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三章 成长日记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5月4日,晴,这一年沈苍岚10岁。
  沈苍岚的周围真气环绕,剑光流动,从上往下看,仿佛有无数柄剑在围绕着他高速飞行,他右手食指中指搓成剑指,猛然指向一株大树,只见一道流光闪过,拖着长长的尾巴刺向那树,轰得一声,树干粉碎,枝叶散落在地。
  沈璧在一旁喝着酒:“流光剑影也练成了,这才多久。”没错,10岁的沈苍岚已经修炼了《御剑术》的剑诀,而且除了万剑归宗这招之外,五招剑诀中的御剑斩、心剑、流光剑影和化剑诀他都完全掌握,化剑诀更是已经练到了千剑式,保不齐哪天一个抽风就领悟了万剑式,然后就归宗了,五年练成《御剑术》,这妖孽。
  沈苍岚收剑入鞘,这把剑名叫藏剑,是从铸剑阁剑塔里带出来的唯一一柄剑,因为它被放在剑塔最顶端。当初铸剑阁掌门丢给那个道童的,其实是把赝品,真正的藏剑早就被沈璧带走了。可是无论怎么看,这把剑也就是锋利点儿的宝剑,不仅在当时的铸剑阁内部没人把它当回事,外界更是对其一无所知,若不是掌门让沈璧带上这把剑,他都不知道原来剑塔顶端放置的是它。
  在沈苍岚开始修习剑诀的时候,沈璧就将这把剑交给了他,除了说明这是铸剑阁留下的,不让他把剑玩儿断之外,并没有特殊交代。沈苍岚宝宝见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剑,也是喜欢的很,仿照野史杂说中的笑谈,滴了自己的血在剑上,美其名曰滴血认主,沈璧看了哭笑不得,宝剑虽好,却无剑灵,你滴血有个毛毛用。至于剑灵?那是什么鬼,从来没见过,好吃吗?
  ——————————————————————————————
  6月1日,多云,这一年沈苍岚12岁。
  这年是沈苍岚的本命年,在其生日那天,也就是被捡到的那个日子,沈苍岚厚颜无耻的拽着清光大叔开了一次宝库,从里面淘到了一把金色的钥匙,当时就稳定了身体周围凝而不散的灵气,这也让沈璧可以放心教他御剑飞行,不怕他乱跑了。
  至于藏山的灵气,也在沈苍岚稳定后逐渐变得普通起来,清光大叔试图拿走那把钥匙,可是拿走之后灵气依然没有重新浓郁起来,最后也只好无奈还给沈苍岚,已经占了10年的便宜了,大家现在又是熟人,知足常乐。
  自从沈苍岚学会了御剑飞行,他就经常跑出去百里外离藏山最近的城镇增长见闻,顺便买些补给。也总是飞到山顶上转悠,开始时候没转两圈就被清光神鸟拍了下来,后来他每次去,不是带着上好的茶叶,就是美味的素斋,这一来二去的,山上山下还真就成了邻居,关系相当不错,出来混就是得会做人。为什么带素斋?举个例子,一次他带了红焖羊肉上门,直接被金角山羊给蹬了出来。
  ——————————————————————————————
  7月25日,晴,这一年沈苍岚15岁。
  整个藏山黑压压的,灵气也颇显刚猛。清光神鸟刺溜儿就窜到了天上,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远处木屋沈苍岚凌空漂浮,衣服头发无风自动,一柄宝剑悬浮于他的前方,天空之中剑影林立,数量不断增加,现在少说也有数千柄了。
  眨眼功夫,足足不下万柄长剑就这么悬浮在藏山头顶,清光神鸟破口大骂,再没有当初的从容:“你个小兔崽子,玩儿什么呢?!平时你搞乱你熊叔的发型,拔你羊叔的胡子我都可以不管,你快收了你那破剑,这是要拆我房子啊?!”
  沈苍岚闻言,手上法诀一变,万柄长剑瞬间合而为一,在天上兜了个圈就回到了剑鞘。落地之后不好意思挠挠头,对着山顶挥挥手:“不好意思啊鸟叔,练功顿悟,见谅见谅!~”
  “鸟叔…真是掉的一地好节操啊。”清光神鸟松了口气,回了大殿。
  沈苍岚终于悟出了万剑式,一鼓作气练成了万剑归宗,并且皆可收发自如,显然已经融会贯通了《御剑术》。当他正要回屋吃顿好的庆祝一番时,挂在脖子里当初用来稳定灵气的金色钥匙突然挣断绳子飞了起来,金光大作,沈苍岚惊讶的看着钥匙发光,并逐渐显露出它的本来面目。
  “这钥匙还另有妙用?”沈苍岚想着,钥匙同体灿金,匙体上有两节突出,上方匙柄中间有一凸起,看起来像是本书,凸起周围围绕着五个小型圆孔,分别是红、黄、蓝、紫、青五种颜色。其中红色圆孔是亮起来的,其余四个则显得灰暗。钥匙通体刻有奇异符文,一看就不是凡品。
  此时匙柄中央凸起处射出一道光芒,一本古朴的书册出现在沈苍岚的面前。自动翻开第一页:“万物皆有灵,恒大者为天道。”—— 下方落款,《基础灵诀》。
  显现完这些之后,书册被收回钥匙,金光散去,恢复了本来面貌的钥匙便飞回了沈璧的手中。看着静静躺在手中的钥匙,沈苍岚做了个决定:开会。
  开会中…沈苍岚,清光鸟,沈璧三人把钥匙围在中间,发现不论另外两人如何与它沟通,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只有沈苍岚运功沟通它时,它上面的红色圆孔才会亮起,并且可以召出那本《基础灵诀》。将书拿下来,沈璧二人翻看其中内容,发现里面记录的好像是简单的引气入体之法,并无奇特,而且他们也完全不能修炼。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清光活了这么多年,早已豁达得不要不要的。沈璧也一样,铸剑阁的传承保住了,现在得利的又是自己的小徒弟,其他就不管那么多了。于是两人挥挥手去屋外下棋,留下沈苍岚对着这钥匙和书册发呆。
  后来沈苍岚发现,根据《基础灵诀》的引气之法调用内功,他聚集灵气的本事又回来了,而且可以收发自如。当他再与钥匙沟通时,点亮的红色圆孔投射出红色的光芒在那本基础灵诀之上,上面出现了几篇法诀:火咒,三昧真火,灵火金焱。不明觉厉的沈苍岚依葫芦画瓢地学了这三种法诀,发现只有在聚灵时才可以催动法诀,为了不太明显,他将聚灵转移到了藏剑上,这样就仿佛他在使用火属性剑诀一样。
  这种变故让清光和沈璧都为之赞叹不已,清光更是神棍似的说这必然是天道给予沈苍岚的法宝,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法诀。普通的情况下都是剑诀当中带有一定的属性,比如水属性剑术,就可借用水之力。哪怕是灵兽界,可以化形的都在练剑,而不能化形的,凭借天资倒是可以利用一点点属性能量。要这么说,当初沈璧斩杀的那头长牙野猪,还是野猪界的天才。
  ——————————————————————————————
  时间回到当下,沈苍岚最近这一年是相当老实,除了吃喝拉撒,就是躲在屋里研究火系法术,火咒他已经用的贼熟练,包揽了日常生活中需要生火的一切准备工作,就是他手里现在捏着的这团火,需要用到或者看谁不爽时,直接对准目标丢出去就可以了,至于威力,天地牌的灵火,效果杠杠的。
  三昧真火属于群攻,现在沈苍岚手里时灵时不灵,应该还是哪里没有把握好,一次不小心点了一片树林,我们的鸟叔就发话了,以后不许在藏山境内实验法术。所以他现在也就敢跑到附近的光秃山丘上练习。
  至于灵火金焱,看描述应该是以自己为中心形成一个火属性的结界,在结界范围内任何地方想点火就点火,而且还是金色火焰,威力比三昧真火大了不止一倍,基本是谁碰谁死。可惜沈苍岚现在对此招完全没有头绪,强行运转法诀也只能让身边小范围温度升高,连个小火苗也没有。
  所以沈苍岚此刻就正在为了这个结界发愁,屋外两人却是悠闲地喝茶下棋。
  “哈哈,鸟叔,师傅!我刚才研究法诀的时候有了进展,三昧真火已经收发自如了,你们要不要试试?”
  “不要!冷静!淡定!”清光和沈璧两人齐声喝止。
  “你那火基本上高手碰了也要重伤,想练去隔壁山头练。”沈璧严肃说道。
  “好走不送。”清光面无表情附和道。
  没劲啊,自己眼看就拿到了纵火犯上岗证,这两人一点儿也不亲热。沈苍岚看两人不给他喂招,就独自御剑来到山丘,一捏法诀一挥手,一片火海从天而降,噼里啪啦落下来,烧空气烧得不亦乐乎。当然也可从地底而出,全凭他的喜好。
  另一边清光和沈璧看着这边的动静,沈璧心有戚戚地对清光说:“就说不能给他好脸色,幸亏没在这放火。”
  “就是就是,臭小子想让我变烧烤。”鸟叔咬牙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