岚实在,直接就答应了,多大的事,然后他就看见了神奇的一幕。
  几人就见靳空拿着这三粒煮鸡蛋,放在地上,一动不动,憋了半天,说:“我不会剥,你们分吧。”
  轰!三人绝倒,真的假的?!堂堂高手一枚,不会剥鸡蛋?!不可思议是他们的第一反应。
  然后蓝溪月哄然大笑:“哈哈哈哈!你真的假的?不是吧?不会剥鸡蛋?!啊哈哈哈,不好意思,不是,哈哈哈!你让我笑会儿,真的,别拦我,哈哈哈!”
  第二个笑出声的是沈苍岚,他是被蓝溪月给逗笑的,本来他就是震惊靳空不会剥鸡蛋,因为毕竟连自己这深山野人都会的东西,竟然还有人不会。
  就连霍璿棂,这时也捂着嘴,强忍着不笑出声,不然太伤人自尊了。
  靳空看到几人这个反应,恨不得把脑袋埋土里,这不怪他啊,他是真的不会,进了古亭渊之后,自己似乎越来越生活不能自理,除了练剑杀人,好像做什么事就没有成功过。
  几人这样的反应他也不好组织,只是看着蓝溪月如此大笑,而且好像一时半会儿没打算停,渐渐地实在是受不了了,只见唰唰唰几道剑影,面前的三枚鸡蛋外壳全部脱落,露出了里面的蛋清。
  “好了溪月,你看看你都把人笑成什么样了。”霍璿棂站出来讲公道话。
  “对啊,你看他用剑法竟然能把鸡蛋壳和鸡蛋分离,这也算是会了。”沈苍岚在靳空出剑的一刹那眼神一凝,他能感觉出这是十分高超的剑术,就这种剥鸡蛋的方式,也许是个高手都会,但刚才剑法的运行轨迹,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剑诀,这人有来头。
  过了好一会儿,蓝溪月终于不笑了,可是看那个小模样,分分钟都有可能喷饭。
  烤肉也在这个小插曲当中熟了,几人一哄而上,就连靳空也因为刚才的事融入了几分,抢到了一片,霍璿棂好心,看到他只有一片,又分了一片给他。
  这下靳空就更肯定霍璿棂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这就是本性啊。
  风卷残云,蓝溪月既然敢乔装厨师,那手里自然是有货,大家把烤肉吃得一块不剩。
  靳空站起身:“多谢。”说完一运轻功就跳上了大树。
  “这什么人啊,闪得真快。”蓝溪月不满,这种人要是放在城市里,早就被打了。其实她不知道,靳空本来就孤僻,顶多内心有点儿闷骚,对于社会交际学那是八窍通了七窍,一窍不通,不然他也不会唐突地走出来要搭伙,更不会吃完就走。
  “没事,让他去吧。”霍璿棂一笑置之。
  一时间场面静了下来,沈苍岚吃饱喝足,躺在地上头枕双手,静静地看着夜空;靳空就在离他们最近的那棵树上,背靠树干,闭目养神。
  蓝溪月长裙过膝,环抱双腿,有点呆呆地看着沈苍岚,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只有霍璿棂轻轻地从空间项链里取出了一支玉笛,放在唇边,一阵空灵地笛声缓缓飘出,萦绕于耳,树林中小动物们被这样的笛声安抚着,渐渐消去了刚开始遇到外人时的不安。
  宁静的夜空,悠扬的笛声,在经历了桂阳城那样的大战之后,众人第一次真真正正地放松了下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