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夜话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霍璿棂的笛声渐渐散去,夜已经深了,就在她准备招呼大家早些休息的时候,一道强有力的风刃划破夜空突袭向她。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霍璿棂几人出手,一道黑色剑影就率先刺了过来,风刃在它的面前显得是那么弱不禁风,一个照面就被打散。
  剑影不停,直接袭向风刃的来源——一只蓝鹰,那倒霉老鹰连鸣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切成了两半。
  狠角色,这是沈苍岚对靳空的评价,不说二话直接干掉有威胁的生物,这种已经不能算是魄力,看样子,这是本能。
  没错,刚才出剑的正是靳空,由于职业的特殊性,他最先发现那只蓝鹰,但还是没能阻止它对霍璿棂进行攻击,《古亭剑术》瞬间就爆发了出来,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蓝溪月就更奇怪了,这人不仅看似无害,还帮他们打怪?她有点摸不清。
  霍璿棂也是惊讶地望着树上的靳空,到现在几人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竟然会出手帮自己?
  只见靳空从树上跳下,来到三人周围,剑一横:“迎敌!”
  这时三人才反应过来,尤其是霍璿棂,她想起了现在面对的是什么,蓝鹰,这种禽类是群居的,天生具有操控风能量的本事,只是这天赋实在可怜,一般蓝鹰只能用这天赋扇出比其他鸟类强一点的风力而已。刚才那只发出风刃的蓝鹰,看起来在族群里的地位应该不低。
  果不其然,随着这只蓝鹰被靳空干掉,周围呼啸着飞起了少说上百只蓝鹰,将他们围在中间,看远处似乎还有数不尽的鹰类正在往这边赶。
  蓝溪月瞬间撑起月华之幕,不管是一些小风刃还是冲击过来的蓝鹰都被拒之门外。本来神经紧张的靳空见到这一手,也放松了下来。
  也不能怪他紧张,首先这一开始袭击的是霍璿棂,算是三人中在他心中分量最大的,其次他们古亭渊的功法,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群战,纵观《古亭剑术》和曾经自己还在钻石等级时候翻看过几眼的《剑之极》,就没有一招群攻,前辈们追求极致伤害的决心还真是大的惊人。
  “这么被围不是办法,溪月给他们尝尝厉害。”沈苍岚都没出手,觉得这群蓝鹰也太没眼力见,这里的人是你们能打得动的?
  “估计是霍姐姐的笛声把它们吸引过来的,鸟类天性都嫉妒,而且气性特别大,不知道怎么惹着它们。”
  “咦?我没见我清光鸟叔有嫉妒这种情绪啊?”
  “人那是仙鸟,仙鸟懂吗?技能超群,食物链最顶端,有什么可嫉妒?”
  “好吧。”沈苍岚摊摊手。
  蓝溪月扔出华月伞,伞面撑开在月华之幕正下方高速旋转,之后她手捏法诀,捏着法诀的小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半圆,只见月华之幕随着法诀逐渐扩大,直到最后积蓄能量到了顶点,整个月华之幕向外爆开,直接将周围所有的蓝鹰拍飞数十丈,那些蓝鹰顿时一个个晕头转向,直到厉害,纷纷逃去。
  这招看着简单,就是把月华之幕扩散开来,化防守为攻击,其实那一层光幕当中蕴含的能量可着实不低,不然蓝鹰这种群居且具有攻击性天赋的族群,怎么会被一击吓退。
  靳空见几人轻轻松松搞定,心想自己回头也得学个群攻的剑法,不然遇到刚才这种情况,估计自己得跑路。杀手,从来都不会让自己被围攻。
  蓝鹰的突袭算是一个睡前的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霍璿棂对着靳空道了句谢,就进屋休息,靳空回到原位,闭目养神,反正自己也没打算对三个人下手,任务只是跟踪了解罢了,更何况本身的气息一直被三人气息牵引锁定,想下手也是不可能。
  营地此时就只剩下沈苍岚和蓝溪月,两人都没有睡意,沈苍岚开口道:“溪月,你给我讲讲月灵山吧。”
  “好啊。”蓝溪月顿时来了兴致,说着,“月灵山呢,在三州交界处,汇聚中原灵气,乃是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修炼圣地。之前我跟你介绍过我住的山峰,叫做咫尺天涯峰,是在月灵山最中间,只有我和师傅住。”
  蓝溪月顿了顿,看沈苍岚很认真听着,十分满意:“除了主峰之外呢,月灵山外围都是一些小村子,里面都有人烟,大部分是普通人,但是这些普通人的身体条件都比外界的人要好,当然是受灵气影响,村子太多,就不跟你介绍了,反正到时候你会去的,有兴趣可以都去玩玩。”
  “往里面,就是一些小家族了,这些是之前的村子出了2,3个具有天赋的人,被大家族收了去,出师之后带着自己的村子一起建立的,算是稍有实力,负责月灵山外围的安全和巡逻了。”
  “更往里,就是刚才提到的大家族了,那是经过很多代的积累,拥有真正剑仙级别高手坐镇的家族,剑仙高手越多,实力就越强大,目前来讲,实力最强的有三大家族,长孙家,杨家,和星族。”
  “长孙家就是之前带头挑事的长孙无涯的家族,仗着家中剑仙级别高手最多,经常牛气哄哄的,我反正是不太喜欢他。”蓝溪月点评道。
  沈苍岚这才想起来还有这号人,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长孙家的剑法是《深渊剑术》,明面上的特点就是每次出招会带有极大的吸力,不仅攻击的时候有力道使出,还能卸掉对付的力道,应对的时候比较费头脑,弱点是一旦这个特性被破,就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制敌。”
  “杨家的剑仙不多,但是因为他们的功法缘故,他们的《书剑图录》有一半是在教书法,笔法,然后才演化为剑法,甚至没有剑诀,但是有一点,传说杨家先祖得到过一颗宝石,似乎与被你打掉的水晶之心有关联,一沾灵气就会嗡嗡响,也不知道杨家人用了什么办法,把这块宝石给碾碎了,铸成了《书剑图录》,所以书剑图录的原本灵气颇强,隐隐影响了这部功法。”
  蓝溪月喝口水,似乎对这杨家很感兴趣,介绍的也比长孙家要详细许多,她继续说道:“修炼《书剑图录》的弟子,一开始都是用拓本修炼,只有功力够了,才会允许他们观看原本,这时候功法的特点就显露出来,结合书法,笔法,用剑写出什么字,那么写的这个字的内容,会直接影响你出招的效果。”
  “打个比方,比如你写一个攻字,那你的剑招攻击力就会增强,至于多大的效果和持续多久,我还没有深入研究过,总之就是特别神奇。”
  “啊哈?还有这样的?”沈苍岚好奇宝宝似的瞪着眼睛,心想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功能要是给自己御剑诀加上去,一招万剑式使出来,估计半个州都没了。
  他期待地看着蓝溪月,等着听星家。
  “星家是吧?星家也很奇特,甚至比杨家还奇特,他们的《繁星点点》功法听起来很可爱,威力其实是真的差,整个家族没有一个剑仙级别的高手。”
  “啊咧?那怎么会是大家族?”沈苍岚问道。
  “对啊,这你就得听我说了,虽然没有剑仙高手,可是《繁星点点》这本书,除了基础功法与步法外,整部乃是一本阵法书。其中包含了各种各样的阵法,攻击向的,防御向的,辅助向的,障碍向的,全能向的,稀奇古怪向的全有,而且对参与阵法人员和阵眼的要求特别低,甚至还有单人阵法,所以一旦他们结起法阵,等闲剑仙都能轻松干掉,长孙家对此书颇为忌惮,因为他们觉得这本书的存在威胁到了剑仙高手的生存地位,简直可笑。”
  蓝溪月说着说着,又拐到长孙家去了,还顺便损了两句。
  “看来你这个人色彩还真是严重,对这个长孙家一点儿不客气。”沈苍岚听的可明白。
  “这些都是我师父当时跟我说的,让我多留意点长孙家,结果一留意不要紧,发现他们经常和一些来历不明的外来人有来往,做了什么也从不上报,加上那个长孙无涯是他们这一代天赋最好的人,偏偏从小喜欢装蒜,本来我就对他们没什么好印象。”
  “原来是这样。”沈苍岚知道是人家自家事,自己听听就行了。
  “哈——”蓝溪月打了个哈欠,“好晚了,不跟你说了,我去休息了。”
  “嗯,行,去吧,我守夜。”
  蓝溪月也不和沈苍岚客气,起身就进了木屋,沈苍岚这边抬头看了看靳空,无聊地拨弄着篝火。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霍璿棂最早起来,却看到靳空这时站在门外,背对着她,她奇怪走过去问:“你醒了?你叫什么名字?跟了我们这么久了,好歹亮一下身份吧。”
  靳空没有说话,只是问了一句:“你小时候,可是住在幽州?”
  霍璿棂一听,顿时满脸不可思议:“你怎么知道?!”然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越发苍白,指尖有些发抖地抬起,指着靳空问:“你…你是谁?”
  还没等靳空回答,霍璿棂就先冷静了下来,刚才只是一瞬间的反应,仔细想想自己家的事发生的时候,眼前的人估计还没自己大,但她依然对靳空的警惕上升到了最高。
  “别紧张,我要走了,不会跟着你们了。”
  霍璿棂这时已经平静下来,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来自古亭渊,对吗?”
  靳空也许是诧异,轻轻回了下头。
  “不用奇怪,我来自养心宫,多少和你们古亭渊打过交道,别忘了你们是做什么的,而我们是做什么的。”霍璿棂此时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严厉。
  靳空摇摇头,没打算解释什么,他御剑而起,对霍璿棂说:“谢谢你们昨天的招待,还有你的笛声,很好听。”
  霍璿棂盯着靳空,没有说话。
  “小心蓝海教。”说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靳空直接飞走了。
  蓝海教?霍璿棂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似乎是幽州沿海地区的一个教派,规模很大,而且和朝廷有所关联。他让自己小心蓝海教,难道说……?!
  她不敢再想下去,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她首先想到的总是逃避。
  当然,现在也没有时间让她去想了,因为她的空间项链正在不停震动——
  养心宫急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