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奇谭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玉碎,天地变
作者:雪落青梅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似是…故人来…”蓝溪月被沈苍岚深邃的眼神看得有些慌乱,两只手也任由他牵着,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沈苍岚却是没有了任何动作,只是这样注视着蓝溪月,黑色瞳孔中,隐约闪烁着金光,而且频率越来越高,每当金光褪去的时候,都会化作零散的光点,不规则地游动,然而还不等这些光点消散,点与点之间又迅速连接起来,形成另外一道金光。
  “你看他们两个这不是有戏了,风曜这家伙神助攻啊。”剑锋嘚瑟传音给火焰。
  “这样也好,别说,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大人这样看着她。”火焰略感唏嘘,可她似乎突然察觉了什么:“咦?不对,喂…剑锋,别看热闹了,你看看是不是哪里不对…”
  “不对?很对啊,就应该这样,嗯嗯,没错的!”剑锋闭着眼睛摇头晃脑道。
  “不对啊!出事了!喂!你别晃了!快看!”刚才还唏嘘不已的火焰瞬间语气大变,音调都跑了,剑锋这时候还正嘚瑟呢,一听火焰这动静,赶紧回神。
  “我XX!怎么这样了?!”剑锋这一看不要紧,沈苍岚现在不仅两只眼睛变得灿金,就连身上也开始发出耀眼的金光,并且体温持续升高。
  蓝溪月呢?就在沈苍岚眼珠子完全变化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劲,正要有所行动,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处于灵力封禁状态,并且无法行动,就连出声都不能,只能眼睁睁看着沈苍岚身上金光越来越盛,连双手都开始发光。
  “怎么回事啊剑锋?!”火焰着急地问。
  “要醒了…”
  “什,什么?”火焰不可思议。
  “大人啊,要醒了…”剑锋看着沈苍岚凭空缓缓地升起,双手已经松开了蓝溪月,蓝溪月瞬间恢复了所有行动能力,却见沈苍岚越飞越高,不假思索地冲向沈苍岚,结果直接被金光弹落回地面。
  这是一种无法匹敌的力量…蓝溪月被弹回后这样想着,她几乎不用再去尝试就知道自己完全无法抗衡那股金光。
  这时,沈苍岚体内的朱雀虚影突然出现,不断冲击着金光,但每一次都无功而返,它甚至化身熊熊烈火包裹住沈苍岚,结果不但没有化解金光,反而差点儿被金光吞噬,急忙恢复朱雀虚影的它,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凝聚的如此实质,犹如真实的朱雀一般。
  到最后虚影实在没有办法了,直接以朱雀形态,双翅缓缓抱住了沈苍岚,将沈苍岚整个笼罩在它巨大的身体下。
  根本来不及去想为什么突然沈苍岚变成这样,也来不及去畏惧那股金光,蓝溪月大喊道:“沈苍岚!你在干什么?!”没有回应。
  “沈苍岚!——”
  她当然得不到回应,剑锋很清楚现在的沈苍岚处在什么状态。
  “不行!”剑锋突然语气坚定地来了这么一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人会突然来到这个境界,但如果现在就…”剑锋自言自语道。
  “我们拦不住绝截…”火焰把话接了过来,并问道:“你要怎么做?”
  “打断他!”
  “你疯了?!”
  “呵,不外乎两种结果,成功,我死;失败,大家一起死。”
  “那…大人会如何?”火焰沉吟道。
  “哇!你有没有人性,成功失败我都要死翘翘,你直接跳到下一个话题?”剑锋直接跳了起来。
  “你会死么?”火焰翻翻白眼。
  “不死也要残废的好吧,真是,没时间跟你废话了!”剑锋说完,直接切断了和火焰的精神联系,操控着沈苍岚身上的金丝芙苓佩挣脱而出。
  蓝溪月只见到自己的玉佩此时光芒大盛,沈苍岚的玉佩却突然从他身上飞了出来,与沈苍岚遥遥相对,散发着和他一样的金光,而自己的玉佩光芒则是金红色,这道光将自己完全包了起来,不论她蓝溪月怎么移动,都刚好护得她全身。
  蓝溪月觉得事情并不简单,看向那和沈苍岚对立的金色玉佩。
  此时剑锋漂浮在沈苍岚对面,他通过精神沟通,语气凝重地对正在环抱沈苍岚的朱雀虚影喝到:“闪开。”说罢,玉佩的光芒陡然暗下,一道金色匹练从玉佩中疾射而出,直奔沈苍岚眉心。
  朱雀虚影听到这句话,那双平时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眼睛,头一次出现了诧异的神情,仿佛遇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但她不会忤逆这个声音,直接松开沈苍岚,退到了他的身后,堪堪避开这道金色匹练。
  蓝溪月顿时吓得亡魂皆冒,却根本无力阻拦,因为就在她刚刚有一点反应的时候,那道金光就已经射入了沈苍岚的印堂穴,沈苍岚直接一口血箭直喷天空,形成的血雨散落在他的衣袍上,格外刺眼。
  就在沈苍岚吐血的一瞬间,蓝溪月的心脏也急剧地抽搐了一下,绞痛异常,她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心口,表情十分痛苦。
  ————我是分割线————
  与此同时,藏山深山里,清光鸟不知道感应到了什么,猛然从他的宝座上站起来,展开双持冲上天空,遥望月灵山方向。
  凉州,一处密室中,一道人影在沈苍岚吐血的时候,同时吐出一口鲜血,人影睁开双眼,眼中的银光逐渐消散,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拳打在地面:“该死!千载难逢的机会,竟然被打断了!”
  正在荆南附近游走的靳空,在事情发生的一瞬间直接晕倒在了身处的小树林当中,但周围凶兽无一有胆量靠近。
  冀州,益州,幽州,大陆的几个关键区域同时出现了天地异象,暴风雨雪,珍禽异兽的光影不断在几大洲的上空浮现着,引得人们纷纷驻足仰望,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唯独处于事件中心的月灵山一点变化也没有,人们做饭的做饭,说笑的说笑,大世家开会的开会,比武的比武。
  ————我是分割线————
  话说回来,有了这道金光的加入,沈苍岚身上金光更加耀眼,并且不停闪烁。
  霎时,就在金光能量到达顶点的时候,一股金色的风暴以沈苍岚为中心猛然爆开,看架势就要瞬间席卷整个月灵山,甚至蔓延到更远的地方。
  “哎呀,怎么还是老样子,办事完全不考虑后果!”火焰皱眉埋怨一句,但也不耽误她此时的动作,她操纵着自己玉佩上的金红光芒,直接轰向了那要爆开的金色能量,金色能量瞬间被包成一团,狂暴地试图突破,但外围的金红色光芒却好似使用怀柔政策,一点点平复着金光。
  良久,金光与金红光似乎由于互相消磨的原因,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不见。
  “咔嚓。”一道玉屑掉落在地面的声音,唤醒了被刚才场面惊呆的蓝溪月。
  “刚才那股金光如果爆炸开来…月灵山…”蓝溪月想到这突然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往下想。
  蓝溪月顺着玉碎的声音看去,发现朱雀虚影正护着沈苍岚正从空中缓缓落向地面,那块金丝芙苓佩已经裂成了三片不规则形状,也跟着沈苍岚落了下来,刚好落在沈苍岚的胸口,虚影在沈苍岚落回地上后,就再次消失不见,显然是回到了他的体内。
  “走火入魔?挡灾?”蓝溪月觉得自己智商有点儿不够用。
  顾不上这些,由于事情发生地点刚好在咫尺天涯峰,蓝溪月直接抓起碎了的玉佩,扛起沈苍岚,往住所方向走去。
  此时的火焰玉佩里。
  火焰看着她旁边一点十分微弱的光点,叹息道:“恭喜你成功了,不过也变成了这副德行,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或者…还能不能恢复,这好像跟死了是没什么区别呵。”
  顿了顿,她又道:“放心吧,我感应到了,冀州,幽州,益州南部,剩下的事情我会照看好的,我跟的这位可不是省油的灯,等她安顿好了大人,我应该也就要暴露了吧,到时候也只好如实禀明,然后引导他们了。”
  光点听到这里,微微闪了几下,火焰看见了,说:“我有分寸,必须如此了,不然再来一次这种突发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似是同意,光点又闪了一下。
  “好了,你休息吧,我也要恢复一下,大人的状况不用担心,一段时间不能动用灵气罢了,有蓝溪月在,他不会有事的。”停顿了一下,火焰又补了一句:“嗯,我应该练习这么称呼她了。”
  说完,火焰就彻底沉寂了下去。
  藏山中,清光鸟已经回到了座位上,皱着眉头想:“刚才那股灵力是怎么回事?上古时期的力量,不是应该早就灭绝了吗?看来又要去翻一翻书库了。”
  这么想着,他重新化成人形,离开了大厅。
  【未完待续】