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金丝芙苓佩,天涯海角永相随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日一章赶上了,3400字,谢谢大家!)
  “妈妈,快看,神仙!”地面上,一个小女孩偶一抬头,发现了已经低空飞行靠近城镇的沈苍岚二人,那小女孩的妈妈顺着她的指向往天上看去,摸着她的头对她说:
  “乖,那不是神仙,那是剑仙。”
  “剑仙?”
  “对啊,剑仙就是很厉害的武功高手,他们一念之间,可以救很多人,也可以杀很多人。”
  “那我也可以当剑仙吗?”
  “你呀,还是乖乖地念好书,将来做个女官,也是不错的,修仙是要讲究机缘的。”
  小女孩望着天空出神,也不知听没听到她妈妈的话。
  ————分割线————
  话说沈苍岚就这么带着蓝溪月在天上飞,看到一座大城市,他们便下了飞剑,来到城门口,结果两人一看城门,双双沉默了。
  城门上悬挂的名称,赫然两个大字:许昌。
  蓝溪月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沈苍岚:“你说你不知道方向,带的什么破路?”
  “那不是当时情况紧急,再犹豫下去就要被包饺子了吗?”
  “那你跑了以后怎么还瞎带啊?”
  “我倒是想问你,你理我吗?你就抱着你那两只鸟,跟它们过去吧。”还好意思来埋怨我,从上了飞剑除了感谢我时候,眼睛就没离开过怀里那两只鸟。
  好吧,两人都忘了方向这个问题了,谁也怨不得谁。
  蓝溪月不纠缠这个问题,许昌,貌似只是东西方向搞混了,本来他们应该往北偏东飞,因为徐州在豫州东边,兖州在豫州北边,月灵山在三州交界处,自然是那个方向没错,可是沈苍岚这么一飞,飞到了许昌,变成了北偏西,快跑到司州去了。
  不过没关系,天色比较暗了,两人决定先在许昌住一晚,明早再启程往东赶。
  两人来到客栈,随便吃了点饭菜,就各自回房休息,蓝溪月自然是抱着她的鸟笼子继续回屋逗鸟了。
  深夜。
  蓝溪月已经睡下,屋子里静悄悄的,那两只金芙苓还在笼中,仔细一看,俩鸟的眼珠子都还滴溜溜乱转,若有若无的灵气波动在它们之间流转,竟然没有惊动蓝溪月这个大高手。
  “喂,你说他们两个从上古开始就暧昧不清,怎么到了今世,还是这样?”一个男声在这灵气波动中出现。
  另一个声音飘出,是女声:“你又知道了?他们俩现在顶多算是好朋友,傻鸟。”
  “傻鸟,难道你不会撮合?”
  “你干嘛来了?当月老?别忘了费那么大劲让他们把我们买回来是干嘛的。”
  “磨刀不误砍柴工嘛。”
  “少废话,干活了。”
  “好嘞!”
  “等等!先说好,谁去大人那里?”
  “当然是我,我化形是雄性。”
  “随你,记得别犯二,注意隐藏,大人那把钥匙可不好相处。”
  “知道。”
  随着这两个字落下,两只鸟身上都泛起了月白色的光华,紧接着暖玉鸟笼也发出同样的光芒,周围灵气迅速以鸟笼为中心聚集,让人奇怪的是,这么明显的灵气引动,不论是沈苍岚还是蓝溪月,竟然都没有察觉,一个个睡得跟死猪一样。
  渐渐地,光芒融合成了一个圆球,再到散去的时候,鸟笼和金芙苓都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静静躺在案几上的两枚金色通透玉佩,两只金芙苓分别附在一个上面,唯一的差别只是原先头顶的白翎一个尾端呈剑锋状,另一个尾端则是火焰状。
  两枚玉佩隐隐发光,火焰白翎那枚缓缓飘起,钻入了蓝溪月的被窝;另一枚剑锋白翎的,就那么原地消失不见,同一时间,便出现在隔壁屋沈苍岚的被子里。
  翌日。
  “啊!——”一声尖叫响彻天际,打破了这个城市的宁静。
  砰砰砰!“怎么了?!客官?客官?怎么了客官?!”客栈掌柜的听到这声音,赶紧跑过来敲门,同时心想这位贵宾昨天看起来挺文静一小姑娘啊,出什么事了?可别在我家闹什么采花贼啊。
  原来尖叫声的来源正是蓝溪月的房间,那声音自然是蓝溪月发出来的。
  沈苍岚也被惊醒了,他没掌柜的那么有礼貌,提着藏剑一脚就把房门踹开了,却看到只穿着里衣的蓝溪月正趴在地上往床底下钻,听到有人踹门,蹭一下就站了起来,回头一看果然是沈苍岚,二话不说直接无视了其他人,直接冲过来抓住沈苍岚肩膀问:
  “小沈子!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金芙苓?是不是你拿走玩了?快还给我!”
  虽然穿着里衣,没有露什么地方,但是蓝溪月刚刚睡醒的迷糊劲儿和睡衣装的魅力还是相当大的,沈苍岚赶紧剑气一挑把蓝溪月的外衣披在了她的身上,然后把她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拍下来,这傻妞。
  “你说什么梦话呢,昨天你抱着都不撒手,我怎么可能拿走,你不是把它们带进屋了吗?”
  “对,对啊,我带进来了啊,可是你看,没了!”
  沈苍岚顺着蓝溪月小手的指向往案几看去,上面空空如也。
  “那个…两位客官?”掌柜的小心翼翼打断了一下。
  蓝溪月这才发现外面一个掌柜两个小二正三脸懵X地看着她和沈苍岚,这才明白沈苍岚给她披外衣的意思,小脸儿闪过一抹红晕。
  沈苍岚一看乖乖不得了,杀伤力成几何增长,赶紧说:“啊哈,掌柜的,没事了,你们忙去吧。”
  说完不等掌柜的回话,就把门关上了。
  “怎么回事?”沈苍岚走过来坐在床上。
  蓝溪月没心情计较沈苍岚乱坐,答道:“什么怎么回事,你没看到吗?金芙苓不见了!遭贼了!”
  沈苍岚翻翻白眼,这女人那聪明劲儿哪儿去了?
  “你是不是傻,以你的功力,怎么可能有人能偷走你的东西。”
  蓝溪月想想也对:“那怎么就不见了?!”
  “你问我我问谁啊。”怎么屁股感觉有点硌得慌。
  “那可是金芙苓,一对,说没就没了,我才养了不到一天!”蓝溪月快哭了。
  话说沈苍岚刚才感觉屁股有东西硌着,抬起来用手一摸,一个暖暖的方形物被他抓在了手上。赫然便是那火焰白翎的玉佩。
  “这是什么?”沈苍岚诧异问。
  “不知道啊!金芙苓哪儿去了呢,哪儿去了呢?”蓝溪月还在屋子里转悠找鸟呢。
  沈苍岚仔细看了眼玉佩,再看看蓝溪月,叹了口气:“别找了,找到了。”
  “啊?!”蓝溪月惊喜回头。
  “诺,给你,这个玉佩,自己看看吧。”
  蓝溪月疑惑接过玉佩,定睛一看,一只金芙苓图案在上面栩栩如生,和昨天两只金芙苓的其中一只一般无二。
  “这…传说是真的?”太不可思议了,蓝溪月和沈苍岚一样,在看到这玉佩图案的一瞬间,就想到了那个传说。
  “看样子应该是的。”
  “可是这里只有一只?”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蓝溪月正疑惑间,突然眼睛瞟到沈苍岚的腰间。
  “小沈子你看!”
  “嗯?”沈苍岚低头看自己腰,一枚一模一样的玉佩正卡在那里。
  他拿出这枚玉佩,两人把两枚玉佩放在桌子上,一对比,除了上面金芙苓的白翎有差别以外,其他无论质地手感和样貌,全部一样。
  “化了一对儿?”沈苍岚问。
  “那怎么有一只跑去你那?”
  “我怎么知道。”
  两人觉得今天早上的经历真是奇特。
  还没等两人深入研究,两枚玉佩同时发光,然后分别幻化成了金芙苓,小翅膀忽闪忽闪就飞了起来。
  “啊呀!”蓝溪月惊叫一声,但是是惊喜的惊。
  楼下掌柜的听到这声,只是眼睛瞟了一眼房门,就又继续算他的账了。
  见到两只金芙苓回来,蓝溪月别提多高兴了,只见两鸟呈螺旋状交替围绕飞行上升,在空气中留下一缕缕金光,金色螺旋在两人面前呈现,照的整个屋子都无比辉煌。
  咻得一声,两鸟再度化为玉佩,分别飞向蓝溪月和沈苍岚。
  “啊!”蓝溪月又叫一声,赶紧接住,发现自己手里这块是头顶白翎像火焰的那只金芙苓图案。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掌柜的摇摇头,叹息一句。
  另一只自然冲向了沈苍岚,沈苍岚一手接过,上面的金芙苓是剑锋白翎。
  蓝溪月一看这架势,得,又便宜沈苍岚一次。
  “怎么办?”她问。
  “能怎么办,五十万通宝买的,挂着吧。”
  说着,沈苍岚就把自带玉穂的金色玉佩挂在了自己腰间,蓝溪月这枚更直接,主动飞到了她的腰旁,自己绑了上去。
  “.…..”
  “五十万通宝就买俩玉佩?”
  “你没看到吗,可以变成金芙苓,再变成玉佩,而且你见证了一段传说的实现,不亏。”沈苍岚的心一如既往大。
  “好吧,不知道能不能让它们随时变成金芙苓陪我玩。”
  “好了,穿衣服吃早饭。”沈苍岚才不管鸟陪不陪你玩,你别再跟昨天似的拉我玩就好。
  “喂,我说,给它们起个名字吧。”
  “不是叫金芙苓?”
  “那玉佩呢?”
  “我不会,起名这事太难了,雪落青梅那家伙光配角名都想了一天才想出两三个。”说着他走了出去,给蓝溪月换衣服。
  蓝溪月指望不上沈苍岚,只好自己想,手一招,一袭蓝裙就来到了手中,穿衣服功夫就想了出来,她走出房门道:“就叫金丝芙苓佩吧,简单形象。”
  “好。”沈苍岚没有意见,然后和蓝溪月一起下了楼梯。
  他们俩都没有发现,在他们腰间的玉佩就在这时同时闪了一下,而且貌似两枚玉佩上,火焰白翎和剑锋白翎分别引出一道细细的金线,两条金线似乎由什么牵引似的,凌空完成了对接,然后消失不见。
  玉佩背面,分别出现了两个字,剑锋的那枚写着“天涯”,火焰那枚写着“海角”。
  这时那个男声又出现了:“嘿嘿,我是不是天才,说了磨刀不误砍柴工,怎么样?”
  “傻鸟,天涯海角,真没创意。”这是女声。
  “有效就行,哈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