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棠梨煎雪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P.S.补上周三)
  (P.P.S.本周最少还有三更)
  沈苍岚追着青鸟飞走了,留下了蓝溪月和一众星家人大眼瞪小眼,一点儿不夸张,蓝溪月现在就想把沈苍岚抓回来捏在手里揉成面团。
  “咳咳!”还是星独一先出了声,“溪月丫头,不解释一下?”
  “星家叔叔,我说我不知道你们一定不信是不是。”蓝溪月无奈摊摊手说。
  “是。”这下不光星独一,连后面一众弟子都在点头附和。
  蓝溪月小脸儿瞬间就垮了下来:“我是真不知道啊…”
  “好了好了,没有人员伤亡就是最好的事了,我信溪月的,这事回头再说吧。”星晴这时站出来,一边说着,一边给星独一一个暂且不说的眼神。
  不是她不心疼那星阵界域,而是虚空阵法这种东西是她发明的,也只有她会用,星阵界域会存在,是因为她感应到了星家上方的虚空中有一股极其强大的灵力,她完全是借助了那股力量才构建成功的,从几个时辰前,这股灵力就已经在波动了,她也毫无办法,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没一会儿功夫,阵法竟然直接坍塌。
  这时候就显示出星晴在这个家的地位了,众弟子骤然安静不说,星独一看到星晴的暗示,直接大手一挥:“好了散了,家族之后会给大家一个解释的,现在先各玩儿各的了。”
  星晴看弟子们散了,对蓝溪月说:“你不跟去瞧瞧?说不定有危险哦。”一边说还一边指着蓝溪月腰间挂着的金丝芙苓佩,这玉佩这时候已经发光发热得不像话了。
  蓝溪月当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还一头雾水呢,从那只青鸟出现,自己的精神就有点儿恍惚,然后就是星晴给她打圆场,再然后就是发现玉佩发亮,她觉得自己的智商明显不够用。
  “啊?啊,好,星姐姐,谢谢你了,我先追上去,我们回头再聚。”
  说着,她就侧坐在华月伞上紧跟而去。
  看着蓝溪月在空中变成小点,星独一和三长老走过来问星晴:“晴儿,这到底怎么回事?”
  星晴这时一派掌门人的气质:“很明显,星阵坍塌和沈苍岚脱不了干系,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几个时辰前星阵就开始不稳,看来就是那个时候,沈苍岚来到了月灵山。”
  “这…”
  “沈苍岚不是普通人,暂时不宜与之追究,以免交恶,蓝溪月手上一定不止这一点儿货,单从她现在明面上的实力,两个人,但是毫不夸张的说,这两个人能直接灭了我们星家,长孙家这次没好了。”
  三长老插话道:“你这么看好她?”语气淡定,仿佛根本不会去质疑那句星家会被灭。
  “呵,这小丫头,厉害着呢,我们就等着看吧。”
  ——————分割线——————
  话说这边沈苍岚一路追着那只青色灵鸟来到一处最高的山峰,那灵鸟终于停了下来,他定睛一看,这不就是蓝溪月的咫尺天涯峰?这鸟够大胆,跑到月灵山主老窝来,不怕自投罗网?
  仔细观察这灵鸟,外形酷似神鸟青鸾,然而从后面看,整个体态给人感觉颇为轻柔,线条轮廓浑然天成,似水,也似风。
  突然灵鸟转过身来,形体慢慢伸展,逐渐变成了一道青色灵雾,缓缓流动,在沈苍岚面前的空中形成了一个长方形的区域,好似一张幕布。
  突然,这长方形中,出现了一个画面。
  画面中,一身着青色裙衫,约莫二十八九岁的女子,手提竹篮从一间木屋中走出,木屋周围种满了花果树木,正直早春,女子轻吹一口气,遍地桃树之上的桃花桃瓣纷纷随风而起,空中飞舞,随之散落各地。
  桃花过后,又是一阵白色的棠梨花瓣被撩起,空中粉色白色花瓣交替,伴着女子青衫站立其中,实在是人美景也美。
  随后画面一转,一正值二八年华,身穿淡红色长裙的少女翩翩飞来,站在青衫女子门口歪着头,微笑看着对方。
  画面再转,棠梨花已经不再,取而代之的满地掉落的棠梨果,和一望无垠的白雪。
  两名女子相对坐于棠梨树下,之间有一案几,几上壶中煮酒,春酒沸腾,青衫女子挥手卷来一片白雪,红衣少女轻拾几枚棠梨,双双投于壶中,待棠梨开裂,便将壶中之酒分而饮之,二人言谈神色轻松,举止优雅,不时掩口轻笑,亦不时眉头微皱,互诉心事。
  画面中时光不断流失,均为这两名女子的生活片段,早春暮春,天淡天青,岁岁如此,有时读书,有时作画,有时品酒,有时博弈;有她们单人独处,等待对方时的醉卧石榻,梦入惊鸿;也有两人点燃烛火,睡眼惺忪之际仍是彻夜漫聊。
  渐渐地,画面消失,沈苍岚被这场景吸引,看得正是入迷,微微叹息,略感遗憾。
  而且冥冥中他感觉,画面中的两名女子均和他有这莫大的联系,思考之中,青色雾气再次流动,恢复灵鸟形态,就这么浮在半空中,不顾仙灵钥匙的强烈反应,注视着沈苍岚。
  沈苍岚也是不知所措,他再傻也知道面前这灵鸟定是那些曜中的一份子,可是尽管仙灵钥匙再怎么兴奋,沈苍岚就是不想去收服这碎片,他明显感应到灵鸟对他带有相当程度的敌意。
  可是这时候那金丝芙苓佩里面的剑锋着急啊,在玉佩中上蹿下跳,当然是灵体上蹿下跳,不然可是吓死个人。
  “大人,别愣着啊,收了她,收了她~~”剑锋各种蹦。
  可惜沈苍岚听不见,它只能瞎着急。
  突然,沈苍岚体内的朱雀之灵浮空显现,与青鸟对望,谁知这青鸟与朱雀对视良久,竟开口道:“时光漫漫,你为何变得如此,吾友。”
  朱雀之灵只是这么看着青鸟,没有回应。
  被晾在一旁有一会儿的沈苍岚倒是吓了一跳,他是第一次看到有灵体能开口说话,就连之前的水晶之心,也不过是飘字罢了。
  “那个…你会说话?”他小心翼翼问。
  青鸟似是不愿搭理沈苍岚,但看朱雀之灵没有反应,对沈苍岚说道:“是你。”
  “我?”沈苍岚指着自己鼻子一脸纳闷。
  “我感觉我丢失了什么,我不喜你,却无法对你表达出应有的愤怒。”青鸟说这话时,语气异常平静。
  “会不会是因为我要拿钥匙收你?”沈苍岚看了看激动的钥匙。
  “不然。”
  正说话间,蓝溪月翩然而至。
  而当青鸟看到蓝溪月时,目光就再也从她身上移不开了,也同时闭口不言。
  蓝溪月被青鸟看得发毛,虽心中有异样感觉,依然身手捅了捅旁边的沈苍岚:“喂,怎么回事,我今天问你这话次数有点儿多,你秘密太多了吧。”
  沈苍岚一副冤枉的表情:“我不知道啊,我追到这,她就停下来开始给我看戏,看完了就神神叨叨地说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还会说话?”蓝溪月表示很神奇。
  青鸟看两人这副模样,再看看一言不发的朱雀之灵,叹口气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能跟着他,这样也好,是你所愿所想,珍重。”
  接着又对着沈苍岚说:“我不喜你,不要跟来,你无法强留于我。”说罢,灵鸟一阵清风似得急速远遁,瞬间消失不见,似乎刚才只是为了引沈苍岚来此,因为按照这个速度,她能甩沈苍岚八条街,这货只能吃她身后的土。
  “就这么走了?”剑锋在玉佩里快抓狂了,喵了个咪的这风曜碎片到底是分成了几部分,怎么这一片就知道这么多东西,那一句句话说的,直让它嗖嗖冒冷汗啊。
  朱雀之灵在青色灵鸟飞走后,就直接缩回了沈苍岚体内,不再有动静。
  “别抓狂了,你没看出来这已经是那个碎片的极限了,她自己也苦恼到底自己知道些什么呢。”这时蓝溪月身上的火焰开口给剑锋传音道。
  “是吗?那还好,那还好,我还担心这要是风曜没有碎裂,直接一整个进到那破钥匙里,会不会引起绝截的注意。”
  “杞人忧天,绝截几时能觉醒还不知道呢。”
  “这叫未雨绸缪。”
  “傻鸟。”
  “你傻鸟。”
  你管这两只打嘴仗的鸟,沈苍岚这时候正跟蓝溪月解释呢:“毫无疑问这灵鸟是我钥匙的一部分。”
  “那你刚才不抓进来?”
  “不想抓啊。”
  “为什么?”
  “就是…说不上来,感觉好像她很真实,又感觉好像欠了她什么。”
  “嗯?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而且我现在对你感觉也很奇怪。”
  “什…什么?”沈苍岚突然这么说,让蓝溪月不知所措。
  “真的”,沈苍岚抓起蓝溪月的手:“似是故人来。”
  山风轻抚,阳光正好,人成对,影成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